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全文阅读

作者:萧瑾瑜  神箓最新章节  神箓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神箓最新章节番外第二篇蚂蚁至尊(中外)(16-01-20)      番外第二篇蚂蚁至尊篇(上)(16-01-20)      番外第一篇门域外之门(下)(16-01-20)     

番外第二篇蚂蚁至尊(中外)

  
  古老石塔屹立,表面烙印岁月斑驳的痕迹,历经无垠岁月洗礼,庄肃而巍峨。
  这便是开元塔,传闻当年由伏羲亲自开辟,专门为神衍山传人修行所准备。
  在那开元塔内,实则是一片浩瀚星空。
  一颗颗星辰陈列其中,却静止不动,每一颗星辰都释放出迥然不同的大道之气。
  在其中修行,越往深处,需要承受逇大道压迫之力就越强大,同样修行时获得的益处就越多。
  当年陈汐第一次返回神衍山时,就曾闯过开元塔,一举打破以往所有传人在其中留下的记录,抵达开元塔最深处。
  此时,帝舜和闻道真两位神衍山祖师结伴而至,踱步这一片开辟在开元塔内的星域中,不断上前。
  没多久,闻道真止步,指着远处一颗通体若冰雪,晶莹剔透,释放出刺骨冰寒之气的星辰道:“这是吾徒唐闲当年闭关之地。”
  帝舜目光扫去,就见那冰雪似的星辰上,有着一片蔚蓝湖泊,湖泊上漂浮着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色纸船,显得毫不起眼。
  然而当目光望过去时,那黑色纸船却有一种宛如永夜,可承载诸天万物般的奇特力量。
  “闭关十八载,年年皆不同,笑叹大道数,无常似浮舟。”
  这是唐闲当年破关而出时留下的一道谶语。
  帝舜点头道:“唐闲之姿,当可踏足终极之地。”
  说着,两位祖师继续前行。
  没多久,帝舜和闻道真齐齐止步,目光也是齐齐望向同一颗深蓝色星辰,那星辰盈盈润亮,流转不息。
  而在星辰一隅之地,有着一方青石案牍,案牍表面篆刻着一行质朴古拙的字迹“上善若水,无所不在,攻,敌不知其所守,防,敌不知其所攻,故而攻无不克,守不可撼!”
  落款是伏羲一脉大弟子巫雪禅。
  见此,帝舜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复杂,怅然道:“正如太上教主当日所言,雪禅他若抛下一些琐屑之事,一心修道,如今之成就,恐怕早已不逊色于当年的伏羲师兄了,只是可惜……”
  闻道真摇头笑道:“没什么可惜的,当陈汐返回时,必然可以将雪禅安然带回。如今太上教破灭,太上教主功亏一篑,天道秩序也已发送质变,拥有了轮回之秩序,在这等情况下,雪禅只需静心修道,日后足可以在道途上获得莫大进步。”
  帝舜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道:“走,我带你去看一看当年陈汐那小子留下的谶语。”
  闻道真笑道:“我此来便是为此。”
  两人再度前行,直至来到这一片星域的尽头,就看见一颗星辰孤零零屹立在那里的虚空。
  它通体浑圆,表面涌动着清色光泽,透过这一层清色神辉望去,赫然可以看见那星辰表面上,缠绕着一道道粗大无比的神链,密密麻麻,犹如蛛般,将整个星辰笼罩!
  那是大道神链,每一道都代表着一种大道法则,蕴含着属于大道的本源妙谛。
  远远望去,就仿佛整个星辰被大道神链囚禁,密匝匝的大道气息和绚烂缤纷的大道神辉交织在一起,勾勒出一种旷世罕见的奇观。
  这是开元塔星域尽头最后一颗星辰,自古至今,整个神衍山上唯有陈汐一人曾抵达此处,在此闭关修行。
  这一刻,看着这一颗星辰,想起当初陈汐的成就,和今日陈汐所取得的成就,就连闻道真心中也莫名涌起一抹激动,甚至微微有着一丝罕见的紧张。
  仿佛来到了一片“主宰圣迹”,令得他都不得不端正姿态,油然而生一丝尊重。
  帝舜也一样,神色不知何时起,已是变得庄肃而认真。
  两位早已屹立道主境中不知多少岁月的老古董,两位坐镇神衍山,在整个上古神域中都威名无量的存在,此刻却像“朝圣”般,呈现出一种罕见的虔诚之姿态。
  那种虔诚,是对陈汐如今实力的认可,也是对那真正终极奥秘的一种向往和敬畏。
  那一颗星辰上,立着一块形似利剑符文的石碑。
  石碑上被以指尖篆刻下一行字迹“必当有一日,凌驾诸天上!”
