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187章伍子胥大骂公子荼,公子荼的执着


    齐景公听罢觉得二人说的各有道理,当然他内心是偏向爱子的,可是挡不过伍子胥和一帮立功心切的将领撺掇,所以盼望着等天气转好继续南下沿江而上从东面进攻楚国。

    可是陈蔡两国士兵发生的事又让他提心吊胆起来,他彻夜不眠“荼儿,那些士兵们怎么样了?”

    吕荼摇了摇头道“父亲他们已经被隔离起来,可是越来越多的士兵也开始出现了陈蔡二国士兵的病状,其中就包括咱们齐国的军队”。

    “啊?”齐景公傻了眼,接着咬牙道“待天明昭令众军,咱们北上,北上!这沟日的天气”!

    吕荼闻言轻松了口气,继续道“父亲,勿要着脑,攻打楚国,必须用南方之兵攻打,一则是北方之兵水土不服,二则是北方之兵善于野战,而南方多山地多为偷袭埋伏守城之战,这些战法皆为北方士兵最不熟悉的。”

    “孩儿以为,此次伐楚之后,要留一方善练兵的大将在莒国,郯国徐国等地招南方之兵以备将来…”

    齐景公闻言点头不已。

    翌日,齐景公擂鼓聚将。

    盟军大军率军北上宋国,留伍子胥为徐国郡守,并兼任镇南将军,令其把新招收的徐国之兵成立为新营,名为泗水营。

    镇南将军当然是吕荼撺掇齐景公为奖励军士们的战功与统协方便而设立的,它采用的是后世汉末的军制。

    齐景公听完后觉得不错,起码比现行体制好,这样他的军士们受到的奖赏的机会也就多了,奋斗的动力也会更足了。

    当伍子胥知道了是吕荼劝说齐景公放弃西进,气的哇哇大叫。

    “荼公子,你能不能成熟一些,能不能?”

    “那些将士的性命怎比得君上的大业,怎比得上眼前我军大好的机会?”

    “这就是你眼里的成熟吗?”吕荼闻言气的脸色发红,看着伍子胥。

    他见伍子胥没有言语,以为是自己说中了,于是咆哮道“若是,我宁愿不要!”

    “丧失善良与灵魂,算什么成熟?”

    伍子胥看着吕荼一阵儿,严肃道“不!成熟,不是丧失善良,更不是丧失灵魂,而是学会隐藏善良,隐藏灵魂!”

    “等恰当的时机,等你有能力的时候,再勇气的为你的善良与灵魂叫战”

    “这才是成熟,你懂了吗?”

    吕荼闻言身体一怔,接着管不住的泪眼婆娑起来。

    但是吕荼还是不服再次狂骂伍子胥,说他是为了私仇竟然不顾三军将士的性命,实为国之大贼,民之大贼。

    伍子胥被吕荼的话气疯了,差点给吕荼一耳巴子“孺子不可教,孺子不可教…”

    吕荼虽然得罪了伍子胥但他不后悔,一个人的善良与灵魂不允许玷污,不允许隐藏,这是他的价值底线,这是他的人生底线!

    张孟谈在帐外听到了二人的争吵,他觉得公子做的对,但又觉得公子做的不对,总之很矛盾,说不出来。

    “孟谈,你说我错了吗?”吕荼眼睛里尽是泪水。

    张孟谈道“公子没错,公子的道是仁者之道,是王者之道,他们不理解不代表公子做的是错的”。

    吕荼闻言不语,把自己又投入到为那些伤病之人留下药物以及治疗过程中应该注意的事项等。

    盟军左路开拔来到了宋国,这下所有盟军左路人马开始欢呼起来,他们见到了熟悉的地形,那是属于北方一望无际的大平原,那是一种亲戚感,那是一种安全感!

    吕荼看到那帮普通士兵发自内心的欢笑,觉得一切都值了,将军的军功永远不及士兵们的性命重要!

    或许你会问,那既然这样,你吕荼为何还要侵略他国呢?

    因为他想消灭战争,消灭几百年的不停的厮杀!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枉顾别人的性命!

    你没有见过鲜血淋漓,你不知道那种感觉,吕荼知道。

    更何况现在的周天下真正纷争的不是土地,而是文化,文明之争。

    齐鲁文化,楚文化,秦晋文化,他们各有优劣,若想实现一统,停止身体上的纷争,只有先默默的,慢慢的把三者文化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金字塔中上层共识的文化和文明。

    你可以依靠暴力征服楚文明,可是后世亡秦必楚的那个誓言魔咒已经吹响和告诉吕荼,任何暴力压迫一种文明都不会有好的结果。

    秦晋的侠义热血,齐鲁的仁孝忠厚,楚人的轻狂浪漫,都是这个大一统国家所需要的,不,准确的说是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所需要的。

    盟军左路在宋国连续修整了半个月,这时与楚国作战的盟军右路人马发飙了,他们纷纷上奏大周天子,贬斥左军的无良行为。

    周天子当时正趴在颜穆菊身上和她讲如何在水畔给她建造一间大房子的事,这时接到了奏报。

    他撇了撇嘴把此事交给心腹刘卷去做了。

    刘卷看天子这般,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退出去了。

    周天子的训令很到达了左军,说是令他部立刻与右军会和共伐养由基,这一支楚国最后的精锐。

    左军在宋国吃饱喝足,悻悻开拔去陈蔡二国。

    陈惠公和蔡平侯见到了自己国家,哪还有不好酒好肉招呼盟军的道理?

    那家伙,半天一小宴,两天一大宴,就这样盟军左路又在两国拖拖踏踏行了一个月的时间。

    晋昭公急了,暗骂齐景公不已。

    大夫羊舌献计道“自己也休兵,以待他日大战”。

    晋昭公从之,于是他们也在梅雨季节中开始天天饮宴起来。

    卫灵公更是嘻嘻哈哈从楚国乡间搜罗了不少的美女共众人享乐。

    不过卫灵公的癖好特殊,他不喜欢原装的,喜欢别人用过的,于是那帮被诸侯与将军们玩厌了的女人,反而他喜滋滋的搂在怀里,不舍的离弃。

    半个月前,秦国,国都,雍城,宫殿。

    秦景公大骂不已“申包胥,你个狗厮,不要以为ne不敢杀你!惹恼了ne,ne把你家祖坟扒了”。

    

Snap Time:2018-07-20 22:15:25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