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作者:天成子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孺子春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第904章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18-06-13)      第903章此,派一上将可灭(18-06-13)      第902章帝国之师(18-06-13)     

第881章捷报,前后夹击


    “末将必不负王子所托”

    西门豹精神抖擞接下一半虎符。

    看着西门豹退下,王子恒又道:“曹恤何在?”

    “末将在”

    “你立即派人寻找利于堵截河流之谷,给本将把泾河给拦断”

    “末将得令”

    曹恤领命而且,王子恒又对其他众将道:“其他众将随我,一起南下,进攻赵夷的逃军”。

    “诺”

    众将抱拳。

    洛水谷,胯口。

    吕荼望着胯口关隘前,那还差一人之高,就要被自己垫平同样高度的石路,心中大喜,再一天,只需要再一天,齐军就可以直接攻杀到秦军的关隘上。

    “捷报,大轵将军传来捷报!”

    一名将军手举着一封信件是一路狂奔,路行走处,一个个的齐军士兵驻足观看。

    “捷报,捷报,大轵将军捷报!”

    将军还在兴奋的狂奔着,不久他跑到了吕荼的身边,躬身举信道:“报,大王,大轵将军传来捷报,桃林塞被攻破了,我军已经进入了关中”。

    啊?

    什么?

    护持在吕荼身边的齐国众文武无不惊呼,桃林塞,那可是从东方进入秦国的第一要塞,若是攻破了它,整个秦国在齐军面前就是只待宰的羔羊,吕荼更是上前一把抓过信件,仔细观看,等他看到桃林塞具体的战报时,吕荼激动的全身哆嗦了起来:“将士们,桃林塞被我军拿下了,秦军的十万蓝田大营大军,全部被我军剿灭,如今我军一十三万大军正在雄赳赳气昂昂的北上,杀向洛水谷,打算前后一块夹击秦军”。

    吕荼这句话说完,整个周围都阒静了下来,接着是欢呼,再接着越来越多,越来越远的欢呼,那欢呼声似是波涛海浪,似是被掀起的丝绸,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

    胯口,秦军营寨。

    秦王听到外面齐人的山呼海啸以为是齐军发起了总攻,慌忙走出王帐,往观望楼上走去,待看清齐军并没有发起总攻,轻舒了口气。

    “只是齐人鬼哭狼嗷什么?”秦王十分的疑惑。

    秦人不像齐人,他们可没有信鹰士,用圈养的鹰携带信件,传递消息。

    所以秦王面对司马唐战死,桃林塞被破的消息,现在是一无所知。

    “告诉众军好好休息今日,明日将会是一场血战”

    秦王扭头对着身旁的左庶长道。

    “亥”

    左庶长应令离去。

    后子针拄着剑走出了自己的营帐,望着齐军山呼海啸的地方,眼帘低垂,喃喃道:“是该见先祖了!”

    嗡嗡嗡!

    咚咚咚!

    沉闷的牛角号声和激昂的战鼓声响起,齐军四十万大军整装待发,看着那条被自己活活用抛石机砸出来的坦途,精神无比的兴奋。

    吕荼衣冠博带,冠冕堂皇,乘坐着王车之上,拔出腰间的佩剑,对着秦军营寨方向大喝一声:“大丈夫立功名就在此时!”

    “给孤杀!”

    杀啊!

    齐军发起了总攻。

    秦军那边,秦王也是拔出了佩剑,大喝一声:“sa!”

    两军的碰撞开始了,这是四十万对四十万的战争,整个洛水胯口谷地,到处是人搏杀的海洋。

    此刻弓弩,抛石机等等远型进攻武器都已经失去了作用,扭打,用剑搏杀,才是最后的王道。

    战争持续着,齐军渐渐的占据了上风,接着出现了一面倒的局势,秦军败退,不停的再败退。

    齐军杀的是越来越猛,最后攻破了胯口关隘,秦军完全撤出关隘内,往洛水下游退走。

    “大王,秦军逃了”

    东门无泽站在山岗上眺望着远方,见秦军败走,大叫起来。

    吕荼道:“告诉追杀的众军,小心埋伏”。

    “诺”

    起居郎退下,不久鼓舞士气的战鼓声停了下来,换之的是齐军的号角声,嗡嗡嗡。

    灵不缓杀的最猛,听到牛角号后,对着身边的众将道:“大王令我等追杀时注意秦军有埋伏”。

    公山不狃道:“哈哈,大王太也小心了,不过我等也要注意,别等着胜利了,把一世英名丢在这儿”。

    公山不狃的话引得众将是哈哈大笑。

    这场追杀持续到黄昏时分,一直等齐军的趟路先锋大军发现面前又出现一处雄关时,方才停下。

    显然秦王和赵夷的打算差不多,希望用这种步步为关的计策,把齐军拖死在洛水谷。

    洛水渭水之交,往北二十里的山谷中,一支十三万的齐军小心翼翼的在山谷中前进着。

    这支军队正是齐军孙驰部。

    禽滑看着行军速度如此慢的大军,对着孙驰道:“大轵将军,以这样的行军速度,我军何时能到达胯口帮助大王解除障碍?”

    孙驰道:“禽滑将军,稍安勿躁,这行军打仗就和吃这煮的鸡蛋一样,若是吃的急了,会噎着的。”

    禽滑听到孙驰如此回答,大怒:“大轵将军,本将随大王南征北战多年,何种场面没有见过?”

    “如今秦军主力全部都在截杀南下的大王主力,怎么可能在这里埋伏?”

    “大轵将军,若是如此拖延,将来贻误了大王的战机,本将想你大轵将军担当的起吗?”

    禽滑的话很强硬,众将听的是心惊肉跳,孙驰却仍不以为意,继续吃他煮的鸡蛋。

    禽滑见孙驰不甩乎他,暴跳如雷,若不是友军,此时禽滑恨不得一剑杀了孙驰。

    “禽滑将军,够了!大轵将军之所以这么做,定然有这么做的道理”

    石乞怒喝一声,众将见闻忙应和和稀泥。

    这帮人当中虽然孙驰的将职是最高的,可是爵位当中唯一和禽滑一级的人,是石乞,石乞发话,禽滑是不能不给面子,当下愤怒的转身离去。

    “将军,末将也觉得奇怪,您是不是太小心了?”

    石乞见禽滑离开,抱拳道。

    孙驰把最后一口鸡蛋吞进嘴里,上下左右各嚼了嚼三下,方才咽入腹中:“石将军,小心使得万年船!若我是秦将,定然会在后路设点关隘或者伏兵,以防止自己的逃路被抄”

    “就算是在自己的国家,也不行!”

    孙驰笑嘻嘻的,似乎言有所指。

    

Snap Time:2018-07-20 22:08:18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