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285章吕荼论阉人,狩猎


    老国相仲叔圉看向了那帮拍吕荼马屁拍到无法无天的大夫们,则是脸色一沉。

    吕荼被卫国的那帮人簇拥着,一杯酒一杯酒的往肚子灌,此时哪还有思考这里面是否藏着别有心机的时间?

    整场宴会过去,吕荼肚子已经被水酒灌满了,他被张孟谈和衅黄扶着回到了国宾馆。

    国宾馆离卫灵公的宫殿不远,准确的说就是在卫灵公的宫殿旁边。

    小童公明仪端来一盆清水来,拿着毛巾为躺在席上的吕荼擦拭身体。

    此时的吕荼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他当然不会想到公明仪会做这样的事,若是他知道定然会拒绝。

    公明仪还是个孩子,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学习自己喜欢的音乐和舞蹈而不是像一个佣人一样照顾自己。

    翌日清晨,阳光扫在吕荼的脸上,吕荼被暖洋洋的醒了。

    他揉了揉胀得疼的脑袋,暗自告诫自己,酒伤身切勿沉迷于酒。

    张孟谈这时端着木盆走了进来,他见吕荼醒了便道“公子,卫候宫伯在外等候多时”。

    吕荼一听忙站起身,接下张孟谈端过来的木盆,开始清洗脸面起来。

    张孟谈则是在其身后,用桃木梳为吕荼整理发髻。

    吕荼着好装后来到了正堂,他见衅黄正陪着那宫伯说话,便上前施礼道“不知宫伯到来在此,荼昨日饮酒多了些方才醒来,多有怠慢之处还望海涵”。

    宫伯怎么也不会想到堂堂的一个声名显赫的公子竟然对自己,这样一个低贱的阉人如此的礼遇,感动的他差点当场泪奔,他让吕荼起来说了此行的目的。

    原来是卫灵公想明日带着吕荼去郊外狩猎,吕荼自是答应。

    看着宫伯已经消失的背影,小童公明仪很是不满吕荼亲自送宫伯出门便气呼呼道“公子,您为何要对一个这样的人行如此的大礼呢?”

    吕荼闻言扭过头来笑道“仪童儿,宫伯也是个人,他没有做对不起咱们或者违背礼仪的事情,难道这样我们不应该尊敬他吗?”

    公明仪想了想道“可是公子,宫伯虽然是人,也可能没有做出违背礼仪的事情,但毕竟他是一个那样的人,他连自己身体里最重要的东西都保护不了,这样的人难道还值得我们尊敬吗?”

    吕荼知道公明仪的意思,这个时代对于一个人而言,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传宗接代,那宫伯则是被阉过的人是无法传宗接代的,所以他们的地位比奴隶还要低贱。

    只听的吕荼道“我之所以尊敬他,是因为他有我去尊敬的理由。”

    说到这儿吕荼认真的看着小童公明仪“他是个阉人没有错,但你要意识到这一点没有人天生愿意去当阉人的”

    “他们有的是因为祖上犯了错所以被阉割,有的是被生活的压力所迫而阉割,他们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活着的无可奈何”

    “他们放弃了做为男人的尊严,却还未放弃对主上的忠义,所以我尊重他们”

    吕荼的话让公明仪低下头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张孟谈和衅黄则是若有所思,他们并不认为自家公子对宫伯这么客气是因为所谓的那忠义。

    吕荼带着公明仪离开后,衅黄对着张孟谈道“孟谈有句话你信吗?”

    张孟谈看向这个比自己大十来岁的贤者,满脸的疑惑“何句?”

    衅黄道“这世间永远有这么个道理,叫做君子好对,小鬼难缠。”

    说罢,他看向张孟谈,张孟谈想了一会儿,则是道“涡阳兄的意思是宫伯别看他是个阉人,但他却是为君身边的人,他的一句话都有可能对那君产生影响,公子之所以这么对他便是因为这个道理”。

    衅黄没有说话,看着张孟谈,张孟谈也看着他,两人似乎都了解了彼此的心意最后哈哈大笑。

    或许吕荼真是抱着衅黄所言的原因吧!

    说真心的我不希望是。

    秋日的朝歌城外一片片黄叶林,显得十分的静美。

    卫灵公今日着了一身齐装,所谓齐装既是后世所称的“胡服”。

    当年吕荼幼小时靠着父亲齐景公对他的宠爱诱导大练骑兵,而骑兵绝不可能穿昔日的士装,因为它不方便骑射,所以吕荼和当时的府人府府人庄贾设计出了骑射方便的紧身装,因为模样奇怪,形似胡服又不是胡服,所以人们称呼其为齐装。

    卫灵公的狩猎很好玩,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他的狩猎是不允许射杀的,只允许活捉。

    所以各个参与秋狩的大夫们是绞尽了脑汁以保证不会杀死动物。

    吕荼也是第一次听说打猎还不允许杀死动物觉得好奇,于是细观卫灵公和他的文武们如何狩猎。

    卫灵公的宠臣弥子瑕似乎对秋狩早已经熟练在心,只见他一挥手,卫国的士兵们拉扯着网迅速进入树林,不一会儿一块方圆之地便被他们围好了,而且那个方圆越围越小。

    卫灵公很满意对着身边的吕荼道“荼公子,你觉得这个用网狩猎的办法怎么样?”

    吕荼道“此方法当真奇妙,一方面可让那野兽被圈禁在一个小圈子里,这样易于捕捉”。

    卫灵公闻言哈哈大笑“能得荼公子之赞,寡人荣幸之至”。

    吕荼见闻怎么还不明白卫灵公到底打的是什么心思,他内心鄙夷但还不能不装出一副佩服的样子。

    正当卫灵公得意的哈哈大笑时,弥子瑕插言道“荼公子或许不知道吧,寡君之所以能想出这样的奇思妙计还要拜谢公子呢?”

    吕荼看着俊到娘娘腔的弥子瑕不明白他的话“君子何意,这和荼有何关系?”

    弥子瑕道“公子可还记得当年您在泰山除三害时,上山除虎的事吗?”

    吕荼听到弥子瑕的话思绪回到了在泰安为邑令时的画面。

    看出吕荼在回忆,这时弥子瑕补充道“您当年用铜锣敲山,以迫使恶虎往陷阱方向奔去,当时寡君听到这个事后,便灵机一动想出了用圈网的办法捕捉猎物来。”

    “所以从这个方面讲寡君要拜谢公子”。

    

Snap Time:2018-07-17 08:28:02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