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564章举世盛典(酉)

  
  祭祀台高三十三米,直面台阶,仰首望去如登天之梯,虽然奉绢的是颇有武力和耐力的张孟谈,但等他来到吕荼面前时,人也已经累的要不行了。
  吕荼接下长绢后,张孟谈擦掉额头的大汗,忙退到一旁,方才轻嘘了口气。
  此时各级大夫们屏住呼吸,对他们来说,最神圣的时刻到来了。
  因为吕荼手中的长绢是一个画名册,这个名册将真正意义上确定众大夫官爵。
  吕荼打开长绢后,上面先是一个分裂图画框架,图画框架框内写着字。
  最上面的是齐国国君,下面有四个框,最左边的一个框是大宗府,最右边的一个框是御史府,中间两个分别是国相府和将军府。
  大宗府掌管公族事物,其下常设刑,帑等部;御史府,掌管监督检查巡视其他三府,其下常设兰台按和乌台按,兰台职在朝堂,乌台职在地方;将军府掌管天下兵事,下设将佐府和太尉府,将佐府管将,太尉府掌兵;国相府掌天下政务和地方官员,其下设司农府,司空府,司礼府,司寇府等。
  这四大机构与下属各府皆是直接隶属国君,对国君负责。
  至于其更下的机构则对其本府负责,如司礼府下属行人巫祝史官等直接对司礼府负责。
  吕荼的政体改革在三年内已经逐步实施了,所以在他把新朝堂机构念叨出来后,其国内的各级大夫们,并没有多大的惊讶。
  可是那些国外观礼的大夫们听到后,各个震惊的脸色都变了。
  天子使者单旗,若不是和吕荼关系好,早就忍不住训斥吕荼了,因为吕荼擅自改制这是对天子的亵渎。
  一帮周礼誓死保卫周礼的老顽固们,听到吕荼在即位大典上正式宣布齐国新政体后,个个气的脸色铁青,孔丘则是差点暴走,离开大典。
  孔丘其实早知道吕荼可能会正式宣布政体改革,但他没有想到是当着天下人的面,当着天子使者的面宣布,这不是公然和天子叫板吗?
  吕荼却是不管这些,他继续念叨着,各级爵位的划分:四府之长为长大夫之爵,四府之下各府领事为上大夫之爵,其下一级则减一爵。
  令,国老为卿爵,卿爵只享名誉,不授土地,不授官职,可见君而不跪,可风闻奏议,可推荐上大夫人选,可……非国君不能罢免。
  令,国士等同上大夫之爵,但只享终生名誉,不授土地,不授官职,可一年行一次乌台按之权,可见四府之长之下而不拜,可……非国君不能罢免。
  国老取半天之数,最高额不得超过十二位,国士取周天星位最高数,其额不得超过二十八位。
  …….
  令:伍子胥为大齐国相
  令:吕青为大齐宗人府大宗
  令:蒲余候为大齐御史府御史中丞
  寡人亲自担任将军府幕府将军,孙武为将佐府大将,华周为太尉府太尉。
  ……
  令:御鞅,计然为大齐左右相,辅佐国相伍子胥治国
  令:吕夏,高柴……为大齐宗人府刑郎,帑郎……辅佐大宗治理宗室
  令:晏圉为兰台按,尹铎为乌台按,辅佐御史监察巡按天下
  ……
  令:范蠡,仲由为左右镇军将军,田开疆,古冶子,公孙接,国范为四猛将军……
  令:弦施为司礼府府人,冉求为司农府府人,晏圉为司空府府人……
  令……
  吕荼一一把大夫们的任命念了出来,其中一些人甚至没有在即位大典上,如正在督政地方的冉求,东海大营主将国范。
  至于各地郡守和大城令的任命,吕荼并没有出现多大的改变,只是把一些政绩不错的,把他们调到朝堂,由新人接任。
  而吕荼当年的门客们,也被吕荼安排到了适合他们的岗位上,如匠作干将莫邪,品剑师薛烛等。
  原平西将军阳虎也被吕荼从牢狱中弄了出来。
  吕荼说自己刚得到消息,所以训斥了伍子胥一番就立马过来救他了,吕荼本以为阳虎会嫉恨伍子胥,可是他反而对吕荼说自己很感激他,因为他让自己明白了一些不曾明白的道理。
  吕荼闻言心下很是高兴,或许文献上记载的那位帮助赵氏治理天下,后使赵氏强悍的阳虎在今日终于磨炼成了。
  阳虎本来是要被吕荼任命为小邾郡郡守的,原因是自己即将娶雅鱼,娶雅鱼的话,小邾郡的郡守就空了出来,让他担任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没想到爱子吕渠竟然帮他拿下了任国,于是临时改了主意,昭令阳虎为任城令。
  总之吕荼所做的只是对现有齐国实际操政运行方式的小修小补,与为其正名而已。
  当一方方大印与虎符兵符由吕荼亲自授予众人后,众人发誓效忠一番退回到自己各自的阶梯班位上,吕荼知道自己正朔统的仪式基本上完成了,接下来就是阅兵大典。
  阅兵大典自然是不可能在此处举行的。
  吕荼把那长长的任命布绢亲手送进了燃烧中的齐鼎中后,端着脱掉的孝服,慢慢的走下了祭台。
  他左右跟着金童玉女组成的仪仗队,吕渠则是默默的跟着他身后,到达国相,大宗,御史三人身边后,三人躬身施礼,然后影从的跟随在吕荼身后,接着是四大府下的直接一系上大夫,如大将,太尉,左右相,乌兰台按等也是如此这般。
  吕荼每到一处阶梯,那所属阶梯的人,就默默的影从其后,就像是一个倒挂的金字塔一样,吕荼是顶尖,下面是长大夫,上大夫,中大夫,下大夫们一一跟随罗列。
  当然伴随他们的还有舞乐。
  吕荼带着人走到祖宗祠堂前,脱掉鞋履,然后赤脚走了进去,把他端着的孝服放在了供奉的案桌上,然后礼拜再三,说了些告慰之语,便躬身退回了出去。
  这即位大典一直持续到夕阳出现,方才结束。
  忙完即位礼,众人脱下礼服,乌压压的就往淄水港口边跑去。
  所急谓何事?
  无非是想第一眼目睹龙鱼罢了。
  吕荼看着那帮兴奋的士人,心中不由感叹,莫非这帮人是铁打的不成?
  

Snap Time:2018-11-18 22:51:26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