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495章齐国宫廷血变(上)


    西子施夷光闻言没好气道:“怪不得,他要撺掇吴国和齐国联姻,看来他就是个虚伪的人,假的不能再假的隐士!”

    吕荼闻言嘴角抽搐,不过仔细想想施夷光的话,也不无道理,无论季扎在朝在野其实都在心忧吴国的朝堂和百姓。

    马车隆隆的前进着,吕荼挑开车帘,看着乌阴阴的天空,心里不知为什么总是悸动的紧,他隐隐觉得有一场大变即将到来。

    齐都,临淄,最近气氛有些诡异,突然阴沉的天空传来一声霹雳,雨季到来了。

    齐景公满头白发,他几乎是趴在案几上看着各地上报来的奏章,这些年他的视力越发差了,他不得不对各地下令,凡是呈报上来的奏章尽量用大字写,可就算是这样,他还必须趴在案几上才能看清上面的字。

    仲由花白头发,像一个忠贞的卫士,就那样静静的守护在他身边。

    一阵带着雨水之味的风吹进殿内,烛火似乎在摇曳中即将破灭。

    仲由忙让人关好门窗。

    齐景公被凉风吹的咳嗽起来,他把笔放下:“仲由,此时是几更天了?”

    仲由算了算道:“君上,三更了,是该休息了”。

    仲由见齐景公想站起来,慌忙上前去扶,齐景公锤着酸痛痒的膝盖道:“老了,老了,看来寡人真的老了”。

    一边感叹着一边颤巍巍的收了收身上的披风,想要把自己包裹紧些。

    “阳生狩猎还没有回来吗?”齐景公想起一事,眉头紧皱道。

    仲由摇头,齐景公见状更是愁眉:“仲由,寡人这几天心里一直惴惴不安,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你说会不会是阳生他……”

    说到这里齐景公由于情绪不稳定导致咳嗽起来,仲由忙为其捶背安慰道:“君上,阳生公子虽然病情没有好转,但也没有恶化,听说陈恒大夫已经倾尽家产为阳生公子寻找巫医和药材,相信很阳生公子会转好的”。

    齐景公闻言没有表态而是转换话题道:“仲由,寡人有一个疑问,阳生既然得了如此严重的病为何还要出去狩猎呢?这件事寡人一直有些想不明白?”

    仲由摇头,关于这点他也想过,只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君上,计然大夫是被陷害的,您为何明知,却不救他呢?”仲由突然想起一事道。

    齐景公闻言身体静止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在殿内由仲由扶着散起步来。

    计然,唯一隐藏在朝堂上最大的吕荼底牌,前些月因为一件撞人案被拿下,不少人都知道事情有蹊跷,毕竟好端端正在骑乘的马怎么可能受惊,而受惊后却发了疯的撞人,可是事实是计然的确乘马在街上撞死了一名贵族。

    计然倒台后,朝堂上一下肃静,因为偏向吕荼的大将军国夏被赋闲在家,原大谏蒲余候被贬斥降为东海令,孙武在打败晋军后也强令回家守孝,晏圉范蠡高柴卜商宰予公输班三大骑将等人更是被贬的被贬,被下狱的下狱,至于那些中立派譬如弦章御鞅也是被打压的喘不过气来。

    而明眼支持吕荼一派的领头人艾孔也因为前年的死去,树倒猢狲散,其麾下人马要嘛倒戈成为阳生系的人,要嘛被贬被下狱。

    伍子胥是这些人中混的比较好的,升升降降,再降再升。

    杜扃仍然是他的宰相,可是这个宰相越发没有实权,他觉得他的权利被手下辅相陈恒架空了,只是面子的问题,他不想临老死了老死了,连颜面都保不存,于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宗吕青本来也是挺吕荼一派,只是他是宗族之人,没有实权,翻不起什么花样来,再说这些年阳生对其还不错,他成了顺其自然的那种人。

    总之整个朝堂上现在遍布的几乎都是“阳生的人”。

    可是齐景公明明看到却不闻不问,这让仲由有些摸不着头脑,要是在这样下去,公子荼回国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就在二人都在殿中想七想八的时候,突然殿外打了巨大的闪电,那闪电把整个殿中都照明了,接着就是吓人的雷声。

    “君上,回去休息吧?”仲由看了看越下越大的雨劝谏道。

    齐景公摇了摇头:“仲由,你说荼儿他为什么现在还不归国,难道他不知寡人……想他吗?”

    齐景公本来想说难道他不知寡人就要死了吗,只是临了又把死了变成想吕荼了。

    仲由道:“君上,莫要担心,最新的消息是公子已经离开了越国,相信他很就会踏上齐国的土地,到时您就可以”。

    可以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只听得殿外喊杀声一片,那喊杀声在雨夜雷声交加下显得更是人。

    齐景公大惊失色,仲由更是当场抽出了身上的佩剑,喝令殿外的心腹虎卫去查探到底发生了何事。

    “宫廷政变?!”齐景公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四个字,因为在六十年前就是在这样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在崔杼晏婴等一帮大夫的支持下登上了君位。

    可是整整六十年了,难道六十年前的遭遇就要重现了吗?

    “阳生?!寡人可是你的父亲啊,难道你连父亲也敢如此对待吗?”齐景公胸口起伏着,他满头的白发此时显得有些狰狞。

    仲由闻言汗毛倒起,他似乎想通了一直想不通的事情,那就是明明阳生公子身患重病为何还要出去打猎的原因,这哪里是打猎,这是去城外调兵遣将去了。

    仲由忍不住破口大骂阳生忤逆必遭天谴。

    不一会儿殿外心腹虎卫满身是血的跑了进来,证实了的确是阳生的手下发动政变。

    仲由见闻当下不再犹豫命令虎卫集结,准备带着齐景公冲杀出包围。

    殿外的雷声雨声越发大了。

    齐景公瘦弱老瘪的身体哆嗦着,他看着仲由,看着殿中那仅存的杀的浑身是血的虎卫,哈哈大笑起来。

    “君上”众人大惊。

    齐景公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回案几旁,撕掉贴身的白色衣物,唰唰毛笔写了起来,并最后盖上了齐国国君的大印。

    

Snap Time:2018-07-17 08:18:31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