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五章 谷(18-12-13)      第三百八十四章 恶少(18-12-13)      第三百八十三章 利用(18-12-13)     

第九十六章 祸端

  千羽霓裳慢慢走近了,手里还端着一壶酒,两盘烧菜,一尘苦笑道:“怎么?师妹今夜,是来替我送行的么,也好,做个饱死鬼,不枉来人世走一趟……”
  “你……”
  千羽霓裳眉头一皱,不由得叹了声气,轻声道:“你已经有好些天没吃东西了吧。”
  一尘此刻却又如何食得下饭菜,饮下一杯酒,酒入愁肠却更是滋味难当,说道:“你也不相信我,是么?”
  “不……”
  千羽霓裳摇了摇头,一边缓缓替他斟酒,一边道:“我相信师哥,但是,我不相信那个妖女,那些人,一定是她杀的。”
  话到此处,只见她抬起了头:“师哥,你不要一错再错了,今日师叔她们都在回护你,只要三天后,你指认出,是那妖女杀了人,你告诉他们,那妖女现在藏身何处,到时候你便没事,最多只是面壁思过罢了……”
  “呵……”
  一尘苦笑了笑,道:“这世上人人都要杀她,偏偏只有我回护于她,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傻?”
  “没错,你是很傻。”
  霓裳看着他,声音也有些苦涩了:“她是魔道中人,你从前不知,但现在知道了,却还如此回护于她,这便是错了。”
  “那什么又是对?”
  这一次,一尘忽然抬起了头,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她是怜花宫的人没错,可她却从未杀过人,她有什么错?以至于,天下间的人都要杀她。藏锋谷那两个人,他们手上沾满了鲜血,为什么他们就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说话?这便是对么?再说白一点,正道所行一切便是对,魔道所行一切都是错么!她一生下来就有错,是这样么!”
  “师……师哥……”
  霓裳也被他这番话说得愣住了,这些话万一让外面那些人听见了,便又是大逆不道,为什么他这次下山回来后,整个人里里外外,都像是变了一个人。
  “师妹,是不是你也这么觉得?”
  “我……”
  霓裳低着头,说不出话来了,一尘苦涩一笑,又道:“那日我追她至那山谷下面,发现了天阳长老的尸身后,才知自己错怪于她,可她并未恼恨于我,反而在你们来后,第一时间让我离开……”
  霓裳道:“你又怎知她未骗你?若她一直在演戏,是在欺骗你呢?”
  “难道天阳长老,也在欺骗我吗?”
  “你……你什么意思?”
  “罢了,师妹,你回去吧。”
  一尘深吸口气,抬头望着漆黑如墨的天空。真相?真相究竟是什么?大概藏在那深不见底的冰冷夜空吧。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这日众人再次齐聚连峰台,气氛比三天前更要紧张了,四位天门长老凝神不语,过了许久,待人全部来齐后,乾元长老才道:“萧一尘,你仍是不承认与魔教妖女花未央杀人?”
  一尘面无表情,回道:“在下从未杀人,如何承认。”
  整个连峰台无人说话,藏锋谷二当家柳玄阳忽然冷冷一笑:“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日昆仑山下,我亲眼所见,你与那妖女在一起,你以为凭你三言两语,什么误会,错怪,便能推脱得干干净净吗?你明知她是魔教妖女,却还处处袒护于她,还与正道前辈动手,光是这一条,便足以定你的罪!”
  此言一出,周围更是安静了下来,柳玄阳所言不差,就算没证据证明萧一尘与那魔教妖女杀了人,但光凭他保护魔教妖女离开这一点,便足以定他的罪了,只是前者乃是死罪,后者乃是废去修为,终身监禁之罪。
  柳玄殷手握茶盏,淡淡地道:“不知诸位,可否还记得,三年前的天门会武,此人与我门下弟子夜如年那一场比试。”
  三年前的天门会武乃是萧一尘的成名之战,当初在场之人,自然清清楚楚记得最后那一场比试的激烈,那日萧一尘最后动用出来的功法,看上去确实有些邪异,不过后来玄青门的天阳子已经证明了,那是玄青门禁术三元焚心诀,如今天阳子已死,藏锋谷主却旧事重提,不知是何用意?
  只见柳玄殷手里拿着茶盏,神色间显得十分淡然从容,淡淡道:“后来我替门下弟子夜如年疗伤之时,却发现他体内残留着一阴一阳两股玄气,这两股玄气阻人经脉,十分邪异,绝非我正道之中的修炼法诀,可当时藏锋谷既已落败,我若再追究此事,便让人说藏锋谷如何,所以当初,我便也未再提过此事了。”
  听闻此言,不少人都议论了起来,当时萧一尘动用的功法,确实像极了魔道的功法,至于三元焚心诀,只有天阳子才清楚怎么回事。
  此时有人问道:“柳谷主,不知你言下之意是如何?”
