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首席社长谈谈情I,II:路从今夜白》全文阅读

作者:墨舞碧歌  和首席社长谈谈情I,II:路从今夜白最新章节  和首席社长谈谈情I,II:路从今夜白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和首席社长谈谈情I,II:路从今夜白最新章节第一百四十二话我爱你(大结局)(12-06-11)      第一百四十一话含义(12-06-11)      第一百四十话乖再多睡一会(12-06-11)     

第一百四十二话我爱你(大结局)

  
  床~上,没有人。
  他微微皱了眉,往书房走去。
  有悠扬的音乐传来,轻轻的,似乎不忍心惊扰了谁的美梦。
  他嘴角不觉抹过浅笑。
  Yo~te~amo懒
  拧开门把,进了去。
  她蜷在桌上睡着,音乐从电脑里袅袅流泻出来。
  他走到她身~旁,脚下踩着了什么东西。
  拾起一看,却是那张印满歌词的纸,嘴角的笑不觉又深了几分。
  书桌背后,是明亮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澄蓝的天,阳光和融映着花园里的喧闹,还有每个人的笑靥。
  “言。”
  他轻轻唤了她一声。
  一头长发柔柔披散了,她把脸压在臂上,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他想,她大概正在做着什么好梦,不然不会连那片欢的笑声也置之不理。
  拍了拍她的发,“言,起来了,大家都在等你。”
  瘦瘦的身~子纹丝不动。
  有什么在他心里砸下,把所有感觉碾碎成空洞。
  伸出的手,也是颤抖的。
  咬牙,探到她的鼻子下。
  很久,忘记了动作。虫
  闭上眼睛。
  那年雾霭一般的雨天在脑里清晰起来。
  “同学,你要去哪里?我们一起走吧。”
  告诉我,那个时候你是这样说的吗?微微低着头,倾斜了的伞,拢在谁的头上,又湿了谁的衣服。
  然后,这一走,就走过两年的乐,四年的痛苦和思念,还有六年的平凡和幸福。
  然后呢。
  你累了,不能再陪我走下去了是吗。
  “小白,有人说,心脏有记忆功能,如果我以后变心了,你怎么办?”
  别人说,你就真的相信了。在换心手术前,你把谁的名字写满了一张张的纸,然后又悄悄扔掉。
  有一回,你说,你配不上我。
  其实,是顾夜白配不上你。你爱一个人,你宁愿放手,情愿一个人痛苦;我爱一个人,我一定要拥有,情愿两个人折磨。
  你常跟你最好的朋友说,顾夜白对你很好很好。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人做选择是为了让自己开心。
  对你好,到最后,其实愉悦的是我。
  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每年生日会做提拉米苏给我吃。也不会再有一个人,甚至在不知道我是不是在里面的情况下,就毫不犹豫跑进大火里去两次。
  “顾夜白,有生之年,我和卯上了。”
  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的乐还可以这样简单,可是我最终也没有跟你解释那首歌的意思。
  顾夜白的骄傲,真该死。
  他笑了笑,半跪在地上,把那具身~体揽进怀中,紧攥在掌心的是那张微微皱了的纸。
  “言,Yo~te~amo的意思是,我爱你。”
  “歌词有人翻译得很好,你怕不怕听一个简短矫情的版本?”
  生命中的喜乐,你的容颜滋润我,带给我美好时光。
  在你心中,可以找到平静。
  如果生命中有一段空白,你会将它填满。
  如果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爱,那我会把我的全部献给你。
  我唯一的弱点就是你,直到最后,我很清楚,我会永远等着你。
  ******
  视线,慢慢模糊,一些东西凝聚,滑落到她的发。
  他伸手抹去,却发现越抹越多,她的发顶湿透,像那年的雨。
  他慌乱,又疯狂伸手去抹。
  直到,腰间微微一紧。
  “小白,你在做什么?”
  怀里原来死寂的呼息浅浅漾开。
  心房剧烈收缩震颤间,他一时怔住,只定在那里,环在她腰~身上的手跌落,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从那沉重的梦魇中挣扎出来,悠言揉揉眼睛,伸手想去搂她的丈夫。
  爪子还没碰到他的肩腰,身~子却被他猛地一扯,死死按压回怀里。
  “好疼。”她不满抗拒。
  “知道痛就好。”
  这是什么话。悠言磨牙,但见那人情绪激~动,也不敢多声张什么,只好任得他往死里箍勒。
  “刚才我叫你你为什么不答应?”
  悠言一颤,那似乎是极怒极怒的语气。
  不由得委屈道:“我刚才吃了点药,迷迷糊糊就睡了。睡着,觉得身~体很重,好像是听到声音,我想睁开眼睛,但怎么使劲也睁不开,后来头顶凉凉的,就突然醒了。”
  她还想解释点什么,却被他堵住嘴。
  凌厉的吻,让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他好像要把她口腔腹腔里的空气尽数抢走,一线一滴也不给她留。
  她以为她要窒息死掉的时候,他才缓缓放开了她。
  “顾夜白,你这疯子。”她趴在他肩上喘气。
  他很又把她搂紧。
  “怎么了?”她狐疑着问。
  他不说话,只是紧紧拥着她。
  过了很久,她以为他不会说什么的时候,他却淡淡道:“大家都到了,我来带你下去。”
  “那咱们走吧。”她一喜,便去推他。
  “等一下。”
  “呆子,你说。”
  “你不是问我那首歌的意思吗?”
  “哼,你让我自己百度Google一下。”
  “那你查了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她委屈道。
  “不用查了,我告诉你。”
  她微微怔愣,以为他又要作弄她,便赌气偏头往窗外看去。
  花园里,热闹酣浓。
  腰间却突然有东西划过,那修长的指好像在写着什么字。这个动作,这些字,似曾相识,很多年前,她似乎也在哪里做过。她一震,抬头去看他,却发现自己早已止不住笑靥如绽,明媚在他的眼睛里。
  (全文完)
  ————————————————————
  谢谢阅读。亲们,言和白的故事,蝴蝶第二部的正文到这里完本结局。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为歌参赛投票做出的努力。最后送给大家一一和雨冷的特别番外,那年的高中开学典礼。一些亲问我还会不会再写蝴蝶的故事,写子晏和Susan,雨冷和一一的故事。歌不知道,也许不会,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
  P.S.今天更新了新文的章节,然后很杯具地发现,编辑已经下班了,明后天周末可能没人审文。现找编审文中,如果审了,明天后天就会有几章新章,最迟周一。最后再做个广告,如果想看更腹黑更深情更纠结的故事,请看新文,呼唤收藏,鲜花,推荐,给歌一点更新的动力~~~继续爬字,亲们,番外见。
  

Snap Time:2021-08-02 03:36:24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