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0718章孔丘下葬,吕荼扛棺

  
  公山不狃道:“杀死自家家主叛逆贼人。”
  “哦?你杀了谁?”吕荼好奇道。
  “季孙斯”公山不狃沉声道。
  “弑主之人,当杀!”吕荼大怒。
  旁边卫士闻言上去按住公山不狃,公山不狃没有反抗,决然离去,吕荼突然叫道:“骂几句费国,可以饶你性命”。
  公山不狃摇头道:“三桓无德,于家国无关。公山不狃虽弑主叛逆,虽然痛恨三桓,但齐王若想让我说鲁国的坏话,却是不可能。”
  言罢举步离去,吕荼是哈哈大笑:“好一个‘不以所恶废乡’!公山不狃,从今日起你就是齐国费城的郡尉,辅佐新城令澹台灭明治理此地”。
  公山不狃闻言身体一颤,然后扭头看着吕荼,二话没说,对着吕荼叩拜不已。
  叔孙辄羡慕的看向公山不狃,然后又看向吕荼,希望他能给自己也安排个职位。
  吕荼没有让叔孙辄失望,让他做了防城令。只是这个令,让叔孙辄无比的惊愕,防城不是在鲁国人手里吗?自己怎么当这个令。
  吕荼没有给他解释,让大军进入费城,清理战场。东门无泽走到发愣的叔孙辄面前,嘿嘿笑道:“叔孙辄,你不是还有很多门客吗?带着他们去把防城给夺回来。”
  叔孙辄闻言脸色顿时惨白,就他所剩的那几个门客,去夺防城,那不是找死吗?
  东门无泽见状冷笑:“怕什么,你现在是齐国人了,那姬将能耐你何?”
  叔孙辄听罢,一拍大腿,恍然醒悟,然后就是乘着众人不注意,塞了个礼单给东门无泽。
  东门无泽眼睛瞄了下,顿时笑哈哈,拍着他的肩膀道:“小辄啊,你很不错!嗯,努力干!”
  叔孙辄闻言,如同屁打了似的。
  兵车上飒飒迎风而行的吕荼其实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创造了“不因为被****,而辱骂自己的祖国”这个伟大的典故。
  冬三寒,吕荼完全平定费国,并把鲁国完全压制在不到五城之地的地方,成为了继卫国之后齐国的又一个国中小国。
  吕荼把攻占下的领土分为两部,洙水以北化为洙水郡,治城在原成国国都成城,洙水以南的土地为费郡,治城在东阳。阳虎和澹台灭明分别继任郡令。
  操办这些事情后,算好日子,吕荼神伤的来到了曲阜城北的洙水之旁,因为孔丘要下葬了。
  为了防止黄池会盟的惨事再次出现,国相伍子胥和众人商谈一番,命二十万齐国大军直接把曲阜给包围了,吕荼身边更是有临淄大营,虎贲大营,东海大营,细柳大营,镇北大营,五大精锐王师护持。
  孔丘的棺椁,吕荼要以公候之制,但是孔丘的儿子孔鲤拒绝了,孔鲤说他父亲不能忘记鲁君送给他的那条鲤鱼,说若死以普通人礼下葬。
  孔鲤按照历史正常的进行应该比他父亲孔丘早逝,可是吕荼的到来,让孔鲤少了贫寒之苦,又有巫医季咸长桑君等人为他调治身体,所以并没有早逝。
  吕荼闻言心中一痛,他自然明白孔丘的潜台词:老夫子啊,你放心,我吕荼会给鲁国一个生机的!
  孔丘的葬礼是公西赤主持的,礼节行的是殷礼,入门的三千弟子以子礼送葬孔丘,吕荼和孔鲤打头披麻戴孝,抬棺而行,没有任何昂贵的陪葬品,没有豪华的棺椁,只是简朴,简朴的像一个普通人。
  最得力贤德的七十二弟子和吕荼一道抬棺,他们把孔丘埋在了洙泗之滨。
  生的坦荡,死的安然!
  这就是孔子。
  众人嚎啕大哭,一黄土一黄土的把孔丘埋在了黄土里,鲁哀公姬将也来了,他也听说了孔鲤拒绝吕荼为孔丘大力操办丧礼的原因,他顿时感动的泪流满面,直跪倒孔丘坟前,高呼“天不吊,不遗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无自律!”
  是的,姬将所哭倒是发自真心,若没有孔丘,在大野泽之战后,鲁国就已经灭了,是孔丘的哭求,所以他的国才没有灭。如今呢,又是孔丘早有预料的死亡遗言,又再次让他夺过了一劫,鲁国躲过了一劫,孔丘对他,对鲁国有两造之恩,你说他姬将能不痛哭流涕吗?
  端木赐上前把鲁哀公姬将拉了起来:“鲁君,您是君,不可以为夫子下跪,因为这样不符合礼仪,也不符合名分。”
  姬将闻言擦掉眼泪小声道:“那齐王为何?”
  姬将的意思显然是指跪倒捶地大哭的吕荼,他怎么能?端木赐叹息道:“大王和夫子的感情,不比我们这些弟子浅,甚至比孔鲤还要深些。”
  比亲儿子还深?
  姬将是不信的。端木赐却是回忆起吕荼小时和孔丘的一幕幕,那个时候……
  “孔丘丘,荼荼听说你们鲁国种出的桃子很好吃是吗?”
  “公子,鲁国种的桃子再好吃,也没有齐国的李子好吃!”
  “居心叵测,谁居心叵测啊,孔丘丘?”
  “哦,站的高的地方才会看的远啊!嘻嘻,荼荼是不会站的高的,那雪可是很冻人的!”
  “多谢公子赐教,丘感悟良多!”
  “孔丘丘,你思春了吗?”
  “孔丘丘,荼荼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孔丘丘你说的什么呀?荼荼不明白,荼荼问的是陈乞大夫家的鹅,那种大白鹅,不是鹤,也不是大雁!”
  “孔丘丘,你为什么脸色红了?”
  …….
  回忆像是冷风吹,想着想着端木赐眼泪扑打扑打的往下掉。
  这场葬礼约莫有三十多万人围观,进行了一个月之久,最后吕荼和孔丘的三千弟子以种植松柏,亲手刻下碑文结束。
  吕荼要为孔丘守孝,孔鲤拒绝,其他三千弟子也是反对,他们的理由是不符合规矩,吕荼再三,众人反对再三,吕荼怅然,最后不得不带着众军离去。
  吕荼带着齐军离开后,孔门中人和史书记载的差不多,开始了智慧的大讨论,端木赐要把孔丘弄成“转世神”,颜回强烈反对,说夫子就是人。两人各有支持者,斗了起来。
  其他人也不遑多让,譬如卜商和曾参,他们一个人认为夫子学说应该随时代的演变而演变,不应该恪守,而另一个则认为夫子之学是正统之学,凡是正统,就应该严格恪守,不可分离。
  再譬如颛孙师和仲由,他们差点当场就动起手相互殴打了起来,颛孙师认为夫子的忠信思想应该是行大事不拘小节,而仲由则认为夫子的思想关键是“勿疑恶小而为之”。
  不仅是这些人,还有混战,宰予和端木赐斗嘴关于纵横之术,樊迟和端木赐辩论农商谁才是最重要,闵损和冉耕,原宪和南宫敬叔,乐正和……
  

Snap Time:2018-10-24 09:41:34  ExecTime: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