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才懒妃一纸休夫》全文阅读

作者:唐梦若影  全才懒妃一纸休夫最新章节  全才懒妃一纸休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全才懒妃一纸休夫最新章节第二百二结十九章大事件(大结局)(15-11-10)      第二百二十八章常昊齐昊二(抱歉)(15-11-10)      第二百二二十七章移天换日(15-11-10)     

第二百二结十九章大事件(大结局)

  
  “怎么样?阁下意下如何?”尉迟镰夷笑呵呵的看着杨寒问道。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是杨寒的事了。
  “如果我说我不去,你会强硬的带我走吗?”杨寒沉吟了片刻,开口问道。
  “自然不会”尉迟镰夷笑道,“我家主人吩咐过,要对阁下万分礼遇,我怎么敢逼迫?”尉迟镰夷呵呵一笑,摆手道。
  “杨寒,你还是去。”尉迟镰夷身后的常昊见状,向杨寒说道。
  而这一次,尉迟镰夷也没有多说。
  他也看出来了,这杨寒有一点不想去。
  “呵呵,不着急着决定,你们二人不是故交吗?可以先叙叙旧。”尉迟镰夷呵呵一笑,侧身拍了一下常昊的肩膀。
  “齐昊,尽量劝说。”尉迟镰夷轻声说道,却是没有传音,其声音虽小,却是让杨寒等人全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如此,反倒是能让杨寒放下心来。
  而杨寒在修真界中独自行走了这么长时间,自然也明白这些老不死的心计。
  即使是心中暗松一口气,但是也不敢过于放松警惕。
  昊点了点头,和杨寒一同离开了大厅,走到了旁的一处偏厅。
  “杨寒,构架一下禁制。”常昊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从桌拿起一壶茶,取了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
  寒点了点头,随手施展了一层禁制。
  虽然这禁制,外面的金律、尉迟镰夷都能随意破除。
  但是如果这般,杨寒就一定会感觉的到。
  因此,只要马停止说话,就不会被高阶的修士窃听到。
  而这种小禁制,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创造出来的。
  虽然所耗极小,但是几乎毫无漏洞,即使是渡劫期修士,都万难在施展禁制的主人没发现的时候潜入其中偷听。
  “常昊,还是应该叫你齐昊?”杨寒微微一笑,从常昊的手中接过茶壶,给自己也斟了一杯。
  “呵呵,让杨兄见笑了。”常昊苦笑一声,“不过,还是叫我齐昊。”
  “那好。”杨寒点了点头,静静等候着齐昊开口。
  “杨兄可知道我家主人找你是何事吗?”齐昊筹措了片刻,开口问道。
  “若是知道,我还会犹豫吗?”杨寒微微一笑,反问道。
  “其实杨兄去也无妨。”齐昊苦笑道,虽然这么说了,但是他知道,他的话,杨寒定然不会怎么相信。
  “那你能告诉我,让我去是何事吗?”杨寒看着齐昊的眼睛,追问道。
  “不能。”齐昊一笑,摇了摇头。
  “主人的事,我辈若是妄加揣测,少不得会受重罚。”齐昊连道,“如果主人不高兴,甚至有直接将我们抹杀的风险。”
  “哦?”杨寒一惊,心中暗叹,“这个主人,还真是够霸道的”
  “我只能告诉杨兄,你去了绝对没有危险。”齐昊紧接着说道。
  “你既然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那你认为你的话我会信吗?”杨寒沉默了片刻,追问道。
  “不会。”齐昊继续苦笑着答道。
  “说实话,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了。”齐昊像是饮酒一般将茶杯中的茶一饮而尽,带了些懊恼的说道。
  “杨兄可知我现在的修为如何?”齐昊一指自己,看着杨寒问道。
  “不知。”杨寒摇了摇头。
  从方才开始,杨寒就感觉不到这齐昊身有一丝灵气逸散。
  他可是金丹期大修士,让他都看不出一点破绽的,就只能是元婴期修士了。
  但是这齐昊,在叫常昊之时,修为还没有比杨寒高出多少。
  而今年,也只有五十岁罢了。
  四十岁的元婴期修士,杨寒只见过乐笑一人。
  而五十岁的元婴期修士,其实和四十岁的差别不大。
  那可是已经与天地同寿的元婴期修士,对比他们那无尽的寿元来说。十年,弹指一挥间罢了。
  “没错,我进入元婴期了。”齐昊却是没有露出得意之色,反而十分懊恼的说道。
  “有隐情吗?”杨寒淡淡的问道。
  看样子,这其中该是有什么秘闻。
  “没错。”齐昊又给自己斟了一杯茶,缓缓说道,“那是在十几年前了。”
  “当时我和高燕刚试过分解妖尸,失败之后还未走远,竟然齐齐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后,我发现了高燕她”齐昊的声音一顿,“倒在了我旁边的血泊中”
  “而我,也完全没有行动能力。”齐昊继续说道,“随后,我和一群金丹期大修士被丢进了一处血池。”
  “一群?”杨寒的眉头一皱,惊疑的问道。
  “一群,目测的话,大概也有数千之数。”齐昊不以为意的说道。
  但是杨寒却惊讶到了极致。
  数千金丹大修士
  这等轶闻,已经足够让杨寒震惊了。
  “呵呵。”齐昊看到杨寒的表情之后,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之后,那数千金丹大修士,只存活下来不到百余人。”
  “我,就是幸存者之一。”
  “那这件事,是你主人搞出来的?”杨寒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是这样,恐怕那个‘主人’是用了某种秘术,将这些人强制控制住了。
  不然以杨寒对常昊的了解,他是断然不会为了自己的性命,为一个杀妻仇人当牛做马的。
  但是什么强制控制的神通会控制到如此程度?
