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法时代》全文阅读

作者:海逸小猪  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  我的魔法时代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144五道传送门(19-06-16)      143决定(19-06-16)      142加拉瓦部落的土著们下(19-06-16)     

176死亡镰刀的微笑

  
  无数沼泽僵尸就像海潮一样涌过来,让我有一种瞬间就会被淹没的错觉。要看书www1kanshucc尸群中夹杂着异常高大的沼泽尸王,影影绰绰地竟然不下数十只,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在白天的时候还没有现,居然有这么多的僵尸。
  到了夜里,这些沼泽僵尸就好像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一下子多得让人感到绝望,那些隐藏在夜幕里的身影,出低沉的嘶鸣声,让整个营地都陷入恐慌之中。可是这时候,偏偏我们有根本无法腾出手来第一时间抵抗那些冲上来的沼泽僵尸们,兽女战士们正在拿着短矛抵御死亡镰刀的偷袭,哪里还顾得上那些百米之外的沼泽僵尸。
  躲夜幕里的死亡镰刀,已经将我们的营地搅得天翻地覆,感觉到周围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已经变成千丝万缕的,非常紊乱地搅在一起。我提着镀银猎枪感受体内的魔法力从身体里慢慢被剥离出去,就算我有“暖气”的魔法回复效果,但是身体中的魔法力依然一点点儿的降低,如果不想办法阻止,用不了多久我身体中储藏并不算多的法力值,就会被那些死亡镰刀吸干,必须想个对策才行。
  最先想到的办法,就是趁着魔力枯竭之前,尽快的干掉营地里的死亡镰刀。我向远处的库兹大喊:“阿兹!”
  库兹站在远处向我看过来,我二话不说,抬起手中的镀银猎枪瞄准一位兽女战士猛地扣动扳机,黑暗之中,镀银猎枪喷出一道火舌,铜豌豆在黑暗之中变成一道长长的红色笔直线条,带着四处飞溅的火星贴着兽女的脸颊划过。
  “砰!”的一声,铜豌豆砸在阴影里的死亡镰刀黑色斗篷里的伸出来的骨镰上,暗红色的火星飞溅映出了惨白的骨架,那只潜伏在黑暗中的死亡镰刀脸上出现惊恐神色,铜豌豆的冲击力阻挡了死亡镰刀的致命一击,当死亡镰刀再次向兽女战士拦腰斩来。那位兽女战士已经反应过来,机敏地向一旁飞扑出去,躲开了必死的偷袭。
  这时候,一支带着寒冰气息的箭矢射进死亡镰刀的眼眶里。暴起漫天的冰雪,死亡镰刀浑身挂满冰霜,行动变得极为迟缓。它好像预知到了自己的命运,浑身的骨头节都在冰霜中颤抖,传来“咔咔咔”的骨骼撞击声。数支魔羚羊角短矛破空而来。将死亡镰刀牢牢地钉在地上。
  兽女们看着那死亡镰刀眼眶中的灵魂之火慢慢消散,死在数支标枪之下,见到它们也是能杀得死的,很多兽女战士开始重新拾起信心。我的镀银猎枪再次抬起,向着黑暗中射出一颗燃烧的铜豌豆,库兹的眼神顺着这条弹道延伸了出去……
  胜利的天平逐渐地向我们倾斜,那些潜藏在营地中的死亡镰刀们一只只的被我找出来,被库兹的霜冻魔法箭冻僵,被兽女战士们的标枪插成一地的骨渣。壹看书书1kanshucc而我的魔法力依然没有任何回复的迹象,一点点地从体内慢慢流逝。
  我不知道营地里还有潜伏着多少只死亡镰刀。但是我担心在魔力枯竭之后,我无法使用镀银猎枪,库兹没有我的指引,如何能够找出暗夜里的死亡镰刀。
  暗夜里传来“踏踏踏”的马蹄声和“当当当”清脆的马铃声,营地外面的尸群忽然间出现了混乱,黑暗里传来强巴赫的战吼,我飞快的跳到土墙上向外张望,我很担心果果姐,如今营地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如果追风者小队在这样密集的尸群。强行突进来,势必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我看到营地左侧西北角那里的尸群更加的混乱,忽然间几只僵尸忽然倒飞出去,一个宛如战神的身影冲了出来。他身披全复式重甲,左手的钉头锤上还挂着一颗沼泽僵尸的头颅,右手的巨大圆盾上面坑坑洼洼,浑身溅满了绿色的汁水。
  四下里的僵尸被这股巨力撞开,强巴赫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居然强行打通了一条路。后面有一条冰霜之路延伸过来,五匹古博来马载着追风者小队成员仓皇跑了进来,在冰霜之路的后面跟随着十余只身材高大的沼泽尸王,它们在后面出愤怒的吼声。
  强巴赫见到营地并没有被尸潮冲破,稍稍呼出一口气,掏出腰间的水囊将里面的清水一股脑的从头顶浇下来,他随意的帅帅头上湿漉漉的金,猛地纵身一跃,逃过四米多宽的壕沟,站在土墙上。
