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566章举世盛典(亥)

  
  鱼皮装好后,运到附近的开阔地带进行烘烤晾晒。
  把这一切做完,屠夫们个个浑身是血污恶臭,吕荼让他们在临淄水里浸泡了近三个时辰,方才上岸,上岸后又给他们换洗最干净的衣物,旧衣物和先前一样,火烧了。
  吕荼见一切搞定,宣布临淄水产早市禁市一月,所食用之水也必须在水港上游方能饮用,然后便带着众人返回,留下临淄令衅黄主持后续的事情。
  此时淄水河港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关于这禁市一月和上游之水才能饮用的政令,作为相国的伍子胥却是反对的,因为这对士人影响太大。
  想想也是,别的不说,就临淄夜市,那对水产的需求量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若是关了,夜市还不凋敝,夜市凋敝,民生就多艰,民生多艰,财政就收不上来,没有财政,国家怎么做事?
  吕荼也想解释,说鲸鱼死的太久,如今又被我们在水里剥了,可能会有大量细菌滋生,污染水源,所以要禁市和禁止在此处用水,可是这话要是直接这样说了,众人一定会发懵,什么细菌,什么污染水源?
  这又得多费口舌解释一番,所以吕荼又用了迷信口吻道:“这是条鲲鱼,是恶龙的化身,如今在此地被我们剥了,会遗留怨气,只有等天地正气把怨气压消散了,到时再开早市,才对临淄士人百有好处”。
  这个解释很深得人心,伍子胥也不敢多言了,只是安排司礼府巫祝们准备牺牲好好祭祀一下,祈祷怨气早些消散。
  这都是后话。
  按照后世的历法,今日是立秋,太阳红彤彤的从地平面上升起。
  此时的临淄城门楼上,如同后世的天安门,上下都挤满了观礼的人。
  吕荼今日穿着幕府大将军装,头戴吕氏之祖象征的飞熊缨盔,身着象征贵族的精致亮黄金丝甲胄,背后系着画着取义不忘祖姓炎帝的寒羊大紫披风,下身是红黑相间的打底裤,脚登黑熊踏云鞋,腰间所天子所赐诸侯剑,当真英姿勃发,气概云霄。
  他身后一左一右是大将孙武与太尉华周。
  二人也是一身戎装,威风凛凛,其旁则是三府之长,国相,大宗,御史,与其各司各部按台。
  耆老名宿,特邀国士,各国使节使者则是站于两旁。
  吕荼身前是置放的是一个简易版的铜制大喇叭筒子,他看了看城上城下和时辰,觉得差不多了,便对国相伍子胥使了个眼色。
  伍子胥走出台面,站在铜制大喇叭前,先对吕荼一礼,吕荼点头,他方才让人端出国相府专用青边黄里布卷。
  观礼的各国使节和使者看着伍子胥对着这一头大空的铜制筒子欲要说话,心中纳闷,这是要做什么?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瞠目结舌,伍子胥通过那铜制大空筒子高声念着青边黄里布绢上的内容,然后那声音通过那大空筒子无限放大了。
  其声震荡城下四野,旌旗招展的三十万大军此刻无不浑身一震,抬头望着城门楼。
  乖乖,这是什么东西?
  伍子胥话音落完,城门楼下左右两侧的宗祝舞乐方阵中出现了动静,只见一名身着茉莉花裙裾的女子从舞乐方阵中走了出来,她每一步都是优雅大方,她每一个挂着酒窝的微笑都是如此的倾城倾国,所有人都被她的美貌气质震惊了。
  城门楼上的各国使节使者是,那三十万林立的大军也是。
  女子不是别人,是吕荼的九妹,小九姜。
  关于让小九妹在典礼上出场,齐国的大佬们是反对的,他们认为此举会践踏与贬低公主的身份。
  吕荼当时没有表态,只是让九妹自己决定,九妹想也没有想道:“三十万的大齐勇士们为了八哥和齐国的基业,可以不顾生死,毁家相随,这才有我小九如今所谓的地位与尊严,这一切都是他们给的,为他们唱诗又算的了什么呢?”
  众人闻言皆是低头不语,心中暗叹:这个公主真的不一般,就像她的兄长一样。
  九妹的出场如同吕荼所预料的那样,霎时间震慑了住了所有年轻男人的心,甚至当场就有门楼上的太子手指着庄姜,大喊道:“她就是九公主,九公主……本太子要娶她,谁踏马的给本太子抢,本太子就灭了他!”
  他这话一落,燕国太子姬桓立马杀气腾腾的看着他。
  陈国太子越却是拿着箫流泪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齐国九公主吗?她真的很好,很好,很好…….
  蔡国太子朔见到庄姜后,神色黯淡,抚面哀叹。
  秦国太子赵夷眼睛一亮,他从没有想到自家夫子的妹妹竟然如此的好看,想必那仙去的弄玉公主也不过如此吧?
  宋国“太弟”,卫国“太孙”,鲁国的少正卯,楚国的沈诸梁,越国的文种,赵氏赵无恤,韩氏韩不信,魏氏王诩,甚至是老匹夫九指伯也都对庄姜虎视眈眈。
  近乎三十多万双眼睛都盯着庄姜,庄姜虽然没有去看他们,但她感受的到,有太多的眼睛注视着,侵略着她,这让脸色通红,细汗微冒。
  她优雅的对着城楼上一礼,当场有使节气息不稳的晕倒在了地上,可是口中却叫喊着,我要娶她,娶她…..
  吕荼此刻心情很是醋味,他有些后悔了,就不应该让自家妹妹出来。
  庄姜转过身来,对着那些结成方阵在城外的三十万大军,左中右三个方向,各施了一礼。
  三十万大军此刻呼吸都不敢呼吸了,堂堂大齐之花,尊贵无比的公主,天下第一才女,美女,竟然对自己施礼了,他们无法想象,真的无法想象,他们全身的气息都在往胸膛集聚,此刻他们的胸肌都不知道大了几圈。
  庄姜微微一笑,又对身边台上拿着象牙棒的宗祝指挥公明仪施了一礼。
  公明仪还礼,接着公明仪看着庄姜,庄姜来到那同样巨大喇叭的台前,看了看,然后微微颔首,公明仪立马开始舞动指挥棒。
  低沉的乐章开始,庄姜檀口轻开,唱起诗来。
  诗严格意义算不上,只能说是奇怪的长短句吧。
  声音如空谷黄鹂之音,干净,清脆,又包涵深情。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河岸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白帆……
  

Snap Time:2018-11-18 23:02:43  ExecTime: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