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不要弄疼我》全文阅读

作者:不纯的兔子  总裁不要弄疼我最新章节  总裁不要弄疼我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不要弄疼我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驱逐(2)(14-09-28)      第九十八章驱逐(14-09-28)      第九十七章冷遇(4)(14-09-28)     

第九十九章驱逐(2)

  
  严希不明白,严冽为什么要见这个人。像格鲁这种存心来找麻烦的人,只要命令狄奥干掉他就好,何必他亲自前来,放下身段应酬。
  “严先生的名号在南美十分响亮,连我们那红灯区的娘们接客时都喊着你的名字,据说这样收的小费多,哈哈哈——”
  严希压住心底的不,默默的吃菜。
  “严先生的秘书也很漂亮呀,我们那儿可没有这么白嫩的大姑娘,看了都让人想流口水,严先生可真有福气,这种妞上起来一定很够劲吧。”
  严冽微微一笑。“格鲁先生误会了,严希是我的妹妹。”
  “啊,我真是失礼啊,得罪了严小姐。”格鲁站起来,端着杯子要跟她喝酒。“严小姐,我给你赔罪,咱们干一杯。”
  严希目光低垂,看都不看他。“我不会喝酒。”
  格鲁没想到会被拒绝,顿时觉得很没面子。他寒着脸坐下,一把搂过旁边的女人,把那杯酒灌进她嘴里,然后又拿过一整瓶酒接着灌。女人被灌的难受,不停往外喷,可仍然笑着,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哈哈哈哈——”格鲁把一整瓶酒灌完,开心的笑起来。“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玩物,要是不能让男人开心,要她们有什么用?都给我喝!一瓶酒十万,喝多少我给多少钱!”
  两个女人听了,疯了一样的抢过酒,不要命的喝起来。
  “哈哈哈哈——”
  严希低敛的眼眸划过一缕寒光。
  两个女人喝了将近十瓶红酒,最后被保镖抬着送去医院。
  没有了余兴节目,格鲁显的很不高兴,严冽不慌不忙的示意服务生,不多会儿,十几个美女鱼贯而入,格鲁看的眼睛都直了。
  女人把格鲁包围,接下来的面画变得难以入目。
  “你先回去。”
  严冽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严希坐着不动。房间里全是格鲁带来的保镖,要是她走了,这里就只剩他一个人……
  严冽端起酒,好似漫不经心的说:“连陪酒都不称职的女人,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
  严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晌,默不作声的站起来,从严冽后面走过,出去了。
  在他心里,她和那两个女人一样,都只是供男人玩乐侮辱的东西吗?
  严希明白自己的身份,但仍然希望不是被他那样看待。她以为她是不同的,至少,对他有不一样的意义……
  深夜,严希听到房间里的动静,正要回身,却被按了回去。
  淡淡的酒气笼罩下来,灼烫的呼吸沿着她的脖颈向下,湿热的手掌隔着睡衣抚摸她的身体。
  严希望着窗外的月光,看着随风摇动的树影,眼中闪着晶亮细碎的光泽。
  睡衣的下摆被撩起,他的手滑进内裤边缘,探到那处缝隙,轻轻按压……
  严希的呼吸有些乱,不堪手指的撩拨,紧紧攥住手边的床边,慢慢蜷曲身体,双腿难耐的紧绷起来。
  他很耐心,耐心的一点点唤醒她的欲念……他的小猫太小,太脆弱,不小心一些,就会弄伤她……
  指尖触到一股粘腻的热流,触着这股粘热,向里面慢慢滑动——
  严希倒抽气,呼吸变得短促,他的指尖仿佛有一簇火焰,所经之处轻易被点燃,身体完全沦为欲,望的奴隶。
  “……”
  严希原本紧绷抗拒的身体,慢慢舒展放松。紧并的双腿松懈下来,主动的移开,如同一种邀请,渴望他更深的抚触……
  严冽注意到她的变化,但没有急于占有她,而是不紧不慢的继续探弄潮湿的中心。
  “不要了……”
  “严……”
  “求你……”
  严希无意识的呓语,央求他进入。严冽轻抚她的发丝,无声安抚,模拟身体的冲撞,用力抵触她敏感的那一点。
  “不要……不要……”
  严希轻轻呢喃,无助的摇着头,无法忍耐的,感烧空了她的理智——突然,身体不受控制的紧缩,情不自禁的娇yin逸唇而出,强烈的刺激让她失去了力气,全身瘫软下来。
  剧烈的抽送变的缓慢,轻轻的抚摸,感受在她体内回荡的余韵。
  严希虚喘着,理智一点一点归位。
  然而,体内的情潮尚未退尽,粗壮的物体慢慢推挤进来。
  严希屏息,感觉身体被他一点一点占满,舒畅的感觉取代了不适,转为一发不可收拾的慰。
  他一边抚弄着前端,一边缓缓进出,用最温柔的方式引领她适应他。直到她的身体完全放松,直到她开始主动挺扭腰枝,他才完全放纵自己。
  “……”
  “……”
  严希的声音很低,除了喘息,几乎不听不到其他。然而,在他深抵之时,她会忍不住发出羞人的娇yin,尽管她极力克制。
  很久,很久。
  月光移至床下,房间内的一切变的模糊不清。
  “严……不要了……”
  “我不行……”
  严希无法再承受他狂野的攻势,转回身,乞求他放过自己。可是她还没有看到他,就再度被他按回去。
  严冽抓住她的双手,不允许她回身,身体紧覆住她的,似温柔又似残酷,无所顾忌的奋力冲撞。
  严希紧咬住唇,承受他猛烈的动作。
  月光从房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晨曦。
  严冽慢慢抽身,看着已然昏睡过去的小猫,伸出手轻碰她的脸颊,眼中满盈无限怜光。
  他不看到自己的样子,却可以想象。倘若她看到他此时的样子,这场游戏,输的人很可能变成他。
  所以,到此为止。
  严冽帮她盖好被子,下床穿衣服,悄悄离开。
  严希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缠绵一夜的床,少了一个人的体温,变得十分冷。
  他没有对她说一句话,甚至不允许她看他一眼……她和那些女人真的没有不同?
  如果他给她机会,只要能够讨他欢心,再下贱的事她都愿意去做。只要他能对她露出笑容,只要他肯给予她一丁点的温柔,哪怕只是做一件用来的泄,欲的工具,她也心甘情愿……
  严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嘲弄的轻笑。
  贱。
  

Snap Time:2021-01-20 17:48:22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