  随后那几匹古博来马也纷纷越过壕沟,再次看见果果姐,现她浑身的魔法力也近乎枯竭,不过追风者小队所有成员精神状况都还不错,虽然都受到了一些轻伤,但是并不算严重,几乎每个人的马背上都挂着一只鼓鼓囊囊的大口袋,里面装满了圆圆滚滚的东西,散着一股子的恶臭。
  维鲁翻身下马,看着我和库兹平安无事,眼中流露出赞许的目光,打不向库兹那边走过去,将库兹背着的一壶羽箭挂在自己身上,就迅回身站在土墙上,来开灼热弓对准墙外追上了的十来只沼泽尸王轮番射出风狼牙箭。
  那十余只失去理智,愤怒地冲出尸群的沼泽尸王6续的头颅上中箭,锋利的箭矢带有强大的爆裂力量,那些风狼牙箭轻易地洞穿了沼泽尸王坚硬的骸骨,竟然将这十几只尸王纷纷地射倒,这些皮糙肉厚的沼泽尸王竟然头颅中箭之后,依旧生龙活虎一般从地上站起来,这时候他们那仅有的一点初级智慧生了作用,它们惶恐地退回尸群之中。一看书www1kanshucc
  营地外的尸潮再次向营地逼近。
  “我和维鲁一直在担心你们两个小子能否应付那些死亡镰刀的袭营,尽可能的赶回来了,不过看起来你们两个小子处理的很好!”强巴赫浑身湿漉漉的,依然无法掩盖身上的恶臭,穿着沉重的重装甲,走路的时候“哗啦哗啦”的乱响。
  果果姐单手托起一团巨大的水球,那水球飘到强巴赫的头顶一下子爆裂开,兜头盖脸地浇在强巴赫身上,足有一吨多的清水彻底将强巴赫冲成了落汤鸡,不过也将他身上那些僵尸的味道冲洗的干干净净。
  “你应该节省一点魔法力的!”强巴赫非常无奈的指指营地外面的尸潮说道。
  果果姐无所谓地说:“反正注定要冥想恢复!”
  然后她静静地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一下四周空气中的魔法元素。皱着眉对维鲁说:“营地里的魔法元素非常紊乱,那些幽灵一族的死亡镰刀将这里搞得一塌糊涂!喂,嘉!你们两个小子到底是怎么样把那些死亡镰刀搞定的?”
  “还没有搞定啊!我们还在搜索之中……”格日勒从我后面跑过来,对果果姐说道。
  “……”
  追风者小队成员们都没有想到。营地里看似井然有序,拉伊图部落的兽女战士们都在土墙周围结队的巡逻,没有出现任何乱象,原以为是那些死亡镰刀已经退走,没想过竟然是营地里这些兽女战士在反杀死亡镰刀。
  “砰!”又是一声冰箭碎裂的声音。一旁的维鲁手里的灼热弓弓弦还在微微颤动。
  距离我们足足有五十多米之外,果果姐的帐篷旁边,一只死亡镰刀浑身挂着厚厚的冰霜被维鲁钉在帐篷上,原本维鲁还想再补射两箭,没想到四周的兽女战士,反应非常迅,十余只魔羚羊角短矛第一时间飞过去,将那只死亡镰刀钉死在帐篷上。
  这几支短矛无论是精准度还是度,都让一旁的多伦列和岳伦看得暗暗咋舌,传言兽族部落无论男女都骁勇善战。看来果然是说得没错。多伦列和岳伦、提亚。果果姐在面对死亡镰刀袭杀的时候,都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想不到这些普通兽女战士们在混战中,战斗的意志竟然这样坚定,这些表现让追风者小队成员们都刮目相看。
  果果姐说她魔法力几乎是消耗一空,接下来需要冥想才能回复魔法池中的法力,我忽然想到了我挎包里的那面蓝水晶石鼓,那个水系图腾正好是“魔力恢复”效果,想来对果果姐一定会有帮助,我紧紧地跟在果果姐的身边儿。
  之前我刻意的忽略它,是因为我从身体里调动水元素法力的时候。会让精神之海里面禁锢那些闪电之力的浅蓝冰块融化,那些闪电之力在冰块融化的时候,会释放出来,那个滋味至今记忆犹新。浑身像触电一样被麻痹得动都动不了,那道闪电还会损伤的身体的经络,要不是我有“自愈”的能力,那伤也足够我在床上躺俩月的。
  “果果,你快去休息,接下来一定有一番苦战。我们几个先把潜伏在营地里的死亡镰刀找出来。”强巴赫立刻做出安排。每当这时候作为猎魔手,维鲁总会潜伏在暗处,等待死亡镰刀出现,再一举击杀,指挥追风者小的任务就自然落在强巴赫的身上。
  强巴赫说完,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果果,做了个一切小心的手势,果果示意明白。
  魔法师对于死亡镰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每个人族魔法师的身体里面存在着一个魔法池,魔法池里面蕴含着非常纯粹的魔法力,那些潜伏在黑暗中的死亡镰刀会受到这些精纯的魔法力的吸引,所以,一直以来,死亡镰刀的暗杀对象会优先选择魔法师。因此,强巴赫才表示让果果姐小心。
  我看到果果姐的小臂上还绑着一面精致的小型圆盾,看那圆盾上的花纹就知道这是一件魔法装备,不过我以前却从没见过。果果姐拉着我的小手走向她的帐篷。
  库兹看我跟着果果姐往帐篷里走,也没多问,关心地问我一句:“嘉,你没事儿吧!”
