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五章 谷(18-12-13)      第三百八十四章 恶少(18-12-13)      第三百八十三章 利用(18-12-13)     

第两百九十七章 中岳之巅飞雪缭乱

  “是萧一尘来了吗?”
  远处那人影越来越近,但仍然看不真切,这边众人又再次议论了起来,有人道:“不,不会是他,就算他那次跳下葬仙崖没死,但我正道各派齐聚中岳峰,他当初叛离玄青门,助魔道为虐,今日绝不敢来送死。”
  “现在他只有一个人,他一个人怎样也不敢来中岳峰。”
  “我看也未必,他既然说了要来,也许那人真的是他……”
  “来了,来了!”
  待那人影越来越近,一股强风掠来,直令满山巅飞雪缭乱,终于有人惊呼了出来:“是他!萧一尘!他果然没死!他果然来了!”
  这一下,人群里像是激起了千层白浪,有人目露惊色,也有人无法置信,四年前他跳下葬仙崖居然没死,他今日竟然真的敢来中岳峰,那也就是说,上个月相助怜花宫,指杀青虹门唐玉的那人,真的是他了,而非传言!
  “原来这个人,就是萧一尘么……”
  今日来中岳峰的人成千上万,当然也并非人人都见过萧尘,有不少人今天都是初见其容,心中均想,此人铁骨铮铮,敢只身独赴中岳,应是好男儿,怎就沦为玄门叛徒,入了魔教呢?
  而之前在天门会武时和玄青之审时见过萧尘的人,此时都唏嘘不已,遥想当初天门会武时那个倔强的少年,与如今眼前这个冰冰冷冷的男子,实在差异太大了。
  终于,萧尘已来到中岳峰山巅,双足一踏,落在了雪地里,顿时激起满地的冰雪,附近众人均感到一窒,这一刹那,不少人都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十分醇厚的内力,能够一指强杀唐玉,想来他的修为,早已非当年可比了。
  “你……是萧一尘?”
  几名白须老者立即向他看了过来,眼神里带着几分怀疑和惊诧,也无怪他们怀疑眼前这人是否真为萧尘。
  其一,当初在北域的时候,花未央曾假扮过他一次,还把各门各派的人耍得团团转。
  其二,从葬仙崖跳下去,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
  其三,眼前这个人与当年那个少年实在相差太大了,无论是眼神,还是此刻那一身冰冷的气息。
  “萧某已如约而至,邀萧某那人,又是否已经来了……”
  漫天风雪飞舞,只见萧尘往前一踏,这一刻只有朔风凛冽的声音,却无一人说话,而听见他这句话后,众人也都一致相信了,他就是萧一尘,并非何人假扮。
  放眼望去,只见整座中岳峰人影绰绰,却并不见藏锋谷和玉虚观的人,上次在怜花宫外面,是紫虚上人让他来中岳峰,但他刚才那句话,却并非是在问紫虚上人来了没有。
  尽管上个月在怜花宫,是紫虚上人开口让他来中岳峰,但真正令他来此的人,却并非紫虚上人,而是暗中的那个布局之人。
  近来发生太多事,宁村一夜被灭,怜花宫与各派之间的矛盾,皆是有人要逼他现身,倘若他今日不出现在中岳峰,那么接下来的传言会一日比一日厉害,到最后难免会影响到凌音,他不想再牵连到师父,所以不得不来。
  而他想知道宁村之事究竟是何人所为,想知道那暗中布局之人究竟是谁,因此也不得不来中岳峰,等那人现身。
  而此刻,在场的众人还以为他是在问紫虚上人来了没有,所以都在四处张望,然而却不见玉虚观的人到场。
  但即便是玉虚观和藏锋谷的人没来,这里等他出现的人也为之不少,当初一些门派之间暗中流传着他身怀“天书”的消息,所以一听说今日他要来中岳峰,那些人便早已暗暗打点好了一切,只等他今日现身。
  除此之外,当初各派中人死于碧箫剑法那件事也尚未完,所以今日,他也算是来中岳峰做个了断,不愿再继续拖累师父,这两点,他心中都清楚明白,所以在来中岳峰之前,他去藏剑山庄拿了一把剑。
  这时,一名身穿紫衣的白须老者从人群里站了出来,向他看去,凝目问道:“不知萧小友,今日可是一人而来?”
  此言一出,不少人脸上神色都变得紧张了起来,尽管刚刚看见的,确实只有萧尘一人到来,但他们既然已经认定了萧尘与魔道有关,便不相信他真的只有一个人来中岳峰,所以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有不少人凝神戒备着。
  只听萧尘淡淡道:“萧某一人而来。”
  听闻此言,人群里不少人都纷纷交换眼色,示意静观其变,这句话虽然打消了一部分人心中的疑虑,但仍有不少人坚信这附近藏有魔道的人,是以仍旧小心翼翼警惕着。
  “好。”
  那紫衣老者点了点头,目光却依然锐利,再次问道:“听闻上个月,萧小友出现在怜花宫,杀了青虹门掌教真人的大弟子唐玉,这件事……不知萧小友如何解释?”
  “此人,乃是咎由自取。”
  萧尘语气仍是平平淡淡,但这句话却令在场不少人均感一颤,看来传言非虚,唐玉果真是被他所杀,之前唐玉带人一举剿灭怜花宫数座分坛,一时间可谓声名大振,不曾想等到了怜花宫总坛,竟被此人一指灭杀。
  但是此刻,却并无几人同情唐玉,他灭怜花宫分坛自是无可非议,但其手段之残忍,却又令人心寒,无怪萧一尘会说出“咎由自取”四个字,此时也无人去反驳。
  那紫衣老者凝了凝目光,继续问道:“这些年,你未回玄青,却又是去了何处?是否一直身在怜花宫?”
  萧尘道:“天下之大,萧某何处不能去,为何定要去怜花宫?”
  这句话,显然表明他这些年并未在怜花宫,更未如传闻所说那样已经加入怜花宫,在场众人听后彼此对视,尽管有人仍然心存怀疑,但也有人认为,他今日既然敢独身前来中岳峰,也没必要说谎。
  那紫衣老者又道:“可是你这次出现的时候,恰巧前不久,宁村一夜遭人所灭,外面皆传言此事与你有关,那宁村之事,是否真与你有关?”
  随着此言一出,周围一下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盯着萧尘不语,这一刻,只见他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向那紫衣老者反问道:“纵然某日天下人皆负你,你有理由亲手毁掉自己过去生活的地方吗?”
  

Snap Time:2018-12-13 17:13:03  ExecTime: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