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法时代》全文阅读

作者:海逸小猪  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  我的魔法时代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144五道传送门(19-06-16)      143决定(19-06-16)      142加拉瓦部落的土著们下(19-06-16)     

85临行前夕

  
  出于对我的保护,魔法学院院长高德佛里决定将我能够操控四系石鼓图腾的事情隐瞒下来,学院不会四处宣扬这件事儿,反而会站出来澄清,我所使用的那些技能都属于魔法技能的范畴。网≥≤比如我的‘风怒图腾’,这是院长高德佛里告诉我的,我终于知道了这盏油灯上刻画的图腾法阵的魔法效果,原来居然是叫‘风怒’,这名字倒是非常的贴切。
  说了这么许多,让这位院长大人终于认清了我的实力,他这时候才明白我为什么能够有机会战胜炼金术士了,其实道理很简单,那位炼金术士错估了我的实力,最终才导致了他的灭亡,高德佛里深有感触地对我说了一句:“永远不要小看自己的敌人!”
  从院长办公室走出来,我忽然有一种浑身轻松的感觉,再也不用背负那么多秘密,让我觉得呼吸都变得畅快。高德佛里院长大人的态度,就代表了整个埃尔城魔法学院的态度,他认为我所拥有的那些与众不同的力量,都可以归结为我的魔法天赋,我是一个非常有魔法天赋的孩子,只不过童年生活有些坎坷罢了。
  有两件事儿,听从了老库鲁的告诫,并没有讲出来。
  第一点就是我具有非常敏锐的魔法感知力,其实说起来,每一位魔法者都拥有魔法感知力,只不过我的魔法感知力远远地比其他魔法学徒敏锐不知多少倍,我将这以特殊情况归结为我的精神力强大。
  第二点就是我“暖气”技能,这也是唯一老库鲁叮嘱我,不要说出去的通用魔法技能,而且这个技能有个好处就是只要我不说,外人是无法察觉到的。
  离开院长办公室之前,高德佛里提醒我不要骄傲自满,至少在他的眼中,我只不过是一位很有魔法天赋的魔法学徒,像我这样的拥有魔法天赋的孩子,就算在史洛伊特省里也不是唯一的,听说今年史洛伊特省初级魔法学院中出现了一位天生可以掌控雷电的魔法学徒,他已经破格成为史洛伊特省大公爵华尔.爱丽大公的学生,而且在奔马学院里还出现了一位强大的心灵念力者,还有很多魔法学院里,隐藏着一些天赋学员,也许用不了多久,大家就能够在‘加达星云时空乱流’的‘时空潮汐’中相遇,辛柳谷竟成为我们各个学院角逐排名的战场之一。
  随着院长办公室里那组复杂的玻璃实验仪器开始稀释分解出一种半透明的蓝色液体,院长高德佛里又进入了非常专注的研究状态,他只是对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和海蒂老师可以离开,就迫不及待的向那个盛满了蓝色液体的玻璃器皿旁边走去,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海蒂老师也无意在此逗留,直接将我拉出了院长办公室,竟然直接在办公室门口,化成一滴清水,直接在我的面前消失不见,将我一个人独自抛下。我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接近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我想到昨天在小集市上帮苏菲儿卖出去的那些魔法书残页儿的钱还在我的钱袋子里,还有我非常想将那盏油灯图腾买下来,看天色猜想这时候她应该会教师宿舍了,于是就向后山的教师宿舍走去。
  在魔法学院的后上,有一块林地被开辟出来,修建了一些联排别墅,这些精美的建筑隐与古树林中,倒是十分清净,非常适合喜欢安静修炼冥想的魔法师们居住。这里住着一些像海蒂老师这样有声望的魔法师,往往这样的魔法教师们会单独居住在这样的别墅中。也有一些别墅会分给像是莫拉雅儿和苏菲儿这样的助理教师,不过她们往往是几个人共享一间别墅,苏菲儿和莫拉雅儿两个女孩儿,被分配到一间比较小的别墅中,我不止一次来过这里。有时候中午会被雅带到这里,趁着午休补上一觉,所以我对这里并不陌生。
