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879章末将愿为敢死军前锋


    “传令众军,打扫战场,明日天一亮大军进桃林塞,我们入关中”

    孙驰睁开眼睛,环视身后众将暴喝道。

    众将闻言无不深受鼓舞举臂欢呼:“入关中,入关中!”

    禽滑看着被众军拥护的孙驰,眼眸中闪出杀意,不过很的被那种兴奋的眸光代替了,他跟随众人举臂欢呼:“入关中,入关中!”

    而这一切,被胆大心细的石乞看的是真亮亮的。

    石乞的心情很沉重,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起码在灭掉秦国之前,不能表现出来。

    孙驰是王子恒派,禽滑是王子安派,自己是太子渠派,还有众将,不少人是王子文派,像那个俊将军汪就是,还有其他王子派,真是天下未统,诸子纷争已现。

    石乞本质上也算不得是太子渠派,因为他是吕荼派,吕荼让谁当他太子他就支持谁,就那么简单。

    当然与其他王子比起来,石乞基于自己曾经有一段时间是抱着吕渠看着他长大的,那种私人感情下意识的迫使他更愿意支持吕渠,自是难以避免的。

    如今吕荼活着,太子渠有一帮老臣老将护持,地位稳固,这些王子派系自然看不出来会有什么大麻烦,可是一旦太子渠在吕荼之前去世了,那到时这火山就按压不住了。

    孙驰十三万大军打扫战场完毕,翌日天刚放明,便拔营带军入桃林塞,入关中了。

    洛水谷,胯口。

    四十万齐军和四十万秦军的对轰仍在进行,不过明显人都能看出来,吕荼离马踏胯口的日子不远了。

    泾河谷。

    这已经是王子恒所破的第三处秦军关隘了,和前面的两座关隘差不多,秦军是在战到关隘守不住的时候,提前放弃了关隘,退走。

    “王子,结果出来了,秦军尸体五百三十四人,我军我军战死者达两千人”

    曹恤说完这句话,身体就像是被掏空了般,没有一丝的力气。

    这是一比四的战死率,齐军自与列国开战以来,何曾有这样的伤亡比例?

    在周围的众将闻言都有些沉默,那种沉默是灰心丧气。

    王子恒立马觉察到气氛的不对,是怒目呵斥:“垂着头作甚?”

    “你们是战败了还是你们的步伐离关中远了?”

    众将肃然,这时王子恒又道:“秦军采取这种拖延战术,无非是垂死挣扎之计,想要等到冬天,等到大雪来的日子,用老天的恶劣,来阻挡我们灭他们的勇气!”

    “他们打算的很好,可惜,他们忘记了我齐军曾经在灭赵,扫平河套时所经过的那种严寒”

    “难道秦国的寒冬比北赵比阴山南还要冷吗?”

    “难道我们穿着厚皮毛裘南下比我们被围困在冰窟之战时还要严酷冰寒吗?”

    王子恒的演讲虽然没有吕荼那样直动人心,但是还是学了三分,不一会儿众将被鼓舞的热血沸腾:是啊,与以前的经历相比,如今南下灭秦所遇到的困难又算的了什么?

    “王子,下一次关隘被破,若秦人还放火,企图用大火阻挡我军追杀其的时候,末将愿为敢死军前锋”

    曹恤大叫道。

    “末将也愿”

    “末将也愿”

    ……

    群将纷纷请令,王子恒心中轻松了口气,旁边一直观察王子恒的翟璜,嘴角漏出了欣慰的笑容:为将者,勇武和智谋重要,可是更重要的是能把握人心,在人心最需要的时候,满足他们他们的需要,亦或者逆势改流,推波助澜,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此才是上将!

    “看来这次主动请令追随王子恒这步棋算是走对了!”翟璜眼睛笑出了鱼尾纹。

    翟璜虽然是被吕荼劝降的,可是翟璜是个聪明人,吕荼如今六十有六了,他还能活多少年?而自己呢,方才人到中年,最是好时光的日子,若不及时站队,那么将来一旦新王登位,自己在人才满地的齐国还有机会吗?

    翟璜得考虑这个事情,他想投靠太子渠,可是太子渠已经是太子,自己就算站了他的队,面对站太子队的浩瀚人群,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漏出头角?

    王子文,王子恒,是齐国朝堂除了太子派系之外最大的另外两支派系。

    翟璜经过仔细调查发现,支持王子文的人多是学宫出身的文人,特别是帝丘学宫,东林学宫与凤台学宫,这些人广布齐国地方各郡邑,把持着地方政事,当然据说当今国相范蠡也是王子文一系的人。

    而支持王子恒的人就乱七八糟了,有学宫的人,如蓟下学宫,有跟随王子恒南征北战打出来的底层士族,也有铁帽子贵族,大将军孙武一家,更让翟璜动心的是王子恒和几乎涵盖了齐国绝大多数军方贵族将领有“冰人之交”,那可是过命的交情,这些情平时看不出什么,一旦到最关键的时候,那就是最有力的一击。

    这是翟璜看重王子恒的外在条件,内在的是,翟璜从王子恒的眼中看出了野心,而自己大王似乎也看出来了,却没有打压,这就有意思了!

    翟璜在魏国混那么多年,以低贱的狄人出身混成一方的大将,那可不是一味的傻萌甜所能带来的,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大王其实心中最看重的是王子恒而不是太子渠,只是太子渠生的早,又被正宫夫人收为嫡子,占据了先机罢了!

    “王子,末将有一计或许能把赵夷给抓住”

    翟璜突然笑道。

    “哦?”

    

Snap Time:2018-07-17 08:23:10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