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293章贵逼人来不自由


    冬去春来,原野又蹦发出了新的生命。

    而吕荼已经满脸的胡茬子,此时显得他整个人落魄至极。

    饮酒买醉,只有酒才能让他觉得自己是在轻松的活着。

    此时他躺在一块大理石上,看着那春风摇曳下的杨柳蒲姿。

    张孟谈和衅黄看到吕荼如此这般模样,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暗自祈祷吕荼能像当初采桑女事件一样,用时间疗效他的伤疤。

    可是时间这个东西太不好把握,因为它有可能是解药,也有可能是一种毒药。

    “孟谈拿剑来”吕荼突然从大理石上站起扭头对着张孟谈大喝。

    张孟谈一看知道自家公子又要发疯了,他和衅黄相视一眼,无奈把剑递了上去。

    吕荼接下剑,一口酒水喷了上去,然后shua的一声甩了个剑花。

    “贵逼人来不自由,龙骧凤翥势难收。”唰,吕荼的剑与人一跃三尺,平天刺空。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四十州。”落地后,吕荼剑劈人叉。

    “鼓角揭天节气冷,风涛动地山海楼。”唰,剑声呼啸。

    “东南永作金天柱,谁羡当时万户侯。”啪,吕荼身收剑飞,然后把仅剩的葫芦内的酒一饮而进。

    若是平时,吕荼吐出这样的佳句,张孟谈一定会欣喜的异常,可是如今不一样了,这诗句当中明显的有颓废之色。

    衅黄则不是这样认为的,他从吕荼这些诗句当中听出了狂放不羁,听出了不一样的吕荼性格,或许从这个方面入手可以让公子重新振作起来。

    杨花和柳絮飞舞,剑与酒几乎伴随了吕荼整个春天。

    这一日,卫灵公宴请吕荼。

    吕荼洒脱的连装束都不装束,自己单骑飞奔到了卫灵公的外园门前。

    纵身跳下,马鞭掷给了士兵,那士兵见状都惊呆了。

    传闻公子荼去年受了那个刺激后就一直疯疯癫癫的,看来的确不假!

    士兵喃喃道。

    吕荼方才的行为在后世人眼里那是洒脱,可是在当时士人眼里可就是不知礼义与野蛮了。

    进入外园,吕荼就闻见海棠花的芬芳,路上他看着满园海棠花开的正旺,随手折了一枝。

    卫灵公见吕荼歪歪扭扭的走过来,边走还嗅着花香,猥琐的老脸哈哈大笑。

    弥子瑕,公子朝也是拍案大笑,仿佛在看一只正在戏耍的猴子般。

    史?,王孙贾,北宫喜等人见吕荼的模样则是摇头叹气。

    仲叔圉没来是因为去年他就死了,他劝慰吕荼后没有撑过三天便一命告西。

    新宰相是史?,而原来的史?的职位则是被一个叫石圃的人接替。

    石圃当然是南子推荐的。

    蒯聩见吕荼走来,上前迎接。

    吕荼却是把海棠花摘下一朵插在蒯聩的头上,连喊道“看,看,我们的太子此时当真倾城倾国”。

    吕荼的话迎来众人大笑,蒯聩脸色则是唰的黑了,他之所以这样对待吕荼,目的就是为了希望能得到亲齐国势力大夫们的支持,更何况吕荼的名声本就不小,若能得到他的一两句赞语,自己的太子之位也就稳当些。

    可是现在倒好,惹了了一身臭!

    见蒯聩面色难看,吕荼一把搂住他的肩在其耳边小声道“倾城倾国,你要护好你的城,护好你的国啊,哈哈”。

    史?等贤明的大夫见吕荼不成体统的样子纷纷向卫灵公请求告辞,理由也很简单,不胜酒力。

    卫灵公也不知抱着什么心思答应了,这下好了,其他的大夫见宰相都走了自己也不好意思留下,一一向卫灵公请求离去。

    此时外园一下空落落下来,只剩下卫灵公,南子,公子朝,弥子瑕,吕荼和一帮乐师舞女宫伯宫女等。

    弥子瑕见吕荼在那里独乐乐嗅着海棠花,不由笑道“公子这戏剧据说是您发明的,今日何不乘着如此的大好天气让我等见识见识?”

    公子朝附和,卫灵公则是猥琐的看着吕荼显然也很希冀。

    南子却冷笑道“就他,一个疯子还能唱出昔日的风采来,别到时连戏台都登不上”。

    吕荼看着南子,那嗤笑冰冷,一把扔掉了海棠花“疯子,疯子,哈哈,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今日我就让你们看看疯子的风采”。

    说罢在众人惊呆的表情中,一下抱起南子,速的跳到戏台上。

    “今日,我就让你们见识一曲《游龙戏凤》”

    南子被吕荼抱在怀中,若是以前她一定会幸福的想要死去,可是自那日吕荼拒绝了她,她早已经没有了那女儿家的心思,她想的只有权利,只有让那些自以为清高的男人拜倒在她裙裾下的**。

    公子朝见自家妹妹被吕荼抱在怀里率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吕荼,你大胆!”

    说罢撩起袖子就要上前解救南子。

    弥子瑕此时也是反应过来了,他正想找机会搞死吕荼呢,现在倒好吕荼自己撞到枪口上了,他心中一喜,脸色却是装出大怒,拍案而起道“公子荼,你放肆,把君夫人放下”。

    吕荼根本就没有理睬二人,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台下的卫灵公,卫灵公起初是惊呆的表情接着猥琐的笑了起来。

    靠,不愧是文献记载的心理变态的典型人物,卫灵公竟然对吕荼抱自家妻子的行为不仅没有不满反而乐呵了。

    公子朝可不是卫灵公,他大怒欲跳上台救走妹妹,谁料身体刚跃到空中,就被吕荼上前一脚踹飞了出去。

    哈哈,吕荼大笑,然后狠狠拧了一把怀中那个对他冰冷的南子屁股,那力道我想足以能拧出血手印来。

    南子感受到巨疼,她在吕荼怀中嘤咛一下,身体伸展想要从吕荼怀中挣脱。

    吕荼感受到怀中那个尤物的躁动,手一划掠过南子的沟谷,然后放她在了戏台上。

    南子已经浑身酸软,她差点没站稳倒在地上。

    那边的帅到爆炸的公子朝在地上疼的蜷缩在地上哇哇大叫,他血红着眼指着吕荼大骂。

    弥子瑕此时已经被吕荼的大胆举动完全震慑住了,在我们众人面前公然调戏君夫人南子不说还把同样公子身份的子朝给打了,这这这,难道吕荼真的疯了?

    

Snap Time:2018-07-17 08:26:28  ExecTime: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