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五章 谷(18-12-13)      第三百八十四章 恶少(18-12-13)      第三百八十三章 利用(18-12-13)     

第一百六十六章 白婴奥秘

  “糟糕……”
  虽然此时身如火烤,但萧尘心中却像是一下坠入了无底寒渊,脸色一下惨白到了极致。
  这里是别离风紫府元婴的小天地,自成一方法则,孤灯前辈说过,元婴禁制一层一层,自己这回怎样也逃不出去了……
  只见外面岩浆翻滚,温度已是越来越高,萧尘在塔里面来回踱步,现在怎么办?怎么逃出这方元婴小天地?孤灯前辈当时怎么说来着?五气朝元婴逃不过乾坤洞虚婴,乾坤洞虚婴逃不过太极玄天婴,太极玄天婴逃不过无上太虚婴……
  而自己却是白婴……白婴怎么办?白婴岂不是连五气朝元婴都逃不过?
  等等,不可能……
  萧尘索性坐了下来,冷静细思,努力去回忆之前孤灯真人说过的每一句话,白婴不可能这么简单,这世上既然已经有了无上太虚婴,那为何又要有白婴的存在?天地万物,相生相克,必有其理,到底什么意思……
  白婴……
  白婴……
  萧尘闭上了眼,双手捻指结印,尝试再次去感应自己的元婴,而时间也一点一点过去,这里面过去一天一夜,只相当于外面过去一炷香时间。
  他知道别离风将他收入元婴里面是想做什么,那一刹那他能够感觉得到,别离风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身怀的天书功法。
  接下来的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也许四天也许五天,但在外面,其实也只是过去一个时辰而已。
  萧尘仍未有参透白婴奥秘,百思也不得其解,世间万物,存在必有其理,可是白婴存在的道理,又究竟是什么?竟然还与先天元婴中“无上太虚婴”出现的几率一样,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不是无上太虚婴,同样的几率之下,偏偏自己却是这没用的白婴,为什么……
  渐渐的,萧尘呼吸变得开始有些急促,脸上也慢慢越涨越红,就在这时,他心中仿佛又响起了一个声音:“尘儿,凝神静气,勿要浮躁。”
  “师父……”
  萧尘微微一惊,是师父的声音,为什么每次在自己遇见阻难的时候,仿佛师父,总是在身边一样……
  “尘儿,不用怕,更无须慌张……”
  凌音的声音,仿佛真的在他心里响起一般,犹如那次他被花未央困入“花非花”中一样。
  这一刻,萧尘渐渐收敛了心神,用心去感悟,用心去倾听师父在脑海的回音。
  “你须记住,世间万物,生生轮转不息,无上太虚婴固然强大,固然处于巅峰,但是,如此强大的元婴,却也无法继续向上修炼了……”
  “无上太虚婴也无法继续往上修炼……”
  这一刹那,萧尘脑海里像是忽然有一道灵光闪过,无上太虚婴到最后无法修炼了,白婴从一开始就无法修炼,这二者之间,难道真的一点联系也没有吗?
  世间万物,究竟因何存在?生生轮转不息……
  盛极必衰,衰极必盛,春秋代序,枯荣流转,乃是天道循环……
  这一瞬间,萧尘像是终于感悟到了什么,就像他当初感悟天书一样……白婴没有法则,既然没有法则,为何又会受制于法则?
  如此一来,那么此刻自己根本就没有受制于别离风的元婴法则,而是误以为受制在了对方的法则之下!是自己将自己困在了此处!就像当初自己误以为元婴已毁一样……
  想到此处,萧尘再不犹豫,立即盘膝坐定,像平常那样运功吸纳起灵气来,果不其然,只见外面的丝丝灵气立时透入了塔中,慢慢往他体内聚去,倘若是受制于对方法则之下,那么便绝不会还能运功修炼。
  但是此刻他所吸纳的“灵气”,这并非外面的天地灵气,而是别离风一生修来的功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一刻,萧尘心中大震,他终于明白了,因为元婴法则是绝对的,所以五气朝元婴受制于乾坤洞虚婴,乾坤洞虚婴受制于太极玄天婴,太极玄天婴受制于无上太虚婴。
  但是,白婴却没有法则,没有法则便是无视任何元婴法则!
  所以任何元婴也无法禁锢白婴,包括无上太虚婴在内!
  这便是白婴的奥秘!
  “原来是这样……”
  萧尘心绪慢慢平定了下来,他的元婴虽然无法修炼,无法像其他人那样自成一方天地法则,无法以元婴将人困住。但是,他的元婴却无视任何元婴法则!也即是说,没有任何人能够以元婴将他困住……
  “你想将萧某困入你的元婴之内,却又怎能料得……萧某‘并无元婴’?”
  萧尘淡淡一笑,一拂衣袖坐好,这一刻气定神闲,整个人都显得风清云淡,从容不迫。
