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傻妃》全文阅读

作者:唐梦若影  神医傻妃最新章节  神医傻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神医傻妃最新章节新文媚宠女土匪斗腹黑男绝对精彩(15-09-15)      惊喜来了亲们看过来(15-09-15)      影开新文了亲来支持影的新文呀(15-09-15)     

新文媚宠女土匪斗腹黑男绝对精彩

  
  新文《媚宠》已开,求收藏,‘女土匪’对腹黑男绝对的精彩,不一样的精彩,今日收藏的亲留言后都会有奖励,前50名奖励88萧湘币,50名以后的奖励20,只要收藏留言后就有奖励,谢谢亲们对影的支持,爱你们。
  《媚宠》简介:
  第一次。
  “公子别怕,我只劫财,不劫色。”她明眸流转,话语轻柔,她要的只是一样东西,只是,眼前情形似乎不妙,只一眼便可知,他绝非那种可以轻易招惹之人。
  “你不防劫一个看看。”男子冷眸微眯,声音一出,惊天动地,万物肃静,无人敢不从,无人敢违抗。
  “恩,好呢。”她淡笑嫣然,似完全不曾被他吓到,答应的那叫一个欣然,是他让她劫的,不是吗?
  结果,无所不能,所向披靡、举世无双、天下至尊的他真的被她打劫了。
  然后,他怒了,山摇了,海涌了,天崩了,地裂了,打劫了他还想逃?这整个天下都是他的,他倒要看看,她能逃到哪儿?
  第二次。
  “这一次又劫财?”男子眯起眸,望着她,似笑非笑,神色不明,高深莫测。
  她终于出现了,这一次,他倒要看看她还能逃到哪儿?
  “好说,好说。”她明眸流转,轻笑嫣然,一脸的风淡云轻。
  只是,望着眼前笑的跟狐狸似的男人,心知今天想脱身只怕很难,他摆明了就是来找她算帐的。
  “不打算顺便劫个色?”望着她一脸风淡云轻的笑,他唇角微扯,深邃的眸子中轻浮起些许不一样的色彩。
  “家有压寨‘夫君’倾国倾城,在外怎可沾花惹草,出门时‘夫君’交待,路边的野花千万不要采,‘夫君’正等着我回去呢、、、、、”她突然敛了笑,一脸郑重的回答,那神情要多认真就有多认真,话未落转身欲走。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顿时,一行人脸色瞬间黑了,他们天下至尊,人人敬畏,人人臣服的主子竟然成了路边的野花?还被她嫌弃到这种地步?这还有天理吗?
  “还想要逃,做梦,压寨夫君,杀了,至于你、、、、、、”下一刻,他已经倾身向前,牢牢的锁住她,声音中分明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这一次,他要再让她逃了,他就不是百里轩。
  你们?!到底谁才是土匪?!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各种激斗精彩上演,谁输谁赢咱各凭本事!
  人前,她是风一吹就倒的病秧子小姐,胆小懦弱,无才无貌,据说活不过18岁。
  人后,她是英姿飒爽、侠肝义胆、见义勇为、劫富济贫、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侠。
  这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只是自从遇到了他,为何一切都变了样。正文第一章
  一道秋色冷晴湾,无数峰峦远近间,一眼望去,层峦耸翠,如诗如画。
  “主子,过了前方的山就是凤凰城。”山峦间,宝马雕车外,侍卫恭敬而立,等候命令。
  “进城,去将军府。”马车内,低沉、磁性十足的声音传出,声音不高,却足以惊天动地,惊心动魄,不见其人,只需声音一起,便可让万物肃静,世人臣服,无人敢违抗,无人敢不从,何谓王者霸气?何谓强者魄力?正是如此。
  “是。”侍卫毕恭毕敬的应着,暗暗呼气,纵是跟随主子多年,面对主子惊人的气场仍就感觉透不过气来。
  主子如今已是当真无愧的天下至尊,天下之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主子做不到的。
  听说这山上偶有土匪出没,听说那土匪来无踪,去无影,听说那土匪向来是劫富济贫,只要出手,绝无失手。
  不过,今日主子到此,谁敢劫?除非不要命了。
  山底岩洞中,后置的石门严丝无缝,岩洞中灯火通明。
  一少女斜坐在一块石岩上,闭眸养神,宁静而安然。
  “老大,都已探清。”石门速开速合,一道身影速的落在少女面前。
  “说。”少女明眸睁开,波澜不动,不现涟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个字却让人无法违抗。
  “一辆华丽的宝马雕车,一个马夫,两个护卫,那人就坐在马车中,老大要的东西就在他的左侧两米处的位置。”
  “距离?”少女红唇轻动,仍就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话语。
  “还有十里。”
  “车速?”