  “没错。”齐昊点了点头,“但是从血池出来以后,虽然我还有以前的记忆,却是一切,都感觉不对了。”
  齐昊两眼观鼻,沉声道。
  “虽然记忆告诉我对高燕一往情深,但是却感觉不到那种感觉你明白吗?”齐昊看着杨寒问道。
  “明白。”杨寒点了点头。
  在修真之后,很多身为凡人的**,都感觉不到了。
  而这些**,在杨寒突破筑基期前还很明显。
  但就是一个筑基,就不再有哪些凡尘**了。
  对比于感情,也可以这么理解。
  “没错,而代替我失去的那些的是,对主人的绝对忠诚、敬畏。”齐昊又是一声苦笑。
  “让你看看。”齐昊身的气息一变,一股磅礴的妖力从其身涌了起来
  而且其强度竟然达到了元婴初期的程度
  “妖力?”杨寒心中‘咯噔’一声,不由的失声叫了出来。
  “没错,妖力。”妖力一经涌出,连带着齐昊的声音,都变的冰冷了起来。
  “经过血池的改造之后,我们百余人,都变成了这幅摸样。”齐昊的声音冰冷,话语中完全不带人气。
  “而且我们这一波,还不是被改造的第一波。”齐昊继续说道,“在我之前,已经有两波了,我们,只是第三波。”
  “那个尉迟镰夷,就是被改造的第一波。”齐昊继续说道,“不过那是第一波,主人似乎颇费了一番心血,他们那一波,在被改造完成后就有元婴大圆满的修为”
  “而且,还更是自带了主人的一项天赋神通”齐昊似乎很羡慕的说道,“不过那一波人数甚少,一共也就只有十几个。”
  “如若不然,恐怕主人也不会舍得了。啧啧”齐昊笑着连连摇头。
  “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目的?”杨寒看着齐昊沉声问道。
  “目的?我能有什么目的?”齐昊自嘲一笑,“还不是请你去见主人一趟?”
  “你若是肯自愿去,我肯定不会提前告诉你这些。”齐昊紧接着说道。
  “那你是想要恐吓我了?”杨寒嘴角一翘,好笑的问道。
  “可以这么说,此事关乎重大,根本不是你能说了算的。”齐昊郑重的点了点头。
  “呵,那尉迟镰夷不是地位比你高吗?他都不敢强制让我去,你就敢?”杨寒眉毛一挑,笑着问道。
  “所以我只是请,并没有要挟你,方才所说,也只是将事实告诉你罢了。”齐昊狡诈的一笑,说道。
  “以主人的性情,就算这一次只是请,那下一次,就可能直接变成抹杀,直接强取”齐昊的眼睛一亮,一种霸气从他的身升腾而起,仿佛曜日之下,都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口中的主人一般。
  “强取?”杨寒一怔,追问道。
  “强取什么?”
  如果杨寒所料不错,这就是那所谓主人邀请他的目的了,某样宝物。
  “是什么?”杨寒把储物袋中的稀奇东西想了遍,但还是没有个所以然来。
  “这个,自然不能说。”齐昊再次一笑,他们主人让他们出来的时候,就专门叮嘱过此事,让他们把杨寒带来时,什么都不要透露。
  概因此事关系重大,容不得半点闪失。
  而方才,也只是他一时激动说漏了罢了。
  不过这一点点的纰漏,杨寒根本不可能从中知晓太多,因此他齐昊也不是很担心。
  “呵,那好。”杨寒冷笑一声,“不管怎么样,只要不告诉我目的,我就是玉石俱焚,也绝不会随你们去的”
  昊一怔,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系列的威吓,竟然都起了反效果。
  “那你稍等。”齐昊一咬牙,手中捏动法决,本来红润的面容,却是突兀的变得极为苍白
  就连身散发着的磅礴妖力,都是为之一弱。
  随后,齐昊的神情却是变得越发恭顺了起来,口中更是念念有词,显然在和什么人交流着。
  噗
  齐昊一口鲜血吐出,这才看向了一旁的杨寒,“我像主人请示过了,可以告诉你。”
  齐昊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却是没有立刻调息。
  “这通讯神通显然极为消耗修士的灵气,但是为什么不使用传音符交流呢?”杨寒心中暗道一声,“不过既然是没有用,其中肯定有什么关联。”
  心中虽然有所猜测,但是此时,杨寒却是聚精会神的看着面色苍白无比的齐昊,认真的听着。
  “你可知金阳王朝和凯撒?”
