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法时代》全文阅读

作者:海逸小猪  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  我的魔法时代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144五道传送门(19-07-22)      143决定(19-07-22)      142加拉瓦部落的土著们下(19-07-22)     

196前往海音丝的飞艇

  
  蹲在空港的大门口,远远地看见弗雷德大叔背着沉重的巨大包裹蹒跚地走过来,两个月不见,看上去他又苍老了很多,看得出来最近他一定吃了不少苦头,整个人显得很消瘦,虽然一脸的大胡子被修理的很干净,但是眼窝塌陷,眼睛里布满了红红的血丝。
  在弗雷德大叔的身旁出现了熟悉的身影,那是辛格姐。她此时依旧十分娴静的走过来,身后也背着一些行李,见到我的时候,露出开心的笑容,眼角处还挂着晶莹的泪花。我几步跑过去,来到弗雷德大叔面前,笑嘻嘻地对他说:“嘿,老头,听说你最近一直被勒依帕斯管家安排清理雷霆犀的粪便,不过看起来那些大家伙的排泄物没能征服你,你挺过来了!”
  弗雷德大叔笑了,他看上去消瘦的脸上堆满了皱纹,不过看起来精神尚好,他将肩膀上沉重的行李放到地上,伸出双手弯下腰紧紧的将我抱在怀里,声音有些沙哑地对我说道:“好孩子,大叔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看起来你过得很不错,听说你遇见了一个大麻烦,可惜我没什么能够帮上你的地方,反而还让你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为了我的事儿四处奔走,你这个情,大叔记下了。”
  身旁辛格歪着头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我,她脸上挂着娴静的微笑,伸手轻轻地摸了摸我皮甲上衣肩膀上那处被达伊刺坏了地方,大方对我说:“看你,衣服破了都不知道补一补,你好好保重,来帝都的时候,记得来找我。还有谢谢你的船票!”
  “要谢就谢琪格吧,这些金币都是她留下的,还有些剩余,你们拿上,也许旅途上会用得着!”我从怀里将准备好的钱袋子递给辛格。这是我为她们准备好的旅费,担心他们不接受,我将这些钱说成是琪格留下来的。
  “谢谢!”辛格轻轻地摸着我的脸颊,探过头来亲了我一口。这个娴静而又能干的女人并不算漂亮。但是在她的身上我总能感觉到端庄的淑女味道。
  我发现他们两个人所谓的幸福很简单,弗雷德大叔其实只是想赚够钱,将居住在史洛伊特城里的家人们接到帝都来,从新开始新的生活。可是他的勤劳、豁达、古道热肠,他是在商队里为数不多真正关心过我的人。我希望他以后能够生活得轻松一点儿,快乐一点。但却真没想到弗雷德大叔还能焕发第二春,找到了这样贤惠的小老婆辛格。
  有时候,我觉得辛格是那间屋子四位舞娘中最聪明的,最起码的就是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最终追求的所谓幸福究竟是什么,辛格眯着细长的丹凤眼,用脸有贴了贴我的脸。
  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心里的喜悦,我想之前弗雷德因为提前解除合约这件事,一定是和勒依帕斯管家闹的很不愉快。以至于勒依帕斯管家决定下狠心惩治弗雷德。
  “大叔,告诉你个坏消息。今天日落之前,已经没有任何飞艇要飞往格林帝都了!”我对两个人的说,其实我原本想对弗雷德开一个玩笑,不过看他一脸憔悴的样子。话到嘴边又讪讪地咽回去,顿了一下又对弗雷德大叔说:“所以我买了三张飞往海音丝的船票!”
