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五章 谷(18-12-13)      第三百八十四章 恶少(18-12-13)      第三百八十三章 利用(18-12-13)     

第三十六章 葬仙崖

  “我……”
  好半天,一尘才慢慢恢复过来,看着面前的少女,摇了摇头:“没事,刚刚吓着你了吧。”
  “哼!”霓裳将头一偏,脸上老大不高兴了,噘着嘴道:“跟你说着玩的,谁晓得你还当真了,真小气,哼。”
  “抱,抱歉……”
  一尘揉了揉额头,总觉得自那晚头痛过后,这两日精神一直有些恍恍惚惚,刚刚为何会那样,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接下来的时间又过去一个月,玄青门的规定,前三个月,入七尊门下刚三年的弟子每天都要来天池谷修习本门道法,三个月后则每三天来一次,一年后每七天来一次,三年后若是道法有成,则每个月来一次,由传功长老试炼。
  天池谷的弟子来自七座山峰,但玄青门也有着十分严格的门规,七峰弟子平日里只允许交流本门通用道法,私下里绝不允许互相传授各自尊上的玄功心法,否则后果将会很严重。
  这一个月下来,一尘的道行修为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无论他如何夜以继日,甚至已将玄铜镜的妙用发挥到了极致,道行修为始终停留在“炼精化气”的初期,难以有所突破。
  反观其他人,多数人已经初步掌握了一些玄青道法,而他因道行阶段不够的缘故,始终难以窥得那些高深道法,渐渐的,他已被疏远,甚至遭到不少人冷嘲热讽,都说名震天下的瑶光尊上收了个傻徒弟。
  或许这便是人情世态,连远离世俗的修仙玄门也不例外,倘若他不是凌音的徒弟,倘若他身处的位置不是那么高,那么也不会有人去注意到他,更不会有人去冷嘲热讽。
  一开始的时候,松柏二位长老还会细心地指导他,但渐渐的,连二位长老似乎也放弃了,一个月下来,别的人再差都会有所进步,但他似乎无论怎样修炼,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一点效果,连一圈涟漪都荡不起来。
  不知不觉,连两位长老都逐渐有些心灰意冷了,只单单道行修为上而言,他们从未见过资质如此差的弟子,犹如顽石不可雕也。
  这日下午天清气朗,乃是传功长老试炼弟子道法的日子,一尘什么也没学会,倍感无趣,索性离开了天池谷,一个人御剑漫无目的地飞着,每遇险峻之地便展开凌仙步登上,也不知来到了哪里,渐渐感到山风有些寒气侵侵,一转眼才发现竟然又来到了上次的“连峰台”。
  只见远处几座山峰相连,平台上的通天柱不见其顶,仿佛与天相连,更增添了此地的几分森然之意。
  不知为何,一尘上次听眉间意说了这里乃是审判犯了重过的弟子的地方,此时便感到阵阵寒意侵来,御着飞剑慢慢靠近了一些,然而越是接近那平台,越是感到一股森然之气罩来。
  到得近处,地势越是险峻了,仿佛一不注意,便会跌落万丈悬崖粉身碎骨,只见一处陡峭的绝壁上刻着十四个大字: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但见这十四字笔力苍劲,与那绝壁浑然天成,纵使历经千载风吹日晒,依旧不曾凋落半分,一尘不禁感到一阵心绪澎湃,心想这十四字用来形容此地的险峻和威严,再好亦无。
  正当此时,忽闻远处空谷悬崖传来一声苍老的吟词:“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声音是从连峰台的后面传来,与那高天鹤鸣之声相和,更显得悠远不绝,一尘不禁心中一动,虽只短短八个字,却仿佛道尽了人间沧桑,凡人修仙问道,何其之难?不禁想到自己这些日来,道行修为无论如何也难以精进,可不正是这“难于上青天”么?
  一时间,一尘心绪难平,定要去看看是哪位老神仙在这寒山上炼道,又恐失礼,便下了飞剑,徒步往那声音传来的山谷走了去。
  大约半柱香后,一尘才绕到了连峰台后面的悬崖绝谷,但见那悬崖高约万丈,犹不见底,比起玄青山其他地方都要险峻了无数,怕是仙人从这里掉下去,都难留得全尸。
  尽管如今他已修得御剑术和凌仙步,此时也不禁感到几分高处不胜寒,脚下不由得小心翼翼了起来,玄青山没有比这里更加陡峭可怕的了。
  又走了一会儿,一尘听见了“沙沙”的扫地声自不远处传来,时值凛冬,天枢峰灵气环绕,其他地方草木不衰,但独独这里山高风冷,树叶已落满了地,看上去不禁有几分萧瑟凄凉。
