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倾城》全文阅读

作者:舒歌  妃倾城最新章节  妃倾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妃倾城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八章大结局上(14-08-06)      第一百二十七章(14-08-06)      第一百二十六章(14-08-06)     

第一百二十八章大结局上

  
  来了!
  慕容歌面色一沉。
  元祈看了一眼慕容歌后,对门外的人吩咐道:“去伺候吧,本宫稍后便到。”
  南宫蓉起身对他们道:“用过午膳后,顿感困乏,蓉儿先行告退。”那赵子尽突然前来,绝非有好事。更何况与慕容歌,元祈之间更是纠缠不清,她还是远离为妙。
  “他是有备而来。如此速度,倒是让人有几分意外。”慕容歌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对元祈笑道。
  二人相视而笑,心意相通。
  正厅。
  赵子尽环顾四周,曾经来过一次太子府,但都是夜晚而来,对于太子府的一切皆是陌生。
  太子府内,守卫森严。先不论此刻身在的正厅内,摆设低调中奢华,个个皆是绝世珍宝。前来伺候的几个婢女训练有素,不卑不昂,绝对不会让人寻到半分错处。
  但似乎又与上次来时有许多的差别,似乎四周不再是黑暗,反而有了其他温暖的颜色和气息。
  他黑眸暗动,眼光波动间,颇有几分嫉妒之色。
  “皇上妒忌了?”一同而来的元鱼看见赵子尽冰冷的侧脸后,语气讥讽道。瞧见慕容歌在太子府过的如此之好,他便是冷若冰霜,眼中含有杀气,可笑,当真是有几分可笑。
  赵子尽冷冷的扫了一眼元鱼后,没有给予回应。只是那眼中无情冷漠,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剑,刺伤人于无形之中。元鱼面色一白,沉默无声。
  一时之间房中只剩下婢女们倒茶,来回走动的轻微脚步声。
  片刻之后,终于门外有了动静。
  赵子尽缓慢的抬起头看向门前。
  元祁与慕容歌同时走入。
  元祁姿容倾城,华丽逼人,只要出现,便是凌驾于众人之上,无形之中的威压,更是让所有人都俯首称臣。身边的慕容歌越发的娇柔貌美,正因为有了身孕,而身体丰腴,却在元祁身前,显得小鸟依人。让所见之人皆是觉得二人乃天造地设。
  天造地设……赵子尽眼眸瞬间暗沉。
  慕容歌看向赵子尽,目光平静,毫无波澜,犹如不熟悉之人再次相见,只剩下淡漠的,或者是伪装的客套虚伪。转开目光看向在他身侧的元鱼,较上次相见,元鱼瘦了许多,豪华金光闪闪的衣服穿在身上,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压力扣在瘦弱的身体上,似乎要将她整个压倒一般。
  “太子。”元鱼起身,现行行礼。
  虽此次赵子尽前来是求和,但是毕竟是一国之君。如今元祁仍旧是夏国太子,只有先向赵子尽开口道:“齐国皇上远道而来,不再宫中多休息两日,便前来太子府探望本宫?”
  赵子尽起身,微笑回道:“想念家姐,特来探望。同时皇后也是念着太子。”
  二人对话之余,慕容歌已经走到他们面前,面带淡笑道:“妾见过齐国皇上,见过齐国皇后。”
  一句清冷的话语中毫不掩藏的淡漠,一个简简单单的请安,便如同剑出鞘,划裂那家姐二字。时过境迁,如今,那二字如同梦,只是过去。
  赵子尽眸光一动,笑容僵在嘴角旁。
  元鱼面色微变,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回道:“慕容侧妃无需多礼,此次前来就是想要与你叙话。几个月不见,慕容侧妃传出了喜讯,当真是可喜可贺!”
  “谢谢。”慕容歌目光深长的看了一眼元鱼后,便与元祁一同落座。
  坐下后,慕容歌便要执起茶盏打算饮茶润润口,但被身旁的元祁拦住了,“勿要饮茶。影响晚上入睡。”
  慕容歌耸了耸肩,不喝就不喝吧。一侧的婢女立即为慕容歌换了开水。
  见到二人旁若无人的亲热关系,元鱼说不出现在心里是什么滋味,如此普通而让人羡慕的关心,如今她却是想要而始终无法得到的。而无人察觉时,她嘴角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苦涩。
  命运待人果然不公,有人轻易可得到的,却是她这辈子都无法得到,甚至只能存在幻想的梦境之中,这辈子只能是泡影。
  赵子尽望着慕容歌那神态间自然流露的依赖幸福的情感而震撼着,心口被撕裂般的疼痛。这样的幸福,当初他触手可得,轻而易举。却正是因为这份触手可得,而让他在权利欲望面前选择了利用她。
  不,不该是这样。如今他已经后悔,该有一次机会的。
  他紧抿着唇,目光固执的集中在慕容歌的身上,似乎用多年前那个让她熟悉的语调说道:“姐,还记得当年在逃亡时,你为尽儿所做的食物吗?可口美味,今生难忘。若有机会,日后姐还为尽儿做可好?”
  话语之间,他想要通过这些话证明什么,可当话落,他却在自己的话语中闻到了一丝不属于自己的痛苦,焦急,后悔,不确定,到话落看到她那平静的眸子内已经没有再起一丝波澜。
  他忽然意识到,无论他去做什么,都不可能改变!凭着她的聪明,又怎会不知道他前来的目的!又怎会不知元祁当年所做的一切!又怎会不知关于在赵子维的事情!
