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幼膳房》全文阅读

作者:醉酒香  皇家幼膳房最新章节  皇家幼膳房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皇家幼膳房最新章节第099章物归原主(12-06-08)      第098章再见麒麟兽(12-06-08)      第097章水来土掩(12-06-08)     

第099章物归原主

  
  第099章物归原主
  这是苏锦一直都想知道的。
  如今,终于遇上了正主,愿意给自己解释一番。
  可是,她却不敢露出急切的意思,只在心里默念“无欲则刚”:“……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但是……太后赎罪,奴婢实在记不清了。”
  她不知道姚氏是不是真的信了,只见姚氏那泪水更如潺潺溪流,涓流不尽:“这麒麟小兽,原是我用命换来的……”
  呃?不是说这是弘文的命吗?
  玉在人在,玉亡人亡?
  “当年,先皇去江南微服私访,大概是听闻苏州姚府收藏了大量古籍,便去府中拜望……后来,又与我结识……再后来,便有了弘文……”
  苏锦虽然明白,姚氏只是把她当成不谐世事的孩子,才说得这样粗糙,但是私心里还是大汗不已:若是结识便能怀下宝宝,只怕等不了2012,此刻地球便要爆炸了。
  不过,苏锦也能明白,她虽然不曾见过先皇,不知道他相貌如何,但看这些公主都这样好看,应该也是不差的,就算差着些,皇帝傲视天下的气度也总是有的。
  先皇猎女无数,自然经验丰富,见了姚氏这样的美人,也自然心襟荡漾,俘获芳心,偷香窃玉什么的,原也不难理解。
  姚氏继续道:“先皇离开苏州,却不能带着我,我内心忐忑不安,只怕一别之后,我已成残花败柳,再无人可嫁,只想一死了之……所性被先皇发现,赐我这麒麟小兽,并说明了他的身份,还说,我腹内怀的若是龙子,便可带着孩子和这麒麟兽进京寻亲,必给我母子荣华富贵……”
  苏锦这才明白,原来这麒麟兽的作用就跟梅花烙一样,可以帮着老皇帝认亲。
  可惜,梅花烙印在身上,谁也夺不走,抢不去;麒麟兽则不同,谁抢了过来都可以戴,难不成,谁戴了,谁就是皇帝的儿子?
  可是,姚氏入宫时,这麒麟兽明明在弘文身上啊?
  她这么想了,却不能问——看姚氏的样子是在找弘文,自己若是这么问了,岂不是变相承认,知道弘文在哪儿?
  谁知,姚氏并没有饶过她,牵着她的手继续哭道:“这麒麟兽后来丢了,大概是突逢劫匪,乱了心智,竟然忘了把这麒麟兽从弘文身上解下来……高大人当时对我软硬兼施,还说会给弘文寻个好人家,让他过好日子,我才答应的……天下间哪个母亲愿意抛弃自己的儿子?只是,我若不弃,我们母子都没命……”
  她有些语无伦次,口不择言,将一位母亲不得不放弃自己亲生骨肉的可怜之态演绎得栩栩如生。
  苏锦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但是,真假并不重要,弘文现在给小狼做侍读,很安稳,很不错,弘文也是爱读书的孩子。
  若是告诉姚氏弘文的下落,又不知会被卷入什么漩涡了。
  所以,为了弘文,她必须装傻充愣。
  可是,姚氏却也做足了准备:“……我求人从宫外寻找弘文和麒麟兽,那人果然不曾辜负我,居然真的找回了麒麟兽,可是,却没有弘文的下落……他只说,是从南城西街的一家当铺里找到的,大概是谁当了,放在里面……”
  靠
  弘文跟那麒麟兽不是在一块儿吗?
  麒麟兽被人抢了,却说没有弘文的下落?
  苏锦很是纠结,自己要不要相信姚氏?
  抢了麒麟兽,却把弘文打入大牢的,是不是她?
  “这么说,帮您寻找麒麟兽的人,还是挺厉害的——天下之大,寻找麒麟兽比找一个活人更加不容易,他倒寻着了。”苏锦有些试探,也有些讥讽。
  姚氏本来一直在哭,听苏锦这么一说,脸上却忽然露出一丝一闪即逝的温柔:“是啊,他神通广大,算得上手眼通天,可惜只找到了麒麟兽,不曾找到弘文。”说到这儿,又嘤嘤的哭了起来。
  苏锦假意劝她:“太后娘娘不必难过,您现在有了皇上,不是更有福气?再说,您就算找到了小公子,又能怎样?还能认回不成?”
  “我的确这样想过,”姚氏的眼睛亮了一亮,“圣慈太后可以过继兄弟的女儿为公主,我自然也能让弘文有一个皇子的身份”
  “”苏锦吓了一跳。
  她只是想试探姚氏为什么非要找弘文,随口说说,谁想,姚氏真的这么说
  “怎么,吓坏你了?”姚氏抽出绢帕,一边默然擦拭自己的眼泪,一边淡淡的看着苏锦,“哀家知道,圣慈太后曾经授意你亲近皇上,皇上也喜欢你,你却不肯——为了这儿,上元节前,你们两人还闹了别扭,从那儿开始,皇上虽然也时常喊你给他弄些好吃的,却再也不会单独跟你相处——哀家说的没错?”
