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211章一枚钱难倒英雄汉,吕荼再次被打


    话说另一边吕荼没好气的把东门无泽踢醒“起来,天就黑了,再不到无盐城,我们就要露宿荒野了”。

    东门无泽鼻青脸肿,显然被憨大个打的不轻。

    张孟谈见吕荼发髻散乱,赶忙为其束发,整理衣冠起来。

    众人一瘸一拐的往城方向走,东门无泽继承了少年时话唠的天赋,嘴里不停囔囔着自己要报仇。

    吕荼没有报仇的心思,他心里一直在想那个大胆的女丫头,她竟然对自己实行了shibamo,还有自己不经意间碰到她的酥胸,那软软的,她真的很美!

    想着想着,吕荼身体起了反应,他脸色一红,走路的速度慢了些,张孟谈以为他是被打的腿出痛了,急忙把搀扶东门无泽的手松开,去扶吕荼。

    东门无泽没防备,身体重力不稳,一歪倒在了地上,疼的他是嗷嗷直叫。

    三人终于在城门关之前,到达了城邑。

    到达城邑后,不少无盐邑的士人看到三人模样后,纷纷指指点点。

    三人脸臊的通红,此时他们就像是被抢劫一光的人一样,哦,不,就是被抢劫一光的人。

    东门无泽本想偷偷带着他们去自家夫子府上,换身干净的衣物,同时再填饱些肚子,可是想了想他怕事情搞大,最后公子荼的名声再臭了,于是把二人安排到一个面馆,自己先去夫子百里长河那里去了。

    面馆的贾人见进店的二人虽然落魄,但那一身的衣物和人的精神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倒也没有敢怠慢,所以热情的招呼着。

    吕荼要了两碗臊子面和一盘凉菜,和张孟谈先就食起来。

    二人吃的大饱,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面馆要歇业了,贾人前来劝离,可东门无泽还没有回来,被抢的只剩下衣物的吕荼和张孟谈哪里有钱,这下吕荼脸色一下变了,他暗地和张孟谈使了个眼色。

    张孟谈牙疼了一下,笑道“贾家,你们家的面不错”。

    贾人听客人夸赞自家的面当然是嬉笑眉开,可是张孟谈接下来的话却是让贾人一怔“面是好面,但这面的名字起的不好啊?”

    说着似乎苦大仇深了觉得遗憾起来。

    贾人对眼前客人的表情很是疑惑道“这位客人,我们家面的名字怎么不好了?这面点的技艺与名字可是从临淄府人府花费不少财富与精力才学来。”

    张孟谈闻言看了贾人一眼道“我从没说你面的技艺差,而是说面的名字不好,名字特俗,你听臊子面,臊子,俗!”

    贾人顺着张孟谈的话想了想,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道“那不知客人以为命何名啊?”

    “臊子面,我觉得应该叫嫂子面,它不仅雅而且很具亲和力”张孟谈道。

    张孟谈本以为自己的话会使贾人大喜,谁知贾人大怒道“好个浪子,我说你为何千方百计的搞事情呢?原来也是奔着我娘子的美貌来的,伙计们,抄家伙,给我…我打死这个…”

    原来这位贾人的娘子是无盐邑数一数二的美女,所以来他家用食的人不少人是打着一睹芳容或者调戏人家的念头,久而久之,贾人对这十分的敏感,只要有人在他店里一提女人,他准会想到那人是打着欺负自家娘子的目的来的。

    张孟谈当然不知有此忌讳,所以悲催了。

    就在张孟谈和吕荼惊讶的嘴巴能塞下鸡蛋的时候,从店铺后门内走出不少拿着棍棒的厨子和跑堂,他们穷凶极恶的向张孟谈招呼而来。

    张孟谈醒转过来大喊误会,吕荼在一旁劝架。

    可是贾人的怒火很大,张孟谈又再次被人打了一通,吕荼也好不到哪儿去,贾人打完张孟谈消完气便开始问吕荼要饭钱。

    吕荼哪里有,用缓兵之计,这下贾人火了,好嘛,来吃霸王餐的来了!

    贾人撩起袖子带着伙计们狂殴吕荼,吕荼只能啊啊惨叫,他不敢漏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啊,若是,那自己的名声岂不真丑大了!

    所以这苦果和当初被人家玩仙人跳一样,咬着牙往肚子里吞。

    他们二人被打的鼻青脸肿,最后被扔出了店外。

    吕荼暗骂东门无泽,自己是来散心的,可不是来受罪的,现在倒好,一天被打两顿了,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扒祖坟,扒东门无泽家的祖坟!吕荼怒气的在心中想出了此画面。

    张孟谈扶着吕荼一瘸一拐的坐在店门旁边处,他们现在还不能走,要等东门无泽。

    晚间的风有些凉,二人哆哆嗦嗦,就在这时,啪啦啦的声音,只见四五个铜板,大齐通宝,在吕荼面前的破碗里转动了起来。

    吕荼傻眼了,他正要大怒,自己不是乞丐,可是抬起头来的时候,吓的他哇哇大叫“鬼啊,鬼啊!”

    只见一粗衣装的女丫头,她头发枯草,脸上一大片青色胎记,四肢比吕荼还要粗壮,正对着他看。

    吕荼第一次见到如此不美观的人,此时他受了委屈,无论是身体上和灵魂上都是,更何况现在又在黑夜中,所以纵使吕荼见多识广,也难免吓得哇哇大叫。

    那粗衣丑女闻言扭头道“鬼,哪里呢?”

    她在背后黑夜瞅了瞅许久,并没有发现所说的鬼,不由气呼呼道“你这人长的倒是斯文,可为什么竟说谎话呢?哎!”

    说罢遗憾的看了一眼吕荼,然后摇头离开了。

    吕荼被那丑女的心思简单给愣住了,她难道不知我说的鬼就是她吗?

    张孟谈拾起那几个铜板喜滋滋道“公子,我们有钱了”。

    吕荼闻言白了一眼张孟谈,他从张孟谈手里拿过来一个大齐通宝叹息道“一个铜板难倒两个英雄汉,哎!”

    就在这时不远灯火通明处,热闹的声音传来。

    吕荼看了一眼张孟谈,张孟谈猜中了吕荼的心思,于是转身回到了食铺。

    贾人见张孟谈再次走了进来,不由气的又要发飙道“怎么,又来讨打不是?”

    张孟谈没有说话,而是把那些所得的铜板一挥手放在了案几上。

    贾人脸色立马转换,笑嘻嘻了起来。

    张孟谈也没有给他废话,只是安排他若是有个胖子进来问有两位小君子去哪儿了,你只要告诉他我们最多三个时辰后会回来就行了。

    贾人闻言点头不已。

    张孟谈信步离开,心中却感叹当初公子所言的不错,齐人是富了,可是人心却坏了!

    这样的国家是有问题的,这样的民众是有问题的!

    可是,为什么大家明明知道,却不说,却不改正呢?

    是真的难吗?

    吕荼带着张孟谈向热闹处前进。

    那热闹处,正是仿照临淄开设的夜市。

    

Snap Time:2018-07-17 08:22:38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