  走进了雅居住的别墅的院落里,才现雅与苏菲两人正凑在葡萄架下面,研究着一张魔纹法阵,苏菲儿正聚精会神的握着一根魔杖,先是一连串儿无比迅捷的魔法咒语,我居然再次有了那种时空被凝结的强烈感觉,然后我看到苏菲儿在这样‘时间停滞’的状态下,飞快的绘制了大半幅魔纹法阵,可惜最后也没能够绘制完成,就脱离了‘时间停滞’的状态,从那种状态中脱离出来,苏菲儿下一秒没办法控制手中魔杖的连贯性,魔杖绘出的魔纹出现了小小的偏差。那幅尚未完成的魔纹法阵直接在苏菲儿的面前消散。
  魔法失败了!
  “哎!还是绘制的不够流畅,海蒂老师给我做示范的时候,明明可以再‘时间停滞’的情况下,绘制出整幅的魔纹法阵,轻易凝结出一支‘寒冰箭’的,为什我怎么练都不行!”苏菲儿非常懊恼的说道。
  “没关系的,你在熟练地掌握以下魔纹法阵的结构,多练几遍一定能行的。既然你的水系魔法元素亲和力已经够了,那么就只差一些熟练度,菲儿,稍微有些耐心好不好,一定能行的!要不然你穿上我那件卡勒米安魔法长袍再试一下?”莫拉雅儿开导她说,她口中提到的卡勒米安魔法长袍是增加施法度魔法套装,就如同奉献套装一样,不过奉献套装是提升魔法学徒们的施法度,而卡勒米安则是更加高档,可以提升十级以下魔法师们的施法度,效果不知道要比奉献好多少。
  “只要施法成功一次,找到咒语与魔纹之间的节奏就好了!”雅对苏菲说。
  我站在院子门口,看到苏菲儿绘制魔纹的时候,就感觉在她的魔杖绘制魔纹的时候,每次绘制到转折点的时候,度都会慢了很多,说到底还是魔纹画的不够精准,一只绿色的猛毒花藤忽然从我的脚边儿的草坪里钻出来,它那绿油油宛如巨蚺一样粗壮的身体上布满了红绿相间的斑点儿,在泥土中穿行的度就像是鱼儿在水中游动一样的流畅,雅似乎有所察觉的扭过头,看我站在院子门口,连忙笑着招呼我说:“怎么不进来?”
  苏菲儿也放下了手里的魔纹法阵图样,看我走进来就问:“喂,吉嘉,我可听你们班级里有人说今天你与战士学院高年级的学生在比武场比斗,到底谁赢了?”
  见我洋洋得意,苏菲儿也就明白了,上下打量我,见我身上穿着灰白条纹紧口灯笼裤和灯笼衫的奉献套装,就又问:“不会是为了一场比斗,就特意去魔法商店买了一套奉献吧!”
  “是啊,昨天恰巧将某人的魔法书残页儿卖出去一些,正好够买一套奉献魔法长袍的,你看我穿这件是不是正合适?”我特意想要气她一下,就这样说。
  苏菲也不恼,转头就对雅说:“你看看他,花别人银儿花得这样理直气壮,真讨厌!”
  我这时候将准备好的钱袋和那盏油灯从魔法腰包里取出来,一起交给她。苏菲看到那盏油灯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有些黯然地叹了一口气,问我:“你怎么没把这盏灯也卖掉,也是,谁会买这样一件残破的魔法器具。要是卖不掉的话,你就替我把它扔了吧!”
  看到了这盏古朴的油灯,又让她想到了一些黯然神伤的往事,她的脸上消融一下子比见了,她甚至都不愿去看那盏灯。雅走过来将我手里的钱袋接过去,放在苏菲的手中,看一眼我手里的油灯说道:“看做工和材质是一件魔法器具!”
  “油灯上的魔纹是兽人部落一种古老而神秘的魔纹,描绘地是一幅有关于风元素魔法力量的法阵,高德佛里院长大人说这图腾技能叫‘风怒’!”我连忙如实的介绍说道,然后将一股风元素的力量注入油灯中,这盏油灯启动一次魔法阵,几乎会将我身体节点里全部的风元素魔法力都汲取一空,我猜想我此时的脸色一定会非常苍白。
  一团风元素魔法力从油灯的灯嘴处钻出来,形成了手镯一样的风环儿自然地套在我的右手上。我一边施法一边介绍说:“这是兽人部落萨满祭司们使用的图腾魔法,我们人类魔法师一般很难操控。”
  雅面带惊奇地看着我手腕上的风环儿,惊叹说道:“难怪我和苏菲儿怎么做都不行,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件兽人族的魔法器具!那你怎么会用?”
  我对雅解释了缘由,同时面带羞涩地对苏菲儿说起想要买这盏油灯,请她出个价格。
  我的想法是:卖谁不都是卖吗,我买也应该会买给我吧,不过作为朋友,我觉得有必要将这只油灯真正的价值告诉给苏菲。不过我还是有一个小期待,就是希望她能够卖得便宜一点儿。
  雅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嗤’了一声,取笑我说:“闹了半天,你是来跟苏菲索求这盏油灯来了,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我的。”
