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五章 谷(18-12-13)      第三百八十四章 恶少(18-12-13)      第三百八十三章 利用(18-12-13)     

第四章 闯祸

  一尘没有理会赵王孙,趁那家丁不备,更不出声,冲过去一脚从背后将其踢开,沈婧得以脱缚,惊魂甫定,又见是他来了,整个人一怔:“萧尘……”
  “别说话,你先走。”一尘向她递了递眼色,又迅速往芜娘那边跑去,将芜娘扶起:“阿娘,你怎样?”
  芜娘摇了摇头,情知这赵家家大势大,不想徒增是非,向不远处的赵王孙看了去:“赵少爷,不知我一尘,如何得罪你了?倘若有什么不对,你看……我这里向少爷陪个不是成不?”
  “阿娘……”
  一尘紧紧攥着手心,只觉胸中有一团火被紧紧压抑着,赵王孙冷冷一笑,漫不经心道:“好啊,你在这里给本公子磕三个头,这件事便算过去了,要不然嘛……”话到此处,又不怀好意地向沈婧看了去,淡淡道:“她来求我,也行。”
  沈婧浑身一颤,知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得向芜娘看了去,芜娘深吸口气,脑海里一遍遍回想着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妙音仙子那一句让他好好在这尘世里度过一生……
  “阿娘!”
  一尘连忙将她扶住,又转过头向赵王孙怒视而去,两只眼睛里,像是有两头怒兽将要冲出来:“赵王孙!你敢跟老子单挑吗!”
  “尘儿!”芜娘立时瞪了他一眼。
  “呵呵……”赵王孙阴沉沉一笑,淡淡道:“萧一尘,在山上我跑不过你,在这里,我要你死,你就没得生……给我打!”
  一声令下,七八个恶仆立时手持棍棒冲了上去,一尘见状,抽出之前从院子里带出来的柴刀,将阿娘和沈婧护在身后,刀锋向着那七八个冲上来的家丁:“谁敢上来试试!”
  “哟!”赵王孙双手束在胸前,浑不在意笑道:“还敢动刀,不错……”话到此处,眼神一厉:“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有三四个家丁立时如恶狼扑至,芜娘吓得大叫一声,连忙扑过去护住一尘,背上立时挨了重重两棍。
  “阿娘!”
  一尘反手将她护着,背上棍棒立时如雨而至,沈婧在旁吓得花容失色,大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周围人群也没谁敢上去劝阻,都纷纷往远处避去,赵王孙大笑不止,神色间已然猖狂之至:“继续打!给我往死里打!”
  三四个家丁棍棒不断,但显然也不是第一次仗势打人了,手上都拿捏得十分精准,全不往头上等要害打,只把人打残,不把人打死,回头赔点银子便是。
  “尘儿……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芜娘急得脸色煞白,一尘却始终不吭一声,背上棍棒如雨不断,吓得附近的人尽皆失色,再这般打下去,只怕要闹出一条人命来了!
  “尘儿……你怎样!尘儿!”
  见到一尘忽然闭眼不吭声了,芜娘吓得心胆俱裂,但她却不知,此刻在萧一尘体内,正有一股神秘气流自主运转,护住他的心脉,慢说棍棒,便是刀枪也休想伤得一分。
  忽然间,一尘睁开了眼,向后疾视而去,那四个家丁立时停了下来,这一刻撞见他寒气逼人的眼神,顿时如临深渊一般,只觉一股寒气深深逼来,一个少年,怎会有如此可怕的眼神?四人皆不敢动弹了。
  “停下来作甚?”
  赵王孙冷声一喝,见那四个家丁仍似木头般一动不动,骂道:“没用的废物!”话末夺过身边一人的棍棒,大步走了上去,然而当触及到一尘那冰冷的眼神时,也不禁打了个冷颤,随之一股寒意罩来,像是坠入了冰冷的噩梦,连话也说不出来了:“你,你……”
  “去死。”
  一尘眼神忽然变得冰冷至极,一拳打出,这一拳竟似有开山之力,当临近赵王孙胸口时,一道青光乍现,竟是那剑鞘护主,然而却听“砰”的一声,剑鞘立时四分五裂,黯然无光,赵王孙也应声而飞,一口鲜血喷出,重重摔了出去。
  “少……少爷!”
  几个家丁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再也管不得萧一尘三人,连忙跑了回去,只见赵王孙倒在地上,嘴里鲜血不断外涌,已是连话也说不出,若非那剑鞘替他挡了一下,只怕已当场筋断骨折,裂脏而亡了。
  附近的人都吓得呆了,沈婧回过神来,跑到萧一尘和芜娘身边,正要将芜娘扶起,然这一瞬间触碰到萧一尘的眼神,整个人立时像是跌入了冰潭一般,忍不住浑身一颤:“萧,萧尘……”
  “呃……”
  一尘发出一声闷哼,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向赵王孙那边看了眼,压低声音道:“快走!”
