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总裁的豪门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秋瑟  冷情总裁的豪门新娘最新章节  冷情总裁的豪门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冷情总裁的豪门新娘最新章节第一百五十章爱多伤人(12-08-16)      第一百四十九章爱上你这件事(12-08-16)      第一百四十八章谜团深深(12-08-16)     

第一百五十章爱多伤人


    一段爱有多伤人。

    就代表着它曾经有多么动人过。

    曾经的曾经,

    他们彼此的爱像是烟花般绚烂多彩。

    但是烟花的动人色彩,虽然华丽而闪烁。

    转眼就失去了它的形状与动人,他们之间的爱情就这样。

    都说小产都要像是生孩子一样保养着,夏天晴也是这样被一大堆的人被陪着,照顾着,但是他们都发现夏天晴变了,变得寡言少语,失去了以往动人的笑容,木然的像是个任人摆布的布娃娃,尽管不像是前两天的不吃不喝,但是也不尽如人意,失去笑容的夏天晴,就像是天空本来的太阳被乌云遮起来了,再也找不到晴朗的晴天。

    冷烈再也没有出现过,不是因为他没有来过,他每天晚上半夜都会出现,但是始终没有和他们照面。贝雨甯一直都守在夏天晴的身边,照顾她,甚至忽略了自己的儿子,她也不在夏天晴的面前提起孩子,就怕戳到她的痛楚,就怕再一次伤害到她现在脆弱不堪的内心。

    病房里,人来人往,除了探病的还是探病的,张妈也来过之后就没有再出现,因为何秀英已经下了逐客令她不想冷家的人再来干涉夏天晴,因为不想她唯一的孩子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放下夏家企业,亲自来照顾。

    冷氏集团阴冷的总裁办公室。

    自从发生了夏天晴的事情,冷烈被苏若莹这样一提醒之后,他没有再在白天守着医院病房,而是回到了集团企业,这段时间,帮自己集团里的业务和金额做过规划,他想做一个最终的了结。而他自己和夏天晴的事情,该做怎么样的呢?因为踌躇不定,所以,他拿出了雪茄铁盒,划开铁盒,修长的手指,划出一支雪茄,雪茄被点燃,红色的火苗沿着雪茄的香味一点点延伸,迷离的烟圈顺着呼吸,烟雾缭绕。迷蒙的烟雾将眼睛迷红,瞳孔不断地缩小,渐渐地失去了焦点。

    门瞬间被火燎气极地推开,然后啪的一下合拢起来,“冷烈,你到底怎么回事,这件事,我都看不下去了!”冲进来的是灰色T恤与深蓝色牛仔裤,失去了往日里嬉皮笑脸的神色,而那张俊逸的脸上,向来不皱眉的穆岩也皱起了眉头。

    冷烈的背影伫立在落地窗前,不知道为何,在这个高大挺拔的身躯,此刻显得落寞与沧桑。没有言语,没有声音,只有他落寞孤独地抽着雪茄,雪茄弥漫着的烟雾,将他的背影虚幻起来,就像是人也一样漂浮与迷离。

    穆岩的脚步怔住了,总觉得冷烈眼里明明有那么多得在乎,为什么那么决然地离开,或者说是那么决然地否定那个孩子。

    “阿烈,你有苦衷吗?”穆岩不敢靠近,只能上前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将红酒注入杯中,他知道,这时候,当他难以靠近的时候,就喜欢喝一杯酒,喝酒能让人更加清醒,这就是冷烈的个性。

    穆岩将红酒杯端给冷烈:“你说啊,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啊,你就喜欢什么都只有自己知道,那你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嫂子,但是嫂子都住院醒来那么多天了,你为何没有一天出现过,我知道他们不愿意看到你,但是不愿意看到,你就天天到,我想嫂子不是个硬心肠的人,她会知道你的心意的!”穆岩气急败坏急着说道,他想唤醒这个沉醉在自己梦境里的男人,他最好的兄弟,他觉得他不该失去这样一个对他来说,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因为穆岩知道,失去会后悔一辈子。

    “回不去了,我们怎么都回不去了,离婚,是我和她唯一的出路!”冷烈低沉地落下几个字句,然后低头啜啜红酒,香醇的红酒,带着浓重的苦涩,原本甘醇的葡萄香味,如今像是黄连一般苦涩难咽,难道红酒也会随着人的心情变化而变化吗?

