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皇》全文阅读

作者:萧瑾瑜  符皇最新章节  符皇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符皇最新章节番外第二篇蚂蚁至尊(中)(16-01-20)      番外第二篇蚂蚁至尊(上)(16-01-19)      番外第一篇域外之门(下)(16-01-19)     

番外第二篇蚂蚁至尊(中)

  
  所谓经历,便是一场求索的过程。
  以前的小蚂蚁,简单得犹如一张白纸,为了寻找存在的意义,无知无畏,什么也不怕。
  而历经了许多风雨之后,小蚂蚁已经懂得思考,懂得想要修行,首先需要去“拜师”。
  而想要“拜师”,就必须先找到一位愿意为自己传道授业的师尊才行。
  于是小蚂蚁开始了寻师之路。
  只是它却从没有想过,这世上的高人,又有谁会收一只蝼蚁为徒?
  ——
  寻师。
  风餐露宿,披星戴月,茫茫荒古岁月中,一只小蚂蚁执着前行,不曾后退过。
  这一天,小蚂蚁艰难爬过一片风雪弥漫的岩石地,有好几次差点就被风雪卷走。
  最终当它趴在一株紫色风信草的茎叶下边避风时,再也忍不住浑身的困顿昏睡了过去。
  小蚂蚁做了一个梦。
  梦中,它听到一个声音一直在呼唤它——“还没有抵达远方,怎么能倒下?起来!不能再睡了,否则你永远也无法变得像流星一样灿烂……”
  流星?
  意识模糊中,小蚂蚁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从昏睡中惊醒过来,它惘然地扫视四周,深吸一口气,再度迈开困顿疲惫无比的脚步,一点点往前爬去。
  背后,一株紫色风信草在风雪中摇曳,它静静看着小蚂蚁一步步离开,发出一声像祝福般的喃喃声:“卑微者,执着前行吧,即便是死,也要死在追寻中,这便已经是奇迹。”
  ……
  太华山。
  山高九万仞,巍峨雄浑。
  太华山之巅,有一株青桃树屹立,常年吞日月之精,食云霞之气,历经风、火、雷、泽四大天劫而不死,最终一朝开悟,羽化为得道仙灵,封号“青霄子”。
  青霄子证道成功,效仿诸天圣贤,以一己之力开辟道坛,为太华山方圆万里之生灵传经授业。
  历经千年耕耘,青霄子之名,已是传遍太华山周边,被诸多生灵尊奉为上师。
  这一天,晚霞蒸腾,云海瑰丽。
  青霄子一袭碧袍,端坐道坛之上方,目光扫视了一遍那些恭顺盘膝坐于道坛四周的一众生灵,当即便开始传授道业。
  “所谓道,众生皆可得之,然,大道有缺,无道根、无慧心、无灵性之辈,则无法冥悟道之妙谛。”
  青霄子声音琅琅,响遍道场,“就好比这夏之虫,生于炎暑,死于炎暑,此生不知冰雪为何物,所谓夏虫不可语冰也,这修行悟道便也是如此,无道根、慧心、灵性之辈,便如同这夏之虫一样。”
  闻言,许多生灵皆都若有所思,唯有一只小蚂蚁摇动触须,对此表示很是不解。
  青霄子何等人物,别说是一只渺小之蝼蚁,也都被他一眼就看了个清清楚楚。
  他笑着伸手一拈,就将小蚂蚁捏在了指间,对一众生灵道:“你们看,此蝼蚁乃世间最为卑微渺小之辈,如今前来聆听本座传道授业,虽然此心值得称赞,但可惜的是,它一无道根,二无慧心,就连灵性也迟钝平庸之极,就如同那夏之虫,此生注定和大道无缘。”
  说着,他指尖轻轻一弹,小蚂蚁登时就飞了出去,远远地被抛在了云间,被一阵大风卷走。
  这一刻,小蚂蚁心中说不出的愤怒、惘然和失望。
  它原本以为,这太华山上的青霄子是一位证道高人,于是不辞千辛万苦,跋涉许多个日夜,才终于抵达这太华山之巅。
  谁曾想,它没有寻来一个传道恩师,却被青霄子当着一众生灵的面无情羞辱,甚至都不给它出言反驳的机会,就把它一指弹飞出道场,驱逐出了这太华山!