  一笔一划,古朴自然,透着一股坚定卓然、难以言喻的大气魄,大毅力,大胸襟!
  “必当有一日,凌驾诸天上!”
  宛如心灵受到震撼,帝舜和闻道真齐齐在嘴中念出这句话,脑海中想起以往陈汐在上古神域中的一切经历,他们的道心深处皆都无法控制地产生一股触动。
  必当有一日,凌驾诸天上!
  当年在开元塔中闭关的陈汐,才不过祖神境层次,便已心怀此等道途,这若传出去,又该引起何等大的波澜?
  而今,陈汐的确已拥有凌驾诸天之上的威能,甚至自古至今,再没有一人能够像他这般,凌驾天道之上,以轮回之力重塑诸天秩序!
  什么是唯一?
  什么是主宰?
  什么是无上?
  只需看一看如今的陈汐,便可一目了然。
  哗啦~
  蓦地,那星辰表面覆盖的无数大道神链骤然泛起一阵波动,旋即便像潮水般,涌入到了那一块石碑中。
  那石碑原本仅仅只是一块寻常之物,然而此刻,却宛如得到上苍之祝福,拥有了一种超然无上的气息。
  这让得那无数大道神链竟都俯首称臣,拱卫在石碑之内,匍匐在那一行古朴自然的字迹之内。
  目睹这样神异一幕,帝舜和闻道真心中又是齐齐一震,庄肃虔诚的神色中甚至隐隐带上一丝敬畏般的复杂之色。
  凌驾诸天上!
  这的确是真正的凌驾诸天上!
  帝舜已做出决断,自今日起,这一块石碑便是神衍山至高传承之物,非神衍山传人,不容他人前来观摩亵渎!
  ……
  神衍山脚下。
  两道身影沿着那一条蜿蜒崎岖的青石小径拾阶而上。
  左边那个一袭青衫,面庞清俊,随意负手于背,气度便超然出尘,闲适自然。
  右边一个一袭白衣,一头银发如霜似雪,面庞温润淡然,眼眸深邃含笑。
  这二人赫然是陈汐和巫雪禅!
  山径小路清幽旷绝,巫雪禅不知在这条路上走过多少次,只不过此次再度踏上这条路,他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死过一次之后,心态终究会变得和以往变得不同。
  巫雪禅此刻便也有如此感触。
  山巅处不时飘来一阵欢呼声、议论声,那是神衍山一众传人的声音,皆都在议论那一场发生在万道母地中的战斗。
  虽未曾亲眼目睹,可当察觉到天道趋于平静,不再异动,且多出一股轮回之气息,他们皆都清楚,那一场战斗中,必然是陈汐赢了!
  听到这些议论,巫雪禅不禁会心一笑,扭头问陈汐,道:“小师弟,你真不打算留在神衍山?”
  陈汐随口道:“大师兄,无论我在哪里,只需一念之间,便可以出现在这诸天万界任何一处地方,留不留在神衍山又有什么区别?”
  巫雪禅哑然,许久才说道:“我倒是忘了,如今这天下中已经没有谁能够羁绊住你的脚步。”
  陈汐闻言,看着一侧的巫雪禅,心中不自觉涌出一抹暖意,他知道,巫雪禅一直将自己视作需要照拂的小师弟,所以处处皆都在为自己考虑,而如今自己已经不需要任何照拂,让得巫雪禅一时也有些难以适从。
  “大师兄,从今日起,您就不必再为神衍山操心了,一心修道便足矣,有我在,这天下没有谁敢动我神衍山传人!”
  陈汐认真说道。
  巫雪禅拍了拍陈汐肩膀,大笑道:“我正有此意。”
  说话时,两人的身影已出现在神衍山之巅。
  “小师叔祖!”
  “大师伯祖!”