  可是,她能够在许多事情面前分的清清楚楚,不受分毫影响。
  来时,信誓旦旦,要让她与他一同离开。但此刻,面对她的平静,面对元祁对她的宠爱。别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让她离开元祁,就是从元祁手中将她带走已是不可能。
  在慕容歌的沉默中,他的心逐渐的下沉,往事如梦,追悔莫及。注定成梦,再追也是徒劳。更是……伤了她。而冷静下来之时,现在的他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带走她。
  目光收回时,触及到她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两个月那平坦的小腹就会微微隆起。再有几个月,她就会生下孩子。她曾经说过,最想要的就是平淡而又简单的生活。她希望的是没有那么多的阴谋。
  而偏偏他给予她也只有那几日的乐,其余的都是阴谋。
  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此刻犹如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浑身寒冷。竟不知该如何面对于她。
  再回眸,不经意间与元祁的目光对上,赫然从元祈眼中瞧见那万丈寒冰散发出的冷意,那是威胁,也是警告。而仅是这一眼便是让他再一次冷静,从往事,从欲望中做出抉择。
  “那年怎样,妾已经忘记了。”慕容歌终究在这份沉默中开了口。
  而气氛却因为她的这个话而更加的沉凝冰冷。
  元鱼痴痴的望着慕容歌,直到现在,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其实慕容歌并非她的敌人,而是一个如今已经不相关的人。而慕容歌早就已经从过去走出,安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可她却在刻意伪装平静的内心下,不断的风起云涌,不断的想着慕容歌是如何,才造就今日自己的悲剧。
  “朕还要要事处理,改日再来与夏国太子相聊。”面对慕容歌的冷漠,赵子尽理不清此刻的思绪,选择立即离去。
  待赵子尽与元鱼二人走到门前时,站在原处的慕容歌忽然开口道:“既然已经选择了,就要面对,凡事没有后悔的余地。莫要再做出让他人怨恨的事情。那个结果,已经不是如今的你可以承受。”
  虽然这句话未曾点明谁的身份,但谁都清楚这句话究竟是对谁说的。
  赵子尽身形一颤,想要回头去看看那个女子说出这话时的表情,可终究因为胆怯,转身离去。
  当赵子尽与元鱼从眼前消失后,慕容歌缓缓坐下,执起茶盏喝着那有些冷却的白开水。从赵子尽的表情中,她知道赵子尽放下了,将一切该放下的都放下了。
  只不过,他即将面临的是身为皇帝的悲哀,身为一个夺宫而来的皇帝的悲哀,那龙椅必须处心积虑才可坐得稳当。
  ……
  南宫蓉回到房中时,赫然瞧见房中站立着本该在万乐坊的阿乔。
  阿乔回头满面沧桑,多日来在万乐坊所遭受的一切让她失去过往的鲜艳,那些日子是她曾经能够远离的,却未曾想过要重新走一遭。
  “大皇子救了你?”南宫蓉从阿乔身边走过,收起刚才见到阿乔片刻间的诧异,冷笑问道。
  阿乔面色苍白,眼中早就无了之前的蔑视,她立即双膝跪下,声泪俱下道:“小姐,奴婢错了。奴婢不该事事威胁与您,甚至是不断的在话语中提醒着小姐的过去。如今阿乔走过这一遭,才知道这一切都多么的令人厌恶。只要是个女子就绝对不会忍受。”
  将阿乔的凄惨收入眼中,南宫蓉没有一丝动容,反而冷笑:“勿要在我的面前装的如此柔弱,你在万乐坊还未来得及接客,怎会知晓其中痛苦?而你一番话说下来,只会让我更加……痛恨。既然大皇子救了你,你便好好活着。太子府如今已非你能够留下的。滚!”
  曾经她是将阿乔当做妹妹对待,希望这样一个能够知晓她过去的人,能够真心待她,却未曾想一切终究不过是她痴心妄想。兰玉怎会让她轻易如愿!而如今她才知道真正对她好的人,只有与她有血脉关系的太子哥哥,还有那个虽然与她有过节但是仍旧是既往不咎的慕容歌。这两个人,值得她用生命去对待。
  阿乔闻言,大惊,“小姐?大皇子只是让人救了我出来,未曾给我安排栖身之所,若是从太子府离去,阿乔日后不该如何生活。小姐,阿乔真的错了,阿乔日后定要将小姐放在心上,事事以小姐为重!”
  听言,南宫蓉再次冷笑,但是眼中却多了几分不屑,“当初你将我对你的好嗤之以鼻,如今却这般言语,只会让我感觉到恶心。莫要做无用之举,滚!”
  “小姐!”阿乔嘶声痛哭,完全失去了希望。一个女子一人在外,怎能轻易生存?现在忽然后悔,大皇子身份尊贵,身边喜爱他的女子数不胜数,她不过是其中最卑微的一个。如今她能依靠的竟然只有南宫蓉!当初南宫蓉信任她,甚至是将她当做是亲妹妹对待,可如今……
  南宫蓉虽然是个心善的人,但是若狠心,却是任人再求也无用。这一点阿乔非常清楚。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几日来在万乐坊受到的折磨已经是让她满身伤痕,除了清白的身子,她已经一无所有,脚步踉跄的一步步的离去。
  南宫蓉绝色的容颜上,神色凛然。
  阿乔走到门前回头深深的望着南宫蓉,希望南宫蓉能够突然反悔让她留下。可惜,每个人注定都要为曾经所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
  秋风徐徐,从窗吹来。
  南宫蓉顺着风朝着窗外看去,书上的枯叶似乎已经要掉光了,冬天来了。
  “大皇子,若天下太平,你我于平凡中相见,不知你是否会多看我一眼!但命运捉弄,我从千金小姐沦落为青楼妓女,残花败柳早就无法入你的眼。面对你的绝情,我曾经的痴情终究是错付了。”
  ……
  “大皇子,兵器厂传来了消息。经过几番波折,损失巨大,已经将兵器厂夺来。”心腹暗卫兴奋的将消息告知兰玉。
  得到兵器厂,就意味着他们可以掌控的更多了。这是这几年来,鲜少有的突破。也是可以尽行动。
  兰玉点了点头,两眉轻蹙,这本该是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但……这似乎是不是太过轻易?即使损失惨重,即使为了得到这个兵器厂,他谋划甚久。但是……
  心腹暗卫察觉到兰玉的犹豫,便问道:“大皇子还有何顾虑?兵器厂夺来实属不易。如今已经得偿所愿。大皇子是在担心这个兵器厂其实是个阴谋是吗?”
  “开始行动吧。”
  沉默片刻后,兰玉执起黑子落在棋盘上,顿时扭转棋盘上所有的局面,反败为胜!
  机会难得,唯有紧紧抓住。
  但是,此时的兰玉万万没有想到,有些时候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一钓现,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扭转。
  风起云涌,注定沉寂了多日的风和日丽后暴雨将至!
  两日后。
  齐国与夏国在这一日签订了盟约,百年友好。
  而就在此时,梁国不甘示弱,同样派出使者与他夏国签订盟约。
  自此拉开三国鼎立之局势。
  盟约二字说是限定,其实也是一张废纸。他日一个借口便可打破盟约。
  赵子尽决定于明日离开,回齐国。
  饱受一次战争的齐国,如今已经是受损颇大,需要多年的修养,同时朝廷人心动摇,夺宫所带来的弊端仍旧是难题。久留夏国,必定会被他人钻了空子。
  “风声四起,这一战……姐,我做了决定。”
  赵子尽双手背后,目光凛冽的望着夏国金碧辉煌的皇宫,提到心中唯一的女子时,眼中有了片刻的温柔。
  这次离开,下次见面又是何时?
