《妙手丹医》全文阅读

作者:非那西丁  妙手丹医最新章节  妙手丹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妙手丹医最新章节178.想不想参军?(18-04-16)      177.股价大涨(18-04-16)      176.路边摊(18-04-14)     

162.祝我们成功

  
  蓝松的手术暂定于下个周,那个时候老爷子的药应该也寄到了,而人工心脏也需要从米国医疗器械公司定制,最也是下周才能到。
  决定了手术之后,蓝松和露莎的心情都好了很多,而苏越的压力却是一天比一天大了。
  这天正是周五,苏越像往常一样去上班,走到办公室门口,刚准备拿钥匙开门,却发现办公室的门竟然开着,他疑惑的推开门进去,却发现乔楚竟然坐在他的办公桌上。
  “苏越,不错啊,我不在的这几天,把蓝松治疗的不错嘛,连手术这么大的事儿都自作主张要做了......”乔楚一边翻阅着蓝松的病历,一边说着。
  苏越哭笑不得的在乔楚的对面坐下来:“我倒是不想自作主张,可是我找谁商量去啊?我要跟季院长投诉你,哪有你这样的带教老师啊?自己一个人跑到国外去潇洒,让学生一个人承担这么大的压力!”
  跟乔楚熟了之后,苏越也就没有那么排斥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既然不能反抗,那也就只能享受了,他费尽心机的想摆脱乔楚,可是却总也摆脱不了,他索性也就接受了,好在自从上次她让苏越做了一份有关基因突变方面的调研之后,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安排给他了。
  “投诉就算了,白费功夫,他们仁爱医院可不会为了一个实习生而开除我。”乔楚自信的说着,“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体内人工心脏移植手术,国际上有记录的也不超过十例,国内更是没有先例,你还是要坚持做,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乔楚站了起来。一下飞机,她就直接从机场来到了医院,就是想问问苏越,谁给他的这么大的胆子。
  前天,露莎打电话告诉她,乔楚要帮蓝松做体内人工心脏移植手术,这可是大大的惊到了她,所以,她再也待不住了,连夜定了回国的机票。
  “梁静茹是谁?我不认识!”苏越一脸懵逼的问着。
  “没空跟你开玩笑,说重点吧,这个手术你打算怎么做?”这个时候,乔楚还真没有心情跟苏越耍嘴皮子。
  露莎是她最好的朋友,而且蓝松又是名人,最近各大媒体都是有关蓝松的新闻,要是苏越真的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做手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影响的可就不是苏越一个人了。
  “按照手术指南来做啊!”苏越漫不经心的说着。
  “苏越,你知道你是给谁做手术吧?”看倒苏越这个架势,乔楚气的声音都高了几度。
  “蓝松啊!”苏越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
  苏越倒也不是为了故意气乔楚,只是,选择做这个手术,本身就有一定的风险性,无论是他还是蓝松,都带有赌的成分在里面。
  “知道你还这么做,苏越,现在还来得及,要不然,我们再商量一下其他的治疗方案!”乔楚声音低了下来。
  不是乔楚胆小怕事,而是手术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作为医生,要是手术成功的几率低于百分之五十的话,一般是不主张手术的。这也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其他方案,你以为我不想吗?他现在心脏肾脏的功能都已经衰竭到了极限,而且肝肺功能也已经开始衰竭了,照这样下去,不出十天,他就会多器官衰竭而死亡,至于心脏移植,你也清楚,他是稀有血型,能找到配型的几率几乎为零,除了手术,还有什么方案?”苏越也激动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那可以优先尝试体外循环啊!”乔楚也被苏越的阵势惊到了,声音又低了几度。
  “蓝松那么要强的人怎么会接受体外循环?”苏越苦笑着摇摇头。
  “那么,这个手术是非做不可了?”乔楚明知答案却还是问着。
  “露莎已经和蓝松商量好了,他们都想冒险一试。”苏越道。
  “那么你呢?”乔楚盯着苏越,一字一句的问着。
  “我,我没得选择,就像高架桥上那个车祸的病人和电梯里那个心脏病的病人一样,我没得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提高手术成功的几率,仅此而已!”苏越说完,也不等乔楚再说什么,就拿起蓝松的病历去了病房。
  乔楚一个人愣在那里,好半天,她才缓过神来,自言自语道:“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担心你......”
  蓝松和露莎自从决定要做手术之后,心情就变得出奇的好,两个人总是腻歪在一起,即便是苏越在,也毫不避嫌。
  苏越明白,两个人都是拼命珍惜这术前的时光,万一手术失败,这也就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的日子了。
  “苏神医,你今天看起来不够酷,是不是给乔楚那家伙给训了?”苏越一进门,蓝松就调侃道。
  蓝松一向是个幽默的人,生病之后也难能可贵的保持了这份乐观和淡定。
  “名嘴主持难道还会算命?”苏越也忍不住笑了。
  “哈!果然被我们猜中了,苏医生,听我的,乔楚就是一个纸老虎,你不用怕她!”露莎也忍不住笑道。
  在露莎看来,苏越跟乔楚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作为组好的朋友兼闺蜜,她可是了解乔楚的,放着好好的附属医院不呆,却跑到仁爱医院来当带教老师,而且只带苏越一个实习生,要说两人没什么,打死她她都不信。
  “我当然不怕她,不过她是我的带教老师,面子还是给她的!”苏越笑着,拿起听诊器在蓝松的胸前听着。
  蓝松的心脏功能是越来越差了,而且,身体的其他机能也在急剧退化着,苏越几乎每天都要眯起眼睛观看他身体的内部情况,发现身体上黑色的范围越来越大,而且颜色也越来越浓了。
  “下周一就要手术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临出病房的时候,苏越忍不住问了一句。
  “准备好了,苏神医,你也准备好了吧?”蓝松依旧用轻松的语气问着,似乎要手术的人不是他一样。
  “当然!”苏越自信的点点头。
  “那么,祝我们成功!”蓝松和露莎几乎同时说道。
  “好!祝我们成功!”苏越也忍不住说道。
  临下班的时候,苏越把老爷子寄来的中药交给乔楚:“这些中药让露莎熬起来给蓝松喝下去。”
  “这是什么?”乔楚奇怪的问着。
  “一种类似于洋地黄的中草药,却是没有洋地黄那么大的副作用!”料到乔楚也不懂中药,苏越便简单的说道。
  乔楚点点头,“你明后天真的不来吗?”
  “我已经上了五天班了,而你却休息了五天,所以,也该轮到我休息休息了!”苏越脱掉白大衣,边走边对着乔楚挥挥手。
  “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乔楚对着苏越的背影愤愤不已的说着。
  

Snap Time:2018-12-19 12:01:30  ExecTime: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