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487章人世间最大的本分(上)


    勾践听闻自家父亲如此训斥他,他气的森然怪笑起来:“不知礼数,父王啊父王,我的好父王,到底是谁不知礼数?”

    勾践脸色狰狞,说到这儿,抽出佩剑,唰的一声指着老越王允常身边的妇人道:“她一个贱妇,有何资格乘上王车?就算在父王的偏爱下可以乘坐王车,可是她的儿子,一个庶贱子又有何资格代替孩儿去迎接公子荼?”

    “孩儿才是您的嫡长子,才是越国现在的王嗣啊!”勾践说到这儿眼泪都流了下来。

    勾践的这一声痛哭立马让那些围观越国士人们情形大变,起初他们也很愤怒勾践的行为,他们觉得你好歹是王嗣怎么可以做出当街拦截自己父亲王驾的行为呢?

    可是现在他们明白了,身为王嗣却不能行使王嗣的权利,反而仰人鼻息的低贱庶子一等,任谁也无法接受得了。

    老越王允常看到围观的越国士人指指点点自己,一张老脸已经由苍白变成了青郁的血红:“来人,给寡人拿下,给寡人拿下这个逆子。”

    显然老越王允常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探底行为,竟然让勾践发了疯,更让勾践顺势逆转得到了人心。

    只是,是谁,到底是谁给勾践出了这个主意?

    越王允常心中不停的咆哮着,他深知勾践的脾性,若说他聪明,聪明倒是有的,可若说他能想出这样化腐朽为神奇的计策,却是万万不能的,一定是他身边有了能人,此人是谁,到底是谁?

    吕荼一直细细观察着这一幕,看到勾践被越国武士押走,他那落寞悲愤的背影,看到围观的越国士人同情的目光,甚至不少人已经落泪。

    吕荼觉了,勾践啊勾践,你真不是一般的苦心人。

    看来你早就料到会有今日局面,所以你才秘密让灵姑浮提前代表你自己前来迎接我,这样会让我吕荼产生感激之情,待将来你若有难我必然会相助。

    而另一方面,你今日在大街之上再来这么一出苦肉计,让世人都知道了你被打压之苦,虽花费了牢狱或者关禁闭的代价,可是却是值得,因为你赢得越国士人的怜悯之心,而我吕荼呢,也会为你求情,这样经过我吕荼的口,你勾践的名声就会被天下知晓甚至传唱。

    勾践,你此计当真是高啊!

    吕荼心中啧啧称叹。

    “本初,你看,这就是寡人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他连基本的孝道都不懂,你说寡人怎么能放心把越国的基业去交给这样的人?”越王允常显然先前的气的余波未平,他咳嗽着,胸口起伏不已。

    本初是吕荼的字。

    吕荼不好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有些复杂,他只能说了些应付客套之语。

    老越王允常似乎看出了吕荼的尴尬之处,他向后面的兵车招了招手,一个孩童便下了兵车,来到了老越王的兵车上。

    “父王”那孩童说话的声音黏黏的,但吐字却是十分的清晰。

    老越王允常看到孩童很是高兴,他身边的那妇人更是满脸的温柔与慈祥。

    “来,我儿,来父王身边”越王允常道。

    幸亏越王允常的王驾足够大,否则一时间要是乘上四个人就会显得拥挤。

    “我儿,你看这位就是公子荼,就是你一直念叨的那齐国公子”老越王允常呵呵一笑。

    那孩童闻言并没有太多的神情变化,他只是对着吕荼躬身行礼,那礼节之标准,让人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孩童能做到的。

    越王允常见自家幼子如此的知礼,心中很是高兴,他一扫勾践给他的败兴,一双老眼笑成了花。

    吕荼虽不明白允常为何不在起始时就把他的幼子介绍给自己,反而在勾践大闹之后,无数人正盯着这里的时候,再隆重介绍。

    吕荼暂时压住心中的奇怪,他对着越王幼子鼓励一番,并赠送了随身的玉器。

    那孩童像是小大人般,恭恭敬敬的接下行了谢礼。

    做完这一切后他很乖的站在其父允常身边,然后为其捶背起来,那父慈子孝的画面看的众人很是温馨。

    吕荼感叹道:“越候,您有子嗣如此,当令天下为父者羡煞”。

    越王允常闻言得意一笑,大声的恐怕周围围观的越国士人听不到似的,他道:“我儿,这天下有小圣人之称的公子荼都夸赞于你,看来我儿当真是蛇羽大神赐给我越国未来的希望,哈哈,我儿你还不速速拜谢?”

    言罢允常看着幼子的老脸更是如菊花般绽放。

    “多谢公子夸赞,我只不过做了为儿的本分而已”那越王的幼子并没有因为吕荼的夸赞而得意忘形,只是毕恭毕敬的对着吕荼又行了一礼道。

    吕荼闻言一愣,暗道:这个小童恐怕牙还没有长齐吧,他竟然能说出这样老成的话,太过不可思议与逆天了,难道是别人教诲的?

    想到这里,吕荼故意的难为瑜道:“公子也知本分?”

    公子自然指越王允常身边的那小童。

    吕荼是周天下之人,他自然不会承认越国是和周王国一样的王国天下,所以他称呼越王为越候,越王幼子为公子。

    “自是知道,小子很小的时候,公子母国的孔国老曾经在这里做过客,我有幸听过他的讲谈”

    “他说人世间最大的本分就是孝顺”

    “小子深以为然,对君父要孝,对下要顺,如今我做的就是孝我的父王罢了。”

    越王幼子的话很黏可是却是很动人心,越王允常更是喜的咳嗽都忘记了,那妇人听的神采都慈祥的要成为那大慈悲的观世音,其他人则是眼神出彩,暗下各种赞叹幼王子。

    而吕荼却是听的如被五雷轰顶,他下意识的道:“为人子者,孝,是其本分,那么如何做到孝呢;还有顺,对下要顺,又如何解释呢?”

    越王幼子粥粥鼻子想了想道:“孝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小子现在也想不明白应该是何样的,但小子知道,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父王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想这就是孝吧。”

    吕荼闻言点头,越王幼子这么小能想到这,已经是不错了,毕竟他可不是穿越客,于是他半开玩笑道:“你的父亲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难道你不怕你的父亲让你做坏事吗?”

    

Snap Time:2018-07-20 22:30:09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