  那日,冷漠,疏远,一切皆是陌生。那日都心生退意,不敢面对她,如今离开,却只能无言离开。
  上官宰相府。
  因明日便离去,元鱼便在前一日前来宰相府。
  小时候这里是她经常前来玩耍之地。与上官月儿甚是交好,儿时的玩伴,也是她现在唯一的朋友。只不过,大是当在正厅中饮茶,听见声响抬起头看向来人时,她震惊了,不得不为眼前所见而诧异。
  从上官月儿的神态之中,她竟然惊愕的发现,上官月儿竟然在某一处与慕容歌极为像似。
  几年前她未曾嫁给赵子尽时,上官月儿与她一样都是个调皮的,整日里鲜少去做女红。但是,现在再见到上官月儿,虽然眉眼之间成熟了,但是这份与之前所见不同的气韵,刺眼无比。
  这是上官月儿刻意伪装下的结果?又或者是她刻意要成为慕容歌?!因为想要得到元祈的宠爱?
  似乎察觉出了元鱼的猜疑,上官月儿忍不住自嘲笑道:“几年不见,公主与月儿都仿佛变了另外一个人。”
  元鱼愣了一下,缓慢反应过来,是啊,上官月儿变了,她又何尝不是没有变化。“人,都会变得。你身子现在可好些了?”
  上官月儿时常染病一事因为与元祈的婚事一再拖延而被天下得知,这并非是秘密。不过,当元鱼开口后,才心下一顿,之前二人曾是好友在一起玩耍时,最不会说的便是这口头上的虚伪话。想不到,人真的会变,而人的情感也会因为时间的关系而渐渐的疏远。
  “好多了,其实月儿自小身体便是康健,倒是这两年变得柔弱了。反而是之前月儿与公主最讨厌的那赢弱女子的姿态。事到如今,公主成为了齐国皇后,母仪天下。而月儿至今因各种原因未嫁。”上官月儿说着便是眼中染了几分苦涩。
  元鱼伸手挥了一下,让身后伺候的笑言退下。而上官月儿同样身边的人退下。
  房中仅剩下两位曾经交好的闺中好友时,那陌生的气氛也在渐渐的缓和。
  “几年不见,公主竟然瘦了这么多。”上官月儿关心道。
  元鱼似乎并不在意,“胖瘦都好,只要能够好好活着便是最好。”
  二人相视而笑,想起多年前,二人经常在一起说的话便是,日后无论嫁给谁,都要过上世上所有女子最羡慕的生活!如今回首往事,当年豪言壮语,不过就是个玩笑话而已。
  “可是,人有时候会贪心。公主,我必须嫁给太子。”上官月儿语气坚决道。
  闻言,元鱼眼中的那似笑非笑的笑褪去,“几年前,你便是心中装不下任何人。可你也知,这些年来,即使没有慕容歌,又或者是林善雅,太子心中都未曾有过你的存在。如今你仍旧执意要嫁给他?况且,如今情势未明,父皇有意要废除太子,另立大皇子。若本宫是你,便远离是非,嫁给平民百姓,一生安乐无忧。”
  越是在高处久了,就越是发现,那高处不胜寒,远不如曾经被她所厌弃的低等人的生活。
  上官月儿面色一冷,“公主,你变了。”元鱼如今什么都得到了,可以有一生的荣华富贵,母仪天下,同样也会在死后记入史册。而她只能埋没于尘埃之中。这不是她想要得到的。
  元鱼轻轻蹙起了眉。因她能够说出这些话,是因为她将上官月儿当成了最为交好的好友。
  她苦涩一笑,终究是境遇不同。当年回不去了。而她多说也无益。“不知何时开始,你竟然也喜欢养芙蓉花了。只不过你所种植的芙蓉花并非是纯正的黑色,时间久了便会变成深紫色。原先,本宫最为厌恶的便是黑色,总认为黑色太过深沉不适合女子。”同时也是因为,她见元祁时,总是忍不住自卑,更是觉得自己的太过低微。
  “之前月儿也是极为厌恶。可如今接触之后,才越发的觉得这芙蓉花的美,特别是黑色芙蓉花。美的让我沉迷。甚至明知那处危险,可我仍旧是无法控制自己。”上官月儿知晓刚才自己语气太冲,同时也知道元鱼是为她着想。可走到今日这一步,她早就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要不就向前走,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要不就停滞不前,但现在她前方路途漫漫,后方已是悬崖万丈,她只能选择向前。
  忽然放缓的话语中透漏着上官月儿复杂的心思,元鱼却在其中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便试探的问道:“你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是已经有所准备了?”
  上官月儿神色肃立严谨,笑容划过嘴角,最后形成冰冷的弧度。
  “慕容歌如今已是太子心中最为重要之人。若你没有完全准备,便莫要轻易行动。否则,后果绝非你可以承受的。”元鱼焦急说道。看似劝解上官月儿,实则是打探上官月儿手中握有怎样的把柄,她对上官月儿有着几分的了解,知道上官月儿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元鱼正等着答案,便听见上官月儿嗤笑一声,“公主,你恨她?”若是不恨,怎会对慕容歌如此在意。只不过,慕容歌曾经是赵子尽的姐姐,虽然没有血脉关系,但毕竟是姐弟的关系。元鱼对慕容歌不该有这样的情绪。难道是因为传言中,赵子尽对慕容歌有情?再看看元鱼如今消瘦的模样,心中便是有了确定。
  她们互相了解,不用去说过多的话就能知晓对方心中的想法。
  被点明心迹,元鱼狼狈,别过头说道:“她如今是夏国太子的慕容侧妃,如今有了身孕,日后定会享受富贵。而本宫如今是齐国皇后。那么,今后更无牵扯。”说是这么说,可是元鱼那神情却出卖了她。
  上官月儿淡淡笑道:“若是公主能够放下,便放下吧。”
  “是啊,记着这些又有何用?只会让自己更为伤悲而已。你若是想要对她怎样,最好要有心理准备。或者说,没有万全准备,便不要轻易出手。”元鱼说道。
  上官月儿望着元鱼那略微苍白的容颜,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一次,是月儿最后一次机会。自然不能有半分差错。”
  元鱼眼眸半敛着,最后一次机会?慕容歌的麻烦还真是不少,就是不知能否躲过这一次。
  “据说齐国后宫,如今新添了不少嫔妃,公主,你不该放任齐国皇上,否则长久下去,公主皇后之位定会有所动摇。”上官月儿提醒道。
  “妃嫔无数?”元鱼有些失神的望着上官月儿与慕容歌有几分相似的神态,想到后宫中那些女子,无论是各方面,都是有一面与慕容歌有着那么细微的相似。所以才会让赵子尽宠爱。对此,刚才她还是对那些妃嫔们妒忌,但是现在想起来确实不值得,因为那些女子们至今位置都不知道,她们获得的宠爱不过就是一个替身而已。
  最起码,她在后宫,却并非是替身。
  “你不在意?”上官月儿问道。历朝历代的君王,后宫佳丽三千已经是不能更改的事实。身为后宫的女子唯一的命运便是接受。只不过,谁会不在意?而身为皇后,却更是要大度,但真正大度的能有几个人。
  元鱼轻笑着摇头,“不知你信不信,以前本宫很是在意,但如今却不再介意。那些女子不配被本宫在意,甚至耗费心神对付。”
  上官月儿诧异,但不再追问下去,而是对元鱼说道:“若日后有机会,月儿定要前去齐国。”
  “与本宫作伴吗?”元鱼忍不住笑道。齐国与夏国相隔甚远,而她们各自嫁人之后,终生能够相见的次数怕是不及五个手指。
  “若是有朝一日,月儿无法得偿所愿,也不愿嫁个平庸之人被人嘲笑。那日,月儿若是投奔公主,不知公主能否收下月儿?”上官月儿神色一正,沉声问道。
  她是在为自己寻求后路,当在夏国没有后路之时,她能够投奔,甚至日后能够保她平安之人只有元鱼。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凡有夏国一日,元鱼齐国皇后之位便是不受丝毫动摇。
  元鱼轻笑着摇头,“本宫知道你不会轻易认输。若真是有那一日,本宫自然愿意。”
  会有那一日吗?
