ղرҳҵ
ҵУ |С̵ջ | | |߸ة |սһ

ȫĶ

ߣ  ½  ȫĶ  
½ ǧһپʮµ()(15-09-07)      ǧһپʮ縴(14-06-24)      ǧһپʮ²(14-06-24)     

һǧŰһʮҶ


    更新书签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书书? 出现乱章请刷新!

    “三师妹,你发现#,这四处散乱的桌子很明显是被人狠狠的用剑气披开。伤口齐滑,不像是被刀所破。那来人的武功一定是在二师妹之上。而地上的这滩血迹明明像是一个被来人刺伤的人所留下的。可是现在这里除去只有血迹之外,并没有尸体。府里里里外外我们都寻了个遍,并#找到李夫人,李老爷和三师姐的尸体。”雨幕像是有些发现,双目四处的盯着整个李府看?

    姐妹之情,深似海。雨幕,和雨容两人此刻也只能望而叹息?

    一路上两人焦急如焚。几人就像是亲姐妹一般。一听说雨蝶出事,便马上马不停蹄的赶去李家。“三师妹,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师姐,这么说来。二师姐创优产并#死。找不到她们的尸体,就是代表着她们还活着对不对。”雨容听了雨幕的分析之后,脸上没有再显得有多难过?

    当然在这里另外的七人都认识狼。以前狼在的时候,七人便对狼心里有些畏忌。现在狼独身一人便杀了仁。心里对狼已经不只是剩下赞叹。而是恐惧。“老人,可是他是狼。他曾经背叛过组织。”七人之中有一人还有些不解老人为何要救?

    马蹄声滴答滴答的响起。唤马的叫声音不叫的响起。,雨幕和雨容两人的心里如焰火中燃般的焦急?

    “你们心里很清楚。既然仁死了,能够代替仁的人只有他。他悔了我五年的时间,不能让他就这样白白的死去。我要让他经历最痛苦的最心痛的决择。当他做过之后才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多么让人悔之无及。当g痛出现时,将会让他痛苦欲死。”老人回到有些恶毒的微笑。‘我曾经所经历的一切,就让你再经历一次。让你也知道什么家破人亡的痛苦。?

    “这我也只是猜测。这一切的答案都要等找到二师妹才能知道这事的缘由。不过我想至少二师妹还没有死。”雨幕起了身,向着李府院子走去?

    “可是大师姐。我们就这样离开,不告诉师父吗?万一师父她怪罪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啊?”雨容被雨幕拉着,身体已经由不得自己做主。只能跟在雨幕的身后?

    “三师妹,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师父她老人家通情达理,会理解的。我们没时间了,必须尽快找到二师妹才行。现在李府出事,二师妹她一定无依无助。只在kao我们了。”雨幕骑上了一匹马。雨容也跟随着一起。向着李府而去?

    轻轻的咳嗽几声音。口中吐出了大口的鲜血。老人收回了手。狼倒在了床上。没有任何人会替狼盖上被子。“你得好好活着。好好活下去。看着你最亲的人在你身边一个一个的死去,那痛苦的折磨会让你生不如死。?

    “三师妹,先别哭了。”雨幕看着李府里惨不忍睹的景象。在客厅里。那破碎的桌子碎裂成了好几块的散落于四处。看着此景。再看着在地上的一滩血。“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打?。有一个人死在了这里。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三师姐,快!快找找看有#二师妹的下落。”在李府里。将整个李府都翻来覆去,可是却没有找到李梦蝶?

    “奇怪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二师姐。李府上上下下我们都打了个遍,可是还是不见二师姐的踪影。”在雨幕的旁边。雨容脸上还挂着泪痕。“走的那天,二师姐还说会回来看我们,可是现在二师姐的家却变成了现在这样子。二师姐又不见踪影。?

    七人也只是心里有些不c虽然想要知道,但却同样也知道,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该知道的,都最好不要知道?

    看着狼身上的伤口。老人像是身临其境一般的知道了狼与仁两人所对战时,那激烈的打斗。但是看狼的伤口。再回想起自己看着仁的伤口之时。老人很难想像为什么仁会死在狼的剑下。以仁当时的受伤的状况来看。狼已经是在垂死挣扎。而仁却可以在瞬间便击中要害,将狼一拳致死。可是仁却没有这样做。“看来仁的武功,已经成就。可是就后却还是死在你的剑下。难道你已经悟出了剑法之间中剑术的奥秘?”老人有些费解?

