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艳曲》全文阅读

作者:浪荡邪少  邪艳曲最新章节  邪艳曲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邪艳曲最新章节第一百章(12-06-25)      第九十九章(12-06-25)      第九十八章(12-06-25)     

第一百章

  
  PS:本书已完本,今天火爆近六万字,为新书拉票冲榜,请大家帮忙为新书投一下票!支持一下邪少的新书《帝王本色》!
  他是现代都市中的帝王,他是一个迷一样的男人。
  他有着别人所没有的魄力和天赋,也有让天下男人艳羡的艳福!
  ——————————
  刚入水中,被冰冷的河水裹住,许剑锋突然想到了在河底的武天媚。“天媚,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边念叨着,许剑锋连忙向河底潜去。刚刚进入河底,许剑锋就发现了那神秘的石门。
  隔着透明的石门,许剑锋一眼就看到了闭目打坐的武天媚,此刻,她的身边笼罩着一层浓密的白色气息,阵阵幽香不断的传进许剑锋的鼻子里,他知道这是武天媚正在散发体内气机产生的幽香。再迟一点,等到武天媚体内气机散尽,他还是没有用纯阳之气帮她的话,武天媚怕是要功散人亡。
  “天媚,我来了。”许剑锋心中叫了一声连忙打开石门进入神秘空间里,透过武天媚身上笼罩的白色气体,许剑锋看到了武天媚脸上的苍白之色,他知道这是武天媚正在散功的兆头。深深的吸了口气,许剑锋在心里骂了一句:“都是***混蛋大蟒,害得老子差点误了大事。”
  到了这个紧要的关头,许剑锋也不敢耽误了,盘坐在地上他运起体内的逍遥真气。双掌抵在武天媚地后背,帮她稳固体内乱窜的气机。
  其实,在许剑锋看到大蟒的时候,武天媚就发觉到了外界的变化。只是因为她正处于修炼的紧要关头,根本不能分心。在许剑锋出了神秘石门之后,武天媚虽然知道外面发生了一些变故,可是她依然默默的运功修炼。
  一天后。就在武天媚修炼到散功的时候,许剑锋依然躺在大蟒地肚子里吸收着大蟒的内丹。按照先前两人商量好地计划。只要武天媚到散功的时候,许剑锋就会运逍遥真气帮助她。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见动静,武天媚意识到许剑锋真的出事了。
  就在她要被澎湃的真气弄得爆体而亡时,许剑锋及时的将逍遥真气输进了她的体内。武天媚的纯阴真气一遇到许剑锋地纯阳逍遥真气,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很多。知道许剑锋回来了,武天媚这才赶紧收摄心神引导着真气在体内运转。淡淡的白色气体再次涌现,将两人裹在了里面。
  第五章
  仅仅一个照面。冷面带领的20名东南忍者就死的一个不留,暗骂夏炎国人的卑鄙,冷面孤身一人撤离到血锋堂的门外。雨水滴在他的黄金刀上,发出啪啪的敲击声。而此时血锋堂地内部,却是渐渐的沉寂下来。透过血锋堂的大门,冷面的眼光迅速的在院子内扫了一下。
  满地都是流出的血水,混合着雨水地鲜血不断的流进下水道里,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地上。散乱的丢着一把把的武士刀,看着那些昔日里并肩作战的兄弟们再也不能起来了,冷面心中格外的平静。人死了没有关系,但这次剿灭血锋堂的任务失败了,他该怎样向千岛大师交代呢?
