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赔身小情人》全文阅读

作者:韩祯祯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最新章节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最新章节第1125章(全剧终)(15-09-15)      第1124章大结局(一百零四)(15-09-15)      第1123章大结局(一百零三)(15-09-15)     

第1192章大结局(九十二)

  
  一阵狗吠声,从庄家城堡很远很远的草坪处传来,自从唐可馨怀孕后,一切非人类生灵靠后,包括那比牛还高的狗,只余下二十七只“小昊昊”偶尔还能见到身影出来溜达溜达,这么多人里,李妈妈最兴奋,自从殷月容怀孕后,她就一直没再照顾过孕妇了,今天她迅速地命人将博奕从葡萄庄园送过来的上等“甜酒”,全部先存进地下酒窑,待过些时日,唐可馨生下宝贝坐月子时,就可以用来蒸最补身子的甜品!
  李妈妈一边吩咐佣人小心翼翼地捧好七罐甜酒,一边让佣人将打开的那一罐,放进厨房冰库里封存好,说大小姐喜欢吃!!
  大小姐闺房!
  庄艾琳穿着白色吊带背心与白色短袖,披着及腰的长发,展露她最完美的身材,站在诺大的闺房中央,学着父亲那样挥动高尔夫球棒,她边扬起那长长的高尔夫球杆,边稍凝力量腑脸看向地板上那只高尔夫球,幽幽地说:“也不是姐姐不想帮你,可如果可馨不生孩子,妈就要逼我生!那我怎么办?更何况,我也希望我俩个外甥好啊!万一他们在可馨的肚子里,真不开心了怎么办?”
  庄昊然一阵无奈地坐在单人沙发上,像被人五花大绑那表情,无语地瞅着姐姐那挥球棍的强大气势,重叹一口气,还是剖开心地说:“姐姐!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和可馨在一起,这才新婚第二天,我们就要硬生生的分开?没有老婆,我晚上睡不着,怎么办?”
  “没有人在乎你现在睡不睡得着。『言*情*首*发『言*情*首*发”庄艾琳也直接爽地挥起那球杆,像枪那样瞄准它的直径!
  庄昊然听着这话,顿时一阵灰心丧气。
  庄艾琳却倾刻像个舞林高手那样,将高尔夫球棒当棍子,脑海里闪过蝶衣那非人类迅速的身影,她一个旋转飞跃地闪身而起,任由长发飘飘,刹时就要击中外公外婆送给自己十七世纪的古董钟,却就要砸中的一瞬间,她倾刻停了下来,凌利的双眼深眯着金属轴端,就差一厘米就砸中那三百多万的东西,这才缓缓地收起球棍,转过身看向弟弟,单挑眼眉地说:“看见了吧?你姐我可不是一般人的身手,要你真敢半夜爬到可馨的*上,后果自负!”
  庄昊然一阵无语地转过身,看向自己的姐姐走进浴室,砰的一声关上门,他再沉喘一口气,想起今晨抱着老婆躺在那深蓝*褥上,那娇嗔羞涩的模样,他再一阵郁闷地咽了咽干渴的喉间,现在太阳才刚下山,自己就被妈派了几十个保镖把自己给关起来,可晚上万一宝宝踢妈妈了怎么办?万一姐姐和妹妹打架怎么办?这俩个顽皮的孩纸~~~~~~~~
  这个男人再一阵哀号,仰脸好苦地想着,老婆没在身边,这漫漫长夜应该怎么过啊?
  夜色很地降临,星光阵阵闪烁。
  蒋家城堡!!
  蒋天磊强忍着喉咙像被火烧的感觉,从浴室里迈步出来,卧室摆放着环亚无数的文件,庄昊然那个要命的东西,和自己处理公事的办法不一样,他好像仗着自己记忆力好一样,处理各国酒店分公司的事务,仿似杂乱,其实又有章法在内里,必须要很细心才能发现问题,不同自己将一个时间段的各事务,会共同解决,他重喘一口气,直接坐在沙发上,迎着旁边的台灯,看向近百份文件,想着昨凌晨俩点,今晨唐可馨出院他都来不及送束花过去,他直接疲累地拿起某份英国总部文件,审阅着内里的数据,想着今天能早点休息……
  敲门声骤然响起。
  蒋天磊专注地审阅着文件,忍着强烈的不适,稍显疑惑地放下文件,站起身来走到待客厅门边,倾刻打开门,心里还在疑惑这么晚了,谁来……
  瞬间,他愣住了!!!