  “时速20公里。”关于这时速,是老大新教的表达速度的方式,这儿都是山路,这样的速度已经很。
  一问一答,干净利索,无半句费话,是她的作风。
  少女重新闭起眸子,唇角微微扯出几分略显复杂的弧度。
  前几天,老爹突然告诉她,她有一门从小定下的娃娃亲,说那人近日要来凤凰城迎亲。
  要她嫁人?!而且还是嫁给一个古人?怎么可能?还是娃娃亲,不知对方现在是方是圆?
  她如今日子过的这般的自在,这般滋润,打死都不嫁。
  老爹是威名天下的大将军,讲承诺,守信用,既然定了娃娃亲,绝不能悔。
  不过,老爹说了,事隔多年,两家并无走动,人只怕是认不得了,只认的当时交换的定亲信物,那人这次就是拿了定亲信物来迎娶她的。
  那么要是没有了这定亲信物,谁认识谁是谁呀?
  所以,没办法,她只能把那定亲信物抢了。
  到时候,没有信物,老爹都不会承认,要说,她那威震天下的将军老爹对她还是很不错的。
  到时候,她就可以继续过她逍遥自在的日子了。
  现在,一切安排妥当,只等、、、、、
  “十,九,八、、、、、三、二、一、”她红唇轻动,低缓的声音慢慢的传开,随着一个个数字吐出,她的眸子缓缓睁开,一瞬间,锋芒惊现。
  “砰。”她声音刚落,外面一道声音突然的传来,不是太大,此时在这山谷间却足以惊心动魄。
  少女利落的起身,瞬间全面武装,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如一阵风般的出了岩洞。
  岩洞外的路面上,有她事先掩放在土层中的特别制造的迷雾加迷药弹,颗粒小,颜色如土色,掩在土层中,纵是神仙下凡都看不到,照样中招。
  这儿可是她的地盘,只要她出手,绝无失手。
  为什么?!
  因为,人前,她是风一吹就倒的病秧子小姐,胆小懦弱,无才无貌,据说活不过18岁。
  人后,她可是英姿飒爽、侠肝义胆、见义勇为、劫富济贫、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侠。
  记住,是女侠,女侠,绝非女土匪。
  转眼间,她已经上了被逼停在路中间的宝马雕车,烟雾弥漫中,别人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她却看的清,因为,她有穿越过来时从现代带来的可以透视迷雾的眼镜。
  只是,她上了马车了,看到静坐马车上,神情淡然,波澜不惊的男子时,不由的愣住。
  这个男人竟然没有被迷晕?他此刻的目光准确无误的直盯着她,这深雾之中他是真的看的到她,还是?
  而且这个男人长的也太好看了吧?好看到没天理。
  “公子别怕,我只劫财,不劫色。”她明眸流转,话语轻柔,听似调戏的话,却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她的眸子望向他左侧两米处的包裹,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要的只是一样东西,她的定亲信物,拿到东西就走。
  眼前情形似乎不妙,只一眼便可知,眼前的这个男人绝非那种可以轻易招惹之人。
  惹了他,绝无好下场。
  只是,现在想要退已经不可能了,更何况,以她的性格拿不到东西怎么可能会退。
  “你不防劫一个看看。”男子冷眸微眯,声音一出,惊天动地,万物肃静,无人敢不从,无人敢违抗,那气势竟然让她下意识的本能的想要臣服。
  “恩,好呢。”不过,下刻她淡笑嫣然,似完全不曾被他吓到,答应的那叫一个欣然,是他让她劫的,不是吗?
