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543章一个新时代,吞并战争(下)


    同月,子蒲率领蓝田大营南下古秦岭,灭昔阝与平周二国,得古汉中部分土地,次月与蜀国结盟,蜀国攻伐巴国,秦国攻伐褒国,褒国国主有褒勉最后以仁慈的方式投降。

    秦国秦哀公赵籍得知完全拿下古汉中地区,再次迁都栎阳,同月兴建栎阳大营,以太子夷为栎阳大营名誉都尉。

    后月,蜀国灭国,国等国,秦国应蜀国之邀参与伐巴之战。

    同月,巴国向楚国求援,割让了四城,楚国方才应之,三月宣布参战,谁料楚国食言而肥,决战时倒戈,与秦蜀共灭巴国。

    巴子作战时不幸被大象踩死殉国。

    巴国各部不愿投降的纷纷南下深入古广西古云南雨林当中。

    秦蜀楚三国见之追杀不及,无奈作罢,后正式商定瓜分巴国细节。

    蜀国拥有古四川盆地以及古重庆古贵州部分地区,秦国拥有古汉中盆地地区,楚国拥有绝大多数古重庆和古贵州地区。

    三国供奉牺牲,契约天地,宣告巴国正式破灭。

    吴越之战最后以吴国割让三分之一的土地给越国宣告结束,越国土地扩张到古江苏中部,越王勾践一跃为天下所知。

    这是一等大国之间的绝杀,二等国家也是不遑多让。

    譬如曹国,曹国国主曹悼公被宋国宋景公宠臣迫害致死,曹国“皇太弟”姬野得知消息后大怒,登位当日宣布正式和宋国决裂。

    大军集结正欲伐宋,谁料姬野的叔父姬通强烈反对,姬野报仇心切,一意孤行,行至途中,被其叔父姬通杀死,姬通继位,是为曹隐公。

    曹隐公姬通遣散大军三日不到,便被其侄子,姬野之弟,姬露斩杀。

    姬露登位,听其心腹司城公孙疆(强)之言,一面号令曹国天下,团结一心,努力生产,报仇伐宋,一面派人交好宋国。

    曹靖公姬露靠此稳定人心,成功在位三载,直到齐国发生吕荼起兵讨逆。

    时任曹国相的公孙疆认为机会到了,曹靖公从之,便联合宋国周围小国,起兵伐宋。

    宋景公得知不怒反而大喜,亲帅大军五万攻曹。

    谁料公孙疆奸诈,使用迂回作战之策,杀的宋景公丢盔弃甲,一时成为天下笑。

    宋国领土不到两月丧失大半。

    就在这时宋国两大族华氏和向氏联和宋景公公族,实行坚壁清野战术,稳固防守。

    公孙疆诈计百出,奈何宋国不上当,加上曹靖公姬露突然病逝,最后无奈退兵。

    次月宋国夺回失去土地,三个月后,宋和曹国的盟国联军决战陶丘,曹国盟国突然倒戈,曹国战败,公孙疆自杀殉国,新任国君姬阳抱石投湖自尽。

    宋景公大摆筵席庆祝灭曹,那些倒戈之国欣喜参加,不料宴中,宋景公发飙,迫使那些小国入宋。

    有小国滕国国君不从,宋景公杀之,其他颤颤归附,至此宋国完全解决了边境小国问题,其领土扩张到原来的半倍之多,其涵盖了古河南中东部,古安徽西部与古湖北北部等地区,可谓是中原膏腴三地,宋国独占其二,宋国一跃成为二流国家中的老大。

    至于卫郑陈蔡也是有行动,开始狂扫周围边境小国,一时间天下百国所剩不过三十。

    周天子不管吗?

    他想管,管不了?

    管了,没人听他的!

    一道道诏书从天子之都发往各地,大国们忙活着自己的事,根本不鸟他。

    小国们看到天子诏书后,不少喜极而泣,拿着诏书去找大国理论,说,你看天子不让你攻打我。

    谁知大国,一耳巴子打了过去,然后兵车碾压前进,小国覆灭。

    天子姬见发诏书调解训斥根本不起作用,最后无奈放出消息,谁愿意供奉其钱财粮帛,他就承认谁具有合法性。

    刚开始还有国家乐呵供奉,可是供奉着供奉着觉得其实供不供奉并没有什么区别,索性也就不供奉了。

    天子姬起初得到来自各地的大量钱粮供奉时还是很高兴的,心中暗道打吧打吧,越打孤家越富,孤家越富,孤家的大房子建造的也就越好越越豪华!

    可是后来小国们被灭的差不多了,天子姬傻了,因为没有国家愿意供奉他了。

    ……

    吕荼一一听着伍子胥的讲述,表面上是波澜不惊,心中却是洪浪滔天。

    没有想到这场由齐国牵引出来的风暴,引炸了天下。

    吕荼看着伍子胥,悠悠长叹了一声,只是这一声不知道是给伍子胥说的还是给自己说的:“相国,这天下真的变了!”

    伍子胥闻言沉默,他心中清楚吕荼所谓的变到底是什么意思。

    以前的战争多是争霸之战,可是现在的战争已经演变成了吞并之战。

    吕荼拿起茶杯一饮而尽,沉声对着伍子胥继续道:“在这你死我活的大争之世中,各国都在积蓄自己的力量,等待将来大国与大国之间的碰撞”

    “相国,我齐国可不能落后啊!”

    伍子胥见闻当场站了出来,走到吕荼面前严肃称诺。

    席间的羊角辫吕渠似乎也感受到了气氛的紧绷,不过他小脸蛋却是极其兴奋的,一双健壮的小胳膊,偷偷的使着力气:“父亲,威武,霸气!”

    两个月后,钟离春拿着吕荼的腰牌前来见他。

    看到久违的“丑丫头”,吕荼总是心里暖暖的。

    钟离春得知吕荼有了第二个儿子后很是高兴,她把身上最贵重的东西算作礼物送给了小贱奴。

    此时小贱奴已经会蹒跚走路了。

    郑旦和西子对于钟离春并没有恶感,一则钟离春毕竟比自己们“早”,况且她对于吕荼的确是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当然还有一点,钟离春很丑,不会对她们产生“威胁”。

    “来,丑丫头,尝尝这个,这个叫炒栗子,是前些月吴王夫差让人送来的,挺好吃的。”那片梨树林下,梨树的花朵要开了,吕荼从衣兜中拿出一颗栗子,剥了,然后递给了钟离春。

    钟离春看了看道:“这东西,我倒是见过,好像在邳国就有”

    “不过这东西我记得那山坡上满地掉的都是,我以为就是树的种子呢,没想到这东西还能吃?”

    钟离春嘴上虽里嗦,但手却没停,她接下吕荼送来的炒栗子,然后一股脑的吞入口中,咀嚼了起来。

    

Snap Time:2018-07-20 22:21:35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