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256章斗鸡正是开启

  
  “说,你这次用了什么做抵住?”吕荼知道,公父文伯斗鸡每有觉得必胜的把握时,必定会与人赌博。
  公父文伯逡巡了好久,方才道“没多少,就是把我们家的地”。
  “你们家的地?我问是多少?你没听清?”吕荼瞪了一眼公父文伯。
  公父文伯讪讪道“不多,不多,也就城南小树林那边一块井田”。
  吕荼闻言大怒“文伯,你可知那块地,可是你先祖的祖坟之地,那块地你也敢…也敢…”
  此刻向来淡定的吕荼也不淡定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什么好?”
  吕荼现在明白了为何有那么多人往昭伯家里赶,感情是去瞧热闹去了。
  昭伯也热情洋溢,显然是把城南小树林那块井田划为囊中之物了。
  公父文伯见状,方祈求道“表哥,我的好表哥,所以我才求你一定要战胜那昭伯家的鸡,只有这样我才不仅能保住我们家的祖坟之地还能再赚一块临河的膏腴”。
  吕荼猛吸了口气,平定心情,然后提着鸡笼走向了昭伯家。
  公父文伯的到来立马引起了纨绔们的轰动,他们有笑而见礼的,有吹哨打俏的,有冷语咒骂的,有叫喊加油的…
  公父文伯觉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真的很好,他此刻仰首挺胸,走着八字官步,向两边众人招手示意。
  吕荼跟在公父文伯身后,看着他那股气势,嘴角处的酒窝又青了,这不是走红地毯!
  众人来到昭伯家那块曲阜最大最豪华的斗鸡台。
  众人成圈上下分别跪坐。
  裁判是一位老者,吕荼问公父文伯那人是谁?
  公父文伯告诉他道“那老者是鲁国斗鸡界的名宿,叫颜阖。”
  吕荼闻言差点被雷的头发竖了起来,颜阖,斗鸡界的名宿?你坑我吧?
  资料《庄子》记载的颜阖是鲁国著名的贤人,他不仅声闻诸侯国更是被卫国的那位活宝卫灵公聘请为太子的夫子,你说他怎么可能是斗鸡界的名宿呢?
  吕荼想到了后世苏轼黄庭坚等人大肆褒扬颜阖的德行,就觉得与眼前的画风不对。
  不过转瞬间吕荼又释怀了。
  颜阖可是追求不羁与反对刻板的贤人代表,像他曾经对着鲁哀公说孔丘不适合当政的话,这些都能体现。
  颜阖似乎看到了吕荼在看他,他老眼看了一下吕荼,吕荼顿时感觉紧张起来“好一个魔性的眼神!”
  颜阖见众人都业已准备好,便开始了比赛斗鸡前的告辞,当然当中也宣读了公父文伯和昭伯各自的赌资。
  二鸡上场,昭伯的大红公鸡,羽毛亮丽的像是燃着的火一样,它在那里仰首挺胸的看着对手。
  相比之下,公父文伯的那只鸡就显得小且气势萎顿。
  大红公鸡对着公父文伯那只鸡环绕式的打量着,似乎想找出一举攻破的破绽。
  公父文伯家的那只鸡则是像睡着了般,眼神半着。
  围观的众人见状则是嘘声一片,公父文伯急了,昭伯则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大红公鸡见对手不动,它试探式的攻击一下,谁料公父文伯家的那只鸡似乎早有所料岿然不动。
  这下毛了,毛的不仅是鸡,更是场上的人!
  什么情况?
  难道睡着了?
  众人相视一眼,皆是惊讶的疑惑。
  颜阖见状先是皱眉,接着似有所悟,老脸笑的像朵灿黄灿黄的菊花一样。
  公父文伯急的脑门冒汗,他的心扑腾扑腾的就要跳出胸膛外,他急的差点大喊大叫。
  要是自己这次真输了,祖田丢了是小,面子丢了是大,要知道自己可是放出过狠话,自己一定会赢得这场比赛,用祖宗神灵的名义起誓。
  其实吕荼此刻的心情也是扑腾扑腾的,他也担心若是斗鸡输了,姑姑家的那祖坟之地变成了昭伯家的地,那将来姑姑去世后怎么办?
  难道进不得了祖坟吗?
  该死的公父文伯,你真是即不孝又不知死活!
  吕荼暗骂身边的这个表弟。
  场上的鸡继续对峙着,大红公鸡似乎有些急躁了,它geda一声猛扑向公父文伯家的鸡。
  公父文伯家的鸡还是岿然不动,就在大红公鸡锋利的喙落在公父文伯家的鸡冠上时,公父文伯家的鸡动了,身体猛向后倒退,双爪抓向飞来的大红公鸡胸脯上,顿时鸡毛被抓掉了一大片。
  “好!”公父文伯见自家的鸡第一局就给他带来这样的惊喜,兴奋的他直接跳了起来。
  围观的众纨绔也是哄然,昭伯皱眉,让仆人过来并在其耳边细语一番。
  只见仆人拿起竖笛,吹奏了起来。
  大红公鸡闻听竖笛之音,精神立马亢奋起来,浑身的羽毛都支了起来。
  公父文伯家的鸡见状差点直接嫣了,它往后退了几步。
  吕荼看着那就像吃了兴奋剂的大红公鸡,眉头皱了皱,看来这只鸡是受过严格训练过。
  “表哥,表哥,咋办,咋办?”公父文伯见场上自家的鸡被叨的浑身是血,眼泪急的都要出来了。
  吕荼想了会儿道“文伯,斗鸡吹奏音乐难道不违背斗鸡的规矩吗?”
  公父文伯知道吕荼的意思,显然是说现在场上之所以有现在的局面全都是那吹奏竖笛仆人搞的鬼,他连忙道“表哥,不违背规矩,斗鸡的规矩是只要斗鸡未分胜负之前,人不下场就可以”。
  吕荼闻听此话有了主意“文伯,你身上可带了乐器?”
  公父文伯道“哥哥,我的好哥哥,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管乐器?”
  吕荼瞪了一眼公父文伯“你就告诉我有没有就可以了。”
  公父文伯没好气道“没有”!
  吕荼皱了皱眉,就在他眼光逡巡之间,他发现昭伯院中种了柳树,瞬间有了主意。
  他急速的退去。
  过了一会儿方才走了上来。
  此时的公父文伯都要哭了“表哥,你看我们都输了,输了!”
  吕荼没有说话,拿出用柳条做的喇叭,zhizhi的吹奏了起来。
  他这一吹奏不要紧,整个斗鸡台上的众人都被吸引住了,就连那只大红公鸡都停止追杀公父文伯家的鸡了。
  “这是什么乐器?”众人疑惑不已。
  颜阖倒是没有关注吕荼嘴中的柳树条喇叭而是闭目欣赏吕荼所吹奏的曲子来。
  “妙哉,妙哉”等吕荼一曲结束,颜阖睁开了眼,连声称妙。
  吕荼的这一打岔,让公父文伯家的鸡有了喘息之机,仆人见自己的竖笛无法再催动大红公鸡猛烈攻击,不由的心中慌乱,曲子也乱七八糟起来。
  吕荼见闻知道是自家发动攻击的时候到了,他曲子一仰,演奏的正是那《闻鸡起舞》曲,公父文伯家的鸡一听,精神一震,geda一声猛向大红公鸡的眼睛啄去。
  

Snap Time:2018-10-24 09:50:52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