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总裁,太危险》全文阅读

作者:纳兰雪央  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首席总裁,太危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定风波·212刹车线的真相(14-08-30)      定风波·211扮演了怎样角色(14-08-27)      定风波·210勃然大怒(14-08-27)     

定风波·212刹车线的真相

  
  霍靳言此话一出,四周更是没有人敢说话了。
  霍震东大掌一挥,原本散落在别墅大厅内的佣人很便都消失不见,他们自然是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的道理。
  “靳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倒是容韵莲先开了口,打破寂静氛围。
  可没有人回应她,四周冷飕飕的,像是冬日里被打破的窗户,呼呼的刮着冷风。
  明明是这么宽敞的地方,却因着所有人的沉默如同是置身到逼仄空间里,连呼吸都仿佛变成异常困难的事。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琼清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什么七年前的知*,她不信。
  梁晨曦倒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一样,神情淡淡的。
  “你知道的,二太太,你知道靳言到底说的什么意思。难道,需要我给你念一念吗?”
  梁晨曦将之前在监狱当中手写出的纸拿在手里,眼神落在上面。
  “这个女人给了我们很多钱,打点好上下的一切,我们当时还很奇怪,为什么会对一个孕妇如此的兴师动众,不过只当是有钱人家的把戏,并未放在心上。”梁晨曦只摘念了一小段,可也就是这么一小段,却令琼清芷脸色大变。
  原本还很平静的表情此时看起来苍白泛青,只是很的深吸一口气,眼神掠过梁晨曦。
  “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咬死口不承认,而琼清芷这样的态度却惹恼了霍方淮,他用着一种激动却又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这么多年来以受害者身份自居的琼清芷,她知道这些年来所有人将所有的过错都怪在霍靳言的身上是一种什么滋味吗?七年了,整整七年了!就连薛瑶都解脱出来了,可其他人呢?其他人却还在受着煎熬!
  “你说你听不懂?你竟然说你听不懂?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我绝对不会相信,你竟然跟南琛的死有关系!”
  霍方淮的指责铿锵有力,听到旁人耳中却如平地起的惊雷般,孟品言直接就愣住了,看着自己的儿子,明明他说的每一个字分开自己都知道什么意思,可为什么聚合到一起,她就有些听不懂了。
  琼清芷,跟她儿子南琛的死有关系?
  “南琛是我的儿子,难道我会去害他吗?你们说的话,你们的指责不要太可笑好不好?”琼清芷手中的佛珠随着她激烈的甩手动作发出碰撞声,敲击在每个人的心上。
  “你的确不会害你的儿子,可别人家的女儿就说不准了。”
  梁晨曦的眼神淡漠,沉静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波澜,就连声音也是冷的。
  “你是什么意思?梁晨曦,你找到那些不知所谓的东西来指责我,你还有没有礼貌?有没有尊卑?”琼清芷如同是连珠炮似的话非但没有让她现如今的处境好上那么一分,反倒令人觉得她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二妈,你最好让晨曦将话说完,不然,如果让我来说的话……”
  梁晨曦还没说话前,霍靳言的声音却横空穿插进来,令琼清芷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全然堵在嘴边。
  那威胁力十足的话令其他人变得脸色,唯有坐在沙发上的霍震东,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般,安静的等着后续。
  “晨曦,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容韵莲却从梁晨曦的话语当中听出了些许的端倪,刚才梁晨曦的意思分明是……心里这样的想着,容韵莲看向琼清芷的眼神当中,多了份深意。
  “当初,霍南琛与薛瑶私奔之后,难道二太太您就真的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听闻二太太当年进到霍家后的第一个孩子早产胎死腹中,造成遗憾,生下霍南琛之后更是呵护备至,毕竟二太太的身体太差,想要再生恐怕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梁晨曦这番话说的是极为讽刺,就连看着琼清芷的眼神,亦是如此!
  “也正是因为如此,事实上,霍南琛与薛瑶私奔后你一直都与他们保持着关系,这件事情令你即放心却也忧心!”
  梁晨曦每说一段便朝前走一段,直到最后一字话音落下,梁晨曦已然站在了琼清芷的正对面。
  相较于之前平静的脸色,冷不丁的,梁晨曦突然璀璨一笑,而她这副模样令原本就精神高度紧绷着的琼清芷更是心惊肉跳,视线落在她手中握着的写满了字的纸,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二太太放心的是南琛的去向已知,可你忧心的却是靳言会做出什么事情?毕竟霍南琛与薛瑶再是真爱,也抵不过道义二字,他们在怎么用爱做借口也掩饰不了他们两个人不过就是世人口中最不齿的那类!”
