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赔身小情人》全文阅读

作者:韩祯祯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最新章节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的赔身小情人最新章节第1125章(全剧终)(15-09-15)      第1124章大结局(一百零四)(15-09-15)      第1123章大结局(一百零三)(15-09-15)     

第1193章大结局(九十三)

  
  夜凉如水,阵阵云层,偶尔聚集,偶尔疏散,星星点点的光芒,也渐渐地隐退。79阅.读.网
  庄家城堡顿时陷进了一片夜色中,只有保镖们在细微而悄然地走动,天际的月亮终于要藏匿在夜色中,没有多久,一阵脚步声,如此分明而沉重地传来,甚至带来了紫色长长裙罢的“潺潺”声,蝶衣默不作声,依然冰冷着脸,迎着这逐渐降临的薄雾,应着庄昊然的吩咐回去休息,却还是逐渐往树林方向走去,深夜从没有睡过觉,闭上眼睛就是身体就像被人钳着升腾而起,而狠狠拉扯自己,不让自己被抓走的,是那暖暖的身体……
  落雾越来越多,整片树林,如雾似幻,悄然得没有一点声响。
  蝶衣继续迈步往前行,双眸仿似无光,却警觉无比。
  突然一阵声响,仿似从远处梦境中传来,似深长的哀怨,又似无病*,总之只是带着命牵一线的忧怜般。
  蝶衣瞬间停下身体,双眸即闪烁锐利的光芒,站在那团团的薄涡,看向前方树林中的团团薄雾,身体瞬间僵直,混身升腾起警戒的气息,深深地凝望着那迷团,明显地知道前方有异物,而且几乎有俩个以上的生灵,她双手微握成拳头,深盯紧前方。
  一阵风渐渐地吹来,仿佛阵阵送走了那迷团,终于那阵哀怨声,有点清晰地传来。
  蝶衣瞬间僵直了,瞪大双眼,听着那在梦中千万次的哀怨声,不可思议地目视前方团团迷雾,生平第一次有人的情感般,伤,疼,惊,喜,恐惧,震憾地看向前方,双眸甚至暗蓄着泪水,依然不可置信,甚至胸膛处传来阵阵沉喘气息……
  果然,风势渐大,那阵阵雾团终渐渐散去,冷墨寒身着黑衬衣与黑西裤,先站在薄涡,深沉而心疼地看向蝶衣……
  蝶衣双眼含泪,先看清冷墨寒那深沉的身影,再深喘而激动,带着那不可思议的感觉与期待,再腑头深深地看向他身边那迷团。
  没有多久,薄握于清清晰晰地散去,一头将近十六年寿命的黄毛狼狗,如此奄奄一息地停在冷墨寒的身边,曾经过去澄亮的大眼睛,如今随着生命的将消逝,而缓缓地轻眨,那毛被其它异类动物扯得断裂,随着薄雾轻垂下来,显得如此怨哀,却在看向蝶衣时,仿佛认得朋友般,盯着面前的女孩,微再轻哀叫了一声,想要迈步往前,后腿却已经瘸倒在地上……
  蝶衣顿时那般震惊地瞪大眼睛,看向前方就要丧失生命的生灵,莫名地回想起那段被困关笼子中,乘载在水中那段岁月,经常是那暖暖的身体,靠近自己给点温暖,甚至在自已将要被抓走时,是它勾住了自己的衣物,任由铁柱刺进它的后腿,鲜血当时如它的怒叫般,阵阵涌出……
  颗颗眼泪阵阵滴落下来。
  一个仿佛再也没有人类感情的女孩,此时看向面前那垂老的生灵,却似看到亲人般,喉间仿佛哽咽了几个世纪的苦与痛,任由泪水阵阵滑落,停站在湿润的草坪中许久,终于那样不可置信地倾身上前,如同孩子飞扑向那垂老的生灵,哽咽地叫着那个时候,那个国家的语言……“阿椰……”
  这个女孩瞬间扑到那狼狗面前,将它苍老的躯体拥进怀里,嗅着那熟悉的味道,顿时再如同孩时被困的那样,阵阵抽搐沙哑地哭着……
