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纪元》全文阅读

作者:萧瑾瑜  修真纪元最新章节  修真纪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修真纪元最新章节第十八章结结巴巴的雪柔姑娘(12-10-22)      第十七章冷钻河畔(12-10-22)      第十六章燎火戮火噬火(12-10-22)     

第十八章结结巴巴的雪柔姑娘

  
  第二更!收藏~!话说,明儿俺就该照毕业照了
  度过百丈宽的冷钻河,张岩和马冲又花了一日的时间,穿过一大片的沼泽之地,来到了一个叫做梁月郡的城市外。
  一路上,马冲对张岩的称呼,改成了大人,任凭张岩如何反对,他丝毫不改变这个称谓。
  在万剑界,一个高阶剑修如果愿意,会有许多的追随者,不是学生,只是类似于仆人的杂役角色,这些追随者称呼其跟随之人为大人,是一种最高贵最忠诚的称谓。而当追随者有幸被大人收入门下,那无疑是一种至上荣誉。
  张岩没有一丝收徒的意思,他才刚踏进剑技的门槛,如何能教授一名已领悟剑术的学生?可即使如此,收这么个追随者,依然让他大感吃不消。
  不过,拗不过马冲几近于无赖的坚持,张岩只得心里一叹,随他呼喊了。
  这让张岩想起了孤傲的石洛城,在千羽宗时,他亦是如此坚持地跟随自己,只不过,和石洛城的二十年之期相比,马冲决定一生追随的做法更彻底,更果决,和卖自己一条性命无异。
  一句话,收了个金丹初期的追随者,不能不说是一件荒谬之极的事情。
  但在马冲看来,这件事是一件大幸运之事,丝毫不觉得辱没了自己作为一名金丹剑修的尊严。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大概如是。
  梁月郡是炎火州三十六郡之一,掌控在明轩剑府手中。这是一座剑修聚集,繁华得让人晃眼的城市。
  张岩和马冲是踩着月色进入梁月郡的,目睹眼前一切,张岩小小震撼了一下,只见夜空中,流光呼啸而过,川流不息,五颜六色的遁光照得天际一片耀眼的绚烂。这里的建筑物高大华美,其上各色符阵、禁制的灵光,若隐若现,气象万千。
  马冲作为一名流徙族人,自然来过梁月郡,不过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一看,梁月郡较之以往,修士似乎更多,也更繁华了。
  没有过多回忆,马冲带着张岩来到一家规模豪华的剑器行,直奔大厅的柜台前,指着柜台里各色灵光闪动的剑器,说道,“这里有五行属性的各种剑器,大人你看,是否有满意的?”
  张岩在柜台内近千把剑器上一扫,见几乎是清一色的法器级别的剑器,不禁摇摇头,说道,“这些品阶都太低,炼制手法也颇为粗糙,不好。”
  马冲一怔,这才想起,在英火剑宗练武场时,张岩可是拿着一件灵器和自己战斗的,他嘴一撇,朝身旁一直默默跟着的女侍者一招手,说道,“你们这里可有灵器级别的剑器?”
  女侍者一怔,抬起头,露出一张颇为清秀瓜子脸,她脸色有点激动,双手搓着衣角,喏喏说道,“您……您……是在叫我么?”
  马冲也是一愣,见她怯懦的模样,甚至比自己的木讷还不堪,不禁笑道,“自然是叫你,除了你,还有别人么?”
  “您……您…….我……我……”女侍者俏脸憋红,不好意思低下头,她似乎更紧张了,说话断断续续,半天没个实质内容。
  马冲眉头一皱,正欲再换个说话利落点的女侍者。却见一旁的张岩开口了,说道,“你去把你们管事的叫来。”
  闻言,女侍者脸色刷地一下白了,像一头受惊的小鹿一般,赶忙说道,“我……我……真不是……真不是……”
  话没说完,女侍者扑簌簌流泪了,小脸上一阵懊恼之色,似乎是被她自己急得掉眼泪了。