  梁晨曦比琼清芷高出些,此时琼清芷想要看她,只能够抬起头来与之对视。
  “再想想自己的儿子就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前途尽毁,二太太的心里,是不是如同火烧一般?而那些愤怒、不甘、怨恨自然不会朝着自己儿子发泄,可薛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在知道真相后,梁晨曦轻而易举的便模拟出了琼清芷的心理活动轨迹。
  而她每说出一个字来,琼清芷的脸色便难看一分,这也变相的印证了她之前所有的猜测!
  “二太太恨薛瑶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因为一个女人而让原本前程大好的儿子面临着现如今的不堪局面,靳言因着男人尊严的苦苦紧逼,皆是让二太太感觉到了危急感。你不禁想到了以后,难道自己的儿子一辈子都要背着薛瑶这个污点吗?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真的生了下来,那霍南琛恐怕在霍家就真的没有立足的地位了。”
  “我想,你肯定也是经过了不少的思想挣扎之后才下定的决心。”
  梁晨曦用着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琼清芷的脸,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呢?
  从最开始不问世事专心修佛的淡然,到现如今的晦暗深藏,无一不让梁晨曦对琼清芷难以读懂。
  “而此时,薛瑶的肚子已经不能够再等了,所以你终于决定要实行你的计划,一个看起来不着痕迹就能够处理掉她的计划!”梁晨曦深深的吸了口气,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知道真相之后这么的生气!
  “想必大家都知道,薛瑶和霍南琛出事的时候靳言就在附近,大家都以为他是得到的消息才赶去围堵两人的,可没有人知道,事实上,是薛瑶给靳言打的电话,他才会在哪里出现!”
  梁晨曦轻言一句,却令形式瞬间风起云涌起来,旁人是真的不知道这一层的关系,这些年来所有人嘴上虽然不说什么,可心里面都认为是因着霍靳言的关系而令霍南琛与薛瑶二人殒命的。
  就连容韵莲自己也是如此!
  “为什么偏偏是那个时候薛瑶给靳言打的电话?如果不是霍南琛的突然回来,送薛瑶去医院的,应该是靳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现如今活着的应该是霍南琛,而并非我的丈夫,霍靳言!”
  梁晨曦说这话的时候笑容里还夹杂着锋刃,可是一瞬间,她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容微微凝结了一下。
  “你……你这是污蔑!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明明琼清芷的身形都在颤抖着,却还是咬死了不承认!
  “你不懂?二太太,难道还需要我将薛瑶叫来和你当面对质吗?我清楚的记得,靳言给我讲述这段往事的时候,曾经说过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他对我说,霍南琛口口声声说他不放过他们,甚至在薛瑶怀孕期间还想派人伤害她的孩子,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是二太太的所作所为,可惜,次次都因着你儿子的警觉而功亏一篑!真的很可惜,想必这个时候的霍南琛还不知道,心心念念想要他孩子出事的人不是他自以为的敌人,而是对于他来说最亲近的母亲!”
  “如果他知道的话,九泉之下,想必也应该会亲自来找你问问!”
  梁晨曦转身走回到霍靳言的身旁,细软的小手盖在他的手背上,也正是因为这个举动,梁晨曦才清楚的感觉到,此时霍靳言的手到底有多么的冰凉!当初困扰了他七年之久的真相在此时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呈现在众人的眼前,那些伤害他的流言蜚语,那些曾经的噩梦……在拉斯维加斯时的每个不眠之夜,带着小景睿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不易……
  这些,都像是一座座的大山似的压着霍靳言!
  可现在,当真相一层层的被揭开,他之前所承受的一切,更像是笑话一样,换做是谁?能够承受?
  梁晨曦侧头看着他的脸,眼神里有着心疼,有着难过,更多的却是对琼清芷与所有幕后推手的愤怒!
  “你找人破坏了薛瑶所乘坐的那辆车的刹车线,你算准了她即将临盆,你也算准了她会情绪异常的激动乃至羊水破裂,你以为霍靳言不会不管不顾,一定会带着薛瑶上了那辆车,你以为……他们两个人会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可你万万没有想到,霍南琛会中途回来!”
  梁晨曦的手紧紧的握着霍靳言的,霍靳言微微侧目,视线落在她的侧颜上,知道梁晨曦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安慰自己。
  此时大厅内的其他人皆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琼清芷,这些年来,所有人都将当时的事情怪罪于霍靳言的步步紧逼,却是谁人都不曾想到过,竟然还有这样曲折的一段真相穿插在里面!
