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873章什么最有用?人!

  
  今日第三更。
  ………………………………………………
  洛河谷是齐军南下秦国腹心关中平原唯一一条最近的道路,因为洛河谷东西是茂林丛密的子午岭和黄龙大山,齐军大部队想要南下,就必定会走相对平坦的河谷,而河谷,附近只有这一条。
  秦人也料的没错,的确,吕荼把齐军整合后,主力打算沿着洛河南下。
  不过,他们少算计了一条,吕荼派了一部偏师,那就是王子恒的十万精锐步兵,吕荼命他西进翻山越岭,走陇东高原,沿着泾河谷地,南下,直打秦国国都咸阳。
  当然吕荼它也少算了一条,那就是秦人之所以敢带着主力在洛水谷堵截他,那是人家有自己的底气的。
  萧关,是的,萧关,号称关中北塞第一关的萧关,就在泾河谷,秦军只需要在那驻扎三千军士,齐军要想从这条路进关中,那就得花费十倍以上的代价。
  此时秦国已经被齐军呈现三面包围之势,东面是大轵将军孙驰的二十万齐军,北面是吕荼的四十万齐军,西北面是吕恒的十万大军,三军同时向关中盆地进发,已经连番作战势穷的秦国,危矣!
  魏国大公魏都如今在函谷关与河西将军卜商的二十多万齐军大战,想救援却救援不得;楚国蜀国,二国虽然达成了和解,正在收拾兵力准备北上,援助秦国,然而这需要时间,最少得半年。
  而秦国能坚持半年吗?
  吕荼大军攻破秦国设在陕北高原的长城,大军沿着洛河南下,一路上,由投降的义渠人带路,轻车驾熟,少走了不少的弯路。
  洛河,不是魏国的那条洛河,这条洛河,也叫上洛,是渭河的最大的支流。
  因为河流所经之处,是较为广阔的谷地,所以这条河流域秦国并没有设置关隘。
  齐军一路磕磕碰碰走着崎岖的道路,行军速度很慢,不过,在两个月后,齐军还是到达了离到潼关不到六十里的胯口。
  所谓胯口就是左右两山如同人的两腿,中间是峡谷缝隙的地方,这里往往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最是易守难攻。
  “报”
  一名哨骑急匆匆的跑到了吕荼的面前。
  “报,大王,前面一里处发现大量秦军”
  吕荼听罢哨骑的禀报并没有丝毫的意外,自己对秦国宣战,秦国不可能不北上阻截,这是傻子都能想到的事。只是没有想到,秦国那么能忍,看着自己到关中了,方才出现。
  “令大军暂时停止前进,占据有利地形,等待命令”
  吕荼很给出了决断,传令兵闻言,四散而去,下传吕荼的命令去了。
  不久四十万大军驻扎在了大峡谷当中,吕荼驱车来到了高山处,去观察秦军军情。
  远处的胯口,此刻已经成了一座雄伟的关隘,这座关隘是用巨大的檑木建造而成的,显然是临时所搭建。
  关隘内的秦军是密密麻麻,看不清具体有多少人,但是对于带兵作战经验丰富的吕荼能清楚的感觉到,秦军虽多,却不精锐。
  此时的秦军除了站岗放哨的,其他人都在忙活着,有的人是在搬运石头,滚木,有的是在消磨武器,有的是在巡逻,有的是在检查自己的弓箭,有的是在安装抛石车…….
  吕荼把目光往关隘其他方向看,远处是一望无际的陡峭大山,吕荼深吸一口气,他现在是明白了秦人的打算,秦人是想靠着洛水的枯水季节,把河谷给堵截上,在这里与自己对峙,等到严寒的冬天到来时,把自己活活拖死在野外的河谷当中。
  “张孟谈”
  “微臣在”
  “速传令给匠作们,给孤立即组装抛石车”
  “诺”
  “端木赐”
  “微臣在”
  “速从众军当中抽出二十万兵马配合匠作们组装抛石车”
  “诺”
  看着张孟谈和端木赐下山传令,吕荼看着那座用檑木打造的雄伟关隘,嘿嘿冷笑:“既然你想借山势和关隘阻挡孤的大军,那你就太肤浅了!”
  “孤在五十六年前,第一次伐楚之战,献隋城跑马计,或许年代太远,你秦王忘了!”
  秦军和齐军对峙在胯口,秦军派出使者求见吕荼。
  守卫森严的高山上的庇荫处,吕荼接见了秦国使者。
  待看清所来人模样后,吕荼以为自己看错了,接着惊叫道:“后子针?”
  后子针是躬身作揖道:“不想齐王还记得四五十年前的过客?”
  吕荼看着年迈的后子针,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眼中冒着精光道:“先生怎是过客,若没有先生,孤何德何能能进秦川?”
  吕荼这话可谓是一语双关,听的后子针尴尬不已。
  吕荼这个时候又道:
  “先生,孤没有想到,今日能见到先生,先生真得天福佑之人!”
  吕荼并不是说因为后子针见到了自己,所以才是得天福佑,而是说后子针得天福佑,活到了如今近乎九十三岁。
  九十三岁啊,在这个时代,能活这个岁数的人还真不多,有了,那就是人瑞!
  “先生请坐,请坐”
  吕荼拉着后子针往细软上坐去,后子针看着吕荼对他如此热情,想起当年在他的封地少梁邑招待吕荼时的旧事,心中感慨不已。
  当年吕荼来秦国时,还是个从白狄人手中落难的公子,那时自己给他滔滔不绝讲“这世间什么东西最使人疯狂?”,自己在他面前撒钱换取士人的讴歌,想想那时的自己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如今呢?
  自己垂垂老朽,对金钱的感观越发的淡了,哦不,准确的说是厌恶了,厌恶自己那时的肤浅,厌恶那时自己的小聪明,厌恶过去过去的一切自认为的骄傲与如意。
  金钱!金钱!
  这些东西终究只是没有用的外物,起码在面对国家敌人时,是无用的。
  什么有用?
  是人!
  有人就有钱,有人就有权利,有人就有地位!有人就有你想要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有人,你就能保护住你得到的一切!
  人!人!人人人!
  

Snap Time:2018-10-24 09:19:44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