  “芜娘,先走。”沈婧扶着芜娘,也朝那边看了看,趁着此刻混乱,便往镇外而去了。
  三人回到村里,进到屋中,芜娘坐在桌前一言不发,一尘坐在她对面,偏着头,额上还有两块淤青,憋了许久才道:“是他先惹我的!”过了一会儿,才又抬起头来:“阿娘,你没事吧……”
  芜娘仍是看着他不言,这一刻也不知在想什么,许久才道:“你动着筋骨没?”
  一尘咧嘴一笑:“动着筋骨了,我还能跑回来吗?倒是那赵王孙,我看他半个月都下不来床了,奇怪,那时候力气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大……”
  芜娘的双眉锁得更深了,这回算是闯下大祸了,若能拿银子出来了结这事倒好,她这些年凭着手艺,多少也攒了些积蓄,本是打算去青州城安置一屋,让一尘日后能够离开这小村,可赵家家大势大,绝不会善罢甘休,银子怕是解决不下来。
  眼下要怎么办?
  芜娘忧心忡忡,尘儿已经过了“恤幼制”的年龄,这要问起官来,以那赵家的手段,只怕非得关上个十来二十年不可,等再出来时,整个人都已经毁了,难道这一次,非得去请妙音仙子吗……
  想到此处,芜娘更是皱起了眉,绝不能去,她虽是这尘世里的一介女子,但却深知修仙炼道素有“渡劫”一说,须得彻底了却尘世因果。妙音仙子当年便是为斩尘世因果,才将孩子送到她手上,她如今,又岂能再让这孩子与妙音仙子沾上关系?那岂不是害了妙音仙子吗?但是除了妙音仙子,还有谁能救他……
  屋子里陷入了沉寂,沈婧找来药箱,向萧一尘看了一眼:“坐着别动,我先替你上药。”
  “哦。”
  一尘似是早已习惯了,沈二叔是村里有名的大夫,不比那青州城的郎中差,所以沈婧也从小懂些医理,天分也极好,以往每每一尘伤着哪了,也多半是她过来治伤。
  “哎哟,轻点,疼。”
  “坐好别动。”
  沈婧轻轻横了他一眼,力道稍稍轻了些,一尘咧嘴一笑:“沈婧姐,我说你要一直都这么温柔,那多好……哎哟!疼疼疼疼疼!”
  好一会儿,沈婧才替他上完药,芜娘轻叹了声气:“小婧,你先回去吧。”
  “芜娘……”
  沈婧双眉微蹙,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说起来,今天这件事还是因她而起,爹爹让她去镇上拣几味药材回来,哪想撞见那赵王孙对她耍无赖,正好芜娘又过来看见了,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没事,你回去吧。”
  芜娘轻轻点了点头,这一刻显得异常的镇定,倘若是寻常人家摊上这等事,怕是早已急得上跳下窜了,哪还会如她这般镇定的坐着,她并非寻常女子。
  “那……”沈婧犹豫片刻,放下手里的药箱,又向萧一尘轻轻瞪了眼:“好好养伤,别再调皮惹芜娘生气了。”
  就在话音甫落之际,外面忽然传来了动静,跟着是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萧一尘!滚出来!”
  “糟了,是赵家的人……”
  沈婧脸色微微一变,这才想起之前在镇上,那赵王孙似乎伤得不轻,即便有灵丹妙药,恐怕也要半个月才下得了床。
  “赵家的狗贼!”
  一尘愤愤起身,沈婧连忙将他按下去,轻轻瞪了他一眼:“坐下去!你想干嘛?”
  “萧一尘!滚出来!”
  外边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芜娘脸上微微一变,没想到赵家的人来得这么快,看向沈婧道:“小婧,帮我看好他,别让他出来。”说罢,便匆匆往外而去了。
  外面,只见一中年汉子带了不少人进村,这群人个个凶神恶煞,肩上龙虎纹身,可就不只是赵家家丁那么简单了,那中年汉子便是赵员外的胞弟赵大贵,往年手上沾过不少人命,现在依旧在道上走着,不是什么好人。
  瞧见这等架势,村里居民个个吓得往屋里躲,不知这萧一尘怎么就惹上赵家这么个大霸主了。
  “赵二爷,小孩子顽皮不懂事,你何必带这么多人来村里?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芜娘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这一刻面对七八个凶神恶煞之人,眼神竟是显得从容不迫,绝不是一般村妇能表现出来的。
  一名汉子往她身上打量了一下,笑道:“二爷,看不出这娘们倒还有几分姿色,不如带回去让兄弟们……”
  “滚开!”赵大贵气势汹汹,一把将其推开,指向芜娘:“你儿子在哪?交出来!”
  

Snap Time:2018-12-13 17:29:28  ExecTime: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