  其实我知道库兹是想说:嘉,你走了,谁帮我找那些死亡镰刀啊!我自己一个人做不来啊!我对他眨眨眼睛说:“我跟果果姐回去休息一下,马上就出来帮你!”
  我的意思其实是说:我的魔法力也快用光了,休息回复一下,马上就出来帮你!这话只有库兹和果果姐能够听明白,但果果姐刚从外面回来,还不知道我能够现藏在暗处的死亡镰刀的本事,担心地抱怨道:“你能帮什么忙,不添乱就不错了,一会跟着我,别乱跑!”
  果果姐将魔法杖塞进腰包里,转头又对库兹说:“阿兹,你也小心点儿!”
  又对强巴赫说道:“强巴,好好照顾阿兹!等我出来。”
  “放心吧,果!”强巴赫的承诺从来都是掷地有声,说话算话。果果姐作为团队里的辅助型魔法师,存在的重要性要比一般的魔法师作用大得多,增益型魔法技能会让整个小队战斗力提升一成,所以强巴赫又说道:“快点回复,今晚会很艰难,不行就喝魔法力药水,我们这次收获应该足够买一瓶魔法药水了!”
  果果姐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原来果果姐居然还带有魔法药水,我从琪格的口中听说过这种稀有的魔法药剂,据说最小瓶的魔法药水也不是金币能够买回来的,按照琪格的话说,一小瓶魔法药水至少也要十块低级魔晶。看来这次死亡沼泽之行,维鲁和强巴赫也下足了本钱。
  跟着果果姐走进了漆黑的帐篷,果果姐打个指响,帐篷顶上那盏魔法水晶灯应声亮起。随手在帐篷门口布下禁闭空间的防御性魔法罩,又觉得不太安全,可是看她苍白的脸色,就知道她身体里的魔法力连一个低级水球术都放不出来了。
  果果姐犹豫一下,从腰包里摸出一卷魔法卷轴要递给我,但随即又放回腰包里,她匆忙脱下满是灰尘的斗篷,只穿着半透明的白纱抹胸迅坐在浪皮褥子上,并且对我说:“不要随便出去乱走,外面很危险,等我醒过来带你一块儿出去!”
  我只能表现出乖宝宝的模样,点点头。然后坐在果果姐的对面,从皮质挎兜里摸出蓝水晶雕刻的石鼓,小心翼翼地放在果果姐的面前,我担心聚集水元素魔法力时候,释放出来的闪电之力会伤及果果姐,便稍稍的向门口挪了两步。
  随着引导的指尖开始慢慢地凝聚水元素魔法力,再次精神之海中冰山上的一块淡蓝色冰块莫名其妙的消失,我的全身各处节点中的水系魔法力活跃了起来,并统统凝聚在一起,顺着我的身体里的经络汇聚在指尖上,一团鸡蛋黄大小浓郁的水元素魔法能量球凝聚在指尖儿。浅蓝色冰块儿封印着闪电之力从精神之海中飙射出来,这一小团纯粹的雷电元素找不到宣泄点,充斥的雷电之力将我浑身麻痹得动都动不了。
  就在这时候,我的身前突异变,一只死亡镰刀忽然划开一道时空裂缝,从里面探出头来,那如同两盏汽灯一样的灵魂之火在眼眶中熊熊燃烧,看向我的时候,我竟然如此清晰的看见死亡镰刀那颗惨白的骷髅头骨上显出狰狞的笑容。(未完待续。)
  ...
  

Snap Time:2019-06-20 07:33:50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