  弗雷德大叔和辛格姐脸色一僵,显然没有预料到会买不到船票,海音丝格林帝国南部城市,绕这样一大圈儿,数需花费相当不菲。若再从海音丝转飞帝都。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对于弗雷德大叔与辛格姐来说,船票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三张?你要跟我们一起走?”辛格拿着手里的银色卡片有些惊喜的问我。无疑此时乘坐飞艇离开古鲁丁是非常好的选择,可我还不想就这样离开古鲁丁。有些事我还没有办好。跟辛格一起走的其实是空真,她已经登上高塔,呆在飞艇的房间里。
  至于我还没有完成的那些事,比如要帮助库兹修建一座坚固的城墙,我想那个城墙至少要有三十米高,十米宽。我想用北沟谷里的那些品质不高的铁锭冷轧成成年兽人手臂的钢筋。用这些钢筋制成巨大的龙骨,再将那些北沟谷采掘场里废弃的贫铁矿石码在铁龙骨里面,再用白灰烧制的混凝土将每一层铁矿石的缝隙都填满。至于那些铁矿石怎么运到溺亡泊,我甚至想让库兹将北沟谷与溺亡泊之间铺上轨道,用让那些奴隶拖拽轨道矿车运送铁矿石。
  修这样一道墙需要的金币,远远不是库兹口袋里那些魔核所能解决的,那些仅仅能作为第一笔启动资金。现在对于我和库兹的优势,就是再这样的大灾年,西部荒野中有无数挨饿的兽人可以成为最廉价的劳力,我们只需要将那些积压在古鲁丁镇那些最廉价的粗粮买回来,就可以让那些兽人们卖命的干活。另外我还将目光投向溺亡泊周围那些矿主手中的灰矮人奴隶们,这些劳力也一定要充分的利用好。
  我还要帮助库兹建立溺亡泊的商业体系,一旦城墙的雏形修建起来之后,那些来死亡沼泽狩猎的猎人会慢慢地多起来,而且我还想要库兹鼓励血狼族的猎人们来死亡沼泽狩猎沼泽僵尸,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提供食物、药品、住宿以及寄存托运物品等等一系列的服务。这些事看起来零散驳杂,但是其中收益却是非常可观。
  辛格问我是不是一起离开古鲁丁镇,我微微摇了摇头笑着说:“我还想参加阿兹的成人礼呢!怎么会先走?”
  “那你小心点。”辛格有些担心看着我说,她抬起头看了一眼空港塔台上的巨大飞艇,脸色有些难看。原本离远了,看这些百米高的塔台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站在高大的塔台下面,那种压迫感会让人有种蝼蚁般渺小的感觉,也不知道辛格有没有恐高症。
  弗雷德和辛格两个人显得非常慌张焦急,辛格和弗雷德两个人最担心的就是勒依帕斯管家反悔,勒衣帕斯管家的身后是一个势力庞大的财团,他们插足的领域非常之多,只要赚钱他们什么都敢做,而且这些人与格林周边儿的各种族势力范围和其他国度都有一定的联系。勒伊帕斯管家就是他们的代言人之一。手里的权利非常大,如果有必要勒伊帕斯甚至可以调用那些隐藏在当地商行里的潜藏力量。
  要不是果果姐找非常突然的找上门,将勒衣帕斯管家堵在了一个舞娘的床上,恐怕他还不会这样爽快的答应与弗雷德解约。弗雷德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勒依帕斯管家在果果姐离开之后这段时间里,心怀不忿,调用商团其他的力量将他留下来继续履行未完成的那个契约。
  在这个世界,契约关系才是最稳定的关系,当契约一旦生效。就会受到魔法力量的保护,失约的人会受到一定惩戒的。所以果果姐才亲自找了勒依帕斯,讲弗雷德大叔的那份合约拿给勒依帕斯管家,并当面作废。
  若是在平时,也许勒依帕斯会犹豫或者拒绝,但是他见到果果姐之后,想都没想就签下了同意解约,我猜想是害怕现在的果果姐。现在追风者冒险团已经因为我的事分崩离析,果果姐已经明摆着要保我,并且一定会带我离开帕伊高原。这个时候惹怒果果姐绝对是件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我也担心勒依帕斯将心中的怨愤发泄在弗雷德大叔的身上,所以我伸出手,将手里的两张银质卡片拿出来,然后说:“到了海音丝,你们也许还要转乘下艘前往帝都的飞艇,不过,开船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赶快上船吧!”
  仰望超过百米高的圆形空港塔台,我想当弗雷德大叔和辛格姐乘坐直升式吊梯登上塔台,看到房间里的空真的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精彩表情。篷车在新西亚奇斯山脉的旅行之中,空真就已经一路相伴,弗雷德和辛格两个人平时迫不得已还要当着莉亚、空真和卡特琳娜的面,在辛格姐的铺位上亲热。虽然最精彩的时候,会拉上亚麻布的帘子,可依旧是非常尴尬的事儿。现在,居然又在飞艇上聚到一起,真是要流着眼泪说缘分啊!