  庄昊然身着白衬衣与黑西裤,竟那么逍魂地出现在门边,手还轻倚在门框上,流露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好性感*地看向蒋天磊……
  蒋天磊顿时感觉背后一阵冷直窜上来,居然看到庄昊然那么悠闲地扬着恶心的笑容瞅着自己,他顿时喉间像咽了死苍蝇一样,瞅着面前这个人,呆得说不出话来……
  庄昊然却流露坏坏的笑容,看向蒋天磊,好不闲悠地说:“蒋总裁,这么早就休息啦?不忙吗?我就知道……我平时把环亚处理得好好的,能有什么事需要您操心?看看你现在幸福的样子……”
  蒋天磊听着这话,顿时一阵火气直窜起来,却依然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瞪紧面前人,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失笑说:“我的眼睛没事吧?前天才刚吵着嚷着要请五年假的人,今天就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怀孕没有不适的地方吗?或许呕吐,昏眩之类的……”
  庄昊然瞬间失笑地看向蒋天磊,边想推开面前往内走,边说::“没事……还好……”
  蒋天磊却瞬间挡住他的去路,紧绷着脸庞,不客气地瞪着面前人,一脸恶狠狠表情地说:“我警告你,庄昊然!我已经忙了一整天了,累得没有心思和你呕气,识趣的给我滚!!”
  “哎!!”庄昊然一时扬笑地看向蒋天磊,确实那么诚心诚意地说;“我是真的有时间来看看你嘛!想着将来我俩个宝贝如果出生,我们兄弟俩能聊的机会就不多了!!难得有这么相聚的时刻,我今晚……好好陪你!!”
  蒋天磊听着这话,顿时无语得真想扇自己一个耳光,提醒自己不是在做梦,这个昨天还一副要死要活要长假陪老婆的人,今晚竟然莫名其妙地出现,说要好好陪陪自己,他尽量重喘气息,让自己适应这个神经病的思维,好一会儿,才语重心长地说;“你说……你今晚好好陪陪我……那……你老婆呢?孩子呢?我……我怎么好意思?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庄昊然顿时一副深思熟虑,好为难的表情,想了一会儿,才看向蒋天磊笑说:“放心,亲爱的,不会被人发现!!我出来的时候,爸妈都不知道,可馨也有可能睡下了……”
  蒋天磊再想扇自己一个耳光,一脸无语地看向庄昊然,说:“我不要!这种事……就算外人不知道,也会被雷劈的!你上次让工程部挂起那避雷针,都把我吓了一跳!咱们一起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您现在好不容易怀上了,就安份守已吧!!如果没事,我关门,你点回家歇着!不要着凉了!”
  话说完,他瞬间砰的一声,带着强大怒火地把门甩上!!!
  “哎!!天磊!!”庄昊然顿时握着那瓶红酒,不停地拍着门,边拍边大叫:“我是真的诚心诚意来见你!来感谢您!打算牺牲一个晚上来陪你!开门让我进去!”
  蒋天磊紧绷着脸部表情,直接身体堵着那扇门,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疯子!给我滚!”
  “开门,再不开门我生气了!顶多我呆上半夜,下半夜就走!”庄昊然再啪啪地拍门!!
  蒋家好些不明真相的佣人,个个站在那深长的回廓,听着庄昊然和蒋天磊的话,都一阵阵掩嘴,你瞪我,我瞪你,碎碎私语。
  庄昊然看着那扇门依然紧紧地关着,他只得放缓语气,求和地说;“哎哟,就不能开门咱们聊会嘛!闷都闷死了,太阳下山后,我妈就让几十个保镖把我给堵外头不让回家!”
  里面一点响声也没有!!
  庄昊然握着那瓶酒,有点惺惺然地瞧着那扇门,凝站了好一会儿,自己都不禁失笑,只得感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庄家城堡!!
