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782章嵩山东麓(中)


    父亲啊父亲,此刻若是你面临这样的境遇,你会怎么选择呢?

    是像三位老将军一样,得到君王之令,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拼命一往无前的完成,还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呢?

    “诸位将军你们怕死吗?”孙恩突然神情严肃的环视众将。

    众将异口同声道:“不怕!”

    孙恩拊掌叫道:“好,既然不怕,那咱们就给魏国人一个狠的,众将,咱们不回国了,西进”

    “西进?”

    “是的,西进!”

    “去魏国,咱们把魏国搅得天翻地覆,给三位老将军报仇,给战死的兄弟袍泽们报仇!”

    孙恩恶狠狠道。

    众将闻言顿时眼睛亮了,现在魏国的主力大军有三部,一部在西河防止秦国入侵,一部在河东防止韩国和赵国,而其他的则全都在了郑国战场上。若是自己这部近乎两万人的大军杀入魏国腹地,那会发生什么呢?

    “孙将军,那大王那边?”众将兴奋过后,也有老持稳重的将军提出了担心。

    孙恩道:“若大王怪罪,我孙恩一力承责。”

    古嵩山东麓,田开疆被郑国降将郏张一矛刺进了胸膛,田开疆看着郏张,是哈哈大笑,郏张被他笑的有点害怕,咬牙道:“老匹夫,死了还那么猖狂”。

    言罢,郏张欲拔矛,就在这时,田开疆嘴角含血,抡起大刀就往郏张脑袋砍去:“郏张小儿,卖祖之人,何面目存于世?”

    郏张被魏军俘虏后,很的接受了魏国的招降,成了魏国的一名将军,这次他之所以出战,一方面是为了在魏国立足,打下功劳,另一方面也有为旧国报仇的意思。毕竟灭郑的主力是齐国人,杀了田开疆,能为他的投降自责心里添些好受的理由。

    田开疆的大刀带起一股血雨腥风,砍向了郏张,郏张此刻拔矛,想要阻挡,可是那矛却是被田开疆一手狠狠的抓住,不放。

    郏张啊叫一声,头颅飞起,鲜血喷洒,人坠落马下。

    这天人的一幕看的围杀过来的魏军是目瞪口呆。田开疆却是笑了,哈哈,然后坠马倒地身亡。

    观阵的王诩见状,击节赞叹:“真猛士!”只是他话中的感叹“也”字还未完全出口,只听得远方,山路马蹄急奔声响来,同时有人高喊:“老匹夫,你可还活着?”

    “援兵?”王诩看清来军模样后顿时愣住了,古冶子?这家伙怎么来了?只是就这些军士,他怎么敢?莫非是故意想引诱我追击?

    面对着紧紧所帅部众不足两千的齐国名将古冶子,王诩心中琢磨起来,在他想来,田开疆就算是战死,也不应该再有齐军过来救援,毕竟那部逃出的兵马,不是傻子,他们除非能求来齐军的主力,否则再带兵前来救援那都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可是眼前的事实是齐国的援军还真来了,而且还是齐国的名将古冶子。这不得不让王诩去多想。

    古冶子看到胸膛上插着长矛倒在血泊中的田开疆,整个人顿时就发疯了起来,目眦尽裂嚎叫道:“进攻,进攻!”

    两千人的进攻在近乎十万魏国大军的面前如同沧海一粟,可是这两千人在来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们就是敢死队,就是像一个拳头砸在对方的盾牌上,就算砸不碎那盾牌,也要在对方的盾牌上砸出一个窝凹来。

    滔天的厮杀声让沉浸在自己思考当中的王诩清醒过来,王诩看着战场上古冶子指挥齐军拼死去夺田开疆尸首的情形,眉头皱起,忙令身旁的大将去射杀古冶子。

    那大将名为麴伯,是魏驹麾下名将,历史文献记载魏国强盛后欲灭周围之国,他建议先灭中山,后来他的建议被采纳,中山国因此覆灭。

    麴伯是魏国有名的中正之人,他不太赞同这种暗中放箭的行为,可是自家国相的命令又不得不听,况且那古冶子也着实恼人,因为在他的指挥下,魏军竟然遭受了不少的伤亡。

    “古冶子,吃本将一箭”麴伯拉弓瞄箭对准古冶子,然后大喝一句,声音落,箭失射出,刺破空气,带起利啸之声,飞向古冶子的脖颈。

    古冶子其实并没有听到麴伯的叫喊,毕竟战场上厮杀时发出的声音太大了,他只是下意识觉得有危险袭来,他身体向后一俯,利箭下一秒噌的射掉了他的缨盔。

    古冶子大怒:“鼠辈!”言罢一踢身下马,向麴伯杀去。

    麴伯见了不怒反喜,也不顾王诩的将令,抡起长槊,向古冶子杀去,这一阵对杀,当真是精彩至极。二人斗了三十余合,古冶子渐渐漏出败倪。

    麴伯见了是哈哈大笑:“古冶子,我早闻你名,今日一战,令在下佩服,可惜古冶子,你老了,已经不是我麴伯的对手了”

    “古冶子,我如今不会劝你投降,因为你不会投降”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麴伯不希望你投降,我麴伯要用你的头颅,成就我之美名!”

    “三大力士之古冶子,哈哈,去死吧!”

    麴伯长槊如毒蛇吐信,攻击的速度越来越,古冶子此刻已经是大汗淋漓,气力即将枯竭,如果再这么打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古冶子调转马头欲走,麴伯冷笑,一拍马鞍,身体跳跃到战马身上,长槊对着古冶子后背心就是一个虎扑,古冶子闪身想躲,已经来不及,心中苦笑,老匹夫,老子来看你了!

    长槊狠狠的插进了古冶子的后背心,古冶子痛的脸色狰狞,白发飘舞,如同恶魔,他扭过头来看着麴伯,嘴角突然闪出了诡异的笑的弧度。

    麴伯见了下意识觉得遍体生凉,只是古冶子如今已经被自己刺破了胸膛,死亡也就是即刻的功夫,那他还笑什么?

    就在麴伯分神之时,古冶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马鞍上抓起流星锤,向麴伯砸来。

    麴伯此刻是明白了古冶子为何阴笑,只是他和古冶子之间的距离太近了,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躲避飞过来的流星锤。眼瞅着流星锤砸在自己的头上,他已经绝望的要闭上了眼睛。

    自己与古冶子一战,古冶子被自己杀死,而自己虽然也战死了,但是死后之威名定然威赫天下,与时长存。

    所以自己值!

    就在麴伯闭目等死的时候,他耳边突然听的噌一声,兵器交加的声音,麴伯睁开眼睛,发现在他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名小兵,那小兵生相十分的魁梧。

    麴伯看到小兵救下自己不由微微一愣,接着大喜,他猛抽出长槊,长槊飞空,带起鲜血点点,古冶子不甘心的坠落马下,他就算是死也没有想到会有人能挡住他这成名绝技,流星锤。

    “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看到古冶子被杀死,麴伯终于轻松了口气,他擦掉额头的冷汗,对着那小兵道。

    那小兵抱拳回道:“禀将军,愚叫翟璜”。

    

Snap Time:2018-07-17 08:23:31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