  “泉上先生,我们失败了。”看着满脸怒色的泉上水井。冷面低下了脑袋。“混蛋!”泉上水井气得差点要跳了起来,他根本无法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转眼之间,这冲上去地60名东南国同胞就完蛋了,他却是没有丝毫地退缩,“梦先生,我们带着兄弟们一起冲,我就不信破不了血锋堂的破门。”
  梦奇风眼中闪出一丝讥笑,死几十个东南国人无所谓,他最担心地就是唐风的安全,他的得力助手就只剩下唐风一个了。他不能再失去唐风了。
  “梦先生。怎么了?”泉上水井拔出腰里的手枪,恨恨说道:“早知道。我就让东南伟大的勇士们带枪了。”先前在水下提出要带武器的时候,泉上水井一下否决了。他没有想到血锋堂的人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用禁忌武器。
  “三少、、”
  就在梦奇风犹豫不决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微弱的叫声。定睛看去,梦奇风一下便看到了满身血迹的唐风。“唐风你怎么了?”梦奇风大步走到唐风的面前,此时的唐风已经奄奄一息了,鲜血不断的从他的七窍中流出,搀扶在梦奇风的肩膀上,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三少,我们中埋伏了。”
  “唐风?”梦奇风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清脆的喀吧喀吧声不断的传了出来。“冲!”大吼一声,梦奇风当先一人向血锋堂的大门奔去。唐风的死去,让一向冷静的梦奇风失去了耐性,到了这个时候,他最想做的就是冲进血锋堂里大开杀戒,为唐风报仇。
  看着梦奇风渐渐远去的背影,泉上水井头脑一热,立即挥手命令剩下的20名东南武士紧跟上去。待他带领手下冲进血锋堂的时候,泉上水井惊呆了,这是怎样的地方啊?
  满地的残肢断手,那些几分钟前还生龙活虎的武士,此时全都躺在了地上,浓浓的雨幕依然掩盖不了浓浓的血腥味。泉上水井默默的走到了同胞的尸体前,他的心犹如陷入冰窖一般的冰冷。
  原来自从下午萧正得到消息之后,为了防患于未然,他便命人在血锋堂的院子里挖了几十个陷阱,而且在那陷阱里全部装上半米长的钢叉。晚上7点钟的时候,唐山进带给萧正一个确切的消息。
  再得知东南武士会大举入侵血锋堂之后,萧正让林飞带着凤儿率领堂里的兄弟撤离了总部。而他则带领着10多名精英留守血锋堂。就在东南武士如无头苍蝇一般冲进血锋堂地时候。血锋堂的精英们带给他们的则是无情的子弹和一颗颗的手雷。
  就这样,由冷面、宫本、水下、唐风带领的80名东南武士,在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情况下,除了冷面一人安然无恙外,可谓是全军覆灭。在零损伤地完美作战结果下,萧正带领着血锋堂的精英们沿着密道撤出了血锋堂,而留给泉上水井和梦奇风地。则是空荡荡的一间大房子。
  待手下的武士告知血锋堂空无一人之后,泉上水井怒火攻心之下。猛地朝天开了三枪。“八嘎!”泉上水井大骂一声,正要进屋搜寻一番,刺耳的警笛声传了过来。无奈之下,泉上水井只好带着剩余的武士灰溜溜的逃离了现场。
  ------
  许剑锋大口的呼吸着湿润地空气,心里那股闷闷的东西顿时被赶了出去。在河底憋了三天的他终于和武天媚一起完成了双修**。运起体内的魔道无边真气,许剑锋的头发无风自动,阵阵劲风不断的从他的身体里传出。引导真气在体内转了一圈,他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魔道无边**的最高境界。
  收功后来回走了几步,许剑锋正要回屋,一股香风扑来,顿时,一个滑腻温热地身体钻进了许剑锋的怀里。
  许剑锋不用抬头便知道来人是谁,那熟悉味道除了武天媚还能有谁呢。钻到许剑锋的怀里,武天媚不言语。只是吸吮著许剑锋的耳垂,腰肢缓缓的蠕动,**在许剑锋的胸口蹭来蹭去。
  许剑锋被摩擦地好不乐,体内的欲火一下升起。使劲拍了一下她白嫩的屁股,“啪”的一声,在宁静的夜晚听起来异常的清脆。这个声音和武天媚湿热的嘴唇已经把许剑锋的**彻底的勾了起来。许剑锋飞的脱掉两人地衣服。