  或许,青霄子浑然不以为伤害一只蝼蚁有什么过错,或许,他自始至终都未曾将一只蝼蚁放在心上。
  可他这种行为和言辞对小蚂蚁而言,却无疑是一种无情的践踏和打击!
  山风呼啸,呜呜作响。
  依稀能够听到远处道坛上传来一阵哄笑声。
  他们……也都是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吗?
  小蚂蚁浑身发寒,由内而外感到一种无比的孤独和愤怒。
  它咬牙对自己说:“总有一天,一定要告诉那些曾无视和羞辱过自己的家伙,谁才是可怜的夏之虫!”
  ……
  离开了太华山,小蚂蚁再度前行。
  从离开蚁巢的那一刻开始,它一路上就在承受着许多的质疑和嘲笑,青霄子的言辞和行为虽然可恶,但并不会让小蚂蚁就此气馁,它可是要成为比流星还灿烂的存在,怎可能会被这点伤害打倒?
  ……
  “小小蝼蚁,也敢妄图求索修行之路?若非念你一路不易,定要将你抹杀于转瞬之间,速速离开,莫要亵渎吾之道统!”
  “你且去吧,虽言众生皆都灵,可你资质太过平庸愚钝,并不适合修道。”
  “哈哈哈,小小蚂蚁,也学人修行问道,着实可笑。”
  “哼!若收你为徒,徒惹天下同道嗤笑,你走吧,此道与你无缘。”
  令小蚂蚁万万没想到的是,在离开太华山之后的岁月中,他一次又一次拜师寻道,可每一次竟都被无情拒绝,遭受了不知多少的白眼和冷笑,更不知失望和痛苦了多少次。
  一次的打击,或许不足让小蚂蚁绝望,可当次数多了,就连小蚂蚁自己都开始自我怀疑。
  难道……自己真的无法修行?
  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些疑惑宛如锋利的刀刃,无情地刺痛和折磨着小蚂蚁,让它几欲万念俱焚。
  这天地如此之大,难道竟无自己求索道途之路?
  惘然、无助、失望、痛苦的小蚂蚁,像失去了灵魂,浑浑噩噩地行走茫茫天地间。
  没有安慰,没有鼓舞,也没有谁会注意一只蝼蚁内心的痛楚和惘然。
  这便是卑微者的处境,一只蚂蚁而已,谁会关注它的喜怒而乐?
  直至后来,小蚂蚁甚至开始自暴自弃,找不到了目标,也看不见了成为灿烂流星的那一刻,它忽然想就这么死去,起码不必再承受内心的痛苦和不甘。
  哀莫大于心死。
  也就在那时,已濒临崩溃般的小蚂蚁,遇到了一个人。
  ……
  那一天,大雨滂沱,雷云密布。
  小蚂蚁被冰冷的暴雨浸透全身,不受控制地在大地上随波逐流,浑身的疲惫和痛苦,在那一刻宛如齐齐爆发,让小蚂蚁第一次嗅到了有关死亡的味道。
  它甚至清醒地知道,自己这次注定是要死的,可它却已不愿去挣扎,心中一片死寂,静静地等待着。
  也就在那一刻,一道冰冷而充斥无尽睥睨的声音在雷雨中响起:“什么狗屁的诸神圣贤,哪怕尔等超脱五行外,拥有无上通天手段,但只要尔等罔顾众生之性灵,践踏秩序之公平,颠倒黑白、不分善恶,就得承受轮回之审判!”
  那声音,如此决绝,如此铿锵,宛如九天龙吟,激荡天地。
  小蚂蚁那原本死寂的心,莫名地感受到一丝颤粟,它禁不住睁开眼,就看见了一副毕生难以忘怀的惊世画面——
  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伫立虚空之上,似撑起天穹的脊梁,有一种说不出的睥睨姿态,仿似只要他愿意,天地都无法阻挡其脚步,大道都只能俯首称臣!
  而在这一道伟岸身影对面,则是漫天诸神!
