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090章沧浪


    晏圉正在一边吃着大郎烧饼一边巡逻,听到有人叫他,他寻声过去一看是公子荼,急忙跑了过来。可是就在他挤到吕荼面前时傻了眼,君上,自家父亲,梁丘据,公输班等人怎么都在?

    众人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大眼的瞪着,晏婴最先反应过来,噌的一声窜跳起来“我打死你个不要脸,不知羞的逆子”

    原来晏圉今日执勤穿的是红肚兜外穿,红套袖的城管服。

    向来指标为齐国清流一系的头目的晏婴见到这幕试想怎能了得?他找不到趁手的家伙去打晏圉,只能拿着未吃完的羊肉串和小笼包狂往晏圉脸上砸,晏圉站立在哪儿,动都不敢动。

    那家伙真是把晏婴气的老命飙红,咩咩直叫,好嘛,我的一世英名都毁在了这个逆子手里了!我说小兔崽子为何要拉晏圉搞什么清洁临淄,原来都是为了今天,堵住我的嘴,让我家成为天下之笑,好,你个公子荼,你够狠,够狠!

    吕荼不知此刻他已经被晏婴完全给恨上了。晏婴上前pia的一声给晏圉一耳巴子,“赶紧给我换了这身衣服,滚回家去,闭门思过!”

    晏圉委屈的看了一眼吕荼然后惨惨而退。

    其实想看热闹的国人也不少,但他们大部分人都认识吕荼和晏婴,一见这两位皆在,那旁边的人定不是凡人,所以也没有敢靠近的,只是老远的时不时往这边瞟了两眼,想探个究竟。

    接下来众人在美食城又逛了会,晏婴此刻完全没有了心情,默默的在后面跟着。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人突然哄叫起来。

    齐景公籍着火光与月光向那处看去,那是由瓦子搭建的一个台子。只见一人走上高台,拿起琴拨弄,似乎正在调琴。

    那人一甩头发,赤着脚,十分的风华,调了几下,唱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此音一落,众人听的如痴如醉,不少有钱的国人拿着刀币放在了那人台前。那人见状没有一丝动容,继续用楚音唱着拨弄琴弦“眼见有美人兮,水中央;隔岸无船兮,空惆怅;愿化鱼龙兮,破海浪;望明月无奈兮,思家乡;转身欲回走兮,奈何人情长!转身欲回走兮,奈何人情长!”

    不少楚曲爱好者被那人情话所打动纷纷打着节拍应和起来。同时刀币不停的让仆人往台子上恭敬的放去。

    那人似乎越唱越投入,那琴弦拨弄的越来越,越来越紧张伤感,那乌黑的头发散肩,月华撒在那人身上,仿佛就像失落的仙子般。

    齐景公看到那人模样后,没有言语,让人把一袋子刀币送了过去,转身离开了。晏婴和梁丘据面面相觑,紧随着走开,心中却暗骂,好你个范蠡!

    吕荼看着还在台上发疯的范蠡,暗自摇了摇头,这位主,不吃一次大亏,看来是不长记性啊!

    果然,没过多久,朝堂上,有大夫上凑批评范蠡,为临淄司马期间治兵不正,有失体统,应以惩戒。齐景公允之,贬范蠡为葵丘令,以儆效尤。

    接着便是临淄司马职位空缺出来,朝堂上梁丘据和晏婴势力开始狂咬起来,当然中间派,大将军派和其他小派也不是省油的灯,纷纷推荐各自系上人马。

    齐景公皆没有采纳,调尉将孙武充任,众人闻言皆是一傻。

    临淄城外,吕荼为范蠡送行。

    吕荼道“范家哥哥,你看啊,这驰道修的真是不错,宽阔厚实!”

    范蠡这几天气苦的想骂人,人家都是越当官官越大,好嘛,到了自己这里成了越当越小!不由没好气道“是,这路是宽阔厚实,可是你看在这上面走路的人有多少呢?”

    吕荼听罢,暗骂范蠡这家伙,怎么还是那么轻佻,把不住嘴,没有想明白为何自己一贬再贬吗?现在倒好埋怨起来,于是别有所指道“范家哥哥,你的意思是这宽阔厚实的道路行走的人少,而那崎岖的道路人选择走的多,是吗?”

    范蠡叹息道“是啊,这天下的悲哀就在于此,世人看不清这纵横捭阖哪个才是大道,或者有幸的少数看清了,但却没有那底气和勇气行走大道,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在行走那崎岖的小道,别人都在走,为什么你不走呢?”

    吕荼白了一眼范蠡反问道“在范家哥哥的眼里大道才是通往期望的最简便最直接之道了?”

    范蠡道“呵呵,公子,若是大道不是最简便最直接的道路,那何来的大道称说呢?”

    吕荼摇了摇头“范家哥哥,孔丘丘说这天下间的道路都是曲折的!荼荼以为是,你的路是曲折的,我的路也是曲折的,小道如此,大道亦是如此!你看,那边的农田。我们沿着这条驰道可到达,沿着那条小路也可到达,但若是我们不坚持走下去,怎么可能达到那块农田呢?总之我们不要奢望别人的路如何如何,又怪罪自己的路如何如何,没有恒毅,都不会到达。”

    范蠡闻言心中暗自撇嘴,对,孔国老是说过天下的道路都是曲折的,可是他也说过,我宁愿饿死在大道上,痛苦死在大道上,也不愿在小道上笑着富贵功名。

    吕荼的断章取义,范蠡很是不满“公子既然大道和小道都能达到期望,为何还有大道和小道之分呢?”

    吕荼没有说话,春风吹绿了原野,兰草越来越青翠欲滴了。

    范蠡的家仆车夫大牛道“公子,家主,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该出发了?”

    吕荼站了起来,对着范蠡一揖道“范家哥哥,葵丘是大族连家一手遮天的地方,希望你在面临问题和困难时,不要推却,更不要退却,已颁的地方新政必须坚定的执行下去,爹爹和荼荼会…”

    范蠡听罢身体一震,突然领悟出了自家君上的真正用意,他羞愧的跳下马车,朝着临淄宫殿方向行了诚挚的礼节,然后对着吕荼道“公子,请放心,给蠡两年时间,葵丘将不再是连家的天下…”

    说罢,在家仆石头的帮助下窜上了马车,大牛知道家主的意思,jia的一声,二马之车离将开来。

    吕荼看着范蠡远去的马车,喃喃道“这天下的大道和小道区别不在于哪个道路能容的人最多,或者说哪个更简便?而是大道上可以让有车的人舒服的行走,因为它建造的目的就是给那些有车的人行走的,要不然它和小道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们坐在车上,速的行走着,不仅轻松更加捷舒服。而小道吗?庸庸百姓,挤破脑袋,拼的你死我活,最后也只是忘背兴叹了!”

    “仲由哥哥,这次回临淄,由荼荼驾车,可好?”许久之后,吕荼扭过头来对着仲由道。

    仲由没有反对,公子荼现在的身板和技艺单独驾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

    

Snap Time:2018-07-20 22:29:26  ExecTime: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