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769章野人子服景伯


    三辆兵车,三名老将军,留守临淄的众文武在太子吕渠的率领下亲自送了他们很远方才回城。他们知道这一送,或许就是永别。

    太尉华周看着渐渐消失在视野中“三猛”的背影,佝偻而苍老的身体久久没有动。

    他回城了,但他是最后一个回城的,他孤独的拄着拐杖,蹒跚而回。

    他的好友杞梁若不是在莒父之战中意外战死,或许自己就不用那么孤独。或许会像三猛一样,相互扶持着走向死亡。

    只是如今,面对死亡,只能自己了。

    年老的将军何止有华周,还有仲由,只是仲由自孔丘死后,就托病致仕了,他现在还守在孔丘的墓前,和声称要破坏孔丘坟墓的原壤“大战”呢。

    国范得知吕荼亲帅大军前来会和,是大喜过望。若是寻常国战,他自然应付得了,可是面对宋魏韩三国,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末将国范,参见大王”过了腊月,雪下完后,吕荼终于带着大军来到了会和地。

    会和地是在齐宋郑三国对峙的边城恶曹。这个恶曹在华夏历史上也是大名鼎鼎。起码是在郑国的历史上是不可忘却的怀念。

    因为在这里,春秋小霸,郑国诞生了。

    据《左传》记载,公元前大概七百年左右,齐、卫、郑三国“来战于郎”,发动了对鲁的侵略战争,后来郑国主持战后会盟事宜,地点就选择在了此地。

    参与会盟的国家数十个,不仅有齐卫这样的强国,更有郑国的宿敌中原第一大国宋国!

    可以说那时的郑国俨然就是诸侯霸主。也因此,后世称之为“春秋小霸”。

    然而如今斗转星移,郑国当年的威风已经不再,换之的是风雨飘摇与危在旦夕。

    一多年前的郑国还是千里之国,拥有大小城百余座,其中人口过十万的大城如共城,延津,虎牢,颖谷,新郑,长戈,许城,鄢陵等更是有近乎二十座,可是如今呢?

    西面,虎牢,颖谷,新郑等被魏国攻下;北面,共城,大河以北的土地被韩国吞并;南面,鄢陵,许城,长葛等土地被宋国吞并;东面,延津,郑国国都东面第一军事要塞被齐国攻下。

    现在的郑国可谓是被瓜分的只剩下郑国国都不到百里之地。可是韩魏宋并不打算放弃连这最后一块土地,让他留给郑人。三国大军横扫,渐渐向郑国国都围拢过来。

    当然三国主要是不愿意留给齐国。

    面对三国的凶猛,郑国并没有束手待毙,他们主动收缩兵力,放弃一些不紧要的城池,把军队主力还有粮草汇聚在郑国国都,郑城之内,打算打一场持久战。

    郑国国都郐,兵戈林立,铠甲鲜明,整个城池就像他的国家名字一样,气氛十分的郑重而严肃。

    齐国的使者子服何(子服景伯)到了。

    子服景伯,名为子服何,景伯是他死后的尊称。这位贤达在《左传》《论语》《孔子家语》都有记载,是春秋末年著名的外交家与政治家,曾经靠着一张嘴出使吴国齐国,为鲁国博得了土地和名声,所以无论三桓还是公族其他人都对其尊敬有加。

    只是吕荼的出现打断了子服何的光辉历史进程。

    子服何,他本是鲁国公族子服氏宗族族长,后来鲁国一分为二,子服氏追随三桓,三桓之国费国被吕荼所灭后,便成为了齐国治下的破落小贵族。

    子服氏由于站错队,家道是一落千丈。

    不过子服何是有本事的人,知道家族想要崛起就必须弄出点动静来。他把家族的事交给嫡长子后,便去了历下学宫,在大明湖畔和“乌七八糟”之人“厮混”“论战”,很被吕荼发现并欣赏,破格调为了国范大军的行军主簿。

    子服何岁数和子贡差不多大,但是却是比子贡长的“小气”“寒酸”多了。

    他一身的破旧衣物,似乎是洗过几百遍似的,脚下的丝履也是一双老鞋,额头往前凸出,耳朵如象耳,不仅大而且招风,鼻梁的山根处长了颗大红瘊子,嘴唇薄的如柳树叶子。

    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贫贱与不清爽。

    但是别看他外相如此难看,可是古文献中记载:孔子对他的评价却是十分的高,当然也有人说因为他是孔子的铁杆粉,所以孔子护犊子。

    只是这个理由站不住脚,孔子的铁杆粉多了,也没有见孔子为了他训斥他爱徒子贡的。

    要知道子贡在孔子的心中地位!

    子服何贼溜溜的眼睛四扫新郑城内的郑军布防,那引他路的郑国下大夫见了很是冷笑,不过脚下的步伐却是更了。

    “宣,齐使觐见”站在宫殿外的寺伯提着公鸭嗓子对着远处步行而来的子服何叫道。

    子服何看着巍峨的郑国宫殿,心下直撇嘴,怪不得那么多国家都觊觎你的土地,就你这暴发户的模样,谁人不觊觎?

    想到这里,子服何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旧衣服,很是满意,勤俭持家的作风,一直是他子服何所倡导的,大声吆喝的,当然也更是他躬身力行的。

    子服何慢悠悠的走入宫城,一入宫城他震惊了,因为宫城内的奢华程度,比临淄宫还要奢靡。

    要知道临淄宫那可是大齐的国家明珠,只是在郑国国君的宫城面前,此刻算个屁!

    子服何舔了舔薄如柳叶的嘴唇,心说,郑王大好人啊,为齐国留下这么座好宫城来!

    显然子服何已经把郑国国都郐列为了齐国的地盘。

    郑哀公姬易面南高高的坐在大殿主位的中央,长而密的王旒阻挡住他的脸面,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

    殿内“七穆”站于两旁,神情肃然,他们身后是郑国的权贵大夫,众人皆是冷冷的看着即将踏入殿内的齐国使者,子服何。

    只是当子服何拿着使节杖符走进殿内后,“七穆”还有那些大夫们全都目瞪口呆,神情讶然。

    这是齐国的使节?我没看错吧?就这寒酸样,莫不是无家的野人前来行骗来吧?

    “来人,把这个谎称齐国使节的贱人,给我拉出砍了”七穆身后的郑国权贵中,这时走出一大夫,他勃然大怒,指着子服何的鼻子大骂。

    

Snap Time:2018-07-20 22:16:50  ExecTime: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