  元鱼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当那日到来,就意味着她将失去所谓的友情!而那日的到来,便又是另一种黑暗。
  ……
  夜幕降临,黑色的天幕中,繁星点点。这是一个寂静的夜。
  晚膳之时,慕容歌一人用膳。元祈早就已经派人送回书信,严厉命令慕容歌不许等他。
  慕容歌见到信后,忍不住笑了,他最近有点儿自作多情,就算是她不吃,她肚子里那个顽强的小生命也要吃,她还能饿着自己?他不会来,这饭还是照样吃。
  这两日,气氛越发的沉凝,风起云涌般的暗涛悄然流动,元祈在忙着。
  越是知晓最后结果,揭开一切阴谋的那日就来了,可越是觉得这几日的时间过的缓慢不已。多么希望,这一日早些到来。也不必如此折磨人。
  “慕容侧妃,奴婢真是钦佩您。无论太子怎样,您似乎都不急切。没有几日又能获得太子的宠爱。这事儿若是让奴婢碰上了,奴婢一定会忍不住。甚至是早就不知所措了。”白荷满眼放光的钦佩不已的望着慕容歌。
  慕容歌扑哧笑出声,“你怎知我不怕?”她虽然不曾言语过,甚至是不曾多说什么,可不代表她不害怕。若是不害怕,便不会在意。而相较于其他人,她却信任元祈,他绝对不会抛下她。
  白荷怔愣,“慕容侧妃怕了吗?奴婢怎么没有看出来?”明明在全府上下所有人都替她担心的时候,她却跟个没事儿人似得。
  “呵呵,若是轻易被他人看出来,我还如何能够与众不同?你这个小丫头一时半会儿不会懂得,收拾收拾便退下去休息吧。”慕容歌摇了摇头,对这个白荷颇有几分无奈,有时候太过单纯了,也并非是好事。可绝对不会是坏事,活的单纯,才会乐。
  “跟在侧妃身边久了,奴婢便会渐渐懂得的。”白荷嘿嘿一笑回道。这一刻,她打定主意了,日后凡事都要向慕容侧妃学习,遇见任何事情都不能慌了神,一定要冷静对待。
  瞧着白荷那认真的小模样,慕容歌有些无语。这个小丫头似乎将她当做偶像般模仿崇拜了!这可真是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瞧了眼天色,天色黑沉,该是早早休息了。
  今晚,元祈应该会很晚才会回来。
  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中时,慕容歌困倦来袭,有了身孕之后,似乎特别容易困倦,倒是不用担心失眠等问题。
  睡梦之中,四周一片温暖的海洋。
  而她置身在其中,乐的游着。
  在她游的越来越远之时,忽然眼前转换了景象。
  高楼大厦,人群涌动。这竟然是21世纪!
  多年未曾见过的景象,熟悉中却又陌生。
  情景转换,曾经熟悉的家中。
  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他们三人有说有笑的看着电视。
  这是之前她在家时,从未有过的景象。因爸爸眼中只看重利益,为了能够扩大生意,不惜以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来做交易,甚至未曾在她和姐姐的面前露过一丝笑脸。
  就连曾经惧怕爸爸的妈妈竟然也小鸟依人般的窝在爸爸的怀中,温婉的笑着。
  姐姐亲热的搂着爸爸的脖子,撒娇着。
  她听到他们说。
  “若是轻儿还活着,那该多好。我一定不会忽视她。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爸爸感慨。
  姐姐神情瞬间落寞,但转瞬恢复,“轻儿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轻儿若是在世,她肯定希望我们一家都乐乐,无忧无虑的。”之前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轻儿的事情,可轻儿却从来没有怪她。这样轻儿,她的好妹妹。
  “对,开开心心的生活。”妈妈重重的点头,眼中蓄满了泪水。
  慕容歌望着眼前的情景,真切的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甚至能够听见他们心中的想法。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释然!这便是家人。
  好好活着,爸爸,妈妈,姐姐。
  正感慨着眼前幸福景象时,情景骤然间变了。仍旧是一片温暖的海洋,她沐浴其中,美梦连连。
  忽然,美梦消失,感觉周身有着陌生的存在。
  说是陌生,可也有着一丝熟悉之感。
  警觉的她立即睁开双眼,入目的是前两日刚刚见过的赵子尽。
  “姐姐梦到了什么?竟是在睡梦之中都笑的那般幸福?”赵子尽轻声问道。如同从画中走出的男子,少了少年时的柔弱,多了成年男子的刚毅,淡淡的月光中,虽然看不清他所有的表情,可他的眼神那般复杂,透漏着许许多多的情绪。梦中都能如此幸福,看来她在元祈身边,是她最想要的了。
  慕容歌缓缓起身,可能是还沉侵在刚才的梦中,嘴边仍旧是那淡淡的笑容:“齐国皇上深夜来访,有事吗?”赵子尽突然前来着实让她有几分意外。
  又一次疏离的口吻,早就在赵子尽的预测之中,只是没有想到当自己再听到她冷漠的声音后,心竟是又疼了一下。而刚才初见她美若天仙办震撼人心的笑容时,瞬间化为泡影。
  他伸出手,有些颤抖,想要去抚摸一下她的脸颊,感受一下她的温度,找回当年那个让他能够感受到温暖的女子。可当他伸出手在半空时,却胆怯停止。
  “姐,真的不能回到过去吗?”他没有察觉到当自己问出这话的时候,声音有多么的颤抖。
  慕容歌轻蹙着眉,眼前的男子熟悉中透着陌生,而这句话若是当年初见之时,她会动容。但当他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利用她来达到目的之时,便注定,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回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摇头道:“不可能了。”
  意料中的答案,可是他刚才问出口时是有些奢望,甚至是觉得还有希望的,因为她刚才对他笑的那么……倾城柔美。
  柔柔的月光之下,一切都显得那么迷离。
  可分明如此温暖的月光下,却让赵子尽感觉到了那彻骨的冷意。希望之光在眼中一点点的消失,他甚至是因此而有些疯狂。
  不受控制的,未曾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让自己距离她越来越远。
  扣住她纤细的手腕,抬起她下颚,控制住她的行动。
  “朕想让你留在朕的身边!”他压低声音吼着,以此来表达着他欲望。
  慕容歌紧紧皱着眉,眼中波光渐冷,“别让我恨你。”今日流云前去看望已经死了三年多的碧柔,明日才会回来。想不到竟然让赵子尽在此时钻了空子!
