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775章鬼谷子的算计


    历史上的魏文侯个人能力和德行有多强悍?可以说他之能力不下于秦之嬴政,宋之匡胤;他的帝王心胸不下于汉之文景,唐之太宗,看看他继位后大刀阔斧儒家化改革,看看他所重用之人,就可见一斑。

    他的夫子子夏,他的友人道家名宿段木干与田子方,他的麾下前有李悝,后有西门豹,吴起,乐羊等等名传华夏的大人物。

    更厉害的是,在他的手中,儒家八派之一的子夏之儒得到了现实版的应用,而且用国家的崛起证明,子夏之儒的可实践性,对后世秦国的商鞅封建化改革起到了模板带头作用。

    魏国也因为魏文侯的尊儒,一时间,成为天下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军事中心,经济中心。堪称,儒家学说实践成功的第一国。

    当然也是被认为贵族政治向官僚政治迈步的开端。

    至于后来魏国为什么一落千丈?这和魏国统治者放弃西河学说重用鬼谷学说有关,盛极而衰便是这个道理。

    不是说鬼谷学说不如子夏之儒学说,而是鬼谷学说是历史发展的拐点,一但鬼谷学说大行其道,在不久的将来可以料定的是这个国家面临着大变几。

    要嘛刚硬如生铁般的暂时昌盛,要嘛如火山爆发后,整个地区陷入死灰。

    然而,如今这位历史上的魏文侯却拜入了鬼谷学派门下,必然使得儒家学说再也不能在魏国推行,也注定了魏国将不会再出现历史上的辉煌。

    项橐自然不知道的他这个举动会给魏国带来什么,也更不知会给小魏文侯带来什么,他此时只是想着自己的心事。

    白发苍苍的王诩也在想自己的心事,他在想如何在这场魏齐郑三国大混战中,让齐国输的一败涂地。

    吕荼得知子服何被软禁在郑都,大怒,宣布对郑开战,在等到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等将带来的六万援军后,再次聚将,整合大军,齐军共一十五万,西渡汜水濮水之交。

    十天后,大军进入清地,清地大夫不战而降。

    为了防止齐国西进,北面韩国南下截掉后路,吕荼命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三将,带军士各一万,北上,夺取郑国要地,京,管与蔡三地,并驻扎大军在三地。

    三老将知道这是自家大王怕他们行军劳损,所以故意找由头让他们攻下三地,心中感动之余,又有些不甘。

    齐军分走三万,还剩十二万,大军继续西进,再往前就到郑都郐的东方要塞之城,华。

    华的守将是罕达之子罕朔,罕朔帅兵与齐军前锋国范会战,大败,退兵城内。

    看着巍峨的军事堡垒华,国范知道若是令军士强攻必定会遭受大量损伤,所以大军并没有发动攻伐,而是等待援军。

    吕荼到来后,令一千架投石机,对着华,发起猛烈的轰击,不到一个时辰,罕朔带着残军溃逃华城。

    华城被齐军攻下。

    攻下了华,齐军无后顾之忧,这才继续西进。再往西不到三十里就是郑国国都郐了。

    郐和当年吕荼初次来的时候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初的护城河宽度不过是一丈,如今三丈有余,当初的城墙高度不过三人之高,如今十人之多,还有凹凸的小墙射塔鳞次栉比,等等诸如此类,其防守之严密,令人嘬舌。

    吕荼眼观这巍峨的巨城,不由心下发沉,这是他作战以来所遇到的最无从下手的城池,因为齐国最大的攻城杀器,抛石车,根本不在城池的有效抛石距离内。

    他令一十二万大军扎营在城池之外,同时令行人郑邦通知魏国,共同灭郑后,愿与其平分郑地。

    郑邦,其实叫姬邦,因为是郑国在齐国出仕的人,所以又叫郑邦。

    郑邦这个名字或许你不知道,但是名传史册的郑国这个名字,想必你听说过。

    而郑邦其实就是郑国,因为《史记》记载时为了避讳汉高祖刘邦的名讳,所以把历史上排名第十九位的孔丘七十二门徒的郑邦改名成了郑国。

    郑国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这个人父亲是郑国的公子,母亲是薛国的公主,但是由于政治原因,个人是落魄子,但是凭着个人的拼搏,最后竟然成为一国之相,并使其国大治,诸侯国莫敢侵犯,其能力可见一斑。

    吕荼此时还不知郑邦其实就是郑国,就是那汉学大师郑玄的老祖宗,否则也不会让他天天干跑腿的差事。

    吕荼之所以这么好心,要与魏国人平分郑国土地,当然是为了拉魏国下水,让魏国也参加这场围攻郑都的血拼当中,当然还有一点,就是防止魏国在齐国和郑国交战时,从背后出手,给齐国一个狠的。

    没有让韩国和宋国与自己围攻郑国,原因是韩国参与了中山战争,齐国还没有回头找韩国的事,所以找韩国一起伐郑,吕荼是拉不下那个脸来的。

    至于宋国,宋国的宋景公传出消息说已经薨了,宋国大军已经秘密撤回本国国内,整个宋国陷入政局的紧张当中,是没有精力和齐国联手灭郑的。

    魏军的行军大帐内,王诩接见了齐国的使者,当他看到吕荼的亲笔信后,微微一笑,不可置否。

    齐国使者想再劝王诩出兵,只是话还未出口,便被王诩轰出了王帐外。

    魏国众军将见状不明所以,能和齐国不用彼此打仗便能平分郑国,这是好事,为何国相不同意呢?

    王诩看着众军将质询的目光笑道:“本相若是立即答应,以齐王吕荼多疑的性格,他定然认为其中有诈”。

    众军将闻言方才恍然大悟,也是,越聪明的人越多疑,吕荼小时号称神童,自然是聪明之人,而聪明的吕荼,自然而然是多疑之人。

    想通此处众军将一方面佩服自家国相的智慧,另一方面鄙视吕荼小人心胸起来。

    众军将离开王帐,王诩陷入沉思当中,项橐道:“夫子瞒着众军将,这样好吗?”

    王诩道:“连自家军将都瞒不住,又何能瞒住吕荼呢?”

    项橐沉默。

    

Snap Time:2018-07-20 22:13:55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