  雅这话其实也是在打圆场,她这样一说之后,就算苏菲不愿将油灯送人,也不会让场面变得很尴尬,但是苏菲儿岂能看不出雅的心意?
  &nbs;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苏菲儿对那盏油灯非常的反感,甚至连看都没看那油灯一眼,直接说道:“你若是觉得有用处,拿去用就好了,就是不能在我面前用它,我看到它就烦得不得了!”
  我也没客气,直接装进了自己的魔法腰包里,并且从里面翻出一捆巴掌大小的魔法卷轴放在她面前的石桌上,苏菲儿楞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我还拿出了这么多卷轴,不明白我的用意,她奇怪地问我:“你不会是还想让我去小市场帮你售卖这些小魔法卷轴吧!那个小市场我可不会再去了,我可不想被人围起来,用看猩猩一样的眼神看个不停,甚至有的人的眼睛,好像要钻进我的衣服里,只要想想浑身就会觉得恶心!”
  “这卷轴做得倒是很精致,这是什么卷轴?”雅随手就拿起了一张卷轴,漫不经心的扯开了马莲草绳子捆绑的卷轴……
  一般正常的卷轴,其实绳子被解开之后,还需要魔法师念一小段儿非常简单的魔法咒语,并且用一点点的小法术将卷轴激活,那么这张卷轴才能够释放法术。不过唯独我和琪大小姐做的那些聚火术卷轴和霜冻卷轴不在此列,这两种通用魔法卷轴,只要扯断了马莲草之后,将卷轴平平的展开,里面的魔法就会自行的运转。
  雅无意中打开了张霜冻卷轴,瞬间院子里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下来,一团清凉的冰雾从霜冻卷轴中散开,冰冷的寒气将雅的浑身都挂上了一层白霜……
  “额,这卷轴是我的最新明,事实上它并不需要念魔法咒语,只要轻轻地展开,它就会爆一场小型的霜冻,你看,这样炎热的的夏天……”
  在雅凶狠的眼神注视之下,我心虚地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有雅在的时候,总是会充满了欢乐,她就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所以在这个下午残余的时光里,我过得很快乐,我们欢笑在清幽的别墅群里,传得很远。
  从雅居住的别墅里出来,雅陪着我在小路上默默地走着,一路无话。
  “去辛柳谷准备得怎么样了?看你买的新装也是为了去那儿而准备的?”雅的脸上一副笑吟吟地样子,她的眼睛很明亮,在林间穿行,总是会将我带进一种她的节奏中去。
  “恩,准备的差不多了,还要去实验室那边做几张魔法卷轴!”我如实地说道。
  “啊!”雅吓了一跳,惊讶地笑着说:“怎么?你才几级的魔法学徒,居然连魔法卷轴都能做了?”
  “只会做最简单元素能量卷轴,早上的时候在荣誉大厅里接了一个任务,是制作‘治疗术’卷轴的,我想试着完成它!”我对雅说道。
  已经将我送到了实验楼下了,雅自然不好跟着我一起去耶基斯的实验室,临走之前,雅从怀里摸出一小包魔法种子,交到我的手中,对我说道:“这是荆棘树种,将魔法力注入树种之中,在埋进土壤里,就能制造一个非常实用的小陷阱,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我接过那只小布袋,向她挥了挥手,走进了实验楼。
  晨光从实验室的玻璃窗子里照进来,一幅魔纹法阵再次从魔法羊皮纸上慢慢的消散,那些水元素之力消失殆尽之后,只留下一张痕迹斑浊,满是划痕的魔法羊皮纸。我呆呆的望着那张魔法羊皮纸和空空如也的魔法墨水瓶子,想不到一整夜,竟然接二连三的失败,一直到天色放亮也没有做出一件成功的‘治疗术’魔法卷轴来。
  我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最初级的‘治疗术’卷轴,居然是这么难,我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之后,居然还是接连五次绘制,全部以失败告终。
  我凝神苦思问题点究竟在哪里,然而却怎么也理不清一个头绪。(未完待续。)8
  
  

Snap Time:2019-06-20 07:53:40  ExecTime:0.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