  “放开!”
  “元祈究竟有什么地方能够让你放弃所有?权利,地位,甚至是专宠?姐,我可以给你更多。无需多日,只要给我时间。统一天下之日,任何人都不会成为我的阻碍。元祈不能给你的正妻之位,我会给你。而任何人休想伤害到你。”赵子尽速的说着,因他知道不不能够在太子府久留,太子府的那些护卫很便会发现他的踪迹。
  闻言,慕容歌盯着他那压抑发亮的黑眸,笑了,冷冷的笑了:“赵子尽,伤害我的人,就在我的面前。”
  赵子尽手顿时颤抖,握不住那下颌,更是扣住她手腕的手也在自动的松开。
  “当年之事,如今我已经不想重提。你刚才所说的承诺,也只有你知道会不会实现。百年之内,你绝对不可能。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你又何必执迷不悟?”慕容歌叹息一声,进而语气咄咄逼人道。
  本以为前两日见面之时,他已经放下。即使不会是亲人,但日后见面最起码不是敌人。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想过放弃。
  “如今我与太子二人心意相通,他许诺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可知道,身无二妇四字对我有多么的重要?而你更清楚,这些年来,你,赵子维,都曾对我做过什么,唯有太子默默对我付出,一敌诺过我的,绝对不会有任何变故。他是用真心待我。”慕容歌继续说道。
  赵子尽面色越发苍白,刚毅的侧脸微微颤抖。
  “若论谁是最后胜者,只有夏国太子。”赵子尽寒声道。即使他不愿意承认,也必须承认。当今天下,几乎没有人能够与元祈为敌。就连兰玉也不过是徒劳而已。
  “看来,齐国皇上深知此点。深夜潜入本宫侧妃的房间,不知齐国皇上意欲何为!”
  赵子尽话音刚落,便从身后传来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
  慕容歌心下一松,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安,朝着那声音起身而去。
  赵子尽因一时失神,才发现慕容歌已经不在眼前,而是朝着元祈而去。他眼前一阵恍惚,如同一场不知是怎样结局的梦在眼前晃动。他敛了敛心神,低头看向自己一身黑衣夜行服,混沌的大脑便立即清明,他笑道:“明日便要离开夏国,有许多心中话想要对慕容侧妃说。若有打扰,请夏国太子见谅。”
  一番解释的话,让人听起来便是觉得有几分的不可思议。
  这不过就是一场交锋。
  一场早就有了结果的交锋。
  “原来是这般!若再有下一次,本宫绝不原谅。”元祈寒声威胁道。任何人都别想从他的身边带走慕容歌,任何人都别痴心妄想!
  望着元祈对慕容歌的守护,赵子尽一阵心酸。曾经他也有这个机会,可是他偏偏不放在眼中,放弃了,如今再想追回,却成为了幻想!只能是幻想。如今所做的一切在慕容歌和元祈的面前忽然变得非常可笑!
  “走吧。”慕容歌望着那静立不动,似乎有婿神的赵子尽说道。
  熟悉的声音让赵子尽回神,他掩藏了所有的情绪,朝着慕容歌点了点头,没有再言语。
  但当他从慕容歌身边走过之时,停下了脚步,然后对慕容歌说道:“朕永不会忘姐姐曾经的做过的一切。”
  闻言,慕容歌紧闭双眸。
  元祈揽着她的双肩,给予她绝对刚硬的依靠。
  待赵子尽离开后,慕容歌睁开双眸,抬头看向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元祈,笑道:“累吗?”
  “慕容歌,你是否动容,想要原谅他了?”元祈幽深的眼眸,如黑洞深不可测。
  “不存在原谅。再见已是陌生人。”慕容歌淡笑着摇头回道。
  她希望明天,是简单而幸福的。
  元祈轻笑:“不知你有何魅力,竟能让许多男子为你痴迷。”明明眼前的这个女子样貌并非倾国倾城,更是不够美艳,却在你不经意之间进了你的心,迷惑了你的心智。
  闻言,慕容歌主动投怀送抱,抛了一记媚眼给元祈,“妾只要太子痴迷。”
  “夜深了,休息吧。”元祈点了点她鼻尖后,便准备宽衣,只不过一低头看见慕容歌仍旧身着外衣之时,便敛起笑容,“又准备等本宫了?”
  “恩!没有太子陪睡,睡不着。”慕容歌重重的点头。其实心里想说的是,又自作多情,她只是因为睡时感觉疲乏,有些懒着脱衣,想着他回来后肯定会轻手轻脚的给她脱衣服,她又何必自己费劲儿!
  元祈心中一暖,“口是心非。”明明耍着小聪明让他为她脱衣,却愣是表现的很纯真。
  躺在床上要入睡之时,慕容歌靠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给她的温度,低声问道:“明日还是后日?”
  “后日。”元祈回复的有些缓慢。后日二字很简单,可在此时出口,却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含义。多少人在等着这一日!