  柳玄殷淡淡道:“时隔三年,当初萧一尘所使功法,究竟是魔道功法,还是三元焚心诀,此事大概只有天阳子才能证明了。然而好巧不巧,天阳子这次也离奇殒命,如今便是死无对证了,而当天,萧一尘与那魔道妖女,却又刚好在天阳子的殒命之地被人发现,这未免,却也太巧合了……”
  “这……这!”
  这一刻,不少人都向萧一尘疾视了去,目光里尽是骇然之色,难道竟是此人杀人灭口,与那魔教妖女将天阳子杀害了!
  眼见柳玄殷三言两语,便逐渐令事态失控,眉间意急道:“诸位且冷静!”话到此处,向柳玄殷看去:“方才柳谷主所说一切,只是你的个人猜测,岂能当做证据证明?”
  “没错,只是柳某的猜测,事实如何,可能要问过在座诸位了。”
  柳玄殷依旧目光淡然,话到此处,忽然放下手里的茶盏,起身向在座其他掌门看了去,问道:“如今我正道昌盛,多以剑为修,诸位觉得,天下剑法,何人可称第一?”
  随着此言一出,各派掌门都有些面面相觑,百家争鸣,各有其长,但单单只论剑法的话,藏锋谷向来以剑问鼎天下,谷中又有四把名剑,若是他这藏锋谷主都不敢自诩剑法天下第一的话,那还有何人敢称自己剑法第一?
  是以此刻外面立时有人恭维道:“若论剑法的话,天下何门何派能及藏锋谷?这天下第一剑,自然非藏锋谷主莫属了。”
  那说话之人是个身穿青衣的矮胖中年人,柳玄殷向他看去,道:“非也非也,这位道友所言差矣。”
  “莫非还有比柳谷主剑法更高明之人?”
  那矮胖中年一时半会儿摸不着头脑,其余人此刻也有些不解,分明是在审问萧一尘,为何又论起剑法来了?
  只听柳玄殷道:“若论剑法,当世妙音仙子的‘三十三重碧箫剑法’天下无双,既有妙音仙子在此,鄙者又如何敢称第一?”
  话到最后,只见他微微抬起手掌,向远处静默不语的凌音看了去,凌音站在远处,衣袂随风而动,此时脸上依旧无波无澜。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年轻之辈虽是从未见过凌音的碧箫剑法,但年长一辈的老者,至今想来仍是颇为震撼。
  三百年前魔道各宗派大举侵入中土,当时凌音的碧箫剑法何其惊人?只是凌音一向少在外面走动,所以知晓者并不多,但是她的碧箫剑法,若都担当不起这“天下第一”的名号,那何人的剑法敢自称第一?
  这一刻,不少人都在点头议论,而在连峰台中间的巨剑下,一尘背后冷汗涔涔,渐感不妙,果然,一切都让未央姑娘说中了,接下来,自己要如何辩清?
  人群里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又都向柳玄殷看了去,有人似是想到了什么,但更多的人,却是不知道他忽然提剑法做什么。
  四位天门长老这一刻神色也颇为凝重,他们似乎已经猜到柳玄殷接下来要做什么了,而在此之前,天门也曾让人验尸,调查过那些人的死因,并非没有想过,只是无凭无据,尚不敢断定而已,毕竟此事牵扯太大。
  此刻柳玄殷依旧目光淡然,微一抬手,向身后的胞弟柳玄阳道:“让徐太常两人,将唐师弟的尸身带上来吧。”
  过不多时,徐太常和鹤冲天便抬上来一口冰棺,如今天气炎热,尸体唯有放入千年寒冰棺,才能得以完整保存。
  只见那冰棺外面寒气缭绕,柳玄殷并未去看一眼,只淡淡道:“开棺。”
  徐太常向棺中看去,露出一脸凄苦的模样,道:“我知晓本不该再打扰师弟,但为了替师弟找出真凶,还师弟一个公道,以告慰师弟九泉之下,不得已为之,莫怪!”
  说罢,只见他一掌推开棺盖,那冰棺里面,唐青脸色早已发白,双眼仍旧睁得大大的,两只眼睛的血丝已经变成紫黑色,看上去恐怖不已,而他脖子上的那一道剑伤也早已泛紫,没有一滴鲜血流出。
  柳玄殷道:“诸位掌门且来看看,我门人颈上的致命一剑,是否与你们门下罹难之人颈上的伤口,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Snap Time:2018-12-13 17:12:52  ExecTime: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