    “离婚,你想清楚了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上次在你家,出现的苏若莹,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但是你能把她带到家里去吗?你知道这样对嫂子的伤害有多大,我多数都是站在你身边,挺你到底,这一次,我不挺你,我的良心不能挺你,你知道吗?孩子的事情,你也不解释,让大家都误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穆岩真的弄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心里到底是藏了多少事情。

    冷烈的泪水已经落到了红酒杯中,荡起红酒的涟漪,“孩子是我亲手杀了,是我,都是我,你老婆说得对,我就是那个凶手!”

    “你……你说什么?”穆岩以为自己听错了,纵使所有人都误会冷烈,但是他始终相信他,但是此刻听到真相的时候,他多么希望自己是听错了。他居然自己都承认了。

    “是,我杀了孩子,我必须得到惩罚,离婚,我想这是我和她之间最好的选择,我们的婚姻走不下去了!”冷烈说话的时候,没有波澜起伏,他向来是这样,不管欣喜或者悲伤,都能把自己的情绪起伏藏在自己的心里,而自己的语气永远那么云淡风轻,让人捉摸不透。

    “你怎么忍心,那是你的孩子啊,你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我兄弟,我认不出你来了,你为了什么,真心不想让嫂子绑住你,也可以放手,何必伤害一个无辜的生命呢,现在搞得,我老婆天天在医院,家也不回,而嫂子更惨,前几天是不吃不喝,现在是吃东西了,但是说话不说,就像是个木头人一样,失去了精气神,好好的人,现在弄得人不像人,你到底做了什么?”穆岩感叹着自己身边的人的曲折感情。

    听到穆岩说到夏天晴的近况,就像是在冷烈的心口里撒盐一样痛楚,原来她现在过着的是这样的生活,她到底怎么了?夏天晴,你可以振作起来的,你要好好地为你自己活下去不是吗?不要在为我这样下去。

    手指滑动着玻璃的高脚杯,穆岩的话语就像是烙印一样烙在心头,他能想象着她现在无助地表情,然后不言语的场景,她失去了支撑就会像是现在一样,就像是雷雨天她蜷缩在角落里的场景。

    “我早就不爱了,何必为了这个婚姻套牢自己,我会尽和她办离婚手续,如果你不愿意看到我,那么你也可以不过来,我不需要人来安慰或者劝道,这是我做得决定,我自己一个人来承担!”冷烈放下狠话。

    “这是你说的,明天这个时候,你会看到我的辞职申请书,我想你不再是我的那个发小,兄弟,大家都说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你不值得我穆岩为你两肋插刀,我没有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兄弟,你都有本事亲手杀了你自己的孩子,那么有一天你也会这样对待每一个人,我不是被刺猬刺还会靠上去的人,抱歉,我今天来错了!”穆岩转身,一声不响地离开办公室,冷烈想抬手挽留,但是话语卡在喉咙口,一点声音也没有出来。

    或许再过不久,连这里都不属于他了吧,他还有什么资格挽留穆岩,穆岩,我最好的兄弟,这一次,对不起,谢谢你,一直在我的身边,而我有不得已的苦衷。离开或许对你,对天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只是默默看着穆岩离开的背影,那种决然的背影是属于背叛,属于离弃,属于过去的一种深刻的记忆。

    放下红酒杯,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秘书的电话:“王秘书,帮我联系张律师,让他帮我拟好一份离婚协议书,尽送到我的办公室!”

    “好!”王秘书收到这个电话也觉得很诧异,怎么总裁突然要离婚协议书,难道……

Snap Time:2017-06-23 18:13:52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