  慕容歌缓缓闭上双眼,无比安心。有他在,她无需担忧。后日,尘埃落定之时。任何人都逃脱不开他的掌控。而她甘愿被他掌控,不,应该说,他也被她掌控。她的男人掌控着天下,而她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掌控着他一人便可。
  元祈一直轻轻的抚摸着她绸缎般柔顺的发丝,望着她熟睡的侧脸,摇头轻笑道:“本宫甚喜你耍小聪明的样子。本宫成全你的心愿。”
  迷迷糊糊之中,慕容歌听见他提到心愿二字,心下起疑,心愿,她有什么心愿?睡梦中皱起了眉。
  元祈伸手抚摸向她皱起的眉头,笑道:“本宫掌控天下,你掌控本宫。慕容歌,你的野心不小。”
  睡梦中慕容歌奸笑出声,做女人的不会点儿小手段,哪能让男人死心塌地?况且明知道她是耍着小心眼,可他仍旧是纵容她,他这不也是乐在其中?
  ……
  夜空繁星无数,耳边秋风徐徐。
  平静,很平静。
  兰玉凝眉深深的望向远方,“元祈,你在等什么?”他已经在暗中安排好了一切,只等待一个时机。但是元祈仍旧没有丝毫动作。这份平静额外的压抑。
  他多年来最想要做的便是能够看穿元祈,却是意外重重。因元祈隐藏太深,鲜少能够被人抓到命脉。
  慕容歌,元祈唯一的软肋。看来,这两日必须从慕容歌身上下手!
  ……
  翌日,天刚亮。
  便听见一阵马蹄声。因清晨静悄悄,那马蹄声是从府外传来。
  慕容歌紧紧皱着眉好好的清梦被惊扰。她shenyin了一声起了床,然后看向躺在她身侧的元祈,“什么声音?”
  “应该是一道圣旨。”元祈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轻声回道。
  慕容歌微微扬眉,“圣旨?这么一大早的下圣旨?”元游是不是太过闲了,显得没事儿做,一大早的也不闲着!
  “是让本宫将你废除的圣旨。”元祈神色凛冽如冰道。
  闻言,慕容歌眉梢又挑了挑,“废除我?凭什么?!”刚刚起床的慕容歌还有点起床气,一听到有人想要废除她,便立即火冒三丈。
  瞧着女子小野猫的样子,元祈轻笑着摇头,“无需愤恨,本宫为你抗旨如何!”
  慕容歌扑哧笑出声,“抗旨是要杀头的。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就会要了废了太子。”困意渐渐消失,慕容歌也有了许多的精神,立即起身准备穿衣去接旨。她几乎有些好奇,这废除她的旨意究竟是什么!
  “不急。半个时辰后再出去便可。”元祈拉住了她,让她重新回到他的怀中。
  不急?慕容歌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道:“那妾就再睡一会儿。”
  “恩,睡吧。”
  在太子府正厅等候的宦官迟迟没有等到人来,急的在远处打转,这在太子府他可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出了什么差错,那可是小命不保。而且他更是知道这圣旨上写的是什么!如今夏国上下,谁不知道在太子府中,最受宠的便是慕容侧妃!太子为了慕容侧妃都能一而再的推迟婚礼,更是将府中的姬妾都遣散了出去,足以说明太子对慕容侧妃的在意!
  眼下,这圣旨可就是针对太子的心头肉啊!
  小半个时辰过后,他满头是汗,仍旧是没有等来太子和慕容侧妃。
  再等小半个时辰,才见到太子与慕容侧妃二人一同而来。
  “奴才参见太子,参见慕容侧妃。”宦官见到他们之后,连忙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立即行礼道。
  元祈挥了挥手,“起来吧。”
  “宣读圣旨吧。”元祈看向那心惊胆战的宦官命令道。
  慕容歌站在元祈的身边,二人一同跪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侧妃专宠于前,不知悔改,今有身孕,更是不知女子贤良淑德,此女子愧为太子侧妃。命太子即刻休离。”宦官尖声念完了圣旨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元祈的脸色,又接着说道:“皇上还让奴才转告太子一句话,因前两日谣言四起,慕容侧妃腹中之子或许不是太子的子嗣,所以请太子休弃慕容侧妃之时,赐了一碗堕胎药。”
  慕容歌低垂着头,面色冷沉。用专宠二字来废了她!同时又要她孩子的性命!元游,可谓是心狠手辣至极点!
  宦官捧着圣旨伸出手,可是元祈和慕容歌二人都未曾接旨。
  元祈抚着慕容歌,二人一同起身,随后二人一同坐下,丝毫没有接旨的想法。
  那宦官不消片刻,又是一头冷汗。
  “本宫不会接了此圣旨。转告父皇,这擅自传谣言之人,本宫定要他五马分尸。而本宫一个月后就会举行大婚正式迎娶慕容歌为太子妃。”元祈面无表情的言道。
  宦官一听,浑身更是发软,不仅不接圣旨废除慕容侧妃,竟然还要立慕容侧妃为太子妃!这太子怎会做出如此之事!那宦官瞬间便是没了主意。
  慕容歌虽然低首安静的吃茶,但是听见了元祈说要迎娶她为太子妃时,她的心还是不免为此雀跃。
  “回去向父皇禀明一切吧。”元祈沉声命令道。
  那宦官不由犹豫,立即捧着圣旨回宫。
  一刻钟后,听闻消息的南宫蓉立即惊慌跑来,连忙关心的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皇上怎么会忽然下圣旨要废除慕容侧妃?”
  “无事。”慕容歌轻笑回道,然后招呼着南宫蓉,“先坐下饮口茶再说。”
  相比较南宫蓉的焦急,元祈和慕容歌却格外的的风轻云淡,仿佛根本就不在意此事。顿时将南宫蓉看的有些迷糊。她刚才几乎是跑过来的,还来不及想太多,现在看到慕容歌竟然还有心思饮茶,便知道她可能是白白操心了。
  “皇上怎会忽然就下了圣旨想要废除你?而且那理由未免有些强词夺理,只不过也是字字在理。专宠二字,便可决定你的生死。”南宫蓉稳了稳心神后,皱着眉对慕容歌说道,然后又看向元祈,刚才还听说元祈为了慕容歌拒绝接圣旨。
  慕容歌平心静气的又饮了几口茶后,才看向南宫蓉笑道:“我如今有了身孕,岂是说休便休的。若是太子此时休了我,更是落了天下人的口舌。”更何况元祈是绝对不会休了她。
  南宫蓉眯着双眼,望着他们二人,忽然眼前一亮,想要惊呼出声,想心中的猜测说出来,可有突然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不敢将那些话说出口。便立即低下头,掩饰住那嘴角上扬的笑。终于能够为南宫家族报仇了!