  “知道”杨寒点了点头,答道。
  何止是知道,杨寒和这凯撒还有数面之缘呢。
  “那凯撒,其实是和我家主人一起被封印起来的。”齐昊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两者都是神通通天,并且野心极大之人”
  “他们两人从古时代结束之后,就开始争夺天元大陆,后来惹怒了一个更加厉害的存在。”
  “不过他们两个的神通也具是不弱,更是都有着号称下界无一物可伤的蛮横肉身,因此,纵然是拿更加恐怖的存在都无法将二人直接击杀。”
  “因此,就将他们一起封印了起来。”
  “不过这道封印却是在不久前被意外开启了。”齐昊继续说道,“而出来的二人,又开始未完的争斗。”
  “那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杨寒心中震撼,但还是镇定的问道。
  “你储物袋中有两片碎石摸样的东西,那其实是龙珠的碎片。”齐昊一指杨寒腰间的储物袋,淡淡的说道,“我家主人已经凑齐了九百九十七枚碎片,就差你这两枚了。”
  “因此,主人要你的这两枚龙珠碎片。”
  “龙珠碎片?”杨寒心中一惊,暗道,“原来那两片碎石是龙珠的碎片。”
  这龙珠可不是凡物。
  相传,这龙珠是界仙兽,八荒莽龙口中孕育出来的仙家至宝
  虽然功效杨寒并不知道,但是也知道这龙珠的价值。
  “可是这龙珠碎片和此事有什么关系?”杨寒继续问道。
  “呵呵,想必你也知道移天换日**了?”齐昊笑着问道。
  杨寒点头。
  “那移天换日**是一项极为霸道的神通,可以强行将大片面积内的天地灵气偷换到自己的体内。”
  “倒是,施展移天换日**的修士,可以获得界修士层次的力量”
  “而主人要这龙珠,便是要和三大异凤的凤凰精血混合在一起,祭炼出来一头名为八荒血龙的霸道幻兽。”
  “凭此幻兽的神通,完全可以和施展了移天换日**的凯撒,一较长短”
  “原来如此。”杨寒听的暗自心惊,心中也是暗叹,“幸好这齐昊服软了,不然我要是真的拒绝,可能真的有姓名之忧。”
  “主人发话了,让我以尉迟镰夷和我的所有东西和杨兄换那两片碎片。”齐昊冷笑道,“杨兄应该知道不识时务的下场了?”
  “自然。”杨寒叹了一口气,将两片龙珠碎片取出,交由了齐昊。
  随后齐昊伸手一挥,将禁制破除,在向尉迟镰夷交代了一番之后,把他们二人的储物袋交给了杨寒。
  而杨寒看着那尉迟镰夷对齐昊的一脸妒意,也知道了齐昊不惜自己受伤,也要和那主人通话的理由了。
  理由,竟然是要建功
  杨寒不由的摇了摇头,心中暗叹,“这个‘主人’的神通确实了得,尤其是这一项控制修士的神通。”
  “不过三大异凤的凤凰精血,我似乎记得那乐笑便是在收集,难道是为了这个?”杨寒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
  随后,杨寒越想越可能,最后甚至可以肯定了
  “真是可怕,乐笑那等的天才人物,竟然肯为那个‘主人’卖命甚至是成为将凤血孕育的更强的鼎炉”
  这乐笑身的可不是妖力,并没有被人强行提升神通。
  没有被强行提升,也代表着他的修为,至少都是自己修炼得来的。
  “可怕”杨寒心中暗惊,“天元大陆,真的要乱了”
  杨寒虽然不知道双方那一个会胜,但是没有几年的时间,天元大陆定然会发生一件轰动整个修真界的大事件
  “虽然杨某人不能参与其中,但是这种大事件,就是有观战的机会,都是好的”杨寒兴奋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颠了颠手中两个储物袋后,将其收入了储物袋中。
  未来,谁知道呢?

Snap Time:2020-06-05 01:33:29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