  张岩神情愕然,连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让你叫主管,是要买珍贵的物品,我的意思是说,这样的事情,你做不了主的,你…..懂么?”
  闻言,女侍者欢愉地舒了口气,抹干眼泪,小脸灿烂如花,不再说话,狠狠点点头,一溜烟离开了。
  马冲见她离开,皱眉道,“这明轩剑器行可是梁月郡最大的一家商铺了,怎么会用这样的女侍者,还真够折磨人的……”
  张岩摇摇头,不置可否,他看到这女侍者模样,不自觉想起了齐景甜,那个羞涩之极的小姑娘。
  女侍者叫雪柔,由于出身卑微,自小内向,不善言辞,后来,经过一家远房亲戚的介绍,再加上她模样也颇为清秀,才被这家明轩剑器行的大管家看中,有幸在这里工作。
  虽然工作了近半年的时间,她的业绩却是所有女侍者中最差的,不是她不努力,也不是她懒惰,只因为她有点结巴,说话一磕一拌,并且还总是无法真挚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客人都嫌她说话不利落,自然不愿搭理她。
  她很委屈,却不愿认输,更不愿在他人面前掉眼泪,她要哭,也会在夜里,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偷偷地哭,从不让人看见。
  但今天,她遇到了两个奇怪的客人,一个黝黑的中年大叔,一个模样隽秀的少年,尤其是那个少年,他身上散发冲的温和如阳光的气息,即使隔得老远,她也能清楚地感受到。
  她从没修炼过,她只是个平平凡凡的小姑娘,但她有个从未对别人说起过的秘密,或者说是天赋。她能感知到每个人身上的气息,无论修为有多高,她都能感知到,甚至能察觉别人气息中的善意和杀机。
  就像见到那隽秀少年时,雪柔感受到的,是一种没有一丝敌意的温煦之感,所以才会在听到少年一句把你们主管叫来时,眼泪簌簌而下,她觉得自己看走了眼,觉得这少年并不像自己感知到的那么好。
  但少年的解释,却让她喜逐颜开,她就是这么一个单纯的小姑娘。
  雪柔像一只欢快的蝴蝶,朝大管家的居所跑去,一边跑,一边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雪柔啊,雪柔,第一次有客人怀揣歉意地向你解释缘由,你可要牢记他模样,以后有本事了,也要感激他,懂么?嘻嘻。”
  明轩剑器行的管家有十余个,但大管家却只有一个,他叫秦远,一个须发皆灰,面皮枯皱如核桃皮的老头。
  就这么个貌不惊人的老头,却掌控明轩剑器行近百年时间,除了他自身是金丹初期的修士,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秦远是炎火州六大剑府之一明轩剑府的弟子。
  整个梁月郡都在明轩剑府的掌控之下,谁又敢来明轩剑器行找事呢?所以秦远这个大管事的位置坐的很稳,甚至养出了八风不动的心性来。
  雪柔是秦远收留的,若不是他,结巴的雪柔早被其他人哄走了。当时收留雪柔,秦远也是心血来潮,虽然雪柔的业绩差得惨不忍睹,但毕竟是自己招进来的,若把她撵走,无异在打自己脸,所以,秦远很维护雪柔的。
  甚至秦远觉得,雪柔这孩子脾性善良,单纯如白纸,比那些心有府机之人强多了。
  此刻,秦远就笑眯眯地听着雪柔很费力地讲着外间的事情,然后,便爽快地跟着雪柔朝大厅中走去。
  这样的事情还是秦远第一次遇到,来明轩剑器行买高级货的海了去,但能让雪柔这丫头如此欢乐的客人,可不多见啊。
  而且听雪柔说,还有个中年称呼少年为大人,这称呼,不得了啊!
  他要瞧瞧,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Snap Time:2021-07-24 22:26:57  ExecTime: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