  说话间,身已动,手速而直接的伸向她想要的目标。
  只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目标,一阵狠风猛然袭来,纵是她身手敏捷,竟然没能避开,硬生生的被他带了过去。
  那力道太,太猛,太突然,一时间,她只感觉自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完全失去控制,狠狠的跌落。
  因为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道,只能身不由已的随着他的力道,眼看着她就要被他带到跟前,她本能的仰起头,想做最后一博挣开他的束缚,只是万万不曾想到,下一刻,他力道突增,两股突然的力道出乎两人的意料,改变了原有的方向,然后她狠狠的砸在他的怀里,她的牙齿不偏不移的狠狠的啃向了他的唇。
  这一刻,她可以确定,他无法透过浓雾清楚的看到她,只是凭着惊人的听力与判断力精准的撑握一切,要不然,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失误。
  感觉到那性感的薄唇传来的奇怪的温度,感觉到那淡开的血腥,然后她竟然下意识的,鬼迷心窍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原本以为舔是她自己的唇,但是,事实证明她舔的却是他的唇,她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瞬间,万物沉寂,下一刻,风起云涌,他冷眸遽然眯起,惊起的杀意速的充斥着整个空间,让人心惊肉跳的窒息,让人毛骨悚然的惊竦。
  她相信,这一刻,他绝对能把她瞬间撕成碎片,不,或者碎片都不剩。
  东西没有抢到,总不能把小命丢了,她对这条小命可是爱惜的很。
  感觉到,他就要将她撕裂的那一瞬间,她刚好搁在他腰间的手中突然多了几根银针,速的对着他的腰刺了进去。
  银针上沾了麻药,迷药迷不晕他,她就不信麻药也不管用,当然麻药只是让他暂时不能灵活的行动,不会遭成任何的影响。
  此刻,马车上迷雾更浓,他看不到她的动作,其实,他也并非完全毫不察觉,只不过,他并未曾放在心中,天下任何的毒对他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只是,下一刻,他却发现,他竟然不能动了,他深邃的眸子微微一闪。
  见他不能动了,她暗暗呼了一口气,速的抓过一侧的包裹。
  “姐要的东西就没有拿不到的。”然后,她极近得瑟的扬了扬手中抢到的包裹,反正他现在不能动,又看不到,谁怕谁呀。
  “你确定?”浓雾中,男人的眸子准确无误的直盯着她,似笑非笑。
  她微怔,不敢再停留,速的离开,出了马车才发现自己后背衣衫早已汗湿,若是可以,绝不想再与这个男人有任何的交集。
  回到岩洞中,她打开差点失了性命抢来的包裹,顿时傻了眼,里面除了一件亵衣亵裤,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她要的东西。
  她很确定,她在拿到包裹时,东西还是在里面的,也就是说,那个男人在中了她的迷药,中了她的麻药后,还是从她抢到手的包裹中把东西拿了回去,难怪当时,她看到他的神情有些诡异。
  “撤,回将军府。”她突然的打了一个冷颤,若是等麻药过了,那个男人能够自由行动了,她只怕有十条命都不够他杀了。
  好在,她老爹是将军,将军府至少是安全的。
  马车上,浓雾已经散尽,他已恢复如常,却并不曾有任何的动静,只是轻握着手中的东西,目光深邃,那个女人想要这个东西!
  他百里轩竟然被一个女人打劫了,那个女人不但打劫了他,还吻了他?不,是咬了他,还舔了他、、、、、、
  他的手碰了一下唇上的伤,原本深邃的眸子更是高深难测。
  好,很好,这一刻,他真的怒了。
  他怒了,山摇了,海涌了,天崩了,地裂了,那后果谁能承受?!
  “主子。”醒过来侍卫看到眼前的情形吓的心惊肉跳,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他们真的被那个土匪打劫了?!
  好在,主子没事,只是,主子唇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而且主子这样子看起来实在是、、、、、、
  “去将军府。”他眸子微转,望了过来,一瞬间,世间万物皆黯然失色,顷刻间,所有一切皆化为渺小,只是一个目光,便足以让天下众人皆跪拜臣服。
  他知道,那个女人不会傻到在这儿等着他来搜,所以,他不会浪费那个时间。
  那个女人打劫了他,还想逃?这整个天下都是他的,他倒要看看,她能逃到哪儿?
  

Snap Time:2021-08-02 05:19:53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