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五章 谷(18-12-13)      第三百八十四章 恶少(18-12-13)      第三百八十三章 利用(18-12-13)     

第两百一十六章 治命

  “呆子……”
  看着他一步步迈上那寒冰宫的台阶,花未央终于还是忍不住往前追了几步。
  萧尘转过身来看着她,这一刻,脑海里一幕幕浮现的,并非当初在仙元五域初相遇,也非玄青门一审跳崖,而是她来仙北古境后,与自己所走过的每一条路。
  从那古镇的擦肩而过,再到苍龙山脉,再到天极塔,别剑山庄,逃离叶家追杀,去鬼陀罗山,再去炎焱山脉……
  这一路是生是死,都是她陪在自己身边,风风雨雨一路走来,而如今自己却要去寒冰宫,生死难料,情难诉。
  “未央……”
  萧尘紧紧捏着手指,看着她,缓缓道:“倘若最终我未能……”
  “不。”
  花未央伸手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摇头道:“我会等你出来,不管什么时候。”
  风冷冷地吹过,两人都站在原地沉默不语了,过了好一会儿,送萧尘进寒冰宫的两名女子才道:“宫主在里面等候,不宜误了时辰,无尘公子请进。”
  萧尘紧紧捏着手指,最终还是转身,一步步往那台阶上面走去了,再也不回头多看一眼,再回头,无非也只是徒添伤感罢了。
  花未央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宫殿的背影,自语道:“呆子,等你伤好了出来,我就陪你回去,把当初你想弄清楚的一切,全都弄清楚……”
  终于,萧尘走进了那座寒冰宫,在二十几名女子施法之下,宫殿的大门彻底封死了,从外面再也无法打开,素问仙子要替他施术救命,这期间受不得任何打扰,否则两人都可能危及性命。
  宫殿里面,寒气侵侵,萧尘顺着甬道一步步往里面走去,到了甬道的尽头处,只见有一间寒气缭绕的冰殿,而素问仙子闭目坐在一座玄冰台之上,正等候他的到来。
  “你来了。”
  冰殿里面传来了素问仙子不冷不热的声音,萧尘一步步往里面走了去:“让仙子久等了。”
  素问仙子缓缓睁开眼,看着外面那个慢慢走进来的男子,其实她也对眼前这个男子充满了好奇,身遭如此生死反噬竟然还能撑得下来,而当初自断一身经脉,现在居然功力更胜以往,究竟是何人替他续脉的,如此厉害。
  “坐。”
  “恩……”
  萧尘走上玄冰台,缓缓坐在了她面前丈许之外,素问仙子道:“你身上所中的生死反噬,自古暨今,从来无人有过,医籍里也没有任何记载,我先替你观察,再寻治疗之法。”
  “如此,有劳仙子了。”
  “不必,褪去外衣吧。”
  萧尘依言将外衣脱下,素问仙子也不多做犹豫,双手微一结印,十指之间顿时出现了数道玄光,瞬间化作千丝万缕刺入了他身上各处大穴。
  “呃……”
  萧尘不禁发出一声闷哼,本能的想要运功,但这一刻,竟觉全身酸软,仿佛一下失去了全部功力,再也提运不起来。
  “你勿要运功打乱我的冰丝。”
  “是……”
  萧尘索性闭上了眼,反正如今遭受生死反噬,命不久矣,还管他那么多作甚,眼前这个素问仙子,也断没有害自己的理由。
  一个时辰后,素问仙子牵引着万千冰丝,真气也化作千丝万缕游走在他体内,忽然间,只见她双眉一皱,显然是发现了萧尘体内重续的经脉,倘若是别的人,任凭修为再高,也察觉不出来萧尘经脉曾经尽断,后来又被人续好,但她又岂能察觉不到?
  这一刻,只见她双眉越锁越深,心中不禁暗道,奇怪,这种续脉的手法,不对,难道……
  忽然,只见她睁开了眼,脸上神色变得异常的凝重,问道:“你曾经经脉尽断,后来是何人替你续脉的?”
  萧尘见她忽然问到自己的经脉,遂也睁开了眼,回道:“是在下的一位朋友。”
  “朋友?”
  素问仙子眉头一下皱得更深了:“你那位朋友姓甚名谁,是何门派的人?”
  “这……”
  萧尘见她此刻问到沈婧,不由得又想起了沈婧当初突然有了一身惊人的医术,当初自己伤得那么重,全身经脉尽断,便是神医也无法,但她却能替自己治好,这又岂是寻常医者能够办到的?
  甚至他曾怀疑过,沈婧当初究竟是拜了谁为师,才有了那样一身本领,不过现在,他却不能告诉素问仙子,说道:“我那位朋友,并非古境的人,也从未来过古境,想必仙子并不认识。”
  素问仙子见他不愿多说,目光里略有疑惑,但也不再多问了,心想世间万千法,医者无数,各有神通,续脉的手法更是不一,他身上的续脉手法,未必便是“九变”里的续脉之法了,或许是自己想太多了。
  ……
  夜里一轮明月升起,将整座天山素问宫映照得格外明亮无瑕,花未央坐在宫中一处悬崖边,双手支颐,抬头望着那天上明月,仿佛心事,也被此时的月光映照得无暇遮掩。
  刚刚她又以灵力与幽琴幽常两人传话了,幽琴幽常让她尽快回去,说是仙元五域那边出了什么事,可是现在萧尘在寒冰宫里治伤,一日未出来,她又岂能一日放下心来离去?
  轻叹一声气,仿佛此时满地的月光,也在微风里化作了满地解不开的愁。
  时间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一个月,其时已入寒冬,天山上日日飘雪,变得比一个月前更加寒冷了。
  这一个月,枯灵子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到现在也还未回来,而花未央始终在素问宫里等候,每隔一日便会去寒冰宫外面看看,但那宫殿已在一个月前被封死,至今没有一丝打开的迹象。
  此刻,在寒冰宫里,只见那座玄冰台上,素问仙子跟萧尘两人,眉梢上都凝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冰屑,二人静坐不语,身上也渐渐凝起了寒霜,像是这寒冰宫里,冰封了千年的两个人一样。
  过了许久,素问仙子才睁开眼来,震散了身上的冰屑。
  时隔一个月,此刻她对萧尘身上的生死反噬已经了若指掌,也果然如她近些日所猜测的一样,这生死反噬在于其心,任何治疗方法都是治标不治本,没有任何用,即使短暂治好了,过不多久同样会再次引得反噬。
  萧尘也慢慢睁开了眼,问道:“仙子可是已经找到治疗生死反噬的方法?”
  素问仙子看着他久久不语,心想这个男子,怎会如此的奇特?寻常的治疗方法,恐怕都没用了。
  过了许久,才见她摇了摇头,说道:“只有一个方法。”
  

Snap Time:2018-12-13 17:11:33  ExecTime: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