  苏锦连忙低下头去,心道,你还真是演技派的呢,方才还你啊我的亲热的不行,还哭得梨花带雨,现在一转眼,又自称“哀家”了。
  同时,她也明白一件事儿,在这宫里,只要你被人盯上了,要想有点秘密,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好苏锦,”她心里想着,姚氏这边却又软了下来,“别欺瞒我在宫里,什么都不知道,我可明白着呢,入宫前那几年,你一直跟弘文在一块儿,你们俩的感情好着呢——你若跟了皇上,就算真的给他生了子嗣,顶多也就是个韶容、韶仪的;若是跟了弘文,说不定是能做皇后的”
  她这话说得太明显了,摆明了是想把弘文换回来当皇上
  小狼倒是也提过,可是,这哪是他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的事儿?
  所以,苏锦只是低了头不说话,心道,既然你,或者你找到麒麟兽的那个人手眼通天,那就让他找弘文啊?
  难不成,你们的手眼只通到弘文进高府之前?
  如果是真的,苏锦倒是好奇了,小狼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偷偷的把弘文带进宫里,把他放在最危险,却也是最安全的位置。
  “你还考虑什么?”姚氏苦笑着盯着苏锦,“若是那皇位之上坐着的是弘文,咱们娘儿仨同心同德,在这后宫里,还有谁敢欺负咱们?”
  姚氏说的,其实有道理。
  如果弘文是皇帝,以她们姐弟俩的关系,只怕自己再也不必担惊受怕,兴许真的会被封为公主,将来招一个驸马,轻轻松松的过一辈子。
  这一刻,苏锦其实有点动心。
  面对这样的诱惑,又有几个人抗拒得了?
  而小狼,从前也说过,要把皇位还给弘文的话。
  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目的何在。
  她这眼神一犹豫,姚氏便看出她动心了,复又握住苏锦的手,认真许诺道:“你方才回答哀家一个问题,哀家便赏你金元宝;现在你若肯帮弘文与我会面,我便许你一国之母,终身荣华富贵——你不用考虑出身,你是个孤儿,毫无来历,要在这京里给你找对有权有势的爹娘,丛林就不是什么难事。”
  “我和弘文,只有姐弟之情……”苏锦听她一说,情急之中,竟出言解释起来。
  可是,这么一解释,就等于告诉姚氏,她确实知道弘文在哪儿了。
  她看见姚氏眼里闪亮的笑容,连忙闭嘴,却为时已晚,连忙再次低下头去。
  “好孩子,不用害怕,”姚氏原本就声音好听,样貌清雅恬淡,此刻这样细声细语的跟苏锦说话,听上去更是动人,“甘露殿那位,原本就是假的,把麒麟**给弘文,让他做皇帝,也只是各归其位,物归原主而已。皇上原本依赖的就是高大人背后的那位,现在那位失了左膀右臂,早已是个空壳,所以皇上现在才改头换面去讨好长春宫那位……他们各怀心思,又名不正言不顺……”
  她们正说着,外间忽然有些悉悉索索的声响,姚氏眉头一凛,立刻起身绕过屏风,原来是茉儿,提了水进来沏茶。
  “哀家不是说,在外面守着吗?”姚氏的脸色铁青,同刚才的温柔娴雅判若两人。
  茉儿怔了一怔,忙道:“奴婢怕太后娘娘口渴……”
  “口渴哀家自会叫人——你今日犯了忌讳,还不去敬事房领四十大板?”
  “啊?”苏锦吃了一惊。
  茉儿是谁?可是跟着姚氏千里迢迢进京的体己丫头,竟然只是因为进来倒了一壶茶,就要领四十大板?
  苏锦亲眼看见过司膳房的苗儿被活活打死,她当时领的可也是四十大板
  而且,那四十大板还没打完,苗儿就没了气息
  她心里慌得不行,又见茉儿哭着跪地求情,姚氏也扭了脸不说话,才想,难道是给自个儿看呢?
  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应该是。
  此时此刻,她也只能大着胆子向姚氏求情,姚氏居然也立刻就应了,训斥了茉儿一顿,才将她赶了出去。
  这下子确定了,姚氏的确是在杀鸡儆猴呢。
  她在告诉自己,你只是个小小宫婢,就算有人宠着又怎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要我想杀你,现在就能杀
  苏锦此刻心里就像火煎油烹一样,他虽然也幻想着弘文登上皇位之后自己能过上好日子——即便她不相信姚氏,也相信弘文——却也害怕这谋朝篡位的大罪过,更不知道小狼说的把皇位还给弘文,到底是认真的,还是随口说说,甚至是出言试探。
  若是不理……
  苏锦还记得和姚氏分开,许大人问姚氏怎么处置自己和长妈妈时,姚氏那冷漠的一句“杀了”。
  她知道,姚氏做得出来。
  

Snap Time:2021-08-02 04:51:16  ExecTime: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