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204章孟姜女之死与吕荼的战争反思


    吕荼叫来城门的门守,城门的门守告诉吕荼,孟姜女已经在这里哭了三天三夜。

    士人们见她可怜,纷纷劝她,可是她却不愿离去,不停在这边哭泣,不想遇到了君上和公子返归,小人真是该死啊!

    吕荼看着那坐在城墙上摇摇晃晃哭泣的孟姜女,眼泪和雨水哗哗而下,这次战争,难道我真的错了?

    想到为自己死去的那扑在火中的隰候重,那些用身体在火中架起的生命桥梁的卫士

    想到杞梁那声大喝,大丈夫身虽死,青名永存

    想到了兄弟情深双双战死在河岸的公子铎和公子展舆

    想到了被火烧死的牟夷

    想到了与面具将军在半步橘那场惨战

    想到了自己莒父城里的咆哮

    想到了郯国之战时,老郯子挥舞的玄鸟大稿

    想到了小雅鱼为了母国那倔强的小身躯

    想到了阳国的激烈拼杀

    想到了马陵道之战,血河把螃蟹都染红了眼

    想到了水淹泗上,公子融殉葬自刎

    想到了瘟疫疾病和伍子胥对骂

    想到了北上宋国后将士们的欢颜

    想到了随城之战,那血流成河,尸堆如山

    想到了郢都的抢掠屠杀和怀中的死尸老人

    想到了山道上自己与养由基比箭

    想到了养由基战死却仍然高高耸立起的楚国火红大稿

    想到了百年渡河水畔的那场壮烈惨烈疯子式自杀式之战…

    还有眼前的这…

    吕荼的眼神来回闪烁着,他觉得自己犯了大罪,是自己的野心迫使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无辜的人死去了!

    罪恶感使吕荼一下跪倒在了雨中,众人见状大惊,张孟谈欲扶起他,可是他固执的跪在了雨水里。

    齐景公似乎猜到了爱子的想法,他脸色暗淡下来,该死的仁慈,寡人已经处处防着孔丘带坏爱子了,可是他还是被孔丘传染了,该死,该死!

    此时齐景公把爱子之所以有这样的行为完全归罪给了孔丘,可是他不会想到爱子他的灵魂主宰者其实是后世赤子之心的男人。

    那是难以改变的,无法改变的!

    爱子的心纯洁的干净的像块水晶一样。

    众人看着齐景公不表态,也不好去做过分的事,张孟谈急了,他想要把吕荼拉起来,可是吕荼嘭的一声,头磕在地上,泥水被溅起。

    这下雨中的军士们都震惊了,吕荼竟然对着一个女人,跪倒磕头,那雨水哗啦啦着。

    希望这场雨水能洗清吕荼的罪恶感,让他重新迸发出生命。

    他跪爬到孟姜女面前,说自己的罪孽,甚至他用手去打自己的脸,可是孟姜女仿佛没有听到似的,她双眼呆呆的,继续哭着她的杞梁哥。

    轰隆,雨水倾盆。

    孟姜女突然在城墙上大喊大叫如同疯子般舞蹈起来,她不经意间看到了跪在了自己面前的吕荼,嘻嘻笑道“你的夫君也战死了吗?”

    你的夫君也战死了吗?这几个字,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却打的吕荼心里阴暗到极点,他成了泪人,军士们也都是泪水和雨水交杂在一起。

    吕荼没有言语,一下把脑袋磕在坚硬的砖石地上,血呼呼的印子顿时出来了。

    孟姜女哈哈惨笑,手指着乌云,手指着苍天大骂,轰隆一声,城墙塌了,孟姜女跳下了城墙。

    死了,所有那些不该死的人,起码现在不应该死的人,都因为自己野望死了!

    自己有罪,有罪!

    Pia,pia,吕荼打着自己的脸,雨水渐渐小了。

    莒父城,自此更名,为望夫城。

    孟姜女哭倒城墙的传说也在周天下传将开来,人们闻听无不泪水洗面。

    西南的山区某女权部落,老脸塌陷的老子听闻后仰天长喟道“天啊,若是我们生活在八大部落时代,又怎么会发生这样凄惨的事情?”

    “道啊,你为什么不可以逆流啊?”

    叹息罢,眼泪huahua成河。

    列御寇摇了摇头转换话题道“爷爷,你看孙儿给十三姨做的这山海经怎么样?你说她会喜欢吗?”

    老子拿过来翻看翻看,笑的老脸又塌陷了。

    当然孟姜女哭倒城墙的故事里又多加了个人,那个人叫公子荼,那个爱哭耍性子的公子荼。

    不过这次,普通士人们一致性的没有对吕荼的贬低,而是觉得周天下最仁慈最至情至性的人不过如此吧?

    齐景公让军士把还在那里发疯的吕荼拉走了。

    众军在莒父城,哦,不,望夫城,休息一夜,第二日开拔。

    齐景公怕爱子想不开,把和吕荼关系匪浅的晏圉与孙武都召唤过来了,让他们陪着吕荼。

    吕荼虽然由这些儿时玩伴陪着,可是内心仍然感觉到极其的不乐。

    他心里就像有一个门一样,打不开,堵得他整个人都觉得难受。

    孙武讲了些笑话,可是吕荼拖着腮根本没有听进去。

    傻眼了,孙武。

    晏圉和张孟谈相视一眼,都默默叹了口气。

    齐军在琅琊城发布了关于新打下国土的管理办法以及正式的任命,本来齐景公是打算回朝后在颁布,可是一想到可能会有即将来的阻力,于是深夜让人去临淄把国相晏婴召唤过来。

    晏婴似乎又老了,他听完齐景公的考虑后,想了许久,与齐景公把自己的建议将了出来。

    于是翌日,发往各地的通告出台了。

    莒国,郯国,薛国,小邾国,钟吾国,徐国降为齐国都郡。

    其分别是莒郡,治望夫城,蒲余候担任太守,其下为邑亭乡里轨等各级体制。

    郯国为郯郡,治郯城,原郯国老国相为太守,治理各邑亭乡里轨等。

    薛国为薛郡,治费城,原薛国老国相为太守,治理各邑亭乡里轨等。

    小邾国为邾郡,治倪城,原小邾国国君雅鱼为郡主,治理各邑亭乡里轨等。

    钟吾国为钟吾郡,治钟吾城,原钟吾国国相为太守,治理各邑亭乡里轨等。

    徐国为徐郡,治泗上,原徐国太宰为太守,治理各邑亭乡里轨等。

    另外着伍子胥为薛郡钟吾郡徐郡三郡司马,于徐郡操练泗水大营。

    各部有功将士则等回到临淄后一起奖赏。

    

Snap Time:2018-07-17 08:14:48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