  “但是,大皇子……”南宫蓉忽然想到了兰玉,在兰玉身边几年,她虽然没有完全看穿兰玉,但是却知道兰玉绝对是个心机深沉之人,绝对不会没有完全把握之下去做任何事情。更何况,似乎这个局面来的太早了一点儿。
  太早了吗?
  已经过去了多少年,现在已经不早了!
  ……
  皇宫。
  “大胆!他竟然敢违抗圣旨!”
  宦官回来将元祈的话一字不落的传给了元游。元游闻言,顿时大怒。只不过大怒过后,顿时惊喜,如此一来,正中下怀!想不到,那个慕容歌果然就是元祈的软肋。
  那宦官在元游的一声怒喝下,顿时惊吓的浑身瘫软。
  “退下!”元游不耐的命令道。
  那宦官立即应道:“是。”
  元游看向兰玉,二人相视而笑。第一步已经走出。
  只不过,在元游因惊喜而心中发笑时,不知为何,忽然眼前闪过一道刺眼的白光,喉腔之中一股腥甜上涌,无法抑制住,竟扑哧朝前吐了一口鲜红的血。
  “父皇!”兰玉惊愕,元游前一刻还是精神气爽,这一刻竟然面色惨白,口吐鲜血。他跑过去还未来得及搀扶住元游时,元游身体已经软软的栽倒。
  那宦官前脚刚要踏出房间,便听见身后的声音,连忙看向已经没有了只觉得元游,忙对外面的侍卫们高喊:“唤太医!去唤太医!皇上病倒了!”
  半个时辰后,数十名太医全部前来。
  几十名太医逐个诊脉,个个面色极差。
  兰玉站在外间,望着不断诊脉讨论着如何开药方的太医们,神情冷冽。元游的身体情况出乎了他的预料,原本以为可以再等上几日,却没有想到突然发病。而他略懂医术,自然懂得元游能够道今日还能行走有神志已经是奇迹。可偏偏是这个时候!元游必须醒来。
  “大皇子,微臣们实在是无法。皇上这不知何时才会清醒。”几名太医忙忙呼呼足有两三个时辰后,才战战兢兢的向兰玉禀告道。
  兰玉闻言,神色沉凝,挥手让太医们退下。
  待房中无人,仅剩他一人后,他朝着内殿走去,元游此时正在昏迷之中,整个人都完全没有了神志。
  他冷漠无情的望着元游,“现在还不是你死的时候。”话落,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瓷瓶,从小瓷瓶中倒出一个白色的药丸。“世上没有几粒,你却已经用了两粒。”
  只要吃了这药,明日元游定会清醒。
  这……是他唯一可以抓住的机会了。在一切准备完全之下,等来了明日!
  太子府。
  下午,慕容歌正午睡之时,忽然被白荷叫醒。
  迷迷糊糊之中,便听见白荷焦急道:“慕容侧妃,皇上得知太子违抗圣旨后大怒,吐了一口鲜血后,现在正昏迷不醒!”
  “恩。”慕容歌缓缓睁开双眼,看向焦急的白荷点了点头。
  “皇上若是能够醒来便好,否则这事儿若是传了出去,定会有人编排侧妃您的不是。”白荷焦急而担忧的说道。
  慕容歌半敛着眼睛,神色凛然,眼眸转动。兰玉为了抓住这次机会,一定会千方百计救醒元游,而接下来,便是等着明日,看看元游会如何对付亲生的儿子元祈!
  夏国京都外一公里。
  马从后追来,齐国军队正在一出树林内休息。
  赵子尽站在树林附近的溪水旁,听见身后传来马蹄的声响,有人跳下马来到他的身后,“禀告皇上,夏国皇上病发昏迷,数名太医束手无策。”
  闻言,赵子尽黑眸内光芒有了细微的波动,冷声回道:“继续监视夏国京都内的一举一动。”
  “是!”那人又骑上跨马朝着夏国京都的方向返回。
  赵子尽寒冷的目光游走在那条小溪上,待一阵清冷的风吹拂在脸颊时,他面色更为深沉冰冷,眼底仅存的一丝温存,瞬间消失。
  宰相府。
  “皇上竟然要让太子休了慕容歌!”上官月儿闻听消息,顿感惊讶。同时更为诧异的是,元祈竟然为了慕容歌竟是拒接圣旨。元祈竟是如此看重慕容歌,明知违抗圣旨会有怎样的结果,但是却丝毫没有犹豫!
  此时此刻,皇上病发,昏迷不醒!
  “这事儿发生的太过突然了。小姐,看来皇上对慕容侧妃十分不满意呢。”婢女为此而开心道。
  上官月儿面色沉了沉,元祈拒接圣旨,皇上因此而病发,现在情况微妙,许多情况无法摸清,最起码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莫要胡言乱语!当今圣上病发,正是百姓担忧之时,你可胡乱言语。”上官月儿怒斥婢女。元祈在夏国多年,俨然已经是百姓心中的皇上,如今皇上病发,若是清醒之时,会不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大皇子对皇位定是有所居心,这个时刻,最是容易犯错之时。她必须要好好想想。
  “是,奴婢知道了。”婢女立即应道。
  随后上官月儿面色沉凝的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
  元祈……兰玉……这二人究竟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
  第二日。
  夏国皇宫。
  昨晚深夜,元游渐渐苏醒,今晨醒来,便立即唤来兰玉。他虽身体无力,但仍旧用尽浑身力气书写了圣旨,即可派人送到太子府。
  “此时元祈应该收到了圣旨,玉儿,与朕共同前往大殿。”元游一脸冷峻之色,他轻轻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使得自己可以看上去没有那么疲惫。昨日忽然昏厥,起来之后竟不能动弹分毫,好在太医院数名太医用尽了法子能够让他再坚持坚持。如今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精神有多么的糟。只能坚持这两三日了,所以在他还有神志的情况下,让兰玉能够顺利登基。如此他才能安心去见兰媚娘。
  站在一侧的兰玉闻言,扭头看向已经更衣,准备前往大殿的元游,他清俊的容颜冷冽如霜,所有的一切今天就会有个结果。
  这一天,等的太久了。
  “是,父皇。”他低下头,掩饰住眼中那闪现的冷厉之光,脑海中浮现出当年母亲为了报仇而服毒自尽的凄惨模样。若不是元游,如今母亲与父亲仍旧是好好活着,而他也不必多年来都不曾有过开心的日子。权利,天下,对他而言,不过就是复仇。若非复仇,他绝对不会走在阴谋顶端,猜测各方。
  他望着走在前方,背有些驼,但仍旧在努力挺直的元游,唇角微微扬起,心下升起几分期待。待元游知晓一切真相后,会是怎样?会不会追悔莫及?但,一切已经晚了。
  元游根本就没有后悔的余地!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食恶果。
  或许,等到死的时候,元游仍旧是不明不白。不过他绝对不会给元游这个机会,他要让元游在临死之前知晓一切真相。
  夏国,太子府。
  一道圣旨突然降临在太子府内。
  慕容歌与元祈一边温馨的叙话,一边用着早膳。但还未用完早膳,宦官便持着圣旨出现了。
  “东宫太子元祈,不忠不孝,难以堪当夏国太子之重任!即刻起,废除太子之位。”宦官看了一眼元祈和慕容歌后,小心翼翼地将圣旨上的内容念了出来。然后,话语轻颤地对元祈说道:“请太子接旨。”
  慕容歌紧紧皱起两眉,心中冷笑不屑,元游还真是糊涂!不忠不孝的名义?若非元祈对他还有几分父子之情,他断然不会现在仍旧还活在世上。
  而如今事情真相就要在众人眼前揭穿,元游仍旧是被蒙在谷中。这般对元祈,元游必定会追悔莫及!