    雨幕蹲下了身子。在地上仔细的看着这处血?。“师姐,你在嘀咕什么呢?那滩血有什么奇怪的?”雨容见雨幕蹲下身子双眼注目的看着地上的一滩血。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还是死了,当初不让你习剑正是因为怕你有一天会死在剑下。怕有一天你会剑一样回鞘。”老人有些痛惜的拂摸着手中的剑。脸上那苦绪的神情,双目紧紧的盯在自己手中的剑。“你像是艳惜一样,当花朵正是灿烂辉煌时,你却已经到了枯萎。从此在我身边再也没有人可以让我信任。?

    “是啊,大师姐。”雨容此刻也#着急和担心。“不知道二师姐她现在怎么样了。李家出事,二师姐她一定很难过,她一定在哭。?

    “错了,#找到的确是可以代表二师妹她们#。可是至少在李老爷,李夫人。和三师妹她们三人之中有一人已经遇害了。在这屋子里。四处都散落着饭菜。而这里没有一个下人死在这里。我就说明当时二师妹她们一定是在吃饭。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至少在李夫人李老爷和二师妹之中,有一个人已经死了。这处血迹一定是他们三人其中的一人。如果我猜的#的话,这处血迹应该是李老爷留下的。为了要保护二师妹和李夫人,他肯定会用自己的命来拖延二师妹她们逃生的时间。”雨幕叹了叹息?

    “三师妹。走。”雨幕随手拿起了一旁的剑。拉着雨容便向着门外走去。“师姐,这是去哪啊?”雨容被雨幕拉着。跟在雨幕的身边?

    “去李府,二师妹她家里出事了。我们必须得马上赶过去才行。”雨幕急促的声音。快步的走着,?

    “你还是背叛了我,狼并没有死。而是你亲手放了他,让他可以活着。活着来杀你。在这世上,狼是唯一一个让你牵肠挂肚的人。因为只要有他的存在。你对武才会有更为浓烈的兴趣。可是到最后,你却是死在他的手里。”在房里,老人回忆着仁曾经对自己的忠诚。“最终你还是走了。离开了我的身边,带着你的忠诚,一起埋葬于地下。狼,你毁我了我身边最重要的东西,还有你家人。你们曾经对我所造成的痛苦,这些痛苦我会让你十倍百倍的奉还。?

    一般软软的气息顺民着老人的手指尖中向着狼的身体前去。狼座于床上,身上的四处都是郁肿。那青紫的皮肉上,还能见显现出那拳头的印记。在心口,那最后凌厉的一拳,深小便宜的像是刻在狼的身体上一般?

    “什么?李家出事啦?”在雨剑门中雨幕,有些惊怒的道了一声音。“三师妹,你说的是真的?二师妹她家真的出事了??

    “今天在镇上听镇上的人谈起的。听他们说起二师姐家的事。我便马上赶回来告诉你了。”两人边骑马边谈论?

    “可是师姐,在这里除去有一滩血迹之外,#什么人啊。为什么你就能断定这是李老爷的。虽然你说的很对。可是为什么府里只有二师姐,李夫人和李老爷他们#找到呢?”雨容疑心的问道?

    “他还没死。”老人看着狼的脸,感觉到了狼还有虚有虚无的呼吸声音。有些震惊的道了一声,随后便轻轻的笑了笑。“带他回?。?

    “这也只是我希望的。”雨幕深深的唉息。“李府发生了这样的事,二师妹她就算是还活着,也一定很痛苦。我们接下来必须要尽快找到二师妹才行。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我们此刻要陪在二师妹的身边。?

    “师姐,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你怎么会知道二师姐她没有死?”雨容跟随在雨幕的身后,出声问道?

    当赶到李家里。看着眼前的场景。雨幕和雨容两人惊呆的站在那门前。“二师姐,她。全家都被人杀了。”雨容的脸一上有些难过的泪水。“这些人真狠心,为什么要将杀死二师姐全家啊。”!~?br/>

    ┏━━━━━━━━━━━━━━━━━━━━━━━━━?br/>

    ┃∷书∷书∷网∷∷∷∷∷∷∷∷∷∷∷∷∷∷∷∷∷∷∷?br/>

    ┃∷∷∷∷∷∷∷∷∷∷∷∷∷∷∷∷∷∷∷∷∷∷∷∷∷?br/>

    ┃∷W∷W∷W.S∷H∷U∷S∷H∷U∷W.C∷N∷?br/>

    ┃∷∷∷∷∷∷∷∷∷∷∷∷∷∷∷∷∷∷∷∷∷∷∷∷∷?br/>

    ┗━━━━━━━━━━━━━━━━━━━━━━━━━?br/>

Snap Time:2017-12-15 08:43:31  ExecTime: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