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五章 谷(18-12-13)      第三百八十四章 恶少(18-12-13)      第三百八十三章 利用(18-12-13)     

第一百零五章 蝶谷

  第二卷:花非花
  第一百零五章:蝶谷
  不知不觉,距离上次萧一尘之事,已经过去了半年多,那件事在仙元古地掀起了惊涛骇浪,时至今日,仍旧未有完全平息下来。
  而那次凌音追下葬仙崖,最终没有追上萧一尘,青玄真人后来多次让人去葬仙崖下面寻找,连找了几天几夜,也未见到二人尸身。
  从葬仙崖跳下去,便是神仙也难留全尸,故而不少人都猜测,恐怕两人已是形神俱灭,在那天地之力下,化为飞灰了。
  ……
  时值二月初春,山上已是冰雪初融,山下还带着些许寒意,溪水哗哗从林中淌过,偶有两只小鹿过来饮水。
  只见谷中绿草如茵,花开似锦,群蝶翩翩,飞舞于花丛之中,在一座悬崖下,不知何人结庐于此,盖了两间小竹屋,院子外面围了一圈篱笆,免得刺猬獾猪夜里跑进来,踩坏了药园里的草药。
  每每天晴时,便能看见一个绿衣女子出来晒药,日复一日。
  一尘不知何时醒来的,醒来后却仿佛神魂还游离在外,能够隐约听见外面泉水叮咚,微微睁开眼,也只能迷迷糊糊看见些许微光,看见有人进屋,走到自己面前,探探自己脉象,然后那道人影又走了出去。
  他看不真切那人是谁,意识还有些模糊,身体也无法动弹,嘴也张不开,无法说话,然后闻到一缕若有似无的药香后,便又昏昏睡了过去。
  如此过了几日,到第七日时,他已能勉强动动手指,意识也稍稍清晰了一点,能够勉强看见那人影是个绿裳女子,但是却仍旧只能看清一点轮廓,看不真切那人的模样。
  “未……未央,是你吗……”
  他已能勉强开口说话,但只说了几个字,便感到一阵无力,动也动不了。
  “你醒了。”
  绿裳女子慢慢走了过来,轻轻探了探他的脉象,一尘微微睁开眼,仍是有些看不清她的模样,声音也听不清楚,轻声问道:“姑娘……是什么人……”
  绿裳女子没有再说话,玉手轻轻一拂,一尘闻到一股幽幽药香,便又昏昏睡了过去。
  时间又过去三天,这日晌午一尘醒来时,终于能够看清了,只见房间里四壁萧然,但却甚是清幽雅致,窗台上摆放着几盆不知名的花,散发着阵阵如兰而淡的清香。
  “吱呀”一声,房间的门打开了,那绿裳女子又端着药碗走了进来,这次一尘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不禁整个人一愣:“沈婧姐……”
  那绿裳女子不是别人,却正是五年前离开宁村的沈婧,离开宁村那年,她才年方十八,如今已是亭亭玉立,越发宛然若仙了,整个人的气息,都与从前大不一样了。
  一尘怎样也没想到,这些天照顾自己的人竟然是她,难道这里,是宁村吗?
  “你伤还未好,别动。”
  沈婧见他努力想要支撑起来的样子,连忙走了过去扶他躺下,一尘脸上仍是阵阵惊愕:“这里是宁村吗?未央呢,她在哪……”
  想到这里是宁村,就在玄青山下,那未央岂不是被那些人,一尘越想越是心惊,那天未央还有脉象,可是一旦落在他们手里,焉能还有活路?
  “我要去救她……未央……等我,未央……”
  一尘努力支撑起来,沈婧长长一叹,道:“这里并非宁村。”
  “不……不是宁村?”
  一尘往外面看了看,只见几只五彩斑斓的蝴蝶从窗台飞了进来,讷讷道:“那这里是哪?”
  沈婧道:“这里是仙元南域,离玄青山很远。”
  “南域……”
  一尘脸上仍是讷讷的,这里是南域,离玄青山十万八千里,自己怎会来到这里?他努力回想那天的事情,那天他抱着未央跳下葬仙崖,可为什么却没死?问道:“沈婧姐,到底怎么回事……”
  沈婧叹了声气,道:“我是半年前,在溪边发现你的。”
  “半年前,溪边……”
  一尘更是一愣,喃喃道:“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么,等等,我怎么会来到南域,谁带我来的?未央呢?”
  沈婧道:“我发现你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
  “只有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未央她和我在一起,不可能,若有人将我送过来,未央也一定会跟我在一起。”
  一尘努力从床上坐了起来,扶着沈婧的双手,脸上十分着急:“沈婧姐,在发现我的地方,你有没有再回去找过?啊?”
  见他如此急切的模样,沈婧叹了声气,摇头道:“你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但那天,我将你带回来后,又回去找遍了所有地方,从溪头一直找,再也没有发现第二个人。”
  “未央……”
  一尘只感到一阵眩晕,有人救下自己,将自己送到了这里来,那未央呢?不,不可能……
  沈婧又叹了声气,慢慢扶他躺回床上,道:“你刚醒来,先好好休息,其余的事,等你伤好再作打算……”
  一尘躺回床上,两眼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脑海里一遍遍回想着的,仍是那天的情形。“还记得……你欠我三件事吗……最后一件事……我要你……好好活下去……”
  葬仙崖,便是仙人坠落下去,也未必见得全尸,但为何自己却没事,难道是未央她,不,不可能……
  沈婧轻轻一叹,往屋外走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次日清晨,她再进来时,见床沿上的药一滴也没动,而萧一尘仍旧双眼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就像一个失去魂魄的,活死人。
  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沈婧心里轻轻一叹,走了过去,替他把了把脉,脉象已经逐渐稳定,许久才道:“你全身经脉尽断,这半年,我已替你重续经脉,但你一身功力……”话到此处,停了一会儿,才继续道:“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回来了。”
  她得奇遇造化,如今的医术已非寻常人能够想象,她说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功力,这意思恐怕便是永远也不可能再恢复了。
  一尘又如何听不出来,此刻仍旧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轻轻道:“我已是个废人,你救我做什么。”
  沈婧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道:“那次我出去打听过,没人找到你,也没人找到花未央,既然你能活下来,那么她……也可能并未死。”
  

Snap Time:2018-12-13 17:49:07  ExecTime: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