  金辉如雨,道音轰鸣,那满天的神祗一个个仿佛从传说中走出,不似世间能拥有,每一个都如此的威严,又如此的恐怖。
  和他们一比,小蚂蚁忽然发现,自己以前见过的许许多多修行高人,都如此之不堪,如此之暗淡。
  像青霄子那等角色,甚至都无法在这等局面中立足!
  在以后的日子里,小蚂蚁才终于知道,那天出现的伟岸男子,原来就是执掌轮回之力的第三任幽冥大帝。
  那天出现的诸天神祗,便是镇压第三人幽冥大帝的元凶!
  当那一场惊世对决爆发的时候,小蚂蚁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再听不到任何声音,无比恐怖的力量降临,让它一度怀疑自己就将死在这一场惊世对决的波及之中。
  可直至这一场足足持续了七天七夜的惊世对决结束之后,小蚂蚁这才发现自己没有死。
  “没想到,临死前竟有一只蚂蚁为我送行,小家伙,好好活着,以后若有轮回之契机,我当与你共饮一场,大醉方休。”
  一道充满洒脱的声音在心头响起,小蚂蚁一愣,抬头四顾,却只看见一片宛如废墟般的血色天地。
  这句话虽不是烈酒,却比烈酒还烈,烧得小蚂蚁热血如燃,心头有一种说不出的澎湃昂扬之意。
  人生第一次,小蚂蚁被一位宛如传奇般伟岸的大人物邀请共饮一场酒!哪怕这个邀请以后恐怕已经很难实现,可是……小蚂蚁却记住了,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好好活着!
  不仅要好好活着,还要活得比流星更灿烂!
  小蚂蚁伫足在废墟般的天地中,看着那染透虚空的血色,内心前所未有的坚定。
  ……
  然而,激情永远解决不了现实。
  回归现实的小蚂蚁,再度踏上了渺茫而未卜的前行之路,在坎坷中踽踽独行。
  冷眼、嘲笑、打击、羞辱、践踏……对于渺小而卑微的小蚂蚁而言,求索问道的路上,永远都充满了崎岖和波折。
  可它已经不会再被打趴下,它的内心早已前所未有的坚定和坚强。
  斗转星移,昼夜交替。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蚂蚁忽然发现自己身躯变得苍老起来,每一次迈步,都不像从前那般轻盈而坚定,反而变得蹒跚和沉重。
  老了?
  小蚂蚁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它没有败给自己,却似乎要败在时间面前……
  它没有过多伤感,沉默着,继续前行。
  哪怕老了,哪怕生命之力逐渐流逝,死也要死在求索之路上!
  而对于是否能够变得比流星还灿烂,小蚂蚁早已经看得很平静,路就在那,自己一直在求索,不曾后退,这就已经足够了。
  这一天傍晚,已经苍老无比的小蚂蚁终于坚持不住了,停下脚步,趴在了一株青翠欲滴的小树前休息。
  它目光看着远方的路,没有惘然和失落,也没有遗憾和无奈,只有一片平静。
  幼年时,它一无所知,像一张白纸,无惧无畏地离开了蚁巢,不甘心庸庸碌碌的苟活着,不甘心猝然之间就悄然死亡。
  然后,它一直在路上,披荆斩棘,历经风雨,见惯了风云变幻,见惯了世事无常,也饱尝了不知多少的冷眼和嘲笑。
  它在一次次打击中沉默前进着,虽孤独,但并不彷徨。
  它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它为自己一路上看见的一切事物而欣慰,那是其他蝼蚁完全无法了解的东西。
  例如修行。
  哪怕小蚂蚁至今未曾修行,可它知道修行的存在,并且一直在不懈地寻觅着!
  “朝闻道,夕死可矣,我如今已见惯世事变迁,天地无常,虽在修行之路上缘悭一面,但已可无憾矣。”
  小蚂蚁轻声喃喃,就连声音都变得苍老,多出了一种只有历经磨难才能沉淀出的味道。
  阅尽世事心未泯,不负大道不负己!
  “小蚂蚁,你也和我一样在求索大道?”