  一道粗犷的声音蓦地响起,透着无比的惊喜,那赫然是图蒙,闻道真祖师一脉的三代弟子。
  一石掀起千层浪,一瞬间,原本聚拢在这神衍山之颠的神衍山传人,以及甄流晴、冥、老白、阿凉、叶琰等人皆都在同一时间,把目光齐齐望了过来。
  当看见陈汐和巫雪禅那熟悉的身影时,也不知为何,原本喧哗不已的气氛瞬息变得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神色间写满了激动和喜悦,却不敢大声喧哗,唯恐惊扰了眼前这最宝贵的一刻。
  陈汐和巫雪禅相视一笑,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两人心中也是欣慰欣喜不已。
  久别重逢,当如此景。
  千言万语已不必言说,一切存乎心意之间。
  ……
  三天后。
  陈汐带着父母陈灵钧、左丘雪、以及甄流晴、老白、冥、阿凉等人辞别神衍山一众同门,飘然而去。
  叶琰没有离开,她已决意拜在神衍山门下,成为了大师兄巫雪禅的亲传弟子。
  她原本就是太上教门徒,甚至在很多年前曾对陈汐不利过,只不过这一切都已是过眼云烟,叶琰也再不是从前的叶琰。
  至于她为何不和陈汐一起离开,而选择在留在神衍山,谁也不清楚其中原因。
  陈汐隐约猜到一些什么,却终究多说什么。
  真正令巫雪禅等一众神衍山传人意外的是,离央一改女扮男装的打扮,毫不留恋地离开了神衍山,跟着陈汐一起走了。
  按照离央的话说:“我悉心照顾了陈汐这家伙这么多年,如今总该跟着他享享清福了!”
  看她那骄傲喜悦、神采飞扬的模样,让得巫雪禅等人也都哑然,心中实则都清楚,离央心中实则已放不下陈汐了……
  当然,他们可不会揭穿这一点,离央若羞恼了,那后果可很严重。
  从这一天开始,在浩劫之下动荡多年的上古神域,彻底恢复了以往的太平局面。
  只不过和以往相比,天道秩序中的轮回之力,让得一众诸神也不敢再像以往般为非作歹。
  所谓轮回,审罪愆、判生死,分黑白,定罪罚,就连道主境存在都不敢轻易触逆这等天道秩序,更何况是其他神祗了。
  与之相比,那被诸神视作蝼蚁般的芸芸众生,则在轮回秩序之下获得了难得的崛起机会,起码只要一心向善,便不至于被那些豪门大势力无缘无故地抓捕杀死。
  这就是轮回秩序的一大震慑作用,天下之大,莫敢不从。
  而这也是当年第三任幽冥大帝的心愿,让这天下众生为善的善有善报,为恶的恶有恶果!
  在以后的岁月里,神衍山虽未曾抛头露面,可却俨然已经成为整个上古神域中超然唯一的无上大势力。
  人人皆知,那是“无上主宰”陈汐所垂青之地,当年的陈汐更是这神衍山中的一名传人,对上古神域亿万万生灵而言,神衍山已等若是圣地般的存在,只能敬畏,不容亵渎。
  与神衍山相比,太上教、神院皆都覆灭一空,彻底湮灭在历史长河中,再无死灰复燃的可能。
  而女娲宫、道院则在浩劫中重新崛起,获得了上苍莫大庇佑,势力之强大,甚至超过了往昔荣光!
  这一切,自然都是拜陈汐之所赐。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当年曾和陈汐交好的一些势力,皆都在以后的岁月中获得了诸多好处。
  像申屠嫣然所在的申屠氏,像夜辰所在的夜氏、乐无痕所在的乐氏、颛臾水所在的颛臾水……等等势力,俨然成为了除神衍山、女娲宫、道院之外最强大的势力。
  至于那些曾经和陈汐曾有旧怨的,则皆都在接下来的岁月中无声无息地没落、消亡。
  像雒少农所在的雒氏,金青阳所在的金氏、翟俊所在的翟氏……皆都无法逃避这个下场。
  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
  且说当陈汐携带众人飘然离开之后,不再迟疑,朝仙界道皇学院掠去。
  ……
  仙界。
  仙界号称四千九百洲,每一个大洲皆都囊括诸多仙城,幅员辽阔,地大物博,宝华天生。
  自从当年陈汐接替孟星河之位,执掌道皇学院以后,便对当时的太上教门徒展开了血洗,战群王以告天下,令整个仙界皆惊,一时之间四海升平,再无太上教门徒肆虐之迹象。
  然而,当前些年那一场天道异变爆发时,仙界同样不可避免地被席卷其中,陷入浩劫动荡中。
  即便是道皇学院的地位,都难以独善其身,最后差点被太上教势力侵占染指。
  庆幸的是在这等危急关头,季禺现身,一举定鼎乾坤,将这一场浩劫抚平,让得仙界恢复到以往的平静之中。
  此时此刻,在那道皇学院中。
  无论是教习、还是弟子,皆都在兴奋议论一件事,喧嚣无比,热闹非凡。
  就在数天前,仙界天穹上忽然降下无数清光,每一道清光皆都犹如大道神辉,笼罩四千九百洲。
  这般异象,顿时惊动了整个仙界生灵,一个个皆都敏锐察觉到
  天变了!
