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五章 谷(18-12-13)      第三百八十四章 恶少(18-12-13)      第三百八十三章 利用(18-12-13)     

第二十五章 紫霄

  “哇!姐姐姐姐!这些莲花好漂亮啊!”
  一尘像是忘了此刻的寒冷,往那莲池跑了去,一眨不眨看着池中这些神奇的莲花,稍稍靠近时,虽有一股寒气侵来,但却令人神清气爽,而细看来,这些莲花好像真是冰雕出来的一般,但是难为天下巧匠,有谁能雕出如此栩栩如生的莲花来?
  “姐姐姐姐!这些莲花是哪儿来的呀!”
  一尘抬起头,大是好奇地看着妙音仙子,又见对方一脸冰冷,咧嘴一笑,改口道:“我知道了,是师父嘛”
  凌音双眉微微一蹙,向池中冰莲看了一眼,道:“这是为师当年追踪魔道中人,至极北之地带回来的,想不到,此处的寒冷,竟让这些冰莲存活了下来……”
  后面这句话,像是在对她自己说一般,三百年来,她始终一人住在这寒冷的宫殿,唯有这些莲花相伴,此刻她脑海里又渐渐回忆起了当年,她所见到的那个人,那个与她斗了三天三夜,争夺冰莲的魔族中人。
  “哼!”
  冷冷一哼,凌音往大殿里走了去,一尘不知她为何突然又生气了,问道:“魔道中人很坏吗?师父竟然追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
  “魔道中人,人人当诛。”凌音丢下这一句话,便拂袖往殿里走了去。
  一尘怕又惹到她生气,不敢再继续询问了,只是不知为何,蓦地里感到背后一寒。
  “还不进来,愣在外面做什么?”
  大殿里面,忽然传来了凌音不冷不热的声音,她一向皆是如此。一尘回过神来,连忙“哦哦”了一声,这才捧起莲池里的水,胡乱擦了一把脸,往殿中走了去。
  “坐下。”
  “哦。”
  一尘依言坐下,凌音两指一并,往他身上几处穴道点了几下,片刻后又道:“先出去吧。”
  “哦。”
  一尘又起身走了出去,半晌后不见她出来,心想难道瑶光尊上也像那杨逍然一样,丢下不管自己,也不传自己本事么……想了想,又用力摇了摇头,才不是呢,瑶光尊上可是师父,岂是那杨逍然能比的,师父现在必然是让自己随意走走,先熟悉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恩,那就随便走走好了……
  偷偷往殿里看了一下,只见师父正在闭目凝神,一尘轻轻抬起腿,猫着脚往大殿后方那边去了,刚刚上来时,他便想到处走走看看了,只是因为太冷,不过现在好像已经勉强习惯这里的寒冷了。
  初来紫宵峰,虽说难免有些寒冷,但一尘却对这里一切都感到好奇,不知不觉,已经远离了瑶光殿,他也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穿过一片紫竹林,隐隐听见有流水声传来,心中不禁更是好奇,这山巅像是悬浮在云层之上的,难道也有溪流吗?
  往前行出里许,乍见一片姹紫嫣红的百花丛,那花丛中间,竟有一条溪水静静淌过,一尘更是感到好奇,这里仿佛与天相接,难道这水是师父从天上仙界引下来的?
  来到溪水边,一股寒意立时侵袭而来,一尘走近了些,只见溪水清澈见底,想要下去淌个水,却不料刚一蹲下去,两只手一触碰到那溪水,竟像是触碰到了万年寒冰一般,使他全身一震,快速往回退了去。
  “好……好冷!”
  一尘心惊不已,只见两只手掌上面凝结起了一层薄薄冰霜,竟是瞬间被冻得失去了知觉,那溪水虽常年不凝冰,但却远比寒冰更冷。
  “哎哟!手感觉不到疼了!”
  一尘用力咬了咬手掌,竟然一点疼痛也感觉不到,两只手掌就像是断掉了一样,一点儿感觉也没了,甚至那手掌上的寒霜还在不断往上蔓延,渐渐的已是将他半条手臂包裹。
  “你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后面响起个不冰不冷的声音,一尘转过身去,忙道:“哎哟!师父,我手被冻坏了,快救救我。”
  凌音皱了皱眉,走上前,掌心微一运功,往他肩上按去,立时化解了他臂中寒气,这才使得那层寒霜慢慢消退。
  一尘双手渐渐恢复了知觉,又向那溪水看了看,这一刻仍是有些心有余悸,问道:“师父,那水怎么那么冷啊。”
  “此处名为‘天水溪’,乃是为师三百年前自天河中将水引来,你功力不够,不可碰到溪中之水,跟我回去。”
  凌音转身往瑶光殿那边走了去,过了一会儿又转过头,见他一身灰不溜秋,道:“你在山下也是如此顽皮?”
  一尘回过神来,道:“才不是咧!在山下时,我可听阿娘的话了!”
  凌音摇了摇头:“没看出来。”