  那狼狗也仿佛认得蝶衣般,微眨眼,如亲人般好哀怨地叫了一声。
  蝶衣将那狼狗拥得好紧好紧,眼泪阵阵滑落,依然紧记那铁柱插进它的肉里,鲜血阵阵滑落下来,渴望找到它,这是她人生唯一的梦想,唯一生存的目的。
  冷墨寒默默地站在那狼狗身边,看向蝶衣第一次这样动情地哭着,他的双眸也微含泪水,想起初见这个女孩时,她那哑口无言的可怜,为了寻找这狗,庄昊然废尽心思,出动了无数人力物力,追塑到十多年前的事故,辗转反侧才在这将埋进黄土的狼狗硬救了出来,原本想为它清洗身体,却发现它已经苍伤无比……
  “阿椰……”蝶衣再那样激动落泪地环抱着那狼狗,仰脸阵阵落泪,却仿佛了却世间心愿般,终将埋藏在自己世界的故事,尽数释放而出。
  美玲与清平等人,纷纷站在树林中,看向蝶衣那样激动落泪,她们也纷纷落泪……
  庄昊然则停站在露台前,看向蝶衣那淡淡的身影,微露笑容。
  这个世界上,确实,但凡不尊重生灵的人,就没有办法,体会活着的最深切情感,就没有办法体会,那种为一切而努力的尽致意义。
  时间渐渐过去了,无论如何活的人,时间都在愉地溜走了。
  庄昊然踏踏实实地休息了整整三个月,这或许他从过去至今最悠长的假期,在这三个月里,他尽心尽力地陪伴着妻子,每天妻子所吃的早点与午餐,还有晚餐都是经他亲自烹饪,甚至还趁着这个时间,好好陪伴一下父母,而唐可馨腹中的胎儿,也在一天天长大,在爸爸的照顾下,确实长得比一般胎儿好,而经过三个月的孕初期后,因在家中实在太浪费时间,便向老师提出,想要复职上班几个月……
  开始家里每个人都不赞成,但是妇科主任倒觉得,孕妈妈在身体壮况良好的情况下,偶尔上班分散孕期的焦虑状态,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所以唐可馨便喜悦地从在众人的小心翼翼守护下,开开心心地上班了,虽然偶尔挺着双胞胎宝贝,显得有点疲累,但这种感觉更加踏实,但这举动,倒吓坏了蒋天磊等人……
  有时候,召开酒务部会议,蒋天磊坐在首位,看着唐可馨微动脸庞,就以为她要生了,即刻好紧张地叫医生,甚至知道没有事好,还是小心翼翼地搀扶她进电梯……
  偶尔,唐可馨要产检时,庄昊然还在开会,没有来得及过去,苏瑞奇就会亲自开着路虎,陪她先到医院,看着医生同事在给宝宝做检查时,说这俩个宝贝在妈妈的肚子里,非常乖,非常棒,而且胎心音越的是越来越强劲,他们俩人听得一阵喜悦!
  六个月的第一张采超出来的时候,庄昊然激动惊喜得要晕过去,拿着这采超,看着俩个宝贝在内里那么神乎奇乎的照片,他深喘着气息,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才能踏踏实实地清醒过来,甚至还拿着这采超,送到蒋天磊的面前,也不管人家忙不忙,就对着人家说,你看看,这是我宝宝的手手,这是我宝宝的脚脚,你说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男的像你,女的像我多好?
  噗!蒋天磊一阵愤怒地砸下那钢笔,看向庄昊然那神经病的模样,原本想要骂人,却直接嚷成了:男的像你,女的像我!!!
  噗!冬英与几十名秘书一阵偷笑地走出总裁办公室!!
  唐可馨在宝宝六个月大的时候,肚子已经颇大了,偶尔宝宝终于开始微踢着她薄薄的肚皮,把庄昊然给吓死了,他一阵激动地腑身脸贴在妻子的肚皮上,甚至听到里面那咕咕声,他兴奋地说宝宝在里面喝水,偶尔他的手轻摸着肚皮时,感觉有只小手轻触碰自己的掌心,他更是失神地瞪大眼睛,说;“又踢我了?”