  “还需要我跟你复述一下,霍南琛死时候的情景吗?”琼清芷的表情很冷,眼角眉梢带着麻木,以着一种很微妙的态度置身事外,却是唯有在听到梁晨曦的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变得难看极了。
  “霍南琛见到靳言竟然在,二话不说便激烈的反抗,事情越发失控起来,薛瑶腹痛难忍羊水破掉,霍南琛打横将她抱起到楼下。靳言跟随其后,亲眼目睹了整件事情的发生过程,二太太,你能够想象到,当初你儿子霍南琛脚踩在刹车板上,试图想要让车停下来时却怎么都无法控制的绝望心情吗?他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离开的这个世界!”
  或许二太太机关算尽也不曾想到,霍南琛死了,薛瑶与霍靳言却是没事的。
  她最初算计的,都活着,而她最宝贝的,却死了!
  “住口!住口!你给我住口!”琼清芷的情绪像是在瞬间到达了一个顶点,眼神阴霾的看向不断提醒着过去发生了什么的梁晨曦,可霍靳言就站在那,他又怎么可能会让琼清芷去伤害她?
  “你应该不会忘记霍南琛是怎么死的吧?出车祸的时候他被困在驾驶座的位置,他是被活生生烧死的!”
  梁晨曦却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琼清芷,她的声音残忍,就连说出的每字每句也是残忍的。
  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琼清芷脸上的表情化为狰狞,看着她想要冲过来撕裂自己却被霍靳言的眼神给冻结在原地。
  坐在沙发上的霍震东面无表情的将视线落在琼清芷的脸上,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
  至于容韵莲,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此时心里满满都是愤怒。
  “晨曦说的是不是真的?”只见容韵莲走到琼清芷的面前,尖细的声音令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处在精神高度紧绷的模样,琼清芷与她回视着,动也不动,就这样看着她的脸,突然,嘴角勾起了一抹讽笑。
  “发生什么事……”别墅的大门从外面被推开,霍可泫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而在她身旁拉着行李箱的助理也有些莫名其妙,如果这是全家欢迎可泫回来……阵仗也太大了些吧?
  “你先回去……”霍可泫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从助理的手中将行李箱接过,示意她离开。
  门关上的瞬间,只听到啪的一声,在霍可泫惊诧转头的瞬间,容韵莲的一个巴掌就狠狠的甩在了琼清芷的脸上。
  那巴掌的力道到底有多大,看此时跌倒在地板上的琼清芷就知道,霍可泫呆愣在门口的位置,表情里带着深深震惊。
  她还从未看到过自己的母亲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从小到大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保持着落落大方的模样,就连父亲一个个带进家门的姨太太,也不曾让她这般的动怒过。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霍可泫下意识的看向本不应该在这里的大哥霍靳言,却发现不论是谁,都没有任何想要上前去帮着二太太琼清芷的意思!
  “为什么!如果当初事情没有这些意外的话,死的人就是我的靳言!琼清芷,你好狠的心!”容韵莲双目内遍布着红血丝,看着倒在地上的琼清芷,恨不得撕了她的心都有!
  “可惜啊可惜,报应到了你儿子的身上!哈哈哈哈哈……报应到了你儿子的身上!”
  这些年来,所有人都以为是靳言的错,他的脸也同样在七年前的那场爆炸当中受到严重损伤,却没有一个人去关心过他,就连自己这个做母亲的也都没有!是她的错!
  七年了,靳言背负着这个莫须有的罪名七年了!现如今,事实证明这一切不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局!
  谁能够心平气和?谁还能够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住嘴!”琼清芷也发了狠,曾经那样一个仪表端庄的女人,此时手指甲紧紧的扣在容韵莲的小腿处,死死的!
  “你没有证据……梁晨曦你没有证据!”她口口声声的叫嚷着,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梁晨曦眼底的怜悯。
  “我既然敢在这里说出口,那么代表我手中有足以证明这件事情的证据!你跑不了,另外一个人,也同样跑不了!”
  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梁晨曦的心里到底有多么的压抑,除却霍靳言外,或许再也没有人能够了解!
  —————————以下数字不计算在收费内——————————
  本文近期就会大结局,感谢从开文到现在亲爱的读者们的鼎力支持,九月份大央应该会休息,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十月份再见了。希望到时候亲爱的朋友们不要忘了偶哟,挥挥小手绢~~
  

Snap Time:2021-08-02 03:35:28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