  他不急于离开这元婴天地里,他要让别离风亲自将他放出去,只见他双手一拂,运转起了“天书”玄功,这一刹那,外面的小天地顿时风起云涌,那无边灵气,竟似狂风猛浪一般往塔中聚了过来,这不是天地灵气,而是别离风的功力!
  倘若是在外面,萧尘即便运转天书玄功,也无法这般迅速地吸纳天地灵气入体,但是此刻他所在的这片天地,乃是别离风的紫府元婴,要吸收里面的“灵气”,就有如从水缸里直接打水那样简单。
  ……
  而此刻在外面,整个丹枫山庄锣鼓齐鸣,台上别离风正在与嫣然拜天地,然而司仪刚喊完第一句,别离风脸色却一下变得十分苍白,脸上顿时凝起了一层冷汗,这一拜却是怎样也拜不下去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非但令司仪当场愣住了,连台下诸位宾客亦是满脸疑惑,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又怎么了?
  本来因为先前萧尘那一番大闹,司仪已是有些惶惶不安,现在见此一幕,更是有些手足无措了,嫣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走上前轻轻将别离风扶住:“离风……”
  不料别离风却忽然一下将她推了出去,这一幕更是将庄内丫鬟和弟子吓着了,只见别离风脸色煞白,手捂着胸膛,这一刻竟像是连站也站不稳,摇摇晃晃不断往后退了去。
  “离风,你怎么了!”
  嫣然脸色大惊,连忙上前将他扶住,见他双眼布满了血丝,也一下愣住了:“离风,你……”
  “呃……走开!”
  别离风一下将她推开,台下的宾客都不知发生了何事,此刻都面面相觑,轻轻摇头,示意静观其变。
  “了无尘……你,你给我出来!”
  别离风像是忽然癫狂了一样,双眼圆睁,衣袖一震,众人只见青光一闪,萧尘已平平稳稳落在了台下。
  “他……”
  见到他完好无损地出来,甚至此刻还如此风清云淡的样子,不少人皆是一惊,反观别离风,此刻竟像是忽然受了严重内伤一样,手捂着胸膛,脸色煞白至极。
  这一幕把庄内所有丫鬟弟子都吓着了,他们从未见过,庄主何时有过如此可怕的模样。
  “好小子,你……”
  别离风双眼圆睁,手指着萧尘不断颤抖,他怎样也想不到,此人非但不受他元婴禁制,更能够在他紫府里吸走他的功力,这小子怎么会如此诡异!
  “给我拿下此人!”
  一声令下,庄内众弟子这才反应过来,立即结成剑阵向萧尘斩杀了去。
  只见那一片红色剑幕来势甚急,然而萧尘却比先前更加从容镇定了许多,衣袖轻轻一拂,一道青光罩出,“砰砰砰”一阵疾响,竟将那二三十个持剑弟子尽数震翻了出去。
  别离风不禁暗然一惊,这小子吸了他的功力后,道行竟涨了许多,奈何他此时刚被吸走功力,虽说他刚刚及时将萧尘放了出来,所幸一身功力没有全部被吸走,但就算是一个寻常人,突然损失许多鲜血,焉能还支撑得住?所以此刻,他已暂时无法动用功力。
  “诸位道友!速速助别某拿住此人!”
  别离风疾声喊道,他此时已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不管这小子身怀什么诡异功法,但他今日损失的功力,必须得拿回来。
  叶家那红衣老者当先反应过来,有了前车之鉴,这次他不直接硬拼掌力,一下祭出一件金光灿灿的法宝,呼啸着向萧尘打了去。
  见那法宝来势急遽,萧尘手一伸,从旁人手里夺来一把仙剑,朝那法宝挡了去,“铛”的一声,力量激荡开来,直震得许多人都往后一退。
  众人对视一眼,忽然一齐攻了上去,庄内立时混乱不堪,只见半空中各人的法宝仙剑乱窜,然而萧尘始终身若游龙,脚下凌仙步施展到了极致,那些人却是连他一丝衣角也碰不着。
  “拦下他!”
  叶家那红衣老者见他要逃走,一声令下,七八个叶家的子弟立时冲了上去,然而光凭这些虾兵蟹将岂能挡得住他?
  “砰!”
  一掌击出,萧尘趁势而上,脚踏七八人头顶,一下展开凌仙步往庄外飞了去,众人目不暇接之际,只见人影已扬尘而去,只遥遥传来一道飘渺的声音:“今日误会一场,后会无期。”
  随着声音渐杳,人影也消失在了茫茫云际。
  这一刻,庄内众人仍是感到有些心惊,这了无尘到底什么来历?非但功力远超同辈中人,他刚刚施展出来的身法,更是诡异到了极点,今天这么多人,愣是让他给逃掉了。
  别离风此刻也望着那人影消失的云际,气息渐渐平稳了下来,手指却越捏越紧,今天这一下,他的功力至少倒退了百年。
  

Snap Time:2018-12-13 17:12:23  ExecTime: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