  虽无法窥伺天道秩序的变化,可所有生灵,所有修仙者皆都心生一种感觉,头顶那片天已经和以往变得不同起来,多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
  也就在那时,一道声音在仙界中扩散而开“今日起,当由我陈汐来定道天下!”
  那一刻,天地归寂,众生心颤,匍匐在地、虔诚祈祷!
  也就是那天起,整个仙界这才知道,那改天换命般的宏大异象,竟是当年那一位以第一名成绩拜入道皇学院中,最终执掌道皇学院院长之位,斩仙王以告天下的传奇人物所为!
  陈汐!
  这个名字对仙界众生而言,早已不陌生,有关他的事迹直至如今也一直被无数人所津津乐道。
  只是谁也没想到,有一天这一道声音竟会重临仙界,发出“定道天下”的无上旨意!
  那等威势,已堪称无上主宰!
  如今虽然时隔多日,可有关那一场天降异象,以及陈汐所发出的声音,依旧在仙界中持续发酵,引起无数的波澜和轰动。
  像此时的道皇学院,便是如此。
  教习们不再授课,纷纷聚拢在一起兴奋议论着陈汐当年在学院中修行的一件件事迹。
  弟子们也不再修炼,三五成群地聚首在一起,陈汐曾在道皇学院中呆过的地方,皆都成为了这些弟子们争相观摩的“圣地”。
  一些熟知陈汐的教习,例如佛子真律、赵梦璃、姬玄冰、叶唐等人,更是难得地感慨唏嘘起来,为各自门下的弟子讲解着当年发生在陈汐身上的各种事情。
  他们当年和陈汐一样是道皇学院的弟子,只不过如今时过境迁,他们都已褪去了弟子身份,成为了学院中的教习,修为清一色都已臻至仙王境中。
  原本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可是和陈汐一比,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也根本没法比。
  道皇学院很热闹,比以往更热闹百倍。
  只是在这热闹的氛围中,却唯独不见了院长邱玄书。
  这位拜在神衍山伏羲一脉四弟子老穷酸门下的儒雅书生,在陈汐晋级封神之后,便已开始执掌道皇学院,成为新一任院长。
  只不过此时,邱玄书却是立在一座大殿外,神色踟蹰,竟是犹豫着不敢踏入那大殿中一步。
  只听那大殿中不时传出一阵质问声,像是在吵架似的。
  “第二分身,我问你,我夫君为何迟迟没有回来?这都过去几天了,他还有什么事情可忙的,连家都不回?”
  “第二分身,您和我父亲源自一体,只有您最清楚我父亲的下落,还望您莫要再隐瞒了,我娘亲这些日子都已心焦如焚,要走火入魔了。”
  “第二分身,芸儿只想知道,我爷爷究竟还回来不回来了呀,他该不会把我们都抛弃了吧?”
  “第二分身……”
  “第二分身……”
  大殿中各种声音乱糟糟响起,让得邱玄书也是举步维艰,不敢迈进一步。
  没办法,那大殿中的人物,每一个他都得罪不起,也不敢得罪。
  实则他此来,也是欲要问一问,陈汐师叔他……此刻究竟在哪里?
  ps:五千字大章送上,关于第二分身这个梗,明天的更新中会稍稍解释一下。
  这些天有很多朋友问新书的事情,金鱼目前可以透露的是,这是一部东方玄幻仙侠小说,主角是一个从混乱荒地中走出,在帝国中崛起,于血与火的洗礼中升华,行走在光明和黑暗之间的少年。
  当然,目前的构思只是初级阶段,想要完善好整个新书的体系和情节架构,还需要很多时间和心血去一点点磨砺,争取故事精彩纷呈,让大家看到金鱼的诚意。
  发新书时间,必然是农历年之后了,具体发出时间到时候会在金鱼的书友群、微信公众号、纵横、以及百度符皇吧等地方提前通知!《神箓》仅代表作者萧瑾瑜的观点

Snap Time:2021-07-24 21:06:32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