  忽然,一侧那一株青翠小树发出一道声音,透着一股欢愉的味道,仿佛找到了同道中人。
  “嗯。”
  小蚂蚁看着身边的青翠小树,听着它声音中流露出的对修行的憧憬和渴望,恍惚之间,小蚂蚁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不禁说道,“是啊,只是我不久就将老去,再难前进下去了,小树,你可要努力,岁月无情,莫要和我一样,败在了时间面前。”
  青翠小树好奇道:“小蚂蚁,你似乎经历了很多事情,能跟我讲一讲吗?”
  小蚂蚁笑道:“当然可以。”
  于是,小蚂蚁带着一种回忆的心境,把自己从离开蚁巢之后的一切经历都娓娓道来。
  并未任何添油加醋,可青翠小树却听得心神摇曳,久久不能自已,它哪能想到,一只蚂蚁的求道之路竟会如此之坎坷和崎岖?
  直至夕阳残照,大地染上一层如火般的橘红色,小蚂蚁才把自己的经历讲完。
  青翠小树沉默了许久,才说道道:“小蚂蚁,连万千磨难都无法击败你,我相信你一定也可以击败时间的。”
  顿了顿,它继续道:“更何况,你这一路上虽然饱受磨难,可也看见了许许多多的风景,那是其他蚂蚁都不可能看见的天和地。”
  小蚂蚁自豪笑道:“这是自然,我从来都不后悔当初离家出走,也从来不恨这一路上所经受的痛苦和磨难。”
  青翠小树忽然问道:“小蚂蚁,你有名字吗?”
  小蚂蚁一愣,许久才摇头:“没有。”
  青翠小树伸出一支青翠的枝叶,轻轻抚摸着小蚂蚁,道:“行者无疆,你一路前行,不曾退后一步,不若就叫行者吧?”
  行者?
  小蚂蚁似乎被触动,许久才点头道:“也好,我喜欢这个名字,对了,你有名字吗?”
  青翠小树道:“你叫我苍梧吧。”
  苍梧?
  小蚂蚁笑道:“好名字!”
  青翠小树也笑了。
  小蚂蚁浑然没有发现,在苍梧小树那一支青翠枝叶的抚摸下,一缕缕清莹莹的神辉悄无声息地涌入了它的体内,让它那原本苍老而近乎油尽灯枯的身躯焕发出了沛然生机。
  “行者,既然你寻觅不到道途,为何不自己去主动开辟一条大道出来?”
  青翠小树问道。
  “开辟大道?这谈何容易,我可连修行都不懂。”
  小蚂蚁摇头道。
  青翠小树道:“我也不懂,但我知道我的道途在哪里,或许你也可以学一学我。”
  小蚂蚁动容道:“你已经看见了自己的道途?”
  青翠小树道:“对,我的道途就藏在自己身躯内,你看我的茎干和枝叶,皆都烙印着诸天大道的痕迹,当我将它们全部参悟掌控,便可以真正的不朽长存了。”
  小蚂蚁心中一震,仔细看着青翠小树的枝叶,果然发现了许许多多的神秘纹理。
  那些纹理看似寻常,可仔细一看,却充盈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味,玄妙不可言。
  恍惚之间,小蚂蚁仿佛看见了“道”的痕迹,感知到了道的禅韵,一下子就痴在了那里。
  它忘了这天,这地,也忘了自己,甚至忘了时间之流逝,不知饥寒,不知困顿。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
  匆匆数百年已过,小蚂蚁犹如一个雕塑,一动不动,周身蒙上了厚厚一层灰。
  小蚂蚁没有发现,数百年时间过去,自己竟还没有死去。
  它也没有发现,身边的青翠小树已经茁壮成长了起来,变得挺秀而苍翠,枝叶清莹莹若浓绿的翡翠,流溢氤氲着神秘的道韵。
  轰!
  这一天,忽然一声剧烈的震荡响起,彻底惊醒了小蚂蚁。
  ——
  PS:明天更新蚂蚁至尊【下】。另外金鱼写番外的同时,也正在筹备新书,新书已经修改了很多很多次,只求写的更精彩,至于发书时间可能在过了农历年之后了。
  PS2:抱歉大家,发布这一章时候忘记选择免费选项了,现在也修改不回来了,以后保证不会再出错,并且番外会多更新一些免费内容,补偿大家。
  

Snap Time:2021-08-02 03:40:08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