  夜里一弯弦月斜挂天穹,紫宵峰比任何地方都要清冷,一尘没有带换洗的衣裳,把身上衣服洗后,只能躲进被子里了,晚上又冷又饿,可也不敢去外面乱走。
  这样一直过了三天,待他习惯紫宵峰的寒冷后,凌音才传授他第一重瑶光心法,瑶光心法共有七重,第一重为“玉心诀”,均是凌音自创,没有保留从前瑶光一脉的任何功法。甚至紫宵峰上的建筑,这三百年来也换了新,再也不见从前的任何影子,连掌门青玄真人也从来不对弟子说起从前紫宵峰的往事。
  这一日,到暮色时分,瑶光殿上,一尘听得恹恹欲睡,直到凌音冷喝一声,他才惊醒过来,见到师父一脸冰霜的样子,又嘟着嘴道:“师父,我饿了……”
  算来他已有近两日未曾进食,腹中早已饥肠辘辘,奈何这紫宵峰又不似山下,在山下他还能没事去打两只野兔来烤,在这里上哪打去?
  凌音皱了皱眉,道:“外边玉莲池中,一枚莲子可抵三日饥寒,去吧。”
  “恩恩!”
  一尘快速起身往外面跑了去,凌音看着他往外跑去的身影,此刻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接下来的三日,一尘每天早上都要来瑶光殿,到第三日傍晚时,才将第一重瑶光心法全部记下。
  “可是都已记住?”
  “恩恩!”
  一尘用力点了点头,凌音道:“接下来几个月好生修炼,待将第一重心法融会贯通,为师再传你第二重心法。”
  “哦……”
  一尘噘了噘嘴,又向外面看了看,见天色已晚,问道:“以后我和师父一直住在这上边了吗……”
  凌音见他刚来几日就心猿意马,总想着玩,不悦道:“修炼一途岂能三心二意?似你这般不认真,何时方成大道?入门有三年时间,待三年后方能去天枢峰修行本门通用心法,这三年哪也不能去。”
  “啊?”一尘回过头来,讷讷地道:“要三年以后,我才能下去啊……”
  “恩?”
  见到师父忽然不悦了,一尘咧嘴一笑:“我知道啦,这三年用功修炼,到时候不给师父丢人。”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三个月后,不知何时开始的,某天紫宵峰上忽然飘起了片片白雪,将整座山峰点缀得更加孤寒了。
  而这三个月下来,一尘基本已将第一重瑶光心法融会贯通,可是令他怎样也想不通的是,同为玄功,为何师父传授的心法,与之前怪前辈传授给自己的玄功截然相反呢?
  玄门修真,多是讲究“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但偏偏怪前辈教授自己的功法,似乎完全与之背道而驰,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尘怎样也想不明白,甚至有时候还恍恍惚惚的,每次静心修炼心法之时,总感觉自己脑海里像是被灌输了什么,但又想不起来,仿如雾里寻花,始终看不真切。
  这件事他自然不敢告诉凌音,后来又察觉两套心法虽是截然不同,但却又互不影响,两股玄气各走其脉,各司其主,索性到后来他也不管了,干脆同时修炼,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这日大雪初霁,外面阳光和煦,一尘去到瑶光殿,却不见师父踪影,心想平日里这时候师父都会指导自己修炼,今天怎么不在?
  等了一个时辰后,外面日影渐斜,仍不见师父回来,一尘觉得大是无聊,在殿里来回走了半天,索性盘膝坐下练功,没过多久却又心血来潮,要不然试试同时运转师父传授的心法和怪前辈教授的玄功?
  一想到还能这样修炼,他便大是来劲,立刻调运周身玄气,同时运转起了两门截然不同的玄功心法,一开始还好,他还能控制得住,但越往后,越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两股玄气在他体内横冲直撞,渐渐已完全失去控制。
  “糟了……”
  一尘心下一惊,这一刻只觉体内翻江倒海,全身经脉像是要断掉一般,脸上涨得通红,双眼更是逐渐布满了血丝。
  这一刹那,他脑中立刻想到了“走火入魔”四字,然而此时却已然无法控制玄功运转,再这么下去怎么办?万一师父回来撞见了……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风声响起,似有一人落到了殿外,跟着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
  “糟了,是师父回来了……”
  

Snap Time:2018-12-13 17:10:08  ExecTime: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