  说起来,这时候空港里飞艇的船票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好买。现在要买一张开往史洛伊特省的船票,至少要等半个月之后的船期,之前这些已经排得满满的。海音丝这样比较远的南方大城市的船票,就更是一票难求,原本古鲁丁镇与海音丝之间往来的飞艇就比较少,而且在这样特殊的季节,大量猎人从荒原深处返回古鲁丁镇,带回来各种稀有的魔法草药,魔法矿石以及魔兽身上的皮革等材料。商人们迫不及待的买下来,运回格林帝国之后,会变成各种匪夷所思的奢侈品以及魔法物品。所以这个时间段儿,空港里的飞艇是非常忙碌的。
  总之,看着弗雷德大叔和辛格姐登上了飞艇,这一页就揭过去了,希望她们能有个愉快的旅行。
  果果姐站在我的身边,抬头看了看我仰望的方向,问我说:“那艘飞艇都已经离港了,你还在看什么?”
  我们两个人共骑一匹古博来马,我被果果姐单手抱在怀里,她另一只手提着马的缰绳,向古鲁丁镇慢慢走去,古博来马的马蹄轻盈地踏在草地上,马蹄声非常清脆。
  夕阳西下,斜阳的余晖将我们的影子拉得好长。空港和古鲁丁镇之间有条非常宽阔的大路,这时候,路上依旧有非常多的行人,这些人之中有一部分是商人,剩下大部分是搬运货物的兽人脚夫,这时候,只有有膀子力气,在空港做苦力的兽人脚夫总能吃上一口饱饭。他们的肩膀上担着沉重的货物,满头大汗却依旧气喘吁吁的一路小跑,生怕比前面的人慢半步,被人看不起。
  “姐,你说宝玑团长知道我们骗了他,会不会暴跳如雷?”我并不担心在这里遇见繁星冒险团的人,这里是古鲁丁镇,这里是受到血狼族卫兵管理的区域,任何人在这儿动手打斗,都会被那些狼人卫兵抓起来,可这些卫兵偏偏都是库兹家的,我有什么好怕的。
  我这时候,就是很想大声的向营地那边喊一嗓子:“小爷我正在这里骑马散布呢!”
  果果姐的心情很差,她还在为多伦列与提亚的事儿生气,一起出生入死很多次的队友。在这时候退缩了,让果果姐窝了一肚子火。果果姐没搭理我,反而是把眼神落在不远处的路边的店铺上……
  离古鲁丁镇越近,道路两边的商铺就显得越多。现在这里道路两边的店铺鳞次栉比地挨在一起,那是一件牌匾上挂着一个假人偶并写着“奥利安娜傀儡商店”的小店,果果姐在这片刻里,有些失神的看着那间店铺,自言自语地说:“是该回家了!”
  果果姐大概又想起了她的妹妹们。她一直想给苏买一副奥利安娜商店的假肢,据说那里出售的魔法物品都具有非常神奇的效果,在格林帝都,很多贵族即使双手双脚健全,为了能够跳出轻盈的舞步,为了能够让自己看起来更奢华,很多人都喜欢买一副魔法假肢,套在双腿以及双手之上,拥有魔法假肢的人完全不需要话费力气,就能走得比普通人还快。跳出最优美最轻盈的舞步来,甚至可以用单手将一头超过千斤重的独角野牛举起来。这些就是魔法道具的力量。
  追风者冒险团这次溺亡泊之行,在沼泽僵尸的身上获得了大量魔核,这是一笔非常巨大的财富,就算大头都在维鲁手中,这些团员们也会分到价值不菲的魔晶。我觉得,人一有钱之后,就变得惜命。可我又觉得多伦列和提亚他们本身就没有错,这能怪得了谁,难道是赚了钱之后。还没好好的享受,就将小命丢在这兽人世界里,就算是真英雄好汉子了吗?