  “天媚,我好爱你,接受我地爱吧。”许剑锋边亲吻着武天媚的嘴,边呢喃着说着动人地情话。朦胧中,武天媚风情万种的发出一声**蚀骨的呻吟,那柔媚至极的姿态,让许剑锋把持不住,那若有若无的声音让他的血液彻底燃烧。双手按住怀中美人坚挺的**,许剑锋彻底迷失在她的身体上、、、、、
  激情过后,许剑锋带着已成人妇的武天媚离开了山谷。等到了市区之后。他给萧正打了一个电话。得知了血锋堂新的总部之后,许剑锋将蒙着面纱的武天媚送回武家之后。他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血锋堂新的总部。
  刚下车来到总部门口,许剑锋一下便愣在了当场。在他面前,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凤儿,正站在门口,似乎是等待着他的到来。心内一紧,许剑锋的双眸再也不能离开她,温柔的盯着凤儿,许剑锋一个箭步上去把凤儿紧紧的抱在怀里。
  “凤儿,你去了哪里?”许剑锋的双眸要湿润了,紧紧抱住她温香的身体,他喃喃的在她耳边低声倾诉着歉意和甜蜜的情话。
  被许剑锋紧紧的拥抱着,凤儿娇躯不断的颤抖着,听到那甜蜜的情话,她更是难以自制的留下了幸福的泪水。许剑锋的这一个拥抱,她足足等了三年了、、、、、
  看着这个温馨的场面,萧正林飞等人兴奋的鼓掌起来。等到许剑锋抱着凤儿向屋内走去,林飞更是兴奋的吹起了口哨。等两人一诉离别之苦后,萧正将许剑锋叫了出来。进入静室之后,萧正递给许剑锋一封唐山进派人送来的信。
  等看完唐山进的来信,许剑锋心里震撼极了,任他许剑锋智比天高也不能想像得到梦奇风的真正身份:前朝的贵族。意识到这封信属于高度机密,许剑锋手指微动,那封信便化成了阵阵的粉末。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阵阵的敲门声,“少主,是凤儿!”听到凤儿的声音,许剑锋给萧正丢了个眼色,萧正点了点头,转身打开门出了屋子。
  凤儿一脸忧色的对许剑锋道:“少主,我得告诉您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许剑锋看着一脸担忧之色的凤儿说:“什么事情,看你的样子好像很重要,你说吧!”
  “林海伦,就是夏炎国安全总局的总局长!”凤儿盯着许剑锋的眼睛说。
  “林海伦,夏炎国安全局局长!”许剑锋不由得神色凝重起来。
  “是的,少主,凤儿已经确认,夏炎国的安全局局长就是他!”凤儿不无担心的说。
  “原来号称武林第一高手的林海伦,竟然还有着这么隐蔽的身份!”许剑锋小声的说着,“好,我也正好想会会这个安全局的局长,既然是林海伦,那么我这就给他写信。”
  许剑锋拿出纸笔,略微一思索写下:“天南峰顶,故人相邀!月圆之夜,不见不散!许剑锋拜上!”
  凤儿手拿着着信对许剑锋道:“少主,是不是稍缓再和林海伦见面?”
  “不,现在是刻不容缓,唐山进已经调查出来梦家就是前朝的王爷,而且,梦家已经和东南国人勾结在一起欲图谋反,我要和林海伦谈清楚,否则他一直会对我有误会。凤儿,我现在要做的事情不仅是为了我们魔门。这是个非常关键的时刻,是关系到我们夏炎国的过晕问题。林海伦不仅是个武林人士,仅仅凭他是武林第一高手我还不想见他,可是他是夏炎国的安全局局长,那么我就不能不去见他。最近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们已经被国家有关部门所注意。林海伦作为国家重要部门的负责人,他对我和组织的关注肯定少不了。我见他不是为了向他妥协,我只是希望能和他把我们之间的事情拖后一下,至少我要让林海伦给我一段时间,等我处理了梦家和东南国的事情以后,再解决我和林海伦之间的事情。”许剑锋目光深邃的看着远方说。
  “少主,林海伦能答应吗?”凤儿小心的说。
  “这关乎到民族大义,也关乎到夏炎国的国运,我想林海伦不会至民族大义和夏炎国运于不顾。凤儿,信你马上送出!”许剑锋冷静的分析后吩咐。
  “是,少主,凤儿这就去安排!”凤儿恭声回答。
  

Snap Time:2021-08-02 05:12:53  ExecTime: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