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男坊》全文阅读

作者:末果  俊男坊最新章节  俊男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俊男坊最新章节第158章番外之瑾睿篇(中)(13-02-06)      第157章番外之瑾睿篇(上)(13-02-06)      第156章番外之弈风VS释画(下)(13-02-06)     

第158章番外之瑾睿篇(中)

  
  第158章 番外之瑾睿篇(中)
  末忧辞了瑾睿,直奔着瞳瞳的住处去了。
  进了院子,听下人说玫果带了瞳瞳收拾了两件衣裳匆匆离开了,暗觉不妙,飞奔向娘亲的院子。
  撞上玉娘急急从里面出来,见了他,忙一把将他拽住,“太子殿下,快叫人禀报瑾公子,郡主收拾了几件衣裳,带着小小姐出去了,我怕……。”
  末忧吸了口气,果然……神『色』淡定,“别慌,你马上去门房问问,我娘从哪个门口出去的,走的哪条路,叫人出去寻寻,如果见了她,别让她发现,暗中跟着,留下记号,我这就去寻爹爹。”
  说完转身就走,走出两步,禁不住又回头向正要小跑着走开的玉娘道:“记好了,千万别叫我娘发现,被她发现了,我们可真寻不到她了。”
  他娘亲有多古灵精怪,他不会不知。
  瞳瞳没精打采的看着前面骑在马背上的母亲,瘪了瘪小嘴,拍马赶了上去,“娘,女儿都知错了,您还当真不理女儿啊?”
  玫果拉长着脸,瞪了她一眼,“你当真知错了,你这顿打也挨不上了。”
  瞳瞳撅着小嘴,垂了头,“他反正都是要死了,离荣又不敢下针,女儿只好死马当活马医……”
  玫果哼了一声,“如果他不是要死了,离荣不敢下针,你下不下手?”
  “我……”瞳瞳哽了一下,“我已经小动物身上,练了很多次,最近几个月,一次也没失过手。”
  玫果脸『色』更黑了下去,“说来说去,你这顿打还是白挨了。”
  瞳瞳扁嘴,“我知道爹爹是恼我和离荣攀比,但是离荣下不了手,难道我还要对他承让,看着那人死吗?”
  玫果听她明白自己问题出在哪儿,脸『色』缓和了些,“那你说你当时是只想着救人,还是想着做给离荣看呢?”
  “我……”瞳瞳心虚的偷瞥着母亲。
  “是想做给离荣看吧?”玫果迫了她一句。
  瞳瞳绞着马缰,不敢顶嘴。
  玫果提着手中马鞭,轻轻打了她一下,“你爹一直教你,行医之人一定要心平如镜,可以相互交流切磋,万万不可剑走偏锋,强压于人。那人虽然是要死之人,但治法却不是只剩下死『穴』扎针之术,你完全可以联手离荣,用推拿换血之术。虽然效果来得慢些,却同样可以保住他的『性』命,可是你偏要独自用这险招。虽然你有把握,但舍与他合作,而选独自施为,图的是什么?图的不就是向他显摆,你针灸之术胜他一筹?成了倒也罢了,但谁敢说没个万一,万一失手呢?你于心何安?”
  瞳瞳被玫果一席话说得满面羞红,眼里包了一包的泪,一眨眼,两滴晶莹的泪珠滚了下来。
  玫果心一软,暗叹了口气,仍板着脸,“当真知错了?”
  “知错了。”
  “那你挨你爹这顿打,冤不冤?”
  “不冤。”
  玫果见她如此,崩紧的脸,才松了下来,“瞳瞳,你爹对你是严厉了些,但也是为你好。瞳瞳,你知道末爹爹为何最敬重你爹吗?”
  瞳瞳想了想,“因为爹爹不争。”
  玫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对了,争强不难,难在不争。这一点,末爹爹都做不到,但你爹却偏偏是这样的人,濮阳家世代与毒伍,你爹使毒更是出神入化,但没有一个无辜之人,死在他的毒下,就是因为他心平,从不与人争强好胜。你爹一身的毒术也要传给你的,如果你做不到不争,叫你爹如何安得下心?”
  瞳瞳将母亲的话细细的嚼了一遍,歪着头问道:“可是既然娘明白爹的心意,为何要还总要和爹吵,总要把爹气得不搭理娘?为什么还要带女儿离家出走?”
  玫果因为为佩衿续命之事,对女儿一直心存愧疚,免不得对她更心疼一些。
  而瑾睿对小馒头极为慈爱,对女儿却过于严厉,便让她越加袒护女儿,虽然明白瑾睿的心思,就是看不得女儿挨打,叹了口气,“你爹一直是娘最敬佩的人,想当年怀你的时候,与你爹过着世外桃园的生活,那时多开心。随着你长大,越来越顽皮,到处惹事生非,我和你爹才开始吵架。如果你有忧儿一半懂事,娘和爹又怎么会到现在这地步。”
  瞳瞳扁着嘴,好不后悔,回头望了望,“娘,要不我们回去吧,爹爹是最疼娘的。每次娘和爹爹吵过,爹爹虽然不搭理娘,但女儿总听见爹爹整夜整夜的叹气,女儿知道爹爹心里一定很难受。只要女儿去向爹爹赔罪,爹爹一定会来找娘的。”
  玫果伸手过去,拧了女儿红扑扑的小脸一把,“知错了就行了,既然出来了,自然也不能就这么回去。”
  “那爹爹怎么办?”瞳瞳甚担忧的仍不住回看。
  “让他看家好了。”玫果也回头望了望,到希望他能追出来。
  “我们去哪里?”瞳瞳虽然担心爹爹,但终是年幼,玩心甚重,又难得被母亲这么带出来一次,又有些蠢蠢欲动。
  “娘带你去看看,你出生的地方。”玫果想着那个小村,仿佛看见了漫天飞舞的桃花,眼里一片温柔,那是她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日子。
  “真的?”瞳瞳高兴得直拍手,那地方,她常听爹娘说起,简直如何人间仙境,向往以久,可惜一直不得机会前去,这时听说要去,先前的烦恼瞬间抛到脑后,哪还愿意回家,只巴不得催着母亲走得更快些。
  末忧拧眉望着杵在堂下的家人,“这么大两个活人,怎么可能不见?”
  家人把头埋得极低,“郡主给我们下了『迷』香才出的门……”
  末忧无语苦笑,“我这娘……”无奈的看向静坐在身侧的瑾睿,“爹爹,别担心,孩儿一定把娘和瞳瞳找回来。”
  “我知道她们去了哪里。”瑾睿起身走向里间,开了柜子,收拾包裹。
  末忧扬手打发了家人出去,跟在瑾睿身后,目『露』喜『色』,“爹爹……”
  “忧儿,府上的事……”瑾睿望了望窗外天『色』,她就是迫他去寻她。
  “爹爹尽管放心,爹爹寻到了娘亲,不必急着回来……如果瞳瞳碍事,孩儿叫人去把瞳瞳揪回来。”末忧朝着瑾睿挤眉弄眼。
  瑾睿饶是『性』子清冷,也禁不住浅浅一笑,“你这孩子……”
  

Snap Time:2021-08-02 05:10:15  ExecTime:0.024