  风轻轻地划在我的脸上,我将手搭在额头前面。眯着眼看向古鲁丁镇的路口,库兹答应我在那里等我……
  ……美丽分割线……
  一位拄着拐杖,佝偻着身体的老头就蹲在小镇路边的石头上,缓缓地喷吐着旱烟。兽人老头抽烟的气势很凶猛,就像是上辈子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烟鬼,连续十几口接连不断的猛吸之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大片烟雾将兽人老头整个人都淹没。他穿着那身儿皮甲皮面儿已经被磨得破烂不堪的,泛着白色的碱痕,一根麻绳系在腰上,就算是那些逃荒的穷苦兽人的衣装也要比他好上两分。倒是他浑浊的眼睛中目光炯炯有神,每当开合的时候,眼中就像是雷鸟的眼镜一样,瞳孔里吞吐着雷电,可他每次将要闪烁雷电之力的时候,总会提前将眼睛闭上。
  一位兽人少年就站在他身边,耷拉着脑袋,就像是一只做错事儿的小狗,刚刚捱过主人的一顿训斥,显的没精打采。那兽人少年时不时的路的尽头望过去,远处是高塔林立的空港,他的脸上沁出一层油亮的细汗,一只手缩在背后总是不耐烦的摸索着合金弓的弓弦。他的脚总是不停的变换着位置,就算站在原地也不能安分,他的焦急写在脸上。
  “阿爷,吉嘉他们回来了!”那兽人少年发出一声欢呼,顿时眼里有了神采。
  那兽人老头口中吐出一股如同利箭般的青烟,淡淡地叹一口说:“哎,这孩子还真是重情义啊!要不是为了你,他本应当乘坐这次飞往海音丝的飞艇,离开这里的。毕竟死去的人类孩子算是史洛伊特省的贵族家的,繁星冒险团的团长,我这几年之中打过两次交道,绝对不是肯善罢甘休的人,这次你们砸了人家的饭碗,就别怕人家找上门来!”
  “那小子一路上都在找我们的麻烦,阿爷,我们在北麓荒原上都放他一马了!”兽人少年不甘心的争辩。
  兽人老头又是叹一口气:“妇人之仁,那时候就该借着白狼人的手除掉他,还留到现在干嘛!哎,你们那个筑城计划真的很好,若是这孩子愿意在帕伊高原上留上十年,整个死亡沼泽都将会是你的。”
  兽人少年没想到老兽人居然是这样的想法,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呆在原地。
  兽人少年黯然地说:“嘉说他要去上学,去什么魔法学院!”
  “那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他想去,谁也留不住他!你也不要强留,这孩子既然想走,恐怕也是做了全盘的打算……”
  “他正教我算术!”
  老兽人不解地问:“你居然肯学数学?当初我那鞭子抽你,你情愿挨皮鞭子都不学,现在怎么肯学了?”
  “溺亡泊那,有两千来人端着碗等着吃饭,我兜里的钱财有限,不学过不下去了!”兽人少年老实的回答道,少年说的非常现实,是因为没办法管理那些兽人与奴隶们,逼不得已才硬着头皮学的,可这也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兽人少年心中的责任感。
  “哈哈哈!”从石头上传出老兽人畅快的笑声,惹得周围的行人纷纷扭头看,看着兽人少年一天天的成长,老兽人的心情就像是三千米厚的云层下透出的一米阳光。
  远处通往空港的大道上,影影倬倬的人群中出现了一匹高大的古博来马,马上端坐着一位穿着白色魔法师长袍的女子,看不清那位女魔法师的容貌。女魔法师的怀里搂着一个孩子,正不停的扭头好奇的四处张望,仿佛到处都有新鲜的事儿。
  那孩子已经看到了等在古鲁丁镇街口的兽人少年,欣喜的举起手不停地摇摆,就差没能从马背上站起来,女魔法师无奈只能略微的加快了古博来马的步伐,可是这人潮如流的大街上,无论怎么样也快不起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声怒吼从远处传过来!
  “喝!”
  那是强大战士的战吼声,那声音在天空中炸裂,传出很远来。
  坐在马上的女魔法师已经变了脸色,猛然一拉缰绳,停下马向声音传出来的方向望过去,可是隔着一排临街的商铺,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任何场面。就在女魔法师给自己加持了轻身术的短暂时间内,一个苗条的身影鬼魅般站立在那件被叫做“奥利安娜傀儡商店”的店铺屋顶上,她手中端着一杆三米多长的长矛,高高竖起的马尾辫子随风摇摆……
  女战士的名字叫做“滨崎”。(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9-07-24 13:15:12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