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561章举世盛典(午)


    吕文被其父亲少有的狰狞面目着实吓着了,他立马刹住了嘴,不再哭泣。

    吕荼见状这才满意,继续训斥道:“你给我站起来,像个男子汉一样”。

    吕文闻言,倒也听话,自己在地上,如同一只笨拙的熊猫一样前后滚爬了几下,然后方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众人见到此幕正为他高兴,可是就在下一秒,吕文像一只没有根的蒲公英一样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吓的庄姜和大奶宫婢们都脸色蜡白,急速伸出手,欲要扶他。

    吕荼当看到儿子摔倒,额头撞在地上的时候,心也是慌了,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强忍住了,一个软弱的儿子,他可以忍受,但无法忍受一个软弱却纨绔的儿子,这比没有这个儿子还要可怕。

    “你们不要去扶他,他自己能站起来,因为他是我吕荼和郑旦的种!”吕荼的口气还是十分的冰硬。

    庄姜实在受不了,反斥道:“八哥,贱奴才多大,你就算教子,耍父亲的威严,也应该等到四年后。”

    吕荼闻言却是没有心软,而是恶狠狠的看着在地上疼的呜呜再次大哭的吕文,冷哼一声道:“多大?他的母亲郑旦,在他这么大的岁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帮母亲料理家务了;他的父亲我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动手为父亲找乐子了;他的兄长吕渠,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能拉开小弓了……”

    “他吕文是我的种,我不要求他在这个年纪,能为别人做什么,但是连基本的站起都要人搀扶的话,那就废了!”

    “你们都听着,从今日起,寡人将通令宫内,吕文只要再跌倒,谁也不能扶,有违寡人令者,寡人定不轻饶”。

    吕荼言罢甩袖而去。

    假山旁只剩下一群妇孺,不知怎么办好。

    郑旦得知消息后,火急火燎的来到吕荼面前,大吵了一顿,吕荼沉默许久,最后一句话就顶了回去。

    这一句话让郑旦再也没有反驳:“他吕文是你郑旦的儿子,但也是我吕荼的儿子,你爱他至深,我吕荼并不比你少,可是你们再这样宠溺他,他将来会成为什么样子,你想过没有?”

    “我吕荼不想我的儿子将来是一个害人的蛀虫!”

    西子施夷光见闻,挺着大肚子,慌忙从中调解,这才让吕荼和郑旦恩爱如初。

    这或许是吕荼在即位大典和阅兵大典前遇到的第二件不痛的事了吧!

    风和,露珠微凉的早晨,天还未亮。

    淄水旁,三十万大军在军营中,帐内,各自忙活着。

    当各个大营的主将让鼓士鸣响战鼓后,一个个兵士从帐内走了出来,他们铠甲亮丽,精神抖擞,每个人的盔帽上都插着羽毛。

    各大营的主将亲自为手下尉将们整理衣冠铠甲领服,然后开始训话。

    不一会儿牛角号角声起,各大营主将知道,神圣的时刻即将来临。

    二十大营结成方阵鱼贯而出,最后汇集排列,向着吕氏宗族祠堂方向前进。

    此时吕氏宗族祠堂不远处矗立着一个约三十三米之高的巨型金字塔似的立体梯形祭台。

    祭台顶处是一方熊熊燃烧的大鼎,那大鼎正是现今天下九鼎之一的齐鼎!

    齐鼎之下,旌旗招展,火盆分于四棱,巫师,巫觋,宗祝,仪仗等人都早已经按照一定的规矩站在了不同的位置上。

    祭台周围有四座小台,小台之上铸青铜飞熊拱守中央高台。

    四座小台后面又建有八方梯位,梯位上站着不同年龄的人群,或白发苍苍,或加冠中年,或弱冠青年,或束发少年,或羊角童子,或……

    最后就是十二位,分别由四羊方鼎立于周围,以震。

    天亮了,太阳红彤彤从东方升起,耀眼。

    吕荼着一身孝衣,从守丧的茅草屋内走了出来,他身边跟着临淄各界权贵,他们和吕荼一样都身着孝衣。

    一辆辆兵车在细柳营大军护卫下,一字长蛇的罗列在不远处,吕荼躬身对着齐景公的大墓,按照礼仪倒走三步倒拜一次,然后再往前,前进两步,接着又一轮回,直到半个时辰后方才到达兵车上。

    吕荼上了兵车,各界权贵也陆续上了兵车,宗祝成连见状,让乐师奏悲伤恋恋不舍之乐,带着野兽面具的巫师们也随着音乐跳起了舞蹈。

    “出发!”大宗吕青仰天高喝一声,兵车队伍轰隆轰的前行去了。

    此时以那方祭台为中央,方圆十里已经站满了穿着礼服的众人。

    四周围着的是兵甲林立的三十万大军方阵,里面围着的是各国观礼的使节使者,祭台四棱一个个方圆小台上跪坐着的是齐国的耆老名宿,祭台大鼎之下站着的是一位老人,天子使节单旗。

    当兵车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后,三十万大军行注目礼,并让开一条路,看着吕荼的兵车往祭台方向前进。

    吕荼来到了祭台的最下方,他对着皇天后土社稷之神,三拜,接着对着台上的天子使者两拜,然后又对着耆老名宿和各国使节各一拜,最后对着三十万将士,三拜,方才结束礼节。

    他在左手国相右手大宗的搀扶下,慢慢的往祭台上走去。

    祭台高耸,阶梯似乎无限,直插天穹。

    每走十二个阶梯,就有一番繁琐的礼仪,最后终于到达了最后十七个阶梯,吕荼轻松了一口气,此时他已经累的全身是汗,他看大宗吕青,更是累的气喘吁吁,脸色都黄了。

    伍子胥倒是还好一些。

    不过也和他一样,全身湿透了。

    那些齐国大夫们还好,根据不同的爵位在不同的阶梯处,停了下来。

    伍子胥在最后第九个阶梯前便驻了足,大宗吕青也是。

    吕荼接下来的路不得不自己走,走到第五个阶梯,钟磬之音响起,乐师们开始吟唱古涩的曲子。

    最后一个阶梯,吕荼却是跪倒了下来,朝着大鼎拜三,然后爬到鼎下,正转了三圈,最后来到天子使者单旗的身前。

    

Snap Time:2018-07-20 22:07:05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