  夜晚十一点!!听闻这个时辰,正是*头公公,*头婆婆出来守护小宝宝的时候,但整个庄家依然围绕着无数的保镖,一个一个那么临阵以待,自从少奶奶将要入眠后,这个家里人走路,都不敢太大声,那二十七只“小昊昊”也被送进小林子里了,只是偶尔传来了一阵“潺潺”声响,某俩个保镖巡视小树林时,十分警觉地往内看去……
  一点悄然的声音也没有,他们再继续缓慢地往前……
  庄昊然靠在树林的边沿位置,按着十分熟悉家中的保全系统习惯,他先是凝望看着到处的保镖,在这个点刚好换班时,他明显那么悠闲地转身,已经让苏洛衡更换视屏系统,只要保镖没有发现,就不会有人再发现,他倾刻来到墙底下,抬起头看向二楼自己主卧房的那扇落地窗,里面折射出一点如橘子般的暖和灯光,知道老婆可能睡着了,他顿时一阵激动地笑起来,即刻二话不说,就沿着一楼至二楼的欧式雕花,三俩下就让身体升腾上去,再脚踏着一楼窗户横梁,再迅速地往上爬——————
  这个可怜的男人,今天早上,庄家蒋家殷家所有的财产,几乎全给了老婆和肚子俩个宝贝,他现在又一分不值了!!所以说,三兄妹,做夹心那个最可怜!!
  庄昊然废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感觉自己的额前有点出汗,才那样沉沉喘喘地爬到了二楼自己卧房的落地窗台上,双脚才站稳,气还没有喘顺,就已经看到面前一个紫色的身影,吓了他一大跳,就没差直叫出来!!!
  蝶衣却依然一脸冷静地站在露台上,看向庄昊然。
  “你吓死我了……”庄昊然无语地看向蝶衣,重喘一口气,才细声地说。
  蝶衣是殷月容派来监视庄昊然的,她却只是淡淡地看向他,不作声。
  庄昊然再深看了蝶衣一眼,这才缓缓地转过身,来到露台那扇落地窗前,刚要轻敲那扇窗,想叫唐可馨来给自己打开,却倾刻看向内里呆了……
  唐可馨穿着淡蓝真丝睡裙,披着乌黑长发,手里握着一本婴儿书,已经侧身躺在*上,沉沉地睡过去了,那飘飘缦纱偶尔朦胧她的脸庞,能感觉到她沉浸在很幸福与甜蜜的世界里睡过去,旁边还摆放着某相框,是自己与她的婚纱照,知道她在入梦前,一定用那甜甜的嗓音,轻抚着肚子说;“宝宝啊,这个是你的爸爸……你爸爸好帅对不对?你爸爸真的是天底下最帅的男人……他仿佛拥有了一切,却把一切都给了他最爱的人,包括家人,同事,朋友……当然还有宝贝哦。今晚妈妈虽然很想爸爸,但是妈妈不寂寞,不孤单,因为妈妈带着爸爸的爱,就已经可以很幸福的走无数的日子,一年,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不管孤身到多久,都能在天边看到他的模样……他是那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天上的星星……”
  这个女孩仿佛轻轻地一笑,双眸闪烁着泪光,深抚着肚子柔声地说:“妈妈是一个笨妈妈,永远都没有办法赶得上你爸爸的脚步,因为他真的太帅了……太有魅力了……宝贝……你们都会原谅妈妈的对不对?妈妈未来一定会很努力很努力地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让你爸爸毫无后顾之忧地去实现人生理想……让宝贝健康乐长大……你们不要相信爸爸说请假五年的话……他或许今晚爬上露台看完妈妈后,就要回书房忙去了……”
  庄昊然双眸闪烁着泪光,看向落地窗内的女孩,那般纯纯动人地睡着,手握着那婴儿书,却迎着风儿,在继续翻页,他流露那感激而深情的笑容,仿佛也能中的内容,是如何记录孩子的成长……
  “为什么不敲门叫醒少夫人……”蝶衣淡而不解地问。
  庄昊然深深地看向面前的女孩,那样感触许久,才微微笑说;“你知道吗?蝶衣……假如她今晚睡不着,可能就不是我庄昊然的妻子……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为了我……照顾好她自己……就让她睡吧……就让她从此每天都有愉的梦乡……”
  蝶衣听着这话,便深深沉沉地看向屋内的唐可馨,好一会儿,才缓声地说;“总裁,如果宝宝出生,可以给我抱抱吗?”。
  庄昊然凝望妻子好久,听着蝶衣这句话,他缓缓地转过身,看向面前的女孩,笑了。
  今天的此结束。

Snap Time:2020-05-31 06:20:47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