  而那扫地之人是个枯瘦如柴的老者,身上穿着一件早已洗得掉色的蓝白道袍,与玄青门其他一些仙风道骨的长老相比,这老者显得太过普通了。
  一尘不禁感到有些好奇,这里如此天险,怎会有个老伯在这里扫地,这么大片地,落叶扫去又铺满,何时复春归?
  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一尘见这老伯兀自神情悠然地扫地,似乎并未注意到有人来,但地上的落叶却怎么也扫不完,扫完这片地,另一片地又落满了,便道:“伯伯,要我帮你吗?”
  “年轻人,这里危险,你来此做甚?”
  枯瘦老者缓缓开口,兀自悠闲地扫着地上落叶,一尘见他开口与自己说话,便不显得那么生分了,慢慢走了过去,但此处甚寒,越是临近悬崖,越是让他感到阵阵胆寒,仿佛连腿都快软了,玄青山怎会有如此可怕的悬崖?好奇问道:“伯伯,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扫地?”
  “这里……叫做‘葬仙崖’。”
  “葬……葬仙崖!”
  一尘登时只觉背后毛骨悚然,浑身一颤,连忙往后退了回去,这一刻向那悬崖看去,更觉得森然可怕了,仙门圣地,怎会取一个如此煞气可怕的名字?这未免也太过不吉利了,又问道:“伯伯,这里……为什么要叫这么个名字啊?”
  老者也不厌其烦地向他说道:“因为此处,便是仙人掉下去,也未必见得全尸。”
  “啊?”
  听他这么一说,一尘更是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退,这时才感应到那悬崖下方有阵阵强大的灵力传上来,蓦然间想起师父曾与自己说过,玄青七峰夺天地造化,以七星排列,山底下镇压着一条大地灵脉。
  难不成此处便是七座山峰灵力交汇之处,怪不得,那下边灵力交汇,便如千万利刃一般,仙人掉下去了,也得被卷入其中,瞬间被天地之力撕得粉碎。
  “你,如何来此?”
  老者终于停下了手中扫帚,向他看了去。一尘回过神来,又想到天池谷里面人人都不待见自己,也不敢这么早回紫宵峰,心里不禁有些凄苦,说道:“我到处走走,就来到这里了。”
  “如此。”
  老者又开始清扫满地落叶,一尘站在旁边看了会儿,又好奇问道:“伯伯,刚才来时,我看见那边台上有一把巨剑,可是巨剑被人斩断了,那剑是被谁斩断的,伯伯知道吗?”
  老者满是皱纹的双手忽然微微一抖,但这一刹那的变化却又瞬间消散无影,只是平静地道:“一个被除名之人。”
  “啊?”一尘更是感到好奇了,又问道:“那伯伯知道他是谁吗?”
  “你想知道?”
  老者忽然又停下了手中的扫帚,看向他道。
  “恩恩!”
  一尘用力点了点头,对于玄青门的过去,他一直都很好奇,可偏偏师父整天冰冰冷冷的,也不与他多说,更不会提到三百年以前紫宵峰的往事。对于紫宵峰以前的事,他其实非常好奇,可是偌大的玄青门,仿佛竟连一个知晓的人也没有,长老们更是讳莫如深,避而不谈。
  老者深吸了口气,一对浑浊的眼珠向远处那半截巨剑看了去,缓缓道:“是几百年来,我见过资质最好的弟子。”
  “啊?”一尘低了低头,暗暗地道:“难道还有人比师父更厉害吗……”话未说完,老者看向他道:“昔日你师父的资质,不在他之下,但也不在他之上。”
  “咦?伯伯知道我师父是谁呀?”
  老者又开始清扫地上的落叶,一边缓缓道:“若无凌音的凌仙步,你一个小小少年,如何登得上这连峰台来?”
  “嘿嘿!”
  一尘咧嘴一笑,这一个月来总是受人冷眼,现在终于遇见一个能够肯定自己的人了,老伯的意思,便是那些弟子道行再高,道法学得再厉害,也上不来这里,同时也是说师父的凌仙步最厉害了。
  “啊,伯伯,你还没告诉我,刚刚你说的那个人,他叫什么名字呢?”
  “他叫沈沧溟。”老者一边扫地,一边缓缓道。
  “沈沧溟……”
  一尘低头想了想,上回听眉师伯说,连峰台是犯了重过之人受审之地,那这位沈沧溟前辈当年又犯了何事?又继续问道:“那这位沈前辈,他当年为何一剑斩断连峰台的巨剑?”
  老者不回答他的话,反是问道:“若是有一天,天下人都说你错了,你自己却认为无错,你又当如何?”
  “我……”
  一尘低着头仔细想了起来,自己的师父可是瑶光尊上,这种事才不会发生在自己头上呢,但仍是说道:“假若是我的话,那我便无论如何,哪怕是死,也要证明自己清白。”
  “恩……”老者微微颔首,又平静地道:“当年,他便是从这葬仙崖跳下去的。”
  

Snap Time:2018-12-13 17:09:18  ExecTime: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