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747章齐王,开伦理的玩笑,有意思吗?


    伍子胥叹了口气,神情有些落寞,一个王朝崛起在刚开始时总能团结一心,可是随着王朝的壮大,这团结的心便渐渐没了:“寅,你说的没错,这些年随着齐国的日益壮大,这些表现越来越严重了,以前由老夫强势压着,没有人敢太放肆,可是老夫老了,老夫和大王都没有任何办法”。

    陈寅听罢伍子胥的话后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摇头道:“老相国是有办法,却是没有敢为天下先的魄力,不是吗?”

    “你!”伍子胥闻言唰的站了起来,他大眼瞪着陈寅。

    吕荼拧眉,他瞥了眼伍子胥,并没有多说什么。

    陈寅继续道:“其实方法大王早就已经有了,而且也实行过,可是大王却没有形成体制而已”。

    “哦?”吕荼好奇的看着陈寅,他却是不知道自己实行过什么,能打破现如今的贵族绝对垄断权利和土地。

    “大王能听到有德行和才华的人,就会破例让他做官,这难道不是一种方法吗?”陈寅笑呵呵的指了指自己道。

    “你的意思是?”吕荼此刻不淡定了,他完全明白了陈寅的意思,他这是要自己把这种偶然性的破例变成一种体制,察举制,或者叫举荐制度。

    这种制度虽然和科举制相比落后的多,但是无疑在春秋战国时期是最好的制度,最优秀,最适合时代的制度。

    他不仅能打破贵族垄断权利更能对治国有很好的帮助。

    大汉朝的强盛已经证明了这个体制的正确性。

    “先生叫寅,来自故陈,是吧?孤赐封你为陈氏,为盈川郡郡守,望你不要辜负孤之厚望”吕荼眼神晃动许久,最后沉声道。

    陈寅闻言,扑腾一声跪倒,叩谢道:“多谢大王封赐,臣下定然效死如归”。

    吕荼话一出口,突然神色有些呆了,难道眼前这个人就是史书记载的那位陈寅?天哪,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给他来了命名!

    吕荼还不知道的是,他的此举,亲手缔造了未来颍川郡第一名门望族,陈氏世家。

    而他的后人陈群更是在察举制的基础上,创造出来了九品中正制,这是后话。

    陈寅被赐封为陈氏,颍川郡郡守的消息不久就在齐国大营内部传将开来,所有人都很震惊,联名上书劝谏,但是都被吕荼强压下来了。

    众人见状无奈,这才作罢。

    翌日宋营那边来了消息,宋景公想要和吕荼见一面,吕荼答应了。

    湛水之畔,临时搭建的亭子内。吕荼和宋景公迎面跪坐。二人中间的金丝楠木木案上,茶香四溢。

    与多年前吕荼所见到的宋景公相比,如今的宋景公垂然老矣。

    “头曼,最近安好?”吕荼给宋景公倒了杯茶。

    本以为宋景公会勃然大怒,毕竟当年齐宋鸿沟对峙时,吕荼开玩笑说自己的儿子也叫头曼的事情早已经传闻天下,并成为一时风靡的笑话。

    可是宋景公却是叹了口气,看着吕荼道:“齐王,开伦理的玩笑,有意思吗?”

    吕荼听罢竟然一时间无语,他看着宋景公,心说,这个宋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国君之一,看来是真的老了。

    宋景公看着年过不惑之年的吕荼,他还是和多年前相见的一样,是那么的年轻俊美,就连那胡茬子都是泛着黑色的泽光,真好看!

    二人对视,竟然千般话,无从出口。

    “宋王,可是遇到什么难处,孤若在能力之内,定然相助”吕荼沉默许久,最后捋须道。

    宋景公闻言笑了,接着盯着吕荼黝黑的眸子,严肃道:“齐王,能答应寡人,在你有生之年,不和宋国开战吗?”

    有生之年,不和宋国开战?

    吕荼心中摇头,宋国是中原第一大国,他吕荼要想鼎力中原,首要拿下的就是宋国,不和宋国开战,可能吗?当然除非宋国主动投降。

    只是属乌龟性格的宋国会投降吗?

    “宋王,只要宋国不辜负齐国,孤想齐国是没有理由向宋国开战的”吕荼道。

    宋景公呵呵笑了起来并没有说话,而是向后面摆了摆手,不久一名似是从牛奶浴池里走出的如玉少年走了进来。

    吕荼看着眼前的如玉少年,心中疑惑,在他的记忆里,似乎并没有听说过宋景公有**的癖好,当然这俊美少年更不可能是宋景公的儿子。

    原因是宋景公虽然仁德,雄才大略,但是身体却是残缺的,他没有自己的子嗣。

    只是如今眼前蹦出这么娇嫩的少年来,怎能不让吕荼疑惑。

    吕荼不知道宋景公想干什么,他默默的注视着眼前一切,希望能得到宋景公的解答。

    那少年先是对着宋景公行礼叫道:“俺哒(父亲的意思)”。宋景公点头,少年又转向吕荼,行了见王礼。

    吕荼并不知道少年口中俺哒何意,他只是把少年扶起,让他免礼,并送了玉佩于他。

    少年不敢接,看向了宋景公,宋景公点头,这时少年方才腼腆的接下了玉佩,然后静静的站在了宋景公的身后。

    宋景公道:“齐王,一定很疑惑,这少年是何人吧?”

    吕荼点头,宋景公道:“这少年叫启,是寡人的养子之一。”

    “虽然是之一,但却是寡人所最爱的”

    “寡人有意让他继承寡人的大统”

    宋景公说到这儿,把茶杯放下,看向了吕荼。

    吕荼此时内心很复杂,他已经隐约猜出了宋景公想干什么,只是宋景公为什么如此相信自己?他就不怕,有朝一日,自己利用启吗?

    启,吕荼在后世古文献中偶然看到过这个名字,只是说他是宋景公之弟公子秦的孙子,宋景公的养子,后来成为了太子,只是最后在“连中馆政变”中被宋景公的另一个养子,特,也就是启的兄弟所杀。

    特也就是宋后昭公,那个曾经重用墨子的宋国国君。

    “宋王,这是你国内政,与孤说这作甚?今日我们只谈陈蔡属地。”吕荼不想墨迹,先把眼前的利益正事说明白再说。

    宋景公没有接着吕荼的话,而是自己言语道:“寡人垂然老矣,可这宋国此时被三族六卿控制,已经是乱成一团麻,若寡人有朝一日死了,这宋国定然大乱,因为启他镇不住宋国的局势”

    “可是寡人不想宋国乱,不想交给启一个烂摊子,齐王,你懂寡人的心意吗?”

    

Snap Time:2018-07-17 08:26:07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