  唐可馨提起眼皮,瞅着他。
  庄昊然瞅着老婆那眼神,他的双眼稍流转,很咤异说:“真的!”
  “是踢我啦!”唐可馨一阵无语地看向庄昊然失笑说完,便故意没理他,往外走。
  庄昊然也赶紧陪着老婆出去晒太阳,此时已经是初春,万物吐嫩,一片喜庆洋洋,偶尔看到家中有客人,带来了可爱的小男孩,穿着白色t恤与淡蓝色牛仔裤,手里抱着一个小球球,吱吱地笑着走来去走,他的双眸微闪烁光芒,静站在欧式露台中,迎着灿烂阳光,仿如父亲般严厉地看向那男孩,默不作声,后来那小球球溜到他的脚步,他瞅着那宝贝赶紧跑过来捡球,他不动声息地把球给踢走了,然后才转身离开……
  那小男孩流露那疑惑的神情,停在草坪中,看向庄昊然。
  唐可馨停站在草坪中,看向庄昊然那凛然的背影,哼的一声,她自己赶紧跑过去,把那球捡起来,流露那好动人的甜甜笑容,将那球球递给小男孩,甚至轻轻甜甜地说:“叫妈妈!叫妈妈!”
  小男孩格格笑地抱着球走开了。
  庄家有俩个婴儿房,庄昊然经常呆在那小公主的婴儿房,一会儿添这,一会儿添那,但是那小王子的房间,他却从来不进去,只是偶尔风雨交加的时候,他想起那房间的落地窗没有关,就赶紧爬起来去关紧,甚至把窗帘给拉上,接着许久许久,都不见人出来……
  唐可馨躺在那舒缓的被褥内,仿佛懂得丈夫的一点心思,忍不住笑了。
  时间就是这样,在大家猜测到底是俩个男宝宝,还是俩个女宝宝,还是一男一女的龙凤胎中的愉时间中,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殷月容在唐可馨八个月身孕的时候,开始越来越忙碌,越来越紧张,刚开始还说让儿子和儿媳妇隔着睡,第二天就紧张得坚持不下来,她现在甚至想要搬张*,睡在儿媳妇的门口,生怕她一个肚子疼,大家就有得忙了,甚至偶尔作恶梦,说*头公公和*头婆婆不理俩个孙儿走了……
  叶蔓仪等众人瞧着她这模样,都不禁失笑,可是大家开始越来越紧张,只要唐可馨有点小小的活动,所有人都要细心地留意,就连庄艾琳有次打倒了古董花瓶,害得可馨吓了一大跳,差点早产,殷月容就没差把她赶出家门,自己也是吓得一身汗……
  李妈妈也好忙碌,开始把博奕给的甜酒,一罐一罐地捧出来,其余的佣人也在忙忙碌碌,而已经有了带孩子经验的颖红和佳淇,更是时常陪伴在月婆身边,学习着照顾孩子,叶蔓仪与蒋伟国也开始逐渐多地往庄家,看望唐可馨,就连蒋天磊等众人,连晚饭都要在庄家吃,生怕错过了宝宝出生的一瞬间……
  雪儿自从被婉清治疗,恢复正常后,便失去了预知能力,但是大家都爱问她到度可馨生男还是生女,她都一阵眼米米笑地摇摇头。
  时间终于踏进了最紧张的九个月!!
  水下酒店的工程项目,正是进行得如火如涂的时候,庄昊然开始变得十分忙碌,却忙碌之余,还是要照顾好妻子的最后一个月产检,直至又再将踏入初夏的那天,老婆要做产前最后一次b超,他才说要签完这文件就准备出发,却莫名地那钢笔尖瞬间断裂,泼了那份近十三亿文件一滩墨水,他奇怪地拿起这笔,想着:“怎么回事?”
  今天的更新到此结束。

Snap Time:2020-05-31 04:30:40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