  元祈仍旧是慢条斯理的用着早膳,眼角扫了一眼那宦官,“此圣旨本宫不会接。你回禀父皇,稍后本宫便会入宫。”
  那宦官捧着圣旨的手顿时颤抖了一下,面色苍白,不敢乱言,这些年来夏国上下没有人是不畏惧太子的,其实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太子如同皇上。此刻,得到太子的回应,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圣旨,直觉得今天的运气不好,竟让他出宫宣旨,还好太子并没有怪罪,此处乃是非之地,他只得拿着那烫手的山芋离开。
  待宦官离开后,元祈抬起头看向她,微笑道:“继续用膳,今日厨子的手艺倒是不错,莫要被那宦官扰了心情。”
  慕容歌眼光一闪,点了点头,笑着回道:“的确。”若是往日,太子府内厨子的水平不会让她有太多的期待,但今日她却颇有食欲。
  因这一日终于来了。
  “你在府中安心待着,等着本宫晚上回来与你一起用晚膳。”元祈执起茶盏漱了一下口后,对慕容歌说道。而他便准备前往宫中。
  闻言,慕容歌立即起身,握住他的手,望着他深不可测的眸子,坚定的说道:“妾要与太子一同进宫面对一切。”她可以想见一会儿在大殿之上会上演怎样的事情,而她怎能让他一人去面对!
  元祈眸光一闪,轻声安抚着:“乖,与本宫的孩子在府中等着。”
  “孩子和妾与太子同进退。”慕容歌坚决道。
  元祈望着她眼中的坚决之色,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好。”
  皇宫大殿。
  一道圣旨传遍众位大臣府中,众位大臣各怀心思,穿戴整齐后立即入宫。
  废除太子之位,此事乃国之大事!事关夏国将来。如若有半点差池,将会让夏国处于万劫不复之地,百年根基难以保全。
  出乎各位大臣的意料,在他们慌忙进入大殿时,元游与兰玉早就已经等在殿中。
  原本想要交头接耳,探听各自想法的大臣们,此时唯有默默无声的站在大殿之中,等待着。
  元游面色沉着,冰冷的目光一一扫向那辛默的大臣,心中冷笑,一个个的竟敢背叛他,全部投靠元祈!真当夏国已是元祈的?
  兰玉眼睛清明,似乎能够让人轻易看透他心中所想,知晓他眼中的简单世界。其实,大殿之上,无人知晓在他眼中的这片清明后,有着怎样的阴谋。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后,大殿中的文武百官皆已到齐。
  元游不再等待,看着满朝文武,一脸威严之色,道:“各位爱卿应该已知晓朕的旨意。东宫太子元祈,不忠不孝,无视祖宗规矩,三番两次违抗圣旨,如此行径让朕心寒。待朕百年归去,怎会放心将夏国江山交到他的手中?所以,朕虽痛心疾首,但仍旧决定宣告天下,废除元祈东宫太子之位。同时,大皇子机智过人,在民间颇有威望,受天下臣民爱戴,对朕亦是极其孝顺,将夏国交到他的手中,朕甚是放心。即刻起,立大皇子为东宫太子。”
  文武百官闻言,一片哗然。
  “此事,朕意已决。”元游冷冷的扫了一圈众人,率先开口挡住了众位大臣的嘴。
  “这……皇上,万万不可啊。”多名大臣面色巨变,跪地惊呼。
  但却不能丝毫改变元游的决定,元游已经在大殿上坐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甚感疲乏,眼下没有多少精力来应付众位大臣。他摆了摆手,极其不耐道:“朕乃夏国皇帝,太子之位自然由朕决定。若再有人有异议,立即株九族!”
  株九族?
  众位大臣顿时静默无声,谁会想到当今圣上的态度竟会如此坚决!用九族性命来要挟!当真是让人意外不已。
  兰玉嘴角轻轻勾起。
  “父皇当真决定废除儿臣?”
  随着一道男子清冷的声音,众人回头看去,身着一袭黑衣的元祈不紧不慢,从容走来。
  他平静幽深的眸子直射向已经略有一丝疲惫之色的元游。
  元游紧皱起眉,似不愿多看元祈,冷漠无情的说道:“圣旨已下,你已不再是夏国太子。从现在起,你只是庶民,没有资格入宫见朕,退下!”不知为何,当他见到元祈这般自信的姿态,还有那质问的口吻,他竟然对自己的决定有了片刻的怀疑。可今日这一幕是他等了多年,终于盼到的。只要能够让元祁付出代价,兰玉顺利登基,那么他下到黄泉也可向媚娘有个交代,同时更让南宫青莲死不瞑目。
  ------题外话------
  大结局下将实体书上市的一个月后更新。此期间舒歌会更新番外。
  《妾倾城》出版名为《妃倾城》二月初上市。实体书一共分为上下两册,包含独家大结局和独家番外。同时还有精美书签,大海报,主题曲。绝对值得亲们收藏。o(nn)o~想要团购的亲请加入团购群,请不要重复加群哦。进入群后,联系管理员君临天下或者西城美美。《妃倾城》团购群1:170100782
  团购群2:124344055
  